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1

場邊的照明燈打在球場上,彷若白晝。

全場的球迷無不專注地看著壘上的打者,他是最近忽然火起來的新星球員,打擊率要比一般的新人還高許多,連童家威這種平常不關心棒球的人都聽過他的大名。

只見那名新人彎下身子、握緊球棒,雙眼緊盯著投手手中的球,對面投手丘上的投手也不敢大意,他深吸了一口氣,右手猛力向前投擲,一道白色的影子急速飛向打者,那是一顆變化球,但打者一下子便判定出來,球棒準確地朝球心一揮,瞬間將球打向右外野,最後直接飛出牆外,全場一陣歡呼,這是這場球賽的第一支全壘打!

童家威也跟著歡呼,並停止手中的錄影,把影片給同事傳過去。

他原本是對棒球不感興趣的,但是因為同事買了票卻臨時沒辦法來,只好請他來看,由於同事是那名新星球員的粉絲,所以還拜託他幫忙拍影片,沒想到竟然正好拍到了一支全壘打。

影片傳過去後,童家威的雙眼繼續專注在球場上,其實多數的球員他都不認識,畢竟他的專業是籃球,但是看久了倒也出現幾分趣味,他看著比賽,右手自然地拿起飲料,湊到嘴邊喝了一大口,冰涼的液體進入嘴裡,他砸了砸嘴才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怎麼喝進嘴裡的東西竟然完全不甜?

他低頭去看手裡的飲料杯,才後知後覺的驚覺自己拿錯杯子了!

童家威尷尬地發現飲料的主人也正盯著他,他支支吾吾的道歉:「對、對不起,我不小心拿錯了,我等等再賠你一杯吧!不好意思。」

對方是個男人,並沒有因為童家威拿錯飲料而生氣,反倒溫柔的對他微笑,說道:「沒關係,你不用賠我,我等等再去買杯新的就好了。」

童家威學的是體育專業,身邊的人一個比一個還MAN,連女生都是粗手粗腳的,從來也沒有遇過說話這樣溫柔的人,一下子竟緩不過來,只得愣愣的點頭再說了聲抱歉。

男人並未發現童家威的心理活動,注意力很快又回到場上,童家威忍不住偷偷打量對方,剛剛男人面對著他時,童家威一眼就瞧見他右邊眉上的傷疤,把男人鋒利的眉型切出一道口子,眉下的眼角微微下垂,他戴了副眼鏡,把他整個人襯托出一股氣質,童家威腦中馬上出現男人坐在咖啡廳裡、手中拿著書,雙眸不經意抬起的樣子。

童家威忽然打了冷顫,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腦中幻想著一個男人,他拿起自己的飲料,用力地吸了滿嘴的珍珠,一邊咀嚼著、一邊強迫自己認真看比賽。

比賽進行到了第五局,天空忽然開始飄起細雨,童家威戴上了帽子,暗忖著這一點小雨還不必撐傘,誰知道雨竟越下越大,逼得他只得從後背包拿傘出來撐。

童家威撐著傘,卻發現身邊的人完全沒動靜,雨滴大得都打溼他的眼鏡了,他還是沒打算穿件雨衣或撐把傘,於是童家威好心的問了一句:「你不撐傘嗎?」

男人愣了一下,無奈的笑道:「我沒看氣象預報,沒帶傘。」

童家威見他的頭髮都濕了,只能稍微用手擋擋雨,便把自己的傘往他頭上一遮,笑道:「我跟你一起撐吧!有總比沒有好。」

男人生得高大,連坐著都比童家威還高上一顆頭,他向童家威伸出手道:「我來拿吧,這樣舉著我怕你等等會不舒服。」

童家威想想也認同,男人比他高,自己這樣高舉著也不是辦法,便把傘遞給他。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一起挨在一把小傘下,場上的比賽也因為大雨而暫停,球員們紛紛回到休息區等候,場上開始播放音樂來緩解等待的空檔。

愣是以前交女朋友的時候,童家威也從未跟女友共撐一把雨傘,沒想到第一次竟然是和一個男人,他腦海中忽然出現「咱二人──做陣攑著一支小雨傘」的旋律,直到察覺身邊的人在看他,才驚覺自己竟然把旋律都哼出來了,男人明顯在憋笑,笑得他都不好意思了,只得趕快起個頭來轉移注意力,對男人問道:「你一個人來看球賽啊?」

