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夢裡的她-吳承翰(1)

      天空中灰濛濛的雲,遮蔽了所有的光源,讓視線所及的場景都成了像是黑白電影裡的畫面。我背著沉重的書包,躡手躡腳地走著,還須不時環顧四周,警戒著各種突如其來的襲擊。學校長廊的盡頭是一片昏暗,四周簇擁著不同陌生的面孔,有的交談,有的嬉鬧,全都盡情享受放學時愉悅的時光,而此刻我的心中卻充滿著膽怯。

      「好險,沒看到孫大胖。」我嘴裡不自覺地嘀咕著。

      倏忽,一個手腕扣緊了我的脖子,我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此時腦海裡掠過各種被阿魯巴的姿勢,心想:「栽了,我才僅僅十一歲,這麼青春的小鳥今天就要在此殞落了。」

      我的動作就像恐怖片裡的主角,慢慢地回過頭,和那張臉近距離的接觸,映入眼簾的是周凱盛有如智障的笑臉。

      「周凱盛!我的心跳因為你停止了一秒,知道嗎?」我邊說邊用力甩開了他的手。

      「別擔心,我在電視上看過一種急救方法,只要一邊跟你接吻一邊對著你的嘴巴吹氣,就可以讓你活過來喔,你要不要試看看?」他邊說邊把嘴湊了上來。

      「那你還是讓我死吧。」我推開他並環視了一周說道:「你沒看到孫大胖吧。」

      「他喔,剛一放學他就氣呼呼地走出教室,說明天早上你來學校就死定了。他跟安仔已經講好要怎麼整你了,你……到底做了什麼?」

      「也沒做什麼,只是看到他上廁所時滑倒,跌了個四腳朝天,我忍不住哈哈笑了兩聲。」我無奈地聳聳肩。

      「這就難怪了,他一直說你真的這麼喜歡笑,他就要把你阿魯巴到哭,還說什麼這是榕樹下的約定。」周凱盛邊說目光邊飄向全校裡最碩大的那棵榕樹下,並喃喃說:「那一定很痛。」

      安仔是孫大胖身邊的走狗,跟著孫大胖為虎作倀,而孫大胖是我們小學裡有名的惡霸。他總是仗著自己的身型臃腫且龐大,便對著比他瘦小的同學為所欲為,就像是我。舉凡各種燒、殺、擄、掠的事,雖然他都還沒做過,但我始終相信「細漢偷挽匏,大漢偷牽牛。」他有天一定會成為社會的禍源。我雖年紀尚小,但正氣傲骨,所以我總是背地裡偷偷地詛咒他吃東西噎著;或是一直便泌引發痔瘡出血;抑或是各種零星倒霉的事全發生在他身上,剛他在廁所翻了個大跟斗,一定就是受了我念力的影響,想到這裡我不禁嘿嘿地笑了出來。

      「你在想什麼啊,笑得這麼色,別忘了我們還只是小學生喔。」周凱盛露出了一個不是小學生該有的猥瑣表情。

      「你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是不是該先照一下鏡子。」

      周凱盛跟在我身後不斷地對我嘀咕明天我可能遭遇的窘境,我沒多搭理他,只管小心翼翼地走向學校的側門,一邊考慮著明天是不是該請個什麼病假之類的。走過了這個轉角就是學校的側門,但這時卻傳來了一陣讓我不寒而慄的聲音。

      「哇!這麼大白天的怎麼會看到鬼勒。」孫大胖用著充滿戲謔的語調說著。

      「對啊,妳害得我還要花兩百元去收驚耶。」安仔在一旁附和著。

      聲音從不遠處的圍牆角落傳來,安仔和孫大胖正背對著我們。他們阻去了一個女孩的去路,腳邊四周還散落著類似文具的東西,那女孩散著頭髮低著頭身體還不停顫抖著。

      我和周凱盛見狀貓身一躍躲進了旁邊的灌木叢裡。心中暗忖自己真的不太走運,居然在這裡遇著了他們兩個,我屏氣斂息地觀察著他們到底在幹些什麼。

      此時孫大胖拿著女孩的直笛不斷地撥弄她的頭髮,嘴裡還念念有詞。好似自己在作法似的,安仔搶過了女孩的書包,一把抓起裡頭的書本和考卷用力灑向天際。書本和考卷如雪花般片片飄落,他並高聲喊著:「生人迴避。」有幾個正要經過的學生,遠遠瞧見就急忙繞道,根本沒人敢過來勸阻。

      「還生人迴避勒,以為在演殭屍片喔,真是兩個神經病。」周凱盛咂著嘴。

      我看到這幕時雖心生憐憫之情,有股衝動想向前勸阻,但小學的課本裡常教我們要愛惜生命,我想我真的不應該逞匹夫之勇。正當我緩緩後退,要轉身繞道而行時,女孩忽然抬起了頭,露出秀麗的臉龐,白晰的皮膚鑲上靈巧的五官。不過細看她左臉頰上有一大片紅色的胎記,雖然是個缺陷但整體來說還是個可人的小蘿莉。

      她不斷抽抽噎噎的,杏核大眼裡不停地泛著淚光,一閃一閃的像是一種求救的訊號,但他們並沒打算這樣放過她。孫大胖揪起了她的長髮,一手抄起了剪刀,狡獪地說:「妳的頭髮太長了,看起來就像個長髮女鬼,待我幫你剪短,看起來就會像……。」

