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決勝前刻

初夏向晚,周少倫坐在尚未正式開幕、但已初具規模的休閒射箭場「射手之翼」的辦公室中,面對筆電,看著草稿資料夾中三個月前就寫好的電子郵件發呆。

標題:今日心得

寄件人:周少倫

親愛的學姐:

「當我們心中有愛時,我們就會努力去使自己更好。」

到今天,我仍然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

雖然經過了很長的時間,我終於初步達成了我的夢想。

妳當年很好奇的,我的想做的事是什麼,現在可以揭曉了。

我希望妳能親眼見證。

我希望我的努力,能為妳製造出可以留在我身邊的時間與空間……

最後一句話是不是感覺太沈重了?好像強迫她非回來不可似的。

他長指在筆電觸控板上方浮著,遲遲無法按下送出。

他知道,再不寄出,人在遠方的她一定趕不及回來。

可是,想見她的情感,與想等待更好時機的理智卻一直打架。

「喵。」

一隻黑貓跳上他大腿,他搔了搔黑貓最喜歡的頰邊。

「歐歐,等一下。學姐那邊快早上了,我希望她一起床就能收到信。等我決定要寄這一封、還是再寫一封新的,再陪你玩。」

才說完,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就響了。

他手機上掛著一個看來很舊的御守,白色的御守,中間有立體的金色弓箭。

「喂,阿狼學長。」來電是熟人的聲音,周少倫表情放鬆下來。「對,射箭場是下禮拜試營運。學長也會來嗎?那到時見,謝謝學長。」

剛放下手機,雙手才回到鍵盤上,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喂,您好……喂?」

黑貓感到被冷落,直接跳上辦公桌抗議。周少倫因為對方的話聲斷斷續續的,便站起身,走到辦公室收訊最好的角落。

「是,這裡是『射手之翼』。」

他在一張輸出成海報的相片前站定,相片中有著大學時穿戴著一身射箭選手的裝束的他,與一個作同樣裝扮的美麗女孩。

將真人與照片對比就能發現,他從大學到現在的外貌沒有太大變化,輪廓分明的英挺五官依舊,高挑精壯的身材也維持得宜。唯一不同的是,相片中那名身高到他肩際、與他相視微笑擊掌的美麗女射手,已不在他身邊很久了。

「是,我們有在找正職員工。但還是會以體育專長背景的優先錄取,不好意思。當然不是說其他科系的做不來這份工作,只是想為體育專長的畢業生創造新的就業機會……」

耐心跟來電的求職者解釋了三十分鐘後,對方終於掛了電話,周少倫呼出一口氣,看著海報上的美麗女射手出神。

學姐,妳那邊今天天氣怎麼樣?台灣已經好熱了。

妳最近還有露出這種燦爛的笑容嗎?是在哪裡、做什麼事的時候?

妳有沒有,很短的時間也沒關係,偶爾也會想念我?

周少倫費了好大的勁,才讓自己的目光離開美麗女射手,也就是他的學姐的笑顏。

手機在此時又響起,身為「射手之翼」負責人的他,立刻認命接起。

「喂,您好。抱歉,我們這裡的團體射箭課程還沒有開始,要等下禮拜試營運過後,確定人數足額才會開課。但如果您想找一對一授課的教練,我們可以幫您介紹……」

掛斷電話時,手機上老舊射箭御守的繩子忽然斷裂,御守跌落地上。

周少倫立刻撿起御守,還沒時間拍去灰塵,手機就又響起來。

連續接了好幾通電話的他,等人可以回到辦公桌前,已是一小時後。

他一回到辦公桌,便看到筆電上跳出新郵件通知。

標題:Re:今日心得

寄件人:孫羽翎

學弟:

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

回答我附檔裡出的問題。

如果你贏了,我就回去,而且再也不離開。

看到電子郵件的標題跟內文,周少倫嚇了一跳。

「歐歐,你幫我把信寄出去了?」

黑貓當然沒有回答,早就窩在辦公椅上睡著了,但鍵盤上有幾個灰撲撲的貓腳印。

周少倫忐忑不安地打開寄件備份資料夾,發現在他剛離開座位沒多久,那封信就被寄出了。

所以學姐看到那封信了……

周少倫心臟狂跳,再次打開她剛寄來的回信,微顫著手點開附加檔案。

第一個檔案,是曾是射箭選手的他很熟悉的,射箭個人對抗賽的計分紙PDF檔。

紙上一邊已填上他的名字,另一邊是她的名字。而成績欄上,兩人的成績都是未填寫的空格。

他跟她,什麼時候比過賽了?

周少倫完全摸不著頭緒,只好點開第二個附加的Word檔案。

「學弟,附檔裡的計分紙,請你照著射箭個人對抗賽的計分規則填寫好,掃描回傳給我。雖然我想你應該很清楚規則,不過我還是再說明一遍好了:一局三箭,該局總分勝者得兩點,敗者得零點,若平手則各得一點,先得六或七點的人獲勝。若到第五局結束仍平手,就加射一箭決勝負。

跟真正的射箭比賽不一樣的是,我們的得分,由對方來決定。每一局的每一箭我們要替對方評分的是什麼事情,我會陸續告訴你。第一局要評分的事件,我已經寫在這個檔案裡了。你評完分後就回傳給我,我會核對我這邊的比數後,告訴你結果,再傳下一局的要評分的內容給你。」

這段文字下,接著她的註解文字,詳列了第一局的每一「箭」發生的時間、地點與事件概要。

「我與你的第一局,從我的視角看來,是這樣的……告訴我,你呢?」

讀著她的文字,他的唇線隨著賽況起伏時而緊抿、時而上揚,完全被拉回那屬於兩人的、連綿久遠的回憶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