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是我耽誤妳。

很早以前,我就認為人生充滿了各種變數。

嫁給邊際後,我人生的變數默默地乘以二。

熬了八年好不容易從中文博士班畢業的我,在拿到繳交完論文終稿,暫時擺脫寫論文噩耗及學生身份的當晚,我從敬愛的丈夫--也就是姓邊名際的邊先生那得到了一份禮物。

禮物是什麼呢?

拆開來之前,我對他的直男審美沒有多期待。拆開來之後,我慶幸自己先前的不期待。

除了慶幸,還多了晴天霹靂的情緒。

盒子裡躺著一張已經簽好名的離婚證書。

看清楚的剎那間,我像罹患高血壓的患者,腦袋轟隆一聲,把我炸成一片空白。綜觀我人生三十三年以來,還沒有什麼時刻,能讓我如此錯愕。

連我博士班口考都沒有。

我愣著說不出話,沒想過他會給我這樣東西。可在內心深處,我竟不意外他會這麼做,畢竟我同樣沒想過我們能持續這樣的婚姻八年。

八年的歲月足以讓很多事情看得明朗透徹,卻也能把彼此看得更加模糊。

正常來論,對一個三十三歲即將失婚的婦女,應該要歇斯底里的吼叫,質問他是否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破事?在外搞了小三嗎?還是出了什麼問題?是在開什麼玩笑?

但好比我對他直男審美的認識,我對他的人格,充分信任。

他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行為,更不會背叛我們的婚姻。要說搞外遇,我都覺得自己的機率還比較大一點--外貌協會的嘛,看到帥哥就失去抵抗力。

好在除了邊際這眼拙的,沒其他帥哥能看得上沒顏沒錢沒身材的我。

至於我們出了什麼問題……就算我一直盡力、努力去忽略,很多事情明擺在眼前。

「你這是發什麼瘋?」把離婚證書拿出來的手,不自覺地顫抖。明明是那麼輕、那麼薄的一張紙,對我宛如千斤重。想要維持基本的體面,仍忍不住抽搐、鼻酸。

「抱歉,我和妳走不下去了,想要離婚。」眼睛看到和耳朵聽見是兩回事。

眼睛看到,我能當作是我眼睛業障重,一切都是假的。真聽他這麼講,幾乎要飆出眼淚。八年的婚姻歷歷在目,卻似雲煙,捉不住、拿不穩。

「為什麼?」想說的永遠不是這三個字,可能說出口的,唯有這三個字。

我突然覺得,人都是犯賤的。過去我從未覺得自己有多麼喜愛邊先生,到了要失去的時刻,我又難過得像非他不可。

「我不想再過這種枯燥乏味,又無交集的生活,也不想再浪費彼此的時間。先前顧慮妳還在寫論文、趕畢業,不想讓妳分心,忍到現在才--」

「所以我他媽還要謝主隆恩是不是!?」

邊際瞬間閉嘴,沉著地看著我。

「你是認真的嗎?不是在開玩笑?」如果你說開玩笑,我能馬上原諒你。

後面兩句話,我故於面子,沒能說出口。

見他點頭,想壓抑的情緒又開始咻咻咻地高漲,大吼:「你是木頭,只會點頭不會講話嗎?」

或許是我的咄咄逼人讓他反感,他皺眉道:「妳能不能不要這樣?」

「我怎樣?你提離婚,還不准我不高興?」

「怎麼,原來離婚不離婚,對妳有差?」

我因為他的反問,啞口無言。

「很多問題我們之前已經討論過無數次,都沒有得到改善。既然如此,好聚好散不行嗎?」邊際語重心長,彷彿這場婚姻讓他非常疲憊。

「你突然……突然說要離,要我怎麼跟我爸媽講?」我瞭解他的個性,知道只要服點軟,他便會原諒我,用和緩的態度處理目前遇到的難關。

可我說不出什麼好話,乾硬、生澀地想用各種藉口,讓他向我屈服。

這恰恰踩到他的痛點,他沒屈服,反而變臉,更冷硬地說:「妳爸媽從沒喜歡過我,我怎麼會知道怎麼講會比較好。」

「我爸媽不喜歡你?你怎麼不問你媽喜歡我嗎?」下意識回嗆,將氣氛降到冰點。

八年的婚姻,累積了很多問題。過去他想溝通、想解決,全被我鴕鳥心態一一打槍、迴避,造成今日的苦果。

邊際深深看了我一眼,像受了重傷的野獸。

「既然雙方的家長都不贊同我們這段婚姻,那拖八年也算晚了,不要再耽誤彼此--」

「耽誤耽誤耽誤!我耽誤你什麼了嗎?」每當聽到他說耽誤二字,我就像被隔空閃了巴掌。

「妳沒耽誤我什麼,是我耽誤妳,可以了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