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上)堯流

遙遠天宮,一個超越人類所及的地方,一個就算人類小可愛們想要坐飛機去觀光也碰不到門口的地方。

那裡有個天帝。

神話中的天帝作為眾神領頭,本應該光芒萬丈、儀態萬千、就像人世間的帝王一樣,甚至比底下的皇帝還要更驕傲。

不過要是人類現在能踏進天宮的話,只能看見一個抓耳撓腮的天帝,什麼風度翩翩儀態萬千?管他去死,他天帝就是要披頭散髮,摘了天帝冕,除卻帝王袍,專心煩惱私家事。

現在天帝很煩惱,剛剛旁邊的侍衛傳訊息過來,說那邊有個龍王正殺氣騰騰的往這邊過來,要來教教天帝什麼叫做天宮的規矩。

堯流那是一個無奈,他做天帝少說也有兩百多年,都快要任期的一半了,龍王還是時不時就拎著他的二兒子跑來威脅他,說要是他再不娶老婆,就要幹掉他,自己上位當天帝。

每次聽到這裡,堯流都雙手一攤,他想要結婚的人又不在這裡,娶什麼老婆?他再怎麼說本質也是個人類,跟龍王不一樣,龍王接受妻妾成群,可是他不行,光想到要像宮裡的戲牌子劇本裡的皇帝一樣每個晚上翻牌子,堯流就覺得好怕。

天啊,要是他的天宮裡有像龍王小妾那樣多的老婆,他要怎麼記住老婆們的名字?難不成還要編號嗎?怎麼可以這樣?又不是在養狗!

而且就算是養狗好了,堯流可以正氣凜然的說,他也是會幫狗取名字的,那個小白、花花,名字都是他取的,多麼接地氣!

天帝的腦袋裡轉過很多個辦法,第一個,現在就躲起來、第二個,現在就躲起來、第三個,現在就躲起來。

「陛下,龍王大人來了。」在一旁看著天帝抓耳撓腮一個下午,天帝座旁總是被戲稱為小打雜的阿七略有心疼。

唉呦,可憐他的流仔。

可是他也不過是個阿七,地位不比這邊兩位,什麼話都沒辦法說。

「啊啊啊!阿七,給我抱抱!」如臨大敵,跑也跑不掉,堯流大帝臨時抱佛腳

,攢住阿七纖瘦的腰肢,不要臉的撒嬌。就算自己身高一九二,依舊毫不猶豫把重量交給一七五的阿七。

阿七拍拍天帝一頭散髮,溫溫順順取過髮帶給天帝束上馬尾,戴上天帝冕、披上大袍子,重新做回天上大王。

「大人,加油。」做完這些,阿七又再一次摸摸堯流的腦袋,接著躲到後面去,龍王最不喜歡看到他,每次看見天帝身邊有個阿七,少說都要多念個兩個時辰,真讓天帝聽那麼久的訓話,阿七的經驗告訴他,下班回去絕對變成智障。

坐回天帝的王位上,堯流嘆口長氣,戴上天帝冕,他就是個天帝,執行公務的那種。

跟別人聊起私家事居然要用上公務的禮遇,可見堯流天帝對於結婚這件事情有多排斥。

啊,也不是排斥,總要遇上想結婚的人啊是不是?

「陛下,臣是孚應。」

來了。

天帝嚥了口口水,定定心神,天啊,比他要上戰場打仗還緊張,「進來。」

沉著嗓音假裝自己一點都不緊張,天帝有種自己把自己賣了的感覺,口是心非,他原本明明想說的是:「出去!」

大廳的門被緩緩推開,天宮的門採自助式,要開請自己動手,沒有人會給你服務,上到天帝下到打雜,想開自己開,要開幾次、就開幾次,要是開開關關的把門弄壞了,有獎金。

很可惜從古至今門還沒有壞掉過,獎金年年上看新高峰。

「孚應。」堯流瞇了瞇眼,動也沒動一下,由上自下,看著龍王走進大廳,龍王是個中年男人的模樣,臉上幾許風霜,戴著冠帽,眼神凌厲。一身黑袍子看著低調,其實堯流什麼都有看到,內裏穿著金絲袍子,上有幾條龍盤著,什麼意圖明眼人一看就知,只是歷代天帝從未怕過,堯流也一樣。

