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歪七扭八。

爭執會使雙方的面孔變得醜陋,言語變得鋒利,最終得到一片尷尬與寂靜。

我跌坐回椅子上,撐著額頭,「能不能不要在今天,談論這件事?你真覺得在我畢業、解脫這天要求離婚,很適合?」

「永遠都是這樣,延後、延後、延後,等到不可延後再逃避。妳要我現在不提,那我們下次再遇見,又會是什麼時候?」

從單純為彼此而活,被戀愛沖昏頭的少男少女,變到因微薄的金錢,成天原地打轉的市儈大叔大媽,只需要短短的八年。我們願意分給對方的時間太少,總是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宛如同居的陌生人,一個禮拜對話不到十次。

「再怎麼要,也不能是今天啊!還特別白目的把這玩意塞到禮物盒裡,當真以為我打開來會很高興?」邊說,我邊掉淚,想抓住他的袖口,要他把這張破紙收回。

邊際抿起嘴,蹲下身與我平視,將被我揉皺的離婚證書攤平,放在桌上。

「璟寧,我不會認為妳打開來會很高興,可至少會讓妳輕鬆一點。學業、家庭、工作、婚姻和生孩子的問題壓得妳快喘不過氣--這些,我都看在眼裡。既然沒辦法代替妳去承擔,更沒辦法解決橫在彼此之間的問題,我們離婚吧。」

「不要!」揮開他的手,我啜泣道:「我不要和你離婚。」

很多時候,邊際對我是既溫柔又仁慈的。我一哭泣,他便會放下原則,止住欲說出口的大道理,溫和摟著我,原諒我的胡鬧與犯錯。

他是尊重我的意願,不捨我在婚姻裡做妥協。

唯獨這次,他沒有對我心軟。

深呼吸後,邊際站起來,別過頭盯著桌上的離婚證書,「東西放在這,妳有一晚的時間可以考慮要不要簽。不簽,我還有很多不文明的方式離婚。為了不讓未來的場面太難堪,我希望妳能想清楚。」

「你這是在威脅我?」

「我不是在威脅妳,我只是累了。璟寧,我累了。」說完,他舉步離開,走進自己的寢室。

留我獨坐在客廳,癡傻地發著呆。桌上的那張紙,隨著窗戶透進來的風,吹到地底,擱置在我的腳下。

邊際簽好了名,名字簽得龍飛鳳舞,特別霸氣。

結婚時,他是個窮酸、名不見經傳的劇場演員,為了夢想,台上發光,台下吃土,卻從來不喊半句苦。

如今他不在劇場工作,轉而演愛情腦殘劇的配角。縱使演技比那幾個只會假笑、耍帥的草包男主們好一百萬倍,因為沒身份背景、沒經紀公司挺,依舊落於陪襯。

我不懂他為什麼轉換跑道,就像我不懂他為何如此堅持要和我離婚。

可惜他做這個決定時,我內心雖閃過片刻疑惑,下一秒就被繁雜的瑣事搞得情緒暴躁,把對他的關心拋到腦後。

說不定,當時的他很需要我的陪伴。

是我的視而不見,錯過接近他的大好機會,從此兩人走岔了路,再也無法交集……全部,都是我的錯。

而我又有什麼本事,填補我們破碎的婚姻呢?拿什麼去彌補他?他真的需要我的補償嗎?

千百萬個難以回答的問題,迫使我面對眼前的事實。

淚水從臉頰不斷流下,我顫抖著身軀,把證書拿起來。雙眼模糊,每一筆畫,都撇得艱難。

不知花費了多久,才勉強在簽名欄上落完整的款。

顧璟寧三個字寫得歪七扭八,如同我的心,早被悲傷捏得變形。

戶政事務所早上八點開門,我九點被邊際叫醒來。

「妳昨天就睡在這裡?」邊際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嚴厲批評我睡覺的地點,「連毯子都不蓋,不怕著涼?」

「什麼不蓋?這條不是?」邊打哈欠邊反駁。

邊際突然不說話,盯著我瞧。

「好哦,這毯子是你邊大爺給我蓋的,我需不需要跪下來謝恩?」

「不需要。」白了我一眼,邊際對我的幹話模式沒有任何好臉色,「我只需要妳能好好照顧自己。」

我不,我為什麼要?

「等會一起去戶政機關一趟,記得帶身份證。」他不在乎有沒有得到我的回應,只在乎我有沒有在那張紙上簽名。「我們的財產各自獨立,無須分配。沒有孩子,扶養權也不成問題。再來,事發突然,妳若不知道該怎麼和妳爸媽講,能在這多住幾天,再想想該怎麼解決。」

目前我們住的房子,是邊際他爸留給他的遺產。

他爸另外還留下一台開了二十年、早該報廢的老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