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忘川 之一

「從初相識起,便註定分離。初華,妳怎麼能夠開始,這樣的戀情。」

「為什麼不行,我不懂…舲,我只是單純喜歡上一個人。難道就因為我是巫…我對他的心如此堅貞、願意為他傾盡所有。舲,為何不願成全我?」

「妳還不懂…初華,看看妳的左右,這是什麼地方?」

火紅的彼岸花,像血鋪成的地毯,一抹抹身影成縱列行進,但細看…臉龐完全沒有血色、半透明的身影飄飄盪盪、迷迷濛濛恍恍惚惚…

「火照之路,又名黃泉路…」試圖將破碎的記憶銜接起,卻似發現什麼、表情驚惶的東張西望。「霆哥哥呢?」

「雷霆受與妳的私情所累,被太子賜死。妳因而精神重創走火入魔、被某高人煉魂,以惡鬼之身殺害生靈無數,直到我趕赴…初華,我想妳應該已經不記得這些。」那視凡人為螻蟻的傢伙,居然自視道法高深,趁他出門在外傷害初華,早已被他整治的比死還慘烈。「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

「你別說這種饒舌的大道理,打出生就清心寡慾沒對誰上心,又怎會明白我的感受?」

無視舲還想說教的表情,她試圖往路的盡頭奔去,一路上確確實實的,每張面容都沒放過,終於在奈何橋上,看見牽腸掛肚的那人。

雷霆將軍。她的戀人。

生前功勛無數,在戰場上,神擋殺神、佛擋滅佛,作風無比彪悍。私底下,卻將她視為無與倫比的珍寶,小心翼翼呵護,明白關係無法公開,甚至拒絕聖上的許婚,表明要孤身至老死…怎麼能、她怎麼能坐視死亡分離他倆!

那多管閒事的太子,監斬雷霆當日便被她崇殺。不僅只如此…整個廣場上,旁觀雷霆死亡的群眾,個個在她的咒術下陪葬。身穿怨氣幻化的血紅衣裳,思憶起這段痛心的過往,雙眼因憤怒轉為赤紅。

「不能原諒、不能…」徒手推開試圖攔阻她的低等鬼差,專注奔向雷霆的她,差點便被牛頭人手的鬼差以鋼鐵叉貫穿。

「法靈靈,動天地,移星宿,撥天關,轉地軸,驅江海,罩鬼神。吾法即非小末,神祇直透三清。黃奴之鬼,杵碎其身。山魈魍魎,化作微塵。吾有天兵八百餘萬,並及四將,塞斷鬼門。上有天羅神,下有地網將。何神不在吾罩內,甚鬼不在吾罩中。當吾者死,順吾者生。急急如律令赦!」

「來者何人?」被術法反彈的力道,讓力拔山河的牛頭將軍才站定,便沉聲問,「又是人間多管閒事的道士嗎?報上名號來,你與這惡鬼來地府,該不是想擾亂輪迴作業!」

「不。貧道名為舲。擾亂地府安寧深感抱歉,但您口中惡鬼乃本朝巫女,生前濟世救人無數。」

「巫女,這國巫女是?」牠轉身詢問形影不離的馬面。

「段初華。是神女轉世,但為情所困,是非善惡觀念早已淪喪。」被術法籠罩的紅衣女子,怨氣相當強大。雖是看遍冤魂厲鬼,馬面依然緊握槍矛,不敢掉以輕心。「原以為以訛傳訛多半誇大,如今親眼所見,七情六慾果真害人匪淺。」

「管他是何方神聖,孟婆,還不速速讓雷霆喝下孟婆湯。」

聽見牛頭這聲喝斥,老婦人連忙遞上裝滿茶水的湯碗,「來,這一世的終結不過是下一世的起點。喝了這湯,便能重新開始。」

已經抵達望鄉台的雷霆卻不接過。腦海恍恍惚惚的他,隱約被身後傳來的騷動所吸引,才想轉過身望,卻被強行灌入了湯水。

「今生已知前生事,   三生石上留姓氏,   不知來生他是誰,   飲湯便忘三生事。」

「雷霆!」

再厲聲的呼喊,都無法進入那人耳中。被孟婆熟練的灌入孟婆湯,一切都隨著茶水入喉而忘懷,耳邊的叫喚聲只覺得飄渺,雷霆…那是誰?沒有似曾相識的痕跡,只是默默在嘴裡呢喃,回頭探究的念頭卻淡去了。

