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聽人說陳凱晟被打的消息時,謝甯安正在吃午飯。

      一口湯含在嘴裡,吞嚥不下,也不知道該不該吐出來,然後再順道假裝友好的問句「他還好嗎」。

      「是誰打的?」比起謝甯安的猶豫,座位前方一個謝甯安並不清楚名字,但印象中跟陳凱晟也相處得挺好的女同學聽見以後,轉頭問道。

      她關心的居然不是陳凱晟是否還好!

      不知怎地,謝甯安覺得自己從她臉上看到了「何方人士這般英勇竟拯救天下蒼生」這幾個字。

      雖然在不久之前的那一段時間裡,她與陳凱晟也算要好,甚至可以說是曖昧,她一顆少女心幾乎都快交付在他身上了,可最後他卻告訴她,他對她沒那意思,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去他媽的最好的朋友。

      那瞬間謝甯安覺得自己被他撩撥到飛速跳動的心臟彷彿突然停止跳動,原本有些燥熱的身子也漸漸轉涼。

      這還不算完,陳凱晟告訴她,他早就有女朋友,讓謝甯安別胡思亂想,以免對他名聲不好。

      他說的是他的名聲,而非她的名聲。

      事後謝甯安回想起來,若是當時手中有把美工刀、水果刀或是其他什麼刀,估計她眼都不眨一下地就會直接一刀捅死他。

      他主動撩她,日日曖昧言語伺候,結果到頭來,他不只有女朋友,他擔心的居然還是他自己的名聲?

      謝甯安覺得自己之前大概是瞎了眼,才會以為這個人是真心對她好,事實證明,他與其他那些臭男生沒什麼兩樣,不,說他跟別的男生沒兩樣還糟蹋了其他男生,像他這種人,就該有個誰從天而降把他揍一頓,最後揍到連他爸媽都不認識他,才能彌補那些被他撩過、傷害過的女生們受傷的小心靈。

      她沒想到的是,當時她才這麼想過,幾個星期後,就真的有人從天而降來把陳凱晟那混蛋給暴揍了一頓。

      她和前方的女同學一般,迫切想知道這個拯救蒼生的英雄是誰。

      「不知道。」但帶來消息的男同學似乎並不太清楚,說話間停頓了下,臉上露出一絲莫名的神情。「我只聽說那人似乎還戴了個蜘蛛人的面具。」

      聞言,謝甯安抽了下嘴角。

      「那個面具該不會還是畫的吧?」沒忍住,謝甯安張嘴問道。

      「對,聽說畫得很醜!像小孩子畫的,但妳怎麼知道的?妳認識那個人嗎?」同學眼睛瞬間一亮,然後又露出疑惑的模樣,一臉狐疑的盯著謝甯安。

      「不認識,猜的。」

      謝甯安將塑料蓋蓋上紙碗,把免洗筷子與湯匙連同紙碗一起裝回塑膠袋中,一臉的淡定。

      其實內心早已掀起狂瀾。

      雖然市面上有許多蜘蛛人面具,但那人戴的是用畫的,而且出現在補習班外面,還將陳凱晟給打了……那麼那張面具百分之兩百就是她小五那年畫來送給許璟鈞的面具。

      關於陳凱晟的事情,當時她只是當作抱怨講給許璟鈞聽,難過當然還是會難過的,但她好像也沒有太難過,畢竟在還沒陷得太深以前就已經緊急喊了停,她沒想到許璟鈞聽進了心裡,不聲不響地就跑去把陳凱晟給揍一頓。

      還戴著她送的那個破面具。

      嚴格說起來,小時候許璟鈞幫她從不少人那裡討回屬於她的公道,可自從上了國中,她就再不許他這樣幫她,她覺得自己應該成長,不能總是依靠許璟鈞。

      許璟鈞一直都很聽她的話,她不讓做,那他就不做了吧,只要不是危害到她人身安危的,再憤怒,他也都忍了。

      所以謝甯安想不明白,許璟鈞這是怎麼了?以前讓她更傷心難過的事情也不是沒有,他聽完後都忍了,這一次卻似乎忍不了,非要跑去揍陳凱晟一頓不可。

      「知道是誰打的了!」謝甯安這頭還未想清楚,教室外又跑進來一個男同學,他先是大口大口喘著氣,喘勻了才開口道:「是一高那個許璟鈞,上回數學第一名的那個。」

      許璟鈞的名字一出,教室裡知曉謝甯安與許璟鈞青梅竹馬關係的同學們,都將視線落到謝甯安身上,剛才曾質疑謝甯安認識打人的同學更是用一副被欺騙的表情望著她,無聲的表達自己心底的控訴。

      「陳凱晟對妳那啥了?」座位前方的女同學一臉的驚疑不定,心裡幾乎認定了謝甯安是被陳凱晟怎麼了,許璟鈞才會一氣之下暴揍陳凱晟一頓。

      「沒有啊。」面對同學的疑問,謝甯安表現得比她更驚疑不定。

      她不知道為什麼別人會從許璟鈞打了陳凱晟這件事情,懷疑到陳凱晟是不是那啥了她,她還小啊喂。

      她覺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毀於一旦了。

      她將臉埋進掌心裡頭,閉上雙眼,避開眾人的視線。

      事情最後以請來雙方父母及許璟鈞向陳凱晟道歉為結,謝甯安猜測,如果不是因為許璟鈞成績很好,三年後還有極高的機率能成為補習班的招牌之一,補習班方面應該特別想將他退學。