當不成王的注定當不上,要是現在龍王就要求他要把天帝的位置讓出來給他,堯流估計也會答應。

王又不一定要坐在王位上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只不過是個名分。

名不正,做的事叫黑心,有名分了,做的事叫理。

為了光明正大的做自己想做的黑心事,所以堯流才在這裡。

一旁侍衛(不是阿七)搬過一張椅子,放在堯流旁邊。

龍王孚應瞇了瞇眼,把椅子挪到堯流對面。

意圖更加明顯。

堯流聳聳肩,要開始了,他每七天一次的酷刑。

「陛下上任也有兩百多年了。」首先開頭,不客套不寒暄,孚應龍王直奔主題,一點也沒有要迂迴的意思。

堯流應了聲,接過旁人遞來的茶杯,喝一口就知道絕對不是阿七的手筆,天上的堯流只准許阿七泡茶給自己喝,阿七泡茶,天下第一,從備茶具到清理茶具,由阿七來做,就像場藝術表演。

「臣所見先帝眾多,差不多到您這個時候,都已經娶妻,已經準備培養下任天帝。」

喔,是喔。

堯流天帝臉色不變,心裡唧唧歪歪。

「臣認為,應是時候為陛下尋找接班人。」

喔,接班人。

堯流天帝繼續喝茶,目光渙散,將臉正對著著龍王已經是他身為天帝最後的禮貌,仁至義盡,不能怪他。

「孚應。」天帝清了清嗓子,想著總也不能讓這龍王在這邊唱獨角戲,於是大發仁慈開了口,「言下之意。就是嫁娶女子吧。」他滿臉誠懇的說著,表面來說,就是要他生崽子,好繼承帝位。不表面的說法是要是他不娶妻生子,龍王就會自己來篡位。

孚應龍王滿臉欣慰,以為天帝終於開竅,願意給這天宮的后冠尋一個主人,連忙把懷裡整理出來很久的婚配候選人名單放到天帝面前,一看就是有備而來。

堯流心裡嘆口氣,這份名單裡面的名字有誰他用猜的都能猜出來,絕對都是龍王自己的女兒,急著把自己的親眷嫁入帝王家,龍這種生物性子直,從來不拖泥帶水、也不會拐彎抹角,身為一個天帝,有這樣的臣子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頭痛。

接過那本寫滿了龍王小孩的冊子,天帝隨手翻了翻,果然,裏頭都是龍的畫像,有人型也有原型,可以看見龍王已經盡量把所有符合人類審美觀念的女兒全挑出來了,即使是這樣,這本冊子的頁數也多得嚇死人。

好可怕,龍性好淫果然不是騙人的。

眼看著一時片刻冊子也翻不完,堯流索性快速翻過之後闔上,放到一邊。

「那就先謝過愛卿一片美意,孚應來此,還有其他事情要辦的吧?」說到這個其他事,也跟婚配有關係,而且比起要尋找接班人,堯流相信,龍王會更在意他現在提起的事情。

果然,孚應龍王表情嚴肅了起來,「陛下?」

堯流微微勾了嘴角:「夏家嫁天啊。」

這件事情在天上鬧的沸沸揚揚,整個天宮都知道了,人類要上嫁天庭,可不是個小事情。自古以來,神嫁娶人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不少神明不是娶了人類做夫妻,或是落凡去做人的夫妻。