「這是我朋友買的票,他臨時有事,就叫我代替他來了。」男人說。

「這麼巧?」童家威驚喜的叫道:「我也是耶!」

「我是今天早上從台北下來的,等一下還要趕車回去。」男人抬頭看了看黑濛濛的天空,嘆了口氣道:「如果等一下雨還不停就麻煩了。」

童家威也是從台北下來的,他拿出手機和男人對了一下返途的班次,不但班次相同,竟然連車廂也一樣!

「太巧了吧!好像命中註定喔!」童家威激動的說著,正要開口問男人,等等比賽結束了要不要和他一起去車站,對方的手臂忽然伸到他背後,搭上他的肩膀,把他往傘裡拉了一點。

「你不要再跳出去了,你看你的肩膀都濕了。」

男人醇厚的聲音在童家威耳邊發燙,童家威愣愣地抬頭看他,最終還是在男人帶著笑意的眼中敗下陣來,童家威覺得有點尷尬,轉頭看了看後面、有屋簷能擋雨的席位,還有地方能站人,他想問問男人要不要和他一起移動位置,身後的人卻忽然推了推他的肩膀,對他道:「先生,你上大螢幕了啦!快看!」

童家威一時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對方又耐心的重複了一次,並指向轉播的大螢幕,童家威慢半拍的朝螢幕看過去,才發現自己和身邊的男人已經被鏡頭鎖定了,兩個人的臉正好被螢幕上的愛心框在了中間,球場四周的球迷都看著他們兩個,甚至好像都誤以為他們是情侶了,不少人還拍手叫好。

童家威平時就常常看國外的球賽轉播,對於這種中場休息時會出現在轉播上的KISS   CAM一點都不陌生,通常被鏡頭鎖定的人都會給對方一個吻,但重點是他跟男人又不是情侶,而且兩個人都是男的耶!他怎麼親得下去?

他尷尬地對鏡頭揮了揮手,打了個「X」的手勢,表示兩個人不是情侶,哪裡知道鏡頭還是沒有從兩人身上移開,童家威不知所措的咬著唇,眼見所有人都看著他們兩個,童家威望向男人欲言又止,心裡掙扎不已,男人將他的猶豫都看在眼裡,他知道童家威也不是特別排斥,只是做不出來,而鏡頭又好像沒看到兩個人親吻就不甘心似的,於是男人彎下身來,在童家威耳邊快速說了一句:「就當是開開玩笑。」

說完,男人的唇湊近了童家威,兩人的距離近到童家威以為他要親自己了,男人卻又在雙唇觸碰的前一秒用雨傘擋住了兩人,鏡頭上看起來比真的吻上去了還要曖昧,球迷們紛紛發出興奮的尖叫,鏡頭也才終於從他們身上轉移。

雨傘又重新舉了起來,童家威渾身都在發燙,只有他和男人知道,男人根本沒有碰到自己,只是靠得近了一點、借位罷了,但是即使只是這樣,他還是覺得害羞得不行,回想過去跟別人談戀愛,從來都是清新單純的小情小愛,最過分也就是牽牽小手,什麼時候跟別人這麼靠近過了?

男人見童家威不說話,以為他是生氣了,便立刻向他道歉:「如果你覺得不舒服的話,我向你道歉。」

「沒事、沒事,我只是有點嚇到了。」童家威尷尬的笑笑,他不自在的轉移話題:「那個……後面還有位置,我們要不要去那裡躲一下雨?」

見男人肯首,兩人便拿了東西往後頭走,接下來的幾局比賽,童家威都心不在焉,腦中不斷重複播放剛剛的畫面,心裡暗自慶幸,幸好同事沒跟他來,不然自己不知道會被嘲笑多久。

他站在男人身邊,發現自己確實比男人矮了一點,他上次量身高正好一百八,看看兩人之間的差距,男人少說也有一百九那麼高,他順便偷瞄了一下男人的身材,看的出來平常有在健身,這個比例簡直都能去當模特兒了。

