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我會履行承諾。

------------

鳳凰花開的季節。

姜一耿踏進空無一人的教室。

「還是來晚了」她撫上已經積滿一層薄灰的講桌,輕聲低語。

耳畔傳來教室該有的笑鬧。

『班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嘛,我不想抬餐一週啊…』

『來不及了,你就抱著愉悅的心為班級服務吧!各位同學,讓我們為這位勇者鼓掌!』

那不過幾個月前的熱鬧。

「班長,我以為妳不會來了」一位女老師走進教室,姜一耿思緒拉回。

「老師,好久不見,我來拿畢業證書了」向老師點頭示意,垂眸。

「家人都還好嗎?」老師將畢業證書遞給姜一耿,問道。

「就…嗯」姜一耿接過畢業證書,輕應了聲。

該說什麼的,可最後還是硬生生將話語吞了回去。

「畢業快樂」看出了對方有口難言,老師也不再多語。

「謝謝老師」頓了頓,姜一耿道,「我走了」

我走了。

姜一耿轉身,離開教室,離開純真的國中生活,也一同埋葬了僅存的安穩。

「直到最後,妳還是不肯向老師敞開心房啊」老師目送姜一耿離去的背影,不禁在心中感嘆。

「一耿這孩子,終究是太過倔強、終究是逞強過頭了」

----

「姐姐,妳來了,我好想妳」姜尹抬起右手。

「呦,今天還好嗎?」姜一耿將吉他放妥,伸手回握姜尹。

「護士哥哥說我很勇敢!」

「那當然!我們家姜尹最棒了」姜一耿摸摸姜尹的頭給予鼓勵,接著拿出吉他。

「姐姐」姜尹喚。

「嗯?怎麼了?」輕快的前奏響起,伴隨著姜一耿熟練的節奏敲擊,著實讓人放鬆身心。

「爸爸會來看我嗎?我好久好久沒有見到爸爸了」姜尹問。

音樂頓了半拍,又隨即接上。

「爸爸他很忙,可能沒辦法過來看妳,不過沒有忘記關心妳喔!」

「好吧」姜尹落寞的垂下眼眸,「幫我跟爸爸說,我也很想他」

「好」姜一耿回道,給姜尹一個溫暖的微笑。

接著便是一首又一首歌曲迴盪在病房內,時而輕鬆歡快、時而溫暖緩慢,時而姜一耿獨唱,時而兩姊妹合唱。

病房外,姜尹的主治醫師和輪班護理師。

「命運總愛捉弄人」主治醫師悠悠道。

「在醫療界賣命多年,看過無數病患,見過無數個不同的故事,鮮少有這樣讓妳留心的」護理師說。

「你是不是也發現了?姜尹的姐姐」

「嗯,雖然只是猜測」

「我想…」話語未落,護理師便打斷主治醫師接下來想說的,「醫師,您救不完的,像這樣的病患,這樣陪伴病患的家屬多的是,您是幫不完的,我們不是慈善機構,從醫的我們,能做到的只有盡力醫治病患」

「我只是怕,再過不了多久,又會多出一名病患」

這回,護理師沒有答話。

病房內的音樂漸弱,二人也離開病房門口,往各自崗位去。

「今天的表演就到這裡結束啦,姊姊先回家了,明天還要上課呢,妳要乖乖的喔!」姜一耿將吉他收進背帶,叮嚀道。

「好!我會乖乖的,姐姐上學要認真喔,我還想看到妳上台拿獎學金的英姿!」

「那當然」姜一耿莞爾,「明天見,晚安,愛妳」在姜尹額上烙下一吻,便轉身離開病房。

「姐姐晚安!我也愛妳」姜尹喊道。

我愛妳,一起加油,好嗎?

姜一耿關上病房門,握緊吉他背帶。

「要走啦?」護理師推著裝滿各式藥水的推車,走向姜一耿。

「是啊,謝謝你們的照顧,今後還需麻煩你們多多關照」姜一耿放下吉他,向護理師行九十度鞠躬禮。

「別這樣說,照顧病患是我們的義務,我們一定會盡力幫助姜尹」

「辛苦了」頓了頓,又道,「我待會還有事,先離開了,謝謝你們」姜一耿道,背起吉他,快步離去。

「我才要說,辛苦妳了,要好好的…活下去啊」護理師心想。

C市鬧區,夜晚繁華依舊,姜一耿道便利商店買了碗便當,走進暗巷。

「…妳是誰?」姜一耿放下手中的便當,走向蹲在狗媽媽身邊的少女。

「這孩子剛剛去世了,看起來是營養不良」温馥桔手中抱著一隻狗寶寶,緩緩道。

「是嗎…」姜一耿將便當打開,遞給狗媽媽,「媽媽,吃飯了,我今天特別買了妳最愛吃的大雞腿,妳要多吃一點,這樣才有足夠的奶水給寶寶們」

只見狗媽媽鼻子湊近便當,聞了聞味道,又趴回原位,哀戚低鳴。

「對不起…」姜一耿用氣音說著,仍背對温馥桔,她沒有聽見姜一耿的自責。  

「這一家六口一直在這裡嗎?妳是他們的誰?」溫馥桔問道。

「不關妳的事」姜一耿冷聲道。

「光只有這些事不夠的」溫馥桔翻了個無奈的白眼,過於理性的語調惹得將一耿有些惱火。  

「廢話!我當然知道啊!不需要妳說教!妳……」話語未落。

『姊姊,不要皺眉頭』在姜一耿想破口大罵的霎那,姜尹的聲音閃過她腦海。

冷靜點,她不過是說出事實罷了,但脫口而出的話語已經收不回來。

温馥桔被兇得無辜,但仍努力發揮職業精神,「我家是開獸醫院的,這些狗狗就交給我吧」温馥桔道,「這隻狗狗,我會將她安置好的」別被嚇著了,她心想。

姜一耿沒有答話,站起身始終沒有轉身面向温馥桔。

「要留聯絡方式嗎?之後狗狗有好轉妳可以把他們帶回去,就不收醫藥費了,畢竟他們目前都還稱作流浪犬」

「不用,我走了」姜一耿道。

「妳是L中的學…」温馥桔開口問道,手機鈴聲卻打斷她的問題。

「我要去了」姜一耿接起手機,語畢,小跑步離去。

「妳是L高中的學生嗎?」温馥桔望著消失在轉角處的姜一耿,喃喃。

姜一耿身穿L高中的制服,但外頭套著便服外套,温馥桔不敢斷定。

「嗚…嗚…」狗媽媽輕聲低鳴。

彷彿在向離去的姜一耿道別。

「別擔心,會好轉的」温馥桔蹲下身子,輕撫狗媽媽的身體給予安慰。

「爸」温馥桔拿起手機,「我找到奄奄一息的狗狗,一家六口,一隻已經過世,還有一隻是狗媽媽」

「好,妳在哪裡?我去接妳,盡量讓那些狗狗保持溫暖」電話那頭,溫厚的男嗓道。

「你們之後就不必受苦了」姜一耿心想,將摩托車停妥。

「我建議妳去買一頂安全帽,免得腦袋搬家,我不想少一名大將」前來〝迎接〞姜一耿的男人道,那笑容看了姜一耿反胃。

「腦袋沒爛真可惜」姜一耿沒有接過男人遞過來的香菸,逕自走進酒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