只是這回,要上嫁到天上的不一樣,是夏家人。

說起夏家人,堯流就想搖頭,夏家人雖然說是人類,但是卻讓天地避之唯恐不及,沒有誰想要跟夏家人扯上關係,因為一扯上了,沒有好因也沒有好果,從頭到尾都是大錯誤,而且不得好死的不只是牽連上關係的兩個人,而是連帶著旁人一起被拉入混水中無法翻身。

「……」龍王的表情陰沉的像是天帝突然告訴他今天想要去地獄玩一樣可怕。

「關於這件事,大人怎麼說?」龍王的語氣小心翼翼。

不過堯流天帝沒怎麼想領情,輕描淡寫的張開口:「娶了唄。」好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   

不過就這句今天天氣真好一樣的三個字,在龍王聽起來比地獄上天啦還可怕。

娶了?娶什麼娶?要是底下夏家的嫁上來,那他龍王的孩子不就只能當個妾?

那可是他龍王的女兒,怎麼可以說當妾就當妾,還是輸給人間來的凡夫俗子。

「你你你——」龍王連聲三個你,差點沒被堯流天帝氣死在這裡,還忘記用敬語,「你真的要娶?」

堯流天帝點點頭,也沒什麼不好娶,夏家人沒有禮義廉恥,會嫁上來的東西,絕大多數都還只是個小朋友,說是嫁娶只是名義,實質意義上是要把人間不要的垃圾當成嫁粧送上天來。

喔,就說過了,他們沒有禮義廉恥,做出什麼缺德事情都不奇怪。

「陛下,嫁娶不是兒戲,不能像以往那樣隨興。」憋了好半天,龍王總算憋出這麼一句話,「請您三思。」

三思?

早就說過了,他想結婚的對象不在這裡,這個嫁天的姻緣,也不過是做個樣子,龍王這個不知道幾百歲的老傢伙,怎麼就是不明白?

世界上真真假假的事情這麼多,難不成結婚就要有愛?那龍王還是跟他的天帝寶座結婚去吧,你情我願、皆大歡喜。

「夏家,你也不是不知道。拒絕之後會發生什麼,你難道還不明白?」雖然只從文獻紀載上面看過,說幾任天帝拒絕嫁天,接著幾年夏家血流成河,流的血不是夏家人的,而是其他大家族,說要血洗人間,讓天注意到,這邊,還有個夏家蠢蠢欲動。

人間的人,總是比誰還更會殘害自己的同族。

自那次之後,天也怕了。

畢竟人是他們最疼愛的囝仔們,雖然終歸是在輪迴的道路裡,但是哀鴻遍野的慘叫聲讓幾百個神祇夜半驚醒,遙想當年天地大戰時,人類也是這個哭號無助

龍王沉默,顯然他也沒有忘記,因為那時,他最寶貝的長子囚牛也跟著抽抽噎噎,囚牛平時不怎麼哭的,溫溫順順的待著,那次根本就是從出生以來首次哭泣,把自己圈在天河旁邊的小角落,也把一群疼愛囚牛的神們嚇得半死,以為囚牛小寶貝決定跳河自殺。

「囚牛那次不是哭的要死嗎。」堯流天帝提醒龍王,不用懷疑,就是故意的。目的是為了讓龍王知道,這個夏家來的孩子他非娶不可。

「……」龍王沒說話,堯流天帝心情很好,往龍王的茶杯裡親手斟茶,天帝欽賜茶水,龍王本該謝恩,卻只是恍惚的看著天宮不知道哪處,恍惚的拿起茶杯,恍惚的喝了一口,最後又恍惚的放下。

「我看時間也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先這樣吧。」眼看著龍王已經被打擊到懷疑龍生,堯流天帝心情愉快的決定現在馬上就下朝,人生圓滿,今天龍王只念半小時,「都早點休息。」

龍王的表情陰沉,只是看了堯流天帝一眼,「跟夏家扯上關係,誰都不得好死。」

「我知道,因為我也曾經不得好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