「初華,若是將軍不喝孟婆湯,就得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這期間,他會看妳走過無數次奈何橋、喝過無數碗孟婆湯,言語卻無法相通…妳忍心讓將軍承受這種千年煎熬之苦?」

「舲…你別說了,我不想聽…」明明近在眼前、卻像遠在天邊。凝視那抹無比熟悉的背影,卻又是如此陌生。初華思緒亂鬨哄的,熱切翻騰的,是名為不甘的情緒。

但是她得忍耐。對。忍耐…忍住咆哮、毀滅所見事物的衝動…忍住吶喊、痛心疾首的悲慟…在這幽暗的地府內,能護得她周全的,也只有舲。

「舲君,以你修道的天賦、與大小無數善事的迴向,至多修煉十年,便有望問鼎成仙。今日你若插手管段初華的事、與地府為敵,日後將造成無數生靈塗碳,你可承擔的起?」

「貪者墮入六道輪迴中的惡鬼道;嗔者墮入地獄道;痴者墮入畜生道。我在菩薩面前起誓過,無論輪迴多少次,沒度化初華,便絕不成仙。」

看他意志相當堅定,又手持天蓬法尺、口吟鐵障罩咒,鬼差只能勉強退下。

「初華,隨我回去吧。」

「你既然願意強行帶我離開,那霆哥哥…」

「雷霆的肉身已然焚燬,又飲下孟婆湯,妳該死心了。」

「我…不,我不死心!」用盡渾身力氣,她再度試圖奔向奈何橋,被咒法羈絆了腳步,也是咬牙切齒的…任周身因反噬而發出瑣碎的爆裂聲。「霆哥哥…你回頭看看我…」悲悽的哀號聲迴盪在陰惻惻的黃泉路,「不然你也看看三生石,只消一眼、你會想起我的…」

但雷霆終究沒回頭。可恨的鬼差,無視她用盡氣力掙扎,表情冰冷的將雷霆的魂魄拘走。

「雷霆已經去轉世,初華,妳要跟我走,還是追隨雷霆的腳步,一頭栽進輪迴中?」

「舲…」她是怎麼也不會喝下孟婆湯的。對,她要等、在人間無論耗費多少年都無妨,她要等…等雷霆回到她身邊,生生世世、直到她魂飛魄散那天…

但他終究回頭了。在邁向輪迴前,淡淡的回眸。

只是,看見了什麼呢?為什麼眼淚掉了出來,像是被雷劈中般,激靈了一下。

用無數時間思考,卻無法具體說出,所謂的無數是多少時間…直到身體被搖晃,刺眼的光芒、擾得他從睡夢中清醒。

「繭?」腦海還殘存點暈眩,緩緩適應光線後睜眼,才想起自己正在行進中的遊覽車,因為暈車而小睡。

「開口就叫女朋友,會不會太有異性沒人性?」打斷他思緒的,則是戴眼鏡的秀氣青年,他打從小最要好的死黨,葉勤。「繭,妳的親親男友大夢初醒,需要公主獻吻。」語帶陶侃的呼喚正在後座與同學閒聊的繭。在她揚起溫柔的微笑走來時,表情嚴肅的壓低了嗓子,「那麼難得的好女生,答應我,絕對要好好保護。」

「這是一定要的!」他不假思索的回覆,在死黨流露讚許的眼光下,笑笑的看向女友,繭。

從入學沒多久起開始交往,兩人的感情始終很融洽。繭的溫柔是眾所皆知的,雖然在捉鬼驅邪上,這點沒有實質幫助,但他總覺得慶幸,有她陪伴在左右。否則,三不五時迎戰孤魂野鬼當做修煉,想不性格古怪都難。

就像前座的幽月,主修黑魔法,是個比厲鬼還強大的存在。但個性孤僻,與同學一個月難得主動交談兩三句。

或是斜前方的神田,明明是平起平坐的修業,卻老覺得金錢萬能,把沒有才能的傢伙視為老鼠屎、有才能的傢伙視為僥倖。有必要,就用錢奴役,沒需要,就拿錢打發…

「廷昀?」

「沒、沒事。只是剛睡醒腦袋還不太清楚,噁。」但一清醒了卻又暈車想吐。連忙接過繭遞給他的藥,滿心鬱悶的開始腹誹,這畢業之旅目的真遠。

不過,就是個收納無數厲鬼的屋子,都有結界加持,有必要建構在連具體名稱都說不上的窮鄉僻壤嗎?

唔。厲鬼。雖然覺得心慌意亂,甚至懷疑自己的能力還沒做好完善的準備,但這一天,總要來臨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