      畢竟這是打架啊,補習班創班以來,還從來沒有發生這種事情。或者說,會打架的學生基本也不會被送來這間管理嚴格、教學嚴謹且口碑極好的補習班。

      除了那些知道許璟鈞與謝甯安關係的人自有一套猜測外,其他人都想不通許璟鈞為什麼會打人,打得還是一個跟他基本上沒有交集的陳凱晟。

      要說為女孩子吧,他們既然沒注意過許璟鈞與謝甯安的關係,那就不可能注意到謝甯安與陳凱晟的關係,基本不會往這方面去想;要說忌妒成績太好吧,那也該是陳凱晟打許璟鈞;要說口舌之爭引起的肢體暴力吧,那更不可能了,許璟鈞那人,對方講十句話他也未必會回一句,吵架什麼的根本吵不起來。

      別說其他人了,身為許璟鈞青梅的謝甯安,在四小時的課程過後,也還是沒想通許璟鈞打人的理由。

      回家的路上,謝甯安側坐在許璟鈞自行車的後座,微涼的風打在臉上,耳旁是呼呼的風聲,一手抓著壓在裙上的補習袋,一手抓住許璟鈞上衣的衣襬,腳晃呀晃的,晃得自行車有些不穩,許璟鈞卻沒說什麼,依舊在前方踏著踏板,穩住自行車,不讓兩人掉下去。

      「阿璟。」腳晃到一半,突然想到困擾了一下午的問題還沒問,謝甯安喊了許璟鈞一聲,待等到他的回應,確定他能聽見自己聲音後,她才問道:「你為什麼打陳凱晟啊?」

      許璟鈞身子不怎麼明顯地緊了下,好半晌他才回答了謝甯安的問題。

      「不是妳讓我打的嗎?」

      「我?我什麼時候說啦?」謝甯安愣住,前傾身子想探頭去看許璟鈞的側臉,卻只看到他那正在風中飛揚的髮絲。

      「妳說了。」

      「所以我在問你我什麼時候說了嘛。」

      「反正妳說了。」

      「……我到底說什麼了?」對話到這,謝甯安有些無語,她絲毫沒有自己讓許璟鈞去揍陳凱晟一頓的印象,雖然她確實這麼想過,但她應該沒有說出口。

      面對謝甯安又一個疑問,許璟鈞沒有回答的意思,他沉默地踏著自行車,目光直視前方,臉上看不出特別的神情。

      他一直都是這般清冷的模樣,話不多,只有在謝甯安面前才會說稍微多一點的話,但也只是比起平常多了一點而已,像這樣說一說就陷入沉默算是常事。

      謝甯安倒也不在乎,想著可能自己真的說過類似的話但忘了而已,既然想不起來,那便不想了,很快將這件事情拋到腦後。

      「不過,你這樣沒關係嗎?」想起許爸爸的個性,謝甯安又問道:「你爸不會揍你嗎?」

      「會。」許璟鈞答得毫不猶豫,語氣平淡的彷彿這並不是什麼件大事。

      「他氣瘋了吧?」

      想到稍早前特地被請來補習班一趟的父母親,以及父親當時那幾乎要將他射穿的視線,看起來是氣瘋了沒有錯。

      許璟鈞頷首,仍是那般雲淡風輕的模樣。謝甯安盯著他的後腦勺,兀自陷入沉思。

      一路上,兩人沒再交談。

      穿過喧囂的大街,下了陸橋後,人車稀少了許多。又騎了一小段路後,自行車轉進巷口,在巷弄中兩棟並排的屋子前停下,謝甯安跳下自行車,腦中還混亂著,隨口道了句「再見」就要去開自己家的大門,卻聽見許璟鈞突然又開口了。

      「阿甯。」

      謝甯安聞聲回頭,望著那個佇立在自行車旁的身影。即使是面對她,他臉上仍然沒有多餘的表情,一副清冷的模樣,只那雙眼睛異常的明亮,像是要將她的身影烙印在他眼中。

      謝甯安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動了動身子。

      「幹嘛啊?」

      「沒事。」像是才察覺謝甯安的不自在,許璟鈞收回了目光,垂下眼眸,轉身牽著自行車走到自家門前,耳根有些發燙。

      傍晚時分,天色漸暗,謝甯安沒有發現他那發紅的耳朵,只呆立在原地發了會愣,而後突然想明白許璟鈞喊自己的意圖,趁著他的身影完全進入家中以前,她喊住他,並在他回頭看過來的時候,嘿嘿一笑。

      「我等下去救你。」

      許璟鈞回頭時看見的就是這副景象。少女的衣裙在微風中輕輕飄動,她站在那一頭,唇畔綻著笑容,清新脫俗,卻又俏皮靈動,既似那下凡的仙子,也似那誤闖人世間的精靈。

      許璟鈞望著她,揚唇笑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