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夢裡的她-吳承翰(2)

      這是一種奇妙的體驗。最近常會夢到小時候發生的事,零零碎碎的,雖像連續劇般的每天接連播放,但很常出現斷片的情況。夢到了一半就中斷了,再接續的時候中間有了一大段的空白。回想往事的記憶相當模糊,在很多時候一些事的細節都是經由夢境才能回想起來,我甚至會懷疑那些事是否真的發生過。

      「欸,吳承翰上課要遲到了啦,還在思春喔。」王柏偉表情顯得不悅,「還有前幾天在影印店門口跟你聊天的正妹是誰?你居然有辦法和這麼正的女生愉快聊天,真的是太讓我崩潰了。」

      「她只是跟我問路而已。」我搔了搔頭。

      「你少來。我看她的臉上堆滿了笑容,怎麼看都不像是在問路。對了,說不定她是迷魂大盜。」王柏偉像忽然想起什麼用力拍了一下手掌,「我想到了!我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個流言,說有集團會利用正妹專找阿宅搭訕,然後利用特殊氣味的香水把對方迷昏,醒來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某個重要的器官不見了。」

      「雖然完全搞不清楚你在說什麼,但我最重要的器官應該還在。」

      王柏偉是我同寢室的室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學,同樣跟我一樣都是個單身二十年的宅男。每天除了上課之外就是窩在宿舍裡玩電玩和看動漫,總幻想能認識到和動漫裡女主角一樣完美的女性。他理想對象的三個要件就是溫柔、賣萌、豪乳,是個典型活在二次元空間的人,而我理想對象只有一個要件,那就是感覺,雖然是很抽象的想法,但我始終相信總有一天會讓我遇到那種感覺。

      這時我瞄了一眼床邊的鬧鐘,「哇!要遲到了啦。為什麼到現在才叫我啊!」

      「我早就叫到聲音都啞了好嗎?你睡得很沉還一直啊啊啊地說著夢話,你該不會做了什麼奇怪的夢吧。」王柏偉一把掀開我的綿被。「好險,你沒把夢……遺落在棉被上。」

      「你這個人哪來這麼多奇怪的思想。」

      「沒辦法近朱者赤嘛。」

      「我才要說『靜默』者黑勒,我這個文靜的沉默者常被你抹黑。好啦,快來不及了別這麼多廢話了,鞋帶綁好我們要準備百米衝刺了。」

      我和王柏偉都屬大學的電機系,班上有九成是男生。每天開口閉口盡是些沒什麼營養的話題,且在這樣充滿雄性賀爾蒙的氛圍下生活久了,人會變得有點奇怪,所指的並不是什麼性向上的奇怪,而是感知方面會變得有點遲鈍。可能和大夥兒相處都是大而化之,久了便像少了根筋,我還因此惹火了上次聯誼的女生。

      記得那次是和同校商學院的學妹聯誼。我們一共拆成五對,和我配對的女生從頭到尾一張撲克臉。回答我的問題總是以嗯嗯、還好、不錯、不知道來句點我。在我問她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時,她說她喜歡沉默寡言不愛說廢話的男生,聊到這裡就算我再怎遲鈍,我也知道她可能對我沒什麼興趣。

      直到了用餐時她點了一杯名字頗長又饒舌的飲料,且點了許久遲遲沒有送上來。我們就在這種尷尬的氛圍中僵著。那女生臉上漸漸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兀自從包包內欲拿出手機來玩。此時從包包滑落出一個粉紅色的包裝物,她急忙彎下身去撿。這時服務生遠遠端著她的飲料朝著這裡走了過來。

      我開心地對著她高呼:「欸,你的那個來了耶!」

      此時身旁四對一同聯誼的男女目光同時投向我們,而她的眼眸卻冒出了火光,好似我跟她結下了殺父之仇,並用力拍下桌子惡狠狠地對我說:「關你屁事啊!」

      我看著菜單無奈地說:「我的那個指的是覆盆莓菊花果醋茶。」

      那一刻她沉默了,接過飲料豪邁地一飲而盡,快步走出了店門口。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和大家面面相覷尷尬的表情。在那之後同學都叫我「聯誼剎星」,也沒人再邀過我參加聯誼。

      我和王柏偉跑得大汗淋漓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衝進了教室,才發現裡頭空無一人。

      「奇怪了,教室是N405沒錯啊,莫非全班集體蹺課。」王柏偉探著頭望了望。

      「總不可能連教授也蹺班吧。」

      這時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唉唷,你們兩個剛是做完什麼劇烈運動嗎?怎麼搞得臉紅氣喘的,而且上週不是通知調課了嗎?你們怎會在這裡?」游秉聰用著一種充滿笑意的眼神看著我們。

      游秉聰是我們班的公關外號蔥油餅。他總像個掮客似的在校園裡各個班級探頭探腦,尋找各種可以聯誼的對象。他也是我們班上地位勝過班代的核心人物,因為大家把未來的幸福都托付了他。

      「疑,真的嗎?吳承翰你上課都在神遊嗎?怎都沒聽你說。」

      「你這個蹺課的人,虧你說得義正辭嚴。」我對著游秉聰說:「那你為什麼也會出現在這裡,該不會其實連你也忘了吧。」

      「別把我跟你們混為一談,我可是因為公務在身。」

      「蔥油餅,聽你這麼說是不是又要辦新的聯誼了啊,你也知道班上同學最近都很渴。」王柏偉挑了挑眉。

      「覺得渴就該去梅嶺賞梅,傳說望梅可以止渴喔。怎麼會是對著我說勒?」  

      「我好久沒聽你說要辦聯誼的消息了,該不會故意排擠我們吧。」王柏偉說。

      游秉聰低頭尋思了一會,才又開口說:「下個月是有約了一場聯誼,對象是道光大學外語系的女生,參加人數是十對也就是二十個人,只是我們這裡現在只缺了一個人。」

      聽完他的話後我很識趣地說:「柏偉你去吧,我的報告還有很多沒做完,到時候可能會沒什麼時間。」

      「真的嗎?你不要跟我客套耶。我不想因為這樣害你得單身一輩子。」

      「你儘管去吧,你的生日早了我兩個月,嚴格說來這輩子你單身的時間還比我久。我是看在這個份上才讓給你的,你要好好把握機會。」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王柏偉興奮的表情異於言表,整個人完全沉溺在他自己綺麗的幻想當中,身體也跟著手舞足蹈了起來,不知情的旁人可能以為他中了邪。

      此刻窗外徐徐微風輕輕迎面拂過,夾雜著淡淡的茉莉花香,一股熟悉的感覺侵襲而來,那是一種被遺忘的熟悉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