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2

「今天三場,都是男生,一二場要贏,第三場打輸,輸得慘一點,至少要撐到第四局才能倒」男子跟在姜一耿身後說明今天的遊戲規則,二人進地下室。

加油聲四起,菸酒味濃厚,中間有一個偌大的格鬥擂台,裡面有兩名男子正在廝殺。

「黃董呢?」姜一耿問,走進選手休息室開始更換衣服,男子並沒有要迴避的意思,姜一耿也無所謂的褪去上衣,將項鍊拿下。

「我爸去談生意了,今天不會來,妳最好不要掉漆,不然我回去不好交代」

姜一耿沒有回答,只是聳聳肩。

「外面差不多了,該出去了」

「嗯」二人走出休息室,主持人開始介紹接下來上場的選手。

「再來是我們自由格鬥賽的女中豪傑!」主持人喊道,聚光當照上姜一耿。

「可別死了」男子拍拍姜一耿的肩膀道。

「會拿到多少?」姜一耿問。

「這樣」男子比了個數字三。

「很好」姜一耿勾起唇角,走進擂台。

第一場,要贏。

在這種地下格鬥場,骯髒的金錢流動場所,大多數打的都是假拳。

這場要贏、那場要輸。該怎麼贏、該怎麼輸。

有時候甚至為了拿到更多酬勞,為了那些變態有錢人想要的娛樂效果,還得故意被折斷一隻手一條腿。

上一場的輸家便被打斷一條腿,酬勞翻倍吧,也有可能只是被仇家盯上,誰知道呢。

沒時間好奇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了。

碰!

「廢物,打拳專心沒聽過嗎?」身高目測一米七,身體練得壯碩的男子吼道。

那是一記重擊,狠狠打上姜一耿的橫隔膜。

「咳!」調整好呼吸。姜一耿告訴自己。

節目效果。

第一場要持續至少三場,前面必須要位居下風。

一切都是假的,但一個不小心會被打死是真的。

我方給的遊戲規則是拿下這局,不代表敵方賭輸。

姜一耿是習慣擂台上與男人廝殺的場面。

「一、二、三、四、……」,「叮、叮、叮」

「呼……」save,第一場結束。

「表現得不錯,下兩場繼續加油」

又是一個痛絕轟炸的夜晚。

----

「爸爸,狗狗們都沒事吧?」温馥桔擔心道。

「沒問題,過幾天就會活蹦亂跳囉~」

「太好了,謝謝爸爸,那我先上樓休息了,爸爸也早點睡,晚安」温馥桔踏著輕快的腳步上樓進房。

「那個人……」温馥桔拿出手機,打給閨密。

「簡紀家,妳知道一年五班那個姜什麼的學妹嗎?」

「温大小姐,現在都幾點了,妳打過來劈頭就問,也不先關心一下我老人家是不是已經睡了,老娘明天睡過頭找妳算帳」簡紀家翻了個白眼。

「明天早餐算我的」温馥桔聳聳肩。

「成交,妳說的是一年五班的姜一耿吧,怎麼了?我記得妳對她不感興趣啊,說什麼小屁孩的事妳不想知道,浪費生命浪費腦容量,怎麼現在為了她半夜打來?妳該不會惹到她了吧?別想不開啊!妳遇到什麼事?告訴姊姊我,我會全力幫助妳離開深淵的!別被那種小混混給欺負了!」

「妳可以把妳知道的事都告訴我嗎?關於她的所有事」

「行,難得妳對八卦那麼有興趣」簡紀家喝了口溫開水,「上學期就風靡全校了,那個叫姜一耿的學妹,長得挺好看,身材很好,高挑型的,不過負評非常多,那個人也非常神秘,網路上完全找不到她的社群網站,像我們這種八卦聚集體,人肉搜索了好一陣子,完全找不到她的〝官方〞訊息,也就是說,這個人不是普通的孤僻,在這個幾乎由網路世界組成年代,完全沒有她的蹤跡,所有消息都是我們爆料公社出來的,也就是說,所有資訊都沒有得到證實,這樣妳還要聽嗎?」簡紀家八卦規八卦,但對於散布不實謠言這檔事,還是有一定底限。

「要,把妳知道的通通告訴我,其餘的我會自行判斷」

「好,姜一耿,據他們班同學所說,相處下來是沒什麼問題,但出席率相當不穩定,常常翹課,也許早上還在,下午就消失了,而且身上會莫名其妙多出各式各樣的傷口,於是就有傳出她被家暴的消息,但後來又被推翻,因為她媽媽在幾年前就自殺身亡,父親很神秘,〝應該〞也是混黑道的,而且還被家裡住在C市中央醫院附近的同學指出,她每一天都會進出醫院,所以推測是她在外打群架,把人給打到住院,又沒有前支付龐大的醫藥費,只好每天去謝罪,還有人說她抽菸喝酒打架吸毒飆車,無惡不做,甚至是勾搭酒吧的女人,雖然姜一耿也是女生,從勾搭女人這件事看來,應該是同性戀,還是天菜的那種,性生活似乎也挺豐富,加上我們學校的管理制度又非常鬆散,老師根本不會去關心學生的狀況,她要來就來,要走就走,沒人在乎,也是,學校都把精力耗費在前段班的學生了,說到這,她也是前段班的學生,她的會考成績是數一數二進來的,聽說國中還是拿獎學金的那種,學校之所以對她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是因為她的成績很有看頭,所以不想惹太多麻煩吧,像她這樣負評滿天飛的人,妳麼會突然起了興趣?」

「在妳告訴我這些之前,我對她是一無所知,不過是好奇罷了,明天我會給妳morning   call的,別擔心遲到,謝謝啦,晚安」

「好啦,有什麼事再跟我說,我睡了,晚安」

温馥桔掛上電話。

「姜一耿,救狗狗的人,是妳嗎?」

今晚被那人莫名其妙的潑了一桶冷水,但温馥桔仍感受到她身上殘存的一抹溫暖。

那抹,被姜一耿親手埋葬的溫存。

----

「落櫻姐,抱歉,家裡消毒水沒了,可以跟妳借嗎?」姜一耿按著被小刀劃傷的左手,緩緩走進HOT-BAR。

「好,妳要過來?我在二樓休息室,妳直接上來吧」電話那頭,董落櫻說道。

姜一耿略過酒吧中的紅男綠女,不疾不徐走上二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