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植入思想(1)

20個同學坐在教室裡一齊聽講,是了無生趣的英語閱讀課,

加上授課老師為北醫最殘酷的馬老師,所以沒有同學敢上課聊天。

奇怪的是,每當上這堂課,馬老師就會特別關照本系最正的小波,

今天也不例外,馬老師細心的幫小波講解貝多芬的情詩

Be   calm   -   love   me   -   today   -   yesterday   -   心如止水   就只愛我一個人.不管是現在和過去.

what   tearful   longings   for   you   -   就算我再多麼含淚渴望也只為了你一個人

you   -   you   -   my   life   -   my   all   -   farewell.   Oh   continue   to   love   me   -

你.   只有為你.   你就是我生命的重心   為了你我可以放下所一切.   因為你就是我所須的全部.   請繼續的愛著我

never   misjudge   the   most   faithful   heart   of   your   beloved   -   永遠都不要輕視了你心愛的我這個最忠貞不變愛你的心

Ever   thine,   ever   mine,   ever   ours.-   永遠都屬於你的.我的.我們的

--Ludwig   Van   Beethoven

「很美的句子。」小波讚嘆

「可不是?」馬老師目光聚焦到小波身上

我則搖搖頭,這堂課沒事吧!?

下課後,我跟漢生高、阿諺一起打籃球,

兩人都非常有特色,

漢生高的座右銘就是「漢生,真男人」

籃球打的也普普通通,但   他就是有緣緣不絕的自信

而阿諺?

可以說是我大學認識最好的麻幾之ㄧ,

每天鍛鍊身體,幾乎都會到學校的健身房報到,

很多學妹因此誤認為阿諺是健身房的管理員

「周信銓,剛上完英文閱讀我覺得發現一件事...」漢生表情嚴肅

投了一個麵包球

「恩?」我去撿球

再把球丟給阿諺

「我覺得我每次上英文閱讀就會....好像愛上小波了!」

漢生突如其來的告解

碰!

一聲,

阿諺上籃,居然意外的打鐵,

「我也跟你有同樣的感覺,但是下課後這種感覺就消失了。」阿諺撿球,重新上籃

刷!應聲入網

「嗯....這樣阿!?」

我不知該說什麼,

於是我們就草草的結束這慵懶的投籃

那天夜裡我似乎是做了惡夢,

半夜嚇出一身冷汗,震懾感久久無法退去,

但又不知是什麼,只好再倒頭睡去。

--------------------------

又過了一個周末,身心放鬆的我們又去了無聊至極的英文閱讀,

一樣有最正的小波跟最鳥的老師,

不過不一樣的是今天氣氛怪怪的,

果然我一坐下來就收到旁邊胖貴的簡訊

「馬老師跟小波告白,被打槍了。完畢。」

我瞬間回傳

「收到。用膝蓋想也知道小波會打他槍。完畢:)」

這個笑臉是開心的,

畢竟我自己也挺喜歡小波

但今天....氣氛不對,

感覺到肅殺的感覺,有種哀傷悶在心中,會想不開的感覺

就好像世界末日

「Ever   thine,   ever   mine,   ever   ours.」

馬老師口中默念。

----------------

我跟阿諺、胖貴、漢生高下課後

一起去吃MR.J,

感覺今天心情真是太差

一定要慰勞自己一下

「就是開不了口讓她知道,我一定會呵護著妳也逗妳笑....」

周杰倫的「開不了口」慢慢播送著

結果漢生高就這麼的哭了起來...

「你...到底哭啥?」

我無奈的吃著批薩

「我覺得我好像失戀的....」

漢生高眼睛紅腫的看著我

「你又不是他娘親的馬老師....失戀?!」

我搖搖頭,轉頭過去,卻發現阿諺跟胖貴眼眶也泛淚

「我也有相同感覺。」阿諺舉手

「我也是。」胖貴

「......好吧,那這餐我請。」

我只好拿出錢包。

---------------------------

接著隔天就發生了一連串的不可思議事件

有15個同學,自殺了。

學校很少有這麼駭人的新聞,於是大家瘋狂傳送此訊息

SNG車包圍了整個北醫。

「我的天,這些人都是英文閱讀課的同學.....」

胖貴驚嘆

「靠,該不會名單裡有....小波!」

漢生急著大吼,還好無

「小波在這呢!」

阿諺指了指,小波眼框紅著的看著我們

「不知為什麼....我感覺這一切都好像是我的錯。」

小波

「你哪有辦法害得15個人自殺!...一點都不是妳的錯。快別這麼想。」

我趕快幫她拋開這種陰霾

「小波,我懂妳的感覺。」

馬老師出現,很不對的時機。

「周信銓,我需要跟你談談,放學後來辦公室找我。」

馬老師,沒有反抗空間

留下一頭霧水的我們。

-----------------------------------

「來,坐。」

馬老師幫我拉開了椅子

我坐下,調整了姿勢,

「有什麼事嗎?老師」

我有點不安

「你大概也猜的到吧,關於那些自殺的學生。」

馬老師說的很肯定,我則很迷惘

「完全沒有頭緒。」

我看著他,他似乎想直接傳達給我訊息,

但過了一陣,他放棄了

「是這樣的,這世界上分為三種人。」

我豎耳傾聽

「第一種:也就是大部分的人,「一般思想者」,能夠自由感受所有情緒。」

「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感受所有情緒。」

我搶答

「聽我說完。」

馬老師揮揮手

「而第二種人為:「植入思想者」也就是能干擾別人思考的人。」

我不可置信的搖搖頭

「而我就是這種人,所以我對於那些自殺的學生感到萬分的歉意。」

馬老師的態度很真誠,真誠卻讓我毛骨悚然

「而第三種人為:「植入思想原創者」,也可以干擾別人的思想。但與「植入思想者」的差別在於,它可以自由控制。」

我舉手:「解釋清楚點。」

我省略了請馬老師

「也就是說,第二種人是無法控制要不要影響他人的,他會出自非志願,也無法抵擋別人傳送給你的思想。

整個下來,就像今天發生的那件事,悲劇。」

馬老師嘆了口氣

我則傻眼,但我有點懂了。

「也就是說,昨天你被小波拒絕後,引來想要自殺的念頭,於是干擾了整個班級的同學?」

我有點無法接受的比手畫腳

「正是。」

馬老師像是我終於聽懂了而鬆口氣。

「但....我跟我朋友沒事阿?我、阿諺、漢生高、胖貴,都活的好好的。阿!還有小波也沒事。」

但我這時腦中浮現的是剛剛小波紅著眼對我們說

「都是我害的。」的畫面,

再次令我不寒而慄

「這就是關鍵所在了....因為有「思想植入原創者」在,因此無意間保護了「一般思想者」。」

?

「而這個人就是.....你,周,信,銓!」

馬老師邪惡的笑容,再次浮現。

「........」

我陷入了無法語言的狀況,

「好,我們能開始談了嗎?」

馬老師啜了口茶,微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