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生途奇點

      「慟!忍者風雲遊樂園煙火失控亂竄     造成1死12傷的悲劇!」

        這樁遊樂園意外事件已持續在新聞上發燒三天,之所以炒的火熱,是因為這件事故中的唯一死者,正是當前於Youtube上小有名氣的Youtuber,劉靖。劉靖平時都會發布用吉他自彈自唱自創歌曲的影片,一開始浮浮沉沉於Youtube上一年沒沒無聞,直至一名擁有六十萬訂閱的Youtuber翻唱了他的歌《奇點》,才讓他的頻道曝光度增加,訂閱數也在短時間內衝到了十萬,但也是因為這場意外事故而讓他再次成為眾人的焦點。很多人觀看了他的影片並在影片下留言,不外乎是「R.I.P.」、「相見恨晚」、「好美的聲音,是被天使親吻過的嗓子」、「喜歡你的音樂,欣賞你的才華」等,只是逝者亡矣,他的音樂創作之路也在發生意外的那一刻,愀然黯淡熄滅。

        該案件的相關新聞在各個網站論壇上為人所轉發、討論,想當然耳,在這個盛行肉蒐的網路世代中,劉靖的過往及其家屬的底細都被挖得一乾二淨,於眾人眼前赤裸裸的一絲不掛,任人閱覽、檢視、評斷。

        但再如何熱烈的議題,也終將長江後浪推前浪,當下一個新的社會案件出現,也意味著舊有的事件將逐漸被沖淡,慢慢的淡出人們的輿論中、記憶裡。是的,那些事不關己的事,都只是茶餘飯後的閒談,而那些傷痛,只屬於當事者。

        事發後的隔天,檢調人員便開始介入調查,分別從死者劉靖的遺孀鄭云湘、其餘傷者的家屬、現場目擊民眾與遊樂園著手,進行相關的偵查工作,用以辨認這場悲劇究竟只是單純的意外,還是其實是場早已預謀的殺人計畫。

        漫長的法律程序行至後頭,不覺已數月流逝,許多傷者雖然歷經灼傷之苦,卻憑藉頑強的意志力讓生活慢慢的步上正軌,在此同時,大部分的調查也都告一段落,水落石出,照理說此案應當了結,讓受害者陸續得到應有的損失賠償,然而,卻遲遲未聞結案的消息。

        這樁案件偵辦的檢察官是老陳,Vicky是書記官,縱使許多家屬不斷與他們頻頻抱怨為何案情延宕未果,他倆雖未言明,卻因為詢問中出現了幾個難以解釋的現象,而讓他們始終不敢大意。

        在調查的這段期間,鄭云湘的詢問留給他們最深的印象,而難以解釋的現象,也是出自於此。

        依照老陳一貫的調查步驟,首先會先認識詢問者的出生背景,在大致摸清對方的為人後,才開始進入有關案情的問題。

        死者劉靖與妻子鄭云湘在Pub裡相識,他是店裡的駐唱,而她,是個遊戲人間的上班族。在劉靖不懈的追求下,他們開始交往,後來也因為有了孩子而登記結婚。婚後四年來,鄭云湘在會計事務所工作,而劉靖則待在家裡專心從事音樂創作,然而創作的案子時有時無,所以家庭經濟大都由鄭云湘撐著,才得勉強生活度日。

        「說起這四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無怨無悔的撐著。別人都說,我是被愛情沖昏了頭,但我自己卻不這麼認為。與其說是愛他,不如說,是我信他。」當她講起劉靖時,她的眼裡閃爍著堅信不渝的目光,「他是個有才華的人,只是晚一點才被別人發現。」

        而Vicky則邊敲打鍵盤邊暗忖。鄭云湘的確是有眼光,並且劉靖也不負她的期望,只是,當他一步一步的朝夢想走近之際卻驟然速殞。

        婚姻於他們而言,除了愛情與承諾,更多是因為相知的維繫。因相知而相信,因相信而不疑。

        劉靖走了,留下鄭云湘與兩個兒子,一個五歲,另一個在這段偵查時間裡呱呱墜地。現在,由鄭云湘靠著事務所的薪水收入,與劉靖在Youtube上陸陸續續進帳但微薄的收益來撫養這兩個孩子長大。

        這些對話是為了讓檢調人員可以初步了解受害者的家庭狀況,而這些資訊也將成為破案的細節線索,在案情的偵辦與邏輯上得以游刃有餘。

        而後,老陳開始詢問事發當天的情況。

        「之所以會去忍者風雲,是為了慶祝我們結婚四周年,而這裡,也是當初他和我告白的地方。」鄭云湘說:「我和事務所請了假,當天把大兒子送到幼稚園後,靖就開車帶我去遊樂園,享受難得的兩人時光。」

        雖然當時已有七個月大的身孕,挺著大肚子根本沒什麼遊樂設施可玩,可是他們卻沒因此而掃興,而是悠悠哉哉的在遊樂園裡散步。

        晨風徐徐,空氣裡隨著他們步伐的移動而漫著各式各樣的氣味,歡樂笑聲此起彼落的在樂園裡不絕於耳。陷於閒適快樂的氛圍中,人們拋卻憂患意識有時未必是粗心,而是聰明幸福。

        「那麼,當天劉靖是否有任何異狀?」老陳問。

        鄭云湘想了會兒,不太篤定的說道:「要說有異,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請妳說說看吧。」老陳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