「怎麼了?」或許是童家威打量的目光太過放肆,讓男人發現了,但他並沒有絲毫不悅,反倒饒有興趣的等著他解釋。

童家威怎麼可能坦白的說自己在偷看他的肉體,他隨口找了個藉口道:「沒事啦,我想問你比賽結束之後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車站?反正都是同一班車。」

男人答應了,於是比賽結束後兩個人便打了一輛車去車站,到了火車上後對了座,發現座位竟然還不遠,也就前排後排的距離,由於外頭還下著大雨,兩個人都是折騰了許久才安頓下來,童家威一上車就先傳個訊息給室友報個平安,然後閉上眼睛小瞇了一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忽然被車上的廣播吵醒了,看了看窗外的站牌,距離下車只剩一站,便起身去了趟廁所,回座位的途中,他不經意的與一名女學生對到了眼,她滿臉的不安,眼睛裡寫滿了求救訊號,眼神還時不時飄向隔壁,童家威退回飲水機旁,裝模作樣的裝水來喝,實則藉機觀察女學生身邊的人,那是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他正在划手機,空閒的左手卻一直有意無意的去觸碰隔壁女學生的大腿,那名女學生分明已經向反方向躲避了,對方卻還是蓄意的朝她腿上摸,女學生的眼眶裡蓄著淚水,卻又不敢大聲呼救,童家威冷哼了一聲,走到他們的座位旁,對她說:「同學,我的位置是靠走道的,但是我想坐靠窗,妳願不願意跟我換個位置?」

女學生聞言連忙點頭,抓了書包就離開座位,童家威帶著她到自己的位置,並讓她先報警,等下一站到了警察就能上來逮捕那個變態。

童家威拿著自己的東西,坐進了女學生的座位,他瞪了旁邊的人一眼,發現他也正看著自己,不禁翻了個白眼。

他傳了訊息跟室友抱怨,自己在車上遇到了變態,兩個人正聊得起勁,童家威忽然覺得腿癢癢的,好像有東西在咬他,低頭一看才發現旁邊那個變態的手竟然也伸到他身上來了,他簡直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變態竟然男女通吃!童家威一掌就拍掉對方的手,咬牙的警告道:「你最好給我放尊重一點。」

沒想到對方竟然對他猥瑣一笑,還挑釁的反嗆:「那你叫啊!看誰相信我會去騷擾一個男的。」

童家威竟然被嗆得啞口無言,對方說得沒錯,要是換做剛剛那個女學生呼救,這個變態早就被制伏了,但是他一個大男人呼救,不管別人相不相信,他自己都覺得丟臉死了。

對方知道童家威不敢喊,手又更肆無忌憚地往他身上摸,童家威甚至還沒反應過來,那隻手竟然直接往他胯下探去,童家威想抓住對方的手、制止他,不想旁邊一個人動作比他還快,一手就把對方拽了起來,那個變態疼得哇哇大叫,童家威定睛一看,沒想到是剛剛一起看球賽的男人。

「我已經報警了,你最好不要亂動。」男人高挑的身材站在變態身邊,看起來竟然像教堂壁畫上的天使一樣耀眼,童家威看男人制伏變態那矯健的身手,簡直崇拜得不能再更崇拜了。

「還好吧?」男人看著他,關心的問了一句,見他搖頭表示沒事,才又道:「你先去找列車長,等一下車子一靠站,警察就會上來了。」

童家威配合著男人,把變態押到車廂連結處,並找來列車長,火車靠站後變態順利被鐵路警察逮捕,童家威和男人以及那名女學生則被請到警局做了筆錄。

童家威結束筆錄之後,換那名女學生進去,他和男人便在一旁等候,他無聊地滑著手機,忽然在社交網站的動態中,看到自己喜歡的圖文作家更新動態了,便點了進去,沒想到對方竟然發了一張照片,場景正是剛剛看球賽的那個球場。