      「短髮女鬼。」安仔邊說邊咯咯地笑。

      看到這裡我的腦門有點發燙,緊握著拳頭,感到手心在冒汗。我低聲問了周凱盛一句話:「你覺得我們是男人嗎?」

      周凱盛遲疑了一下,摸了摸褲擋。「不算是吧,我們又還沒當兵,什麼成人儀式都還沒進行過,只能算是屁孩吧。等等……你問這個要幹麻?」

      此時孫大胖的剪刀已經張開了刀口對準了女孩的長髮。我倏地跳了出來,嚴聲厲色地大喝道:「放開那個女孩!」

      在那傾刻,微風揚起了我的髮梢並颳起了片片落葉,我全身散發出正氣凜然的氣場,我相信這是我這輩子最帥的時刻。周凱盛躲在一旁臉色嚇得鐵青,眼珠子瞪著渾圓,嘴巴張得老大。孫大胖聞聲回過了頭只見他一臉橫肉惡狠狠地瞪著我。

   「他奶奶的!你好大的狗膽,我們剛才還正愁找不到你,沒想到你還挺仗義的,想來個英雄救鬼。」孫大胖放下了手上的剪刀,一步步走了過來。

      我對那女孩使了個眼色,她急忙拾起散落一地的東西,安仔見狀抓住了她的手腕,說:「妳要上哪去,我們的驅魔儀式還沒結束喔。」

      我暗忖雖然我不是他們兩人的對手,但要論腳程他們肯定不如我。這是我被霸凌多年訓練出來的落跑功力,是不容小覷的。我一把抓起地上的泥球向安仔臉上砸了過去,只見啪的一聲,他瞬間就變成了黑嘴狗。我拔腿狂奔衝向了側門外,並大喊著:「眾屍跪伏聽我令,速速追隨我腳步,急急如令令,起!」

      安仔的眼珠子快蹦出了火花,氣急拜壞地追了上來,怒喝:「你這個小孬種,把我們當殭屍就對了。」

      孫大胖也緊追在後,對著我不斷地叫囂。出了校門後像是一場百米的障礙賽。我竄進了櫛比鱗次的巷弄裡,竭盡氣力地奔跑著,還必須不斷跳躍閃躲窄巷裡的障礙物。途中還越過了別人住家的花圃、穿過了晾滿衣服的曬衣場,之後又不知拐了幾個彎,但安仔的腳程比預期的快的多。他像條被激怒的瘋狗緊追著我不放,最後很不幸的我轉進了一條死巷子裡。孫大胖追得氣喘吁吁還不忘對著我冷笑說:「殭屍道長,我看你今天在劫難逃了。」

      「你們別誤會,我只不過是看你們玩得起勁,忍不住想參上一角而已。」

      「這當然可以啊,你今天就扮演被凌遲的惡人好了,我來教你怎麼玩。」孫大胖雙手抱拳,拳頭咯咯作響。

      我心想,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我今天就豁出去跟他們拼了,走到這裡也算是公德圓滿了。

      在我還來不及多想的同時,孫大胖灌滿憤怒的一拳已經殺到了我的眼前。剎時眼前一白,我的身體就這麼輕飄飄地飛了起來。我望著天空眼前閃過無數星辰,臉頰有種爆烈的疼痛感,心想被火車撞到也是這種感覺嗎?隨後身體重重地摔在地上,疼痛感遍佈全身。

      安仔朝著我的臉吐了一把口水,惡狠狠地說:「今天我一定要把我的臭襪子塞進你的狗嘴裡。」

      就在感到絕望時,我的餘光瞄到後面民宅的門牌,突然靈光一閃。我對著他們冷哼了一聲,「你們以為我就只有這點本事嗎?我還有絕招沒使出來呢。」

      他們面面相覷,饒富興味地看著我說:「難不成你要究極召喚,哭著喊媽媽不成。」說完又咯咯笑了起來。

      我忽視他們的訕笑,只管氣聚丹田、仰望天空並深撕力竭大吼:「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啊!啊!啊!啊!啊!啊!啊!……」

      「馬的,你這小子是頭殼被我打壞了嗎?等一下就讓你哇哇大叫。」孫大胖怒斥。

      我沒理會他,還是死命地啊啊啊叫著。此時身後民宅的大門忽然開啟,走出了一位滿臉慍色的阿伯,手裡還拿著曬衣架不斷揮舞著。他操著台語口音,大怒道:「死囝仔,囃係郎啊!係呷嘸飽厚,哇來請哩呷一頓粗罷。」

      這位阿伯在我們學校是個有名的人物,因為他性情古怪常會因為小事對著學生咆嘯,大家都對他避而遠之,學生私底下都叫他雷公。

      「靠夭……是雷公,沒想到還真有究極召喚,這帳明天再跟你好好地算。」孫大胖看著雷公越走越近,不敢多做停留,撂下了話和安仔一溜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這時我還坐在地上,拼命地想站起身來,但似乎力不從心,後頭雷公的叫罵聲越來越近。驀地,一雙溫暖的手拉起了我,對著我柔聲說快跑。一看是剛那個女孩。她很快別過了頭,拉著我的手不停地往前跑。她揚起的髮絲有著一種淡淡的茉莉花香,被牽起的手感覺傳過一陣電流,讓我的臉不禁一陣漲紅。難道我開始進入青春期了,我不禁這麼想。

這時天空忽然下起滂沱的大雨。我只感受到冰冷的雨水、溫熱的小手、加速的心跳。就這樣一直跑著也不知過了多久,女孩的輪廓在我的視線裡越來越模糊,這樣的模糊感逐漸滲入了我的意識裡,變成了很深很深的黑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