「怎麼可能……」童家威哀號了一聲,「早知道我剛剛就拿手機出來滑了。」

「怎麼了?」身邊的男人疑惑地瞄了一眼童家威的螢幕,驚訝地「咦」了一聲,問道:「你也有在follow他喔?」

「對啊!你也有在追蹤沃夫先生嗎?」童家威沒想到男人也知道這個作家,他興奮地回到桌面,把桌面的圖給男人看,「我的桌面跟螢幕保護程式都是他的作品,我超喜歡他的!」

男人聽著他滔滔不絕地分享自己買過沃夫先生的哪些周邊、哪些書,隨後便問了一句:「你喜歡他哪裡?」

童家威愣了一下,隨即理所當然地答道:「他講幹話很好笑啊。」

這下子換男人愣住了,他問:「你不是喜歡他的畫嗎?」

「畫也喜歡啦,但是主要是他的文章很好笑啊。」童家威說,「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去看他的貼文,看他靠北身邊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好療癒喔。」說完,他忍不住露出傻笑。

男人看他滑著沃夫先生的貼文,又問:「那你最喜歡他哪一篇?」

「哪一篇喔?」童家威想了一下,手指在螢幕上不停地往下滑,滑到了很久以前的一篇文,「我最喜歡這一篇,那時候我媽生病住院,親戚不關心就算了,還一直來找麻煩,我那陣子心情很不好,但是看到這篇文之後氣就消了。」

說完,他又回到桌面,點開相簿,找到了一張螢幕截圖,開心地炫耀道:「我那時候有在下面留言,他有回我喔!你看,我還把他截圖保存起來。」

看著截圖,童家威噘起嘴,不甘心地說:「我剛剛看到他更新動態,他竟然跟我看了同一場球賽!如果我早一點看到,說不定還能捕捉到野生的他。」

「你又不知道他長怎樣,怎麼可能捕捉的到?」男人問。

「對齁……」童家威嘆了口氣,忍不住抱怨道:「他出了這麼多本書,竟然都不辦簽書會,氣死我了。」

男人被他的反應逗笑了,他正要說話,卻有人從外面喚了童家威一聲。

「子期!」童家威一聽就知道是曾子期的聲音了,他連忙起身,把背包背好。

「看個球賽也能看進警察局,你真的很厲害。」曾子期穿著雨衣,臉臭得要死,他的視線在警局裡轉了一圈,不耐煩的說:「快點去問一下你可不可以走了啊。」

童家威這才去問一旁的員警,正好那名女學生做完筆錄,裡面的人喚男人進去,童家威聽到了男人的名字,卻不是很清楚,他對男人揮了揮手,喊了聲:「我先走了喔!再見!」

男人回以一抹微笑,童家威暗自感嘆,沒想到生活中真的有這種長得高、身材好、還見義勇為的人,簡直不要太完美。

「看什麼看?快點走啦。」曾子期甩了他一掌,拉著他走出警局,曾子期是騎機車來的,他打開後車廂,拿出雨衣給童家威,同時問道:「又不是你被摸,為什麼你也要來?」

「其、其實我也被摸了啊……」童家威心虛的答道。

曾子期正要跨上機車,差點沒被童家威的話害一個綜藝摔,他穩了穩車身,不敢置信地回頭,「你是說你也被性騷擾了?」

童家威笨拙的穿上雨衣,抹了抹臉上的雨水,愣愣的點了點頭。

「竟然連你都有人要性騷擾。」曾子期翻了個華麗的白眼,還差點翻不回來,他罵了一句:「還不快點上來?我明天是不用上班喔?」

童家威聞言連忙跨上機車,人都還沒坐好,車身就「咻」一下,飛也似的衝了出去,雖然童家威被曾子期載過好多次了,卻還是沒辦法習慣他這種癲狂的騎車方式,他的雙手下意識向前環住曾子期的腰,在他耳邊說道:「騎慢一點啦,現在是雨天耶。」

「先生,你沒看到前面在塞車嗎?我是能多快?」曾子期冷冷地回了一句:「越晚雨下越大,我才不想在外面陪你淋雨。」

話剛說完,路口的紅燈轉為綠燈,童家威的雙手立刻抱得更緊,下一秒,曾子期油門用力一催,整台車瞬間衝進雨幕當中,彷彿要印證曾子期的話一樣,雨勢漸漸變大,路上的一切都被打得模糊不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