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回不去了

          千渝呆立著,一時之間手足無措,看著杰椿冷得像冰塊的臉,她覺得有塊大石堵在了胸口,鬱悶得難受。臉上尷尬的肌肉,不知該往上揚還是該往下墜?

        「千渝,回來啦,來,來這邊坐啊,怎麼站在門口?」媽媽先開口,打破了這僵局。

        對於杰椿,她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杰椿你來啦!」基於禮貌,千渝還是打了招呼。

        「好啦,小椿,千渝回來了,你們好好談談,我去做飯,你看你們兩個都瘦了一大圈,都沒有好好吃飯吧!我去煮飯,你們聊聊。」千渝媽媽起身,打算讓小倆口好好獨處。

        「媽,不用了,我話說完就走,你坐下吧!我跟千渝真的走不下去了,今天是來跟您老人家稟告一聲,希望您諒解。不是我無情,而是千渝太多事情都傷透了我的心,你可以當面問千渝,這幾天她去了哪裡?他們公司的Kevin是誰,你可以問問她。」杰椿略帶沙啞的嗓音,聽在千渝耳裡,已不是當年具有魔力的磁性,而是,燃燒後沒有溫度的冰冷灰燼。

        「千渝啊,你是不是背叛你老公?你有嗎?你老實說,你這幾天去哪裡了?。」千渝媽媽轉頭看向千渝,眼神裡盡是絕望與憂思。

        「媽,我沒有,你怎麼不相信你女兒?」千渝說完看向杰椿,「杰椿,不管我們之間怎麼樣,你可不可以理性一點,不要讓我媽擔心啊!你今天來說這些,到底想怎樣?有意義嗎?我們自己處理不行嗎?」千渝心頭的大石越來越沉重,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好啊,那你就當媽的面說啊,你這幾天去哪裡了?你跟Kevin雙宿雙飛是不是?你把我當傻瓜嗎?你讓我戴綠帽,我還能忍嗎?我他媽的還算男人嗎?」杰椿說到激動處,把手上的菸盒往桌上一甩,撞到桌面,喀的一聲響,千渝媽媽抖了一下。

        「Kevin是我的partner,是同事,我要跟你說幾遍?你也認識他啊,不是嗎?這幾天,我們吵架,你自己說要需要冷靜,所以我住飯店。他知道我心情不好,他來看看我,聽我訴苦,就這樣而已,我們清清白白。我沒有外遇,沒有劈腿,沒有對不起你。」千渝用力的解釋著,她不知道為何光是一個Kevin,就可以讓他們吵個不停。

        「Partner?你要一個天天陪你喝酒的partner是不是?那妳去找他啊!他可以聽妳訴苦,我就不能嗎?同事,同事送妳回家需要摟著你的腰?妳半醉半醒靠在人家懷裡,妳當我瞎了嗎?我頭上都泛綠光了,我這老公當得太窩囊了吧!」杰椿脹紅著臉,越說越來氣,刷的站起來,抄起桌上的菸盒。

        「小椿啊,是我這當媽媽的不對,我沒把女兒教好,你原諒她這一次,好不好?再給千渝一個機會啦,你是很好的女婿,你對我和千渝爸爸都很好,我真的很喜歡你這個女婿,你很乖又孝順,千錯萬錯是千渝的錯,你原諒她啦,給她一個機會好嗎?」千渝媽媽一把抓住小椿,說著說著紅了眼眶。

        「媽,你不要這樣,我又沒有做錯什麼!」千渝看著情勢已然不可挽回,心中一陣酸楚,她沒有想到媽媽竟然會祈求小椿的諒解。想著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鼻頭一酸,兩行清淚潸然落下。

      「媽,我和千渝緣分到此,說到底,是你們董家人對不起我,我于杰椿沒有對不起你們。謝謝你和爸爸這些年的照顧,我走了,你和爸爸保重。」杰椿說完,從包包中掏出一份文件,放在千渝面前,「簽字吧!簽好聯絡我。」杰椿眼睛盯著文件,說完便轉身,頭也不回的往門外走。

千渝對著杰椿的背影,堅定的,清澈的說:「我簽!」

            杰椿似乎聽見了,在那一瞬間,他邁開的腳步緩了一拍,又似乎沒聽見,風似的逕自往外走去,只留下「砰」,鐵門關上的聲音在公寓裡迴盪。

          「千渝,事情變成這樣,妳真是讓我太失望了。」千渝媽媽眉頭緊蹙,禁不住的掉淚。「我跟妳爸吵了一輩子,我也沒有離婚啊,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你們三姊妹,我好不容易把你們拉拔大,希望看到妳們幸福,妳居然是這樣回報我?妳爸那樣不爭氣,我三餐沒飯吃,我都沒離婚,妳居然離婚?妳叫我在親戚朋友面前,怎麼抬起頭來?妳怎麼變這樣?妳讓我太傷心了。」媽媽碎碎叨叨的跳針,眼淚掉個沒完。

          「媽,我又沒有做錯,小椿說我們家對不起他,這麼重的話他都說了,還有什麼好挽留的,我了解他,我們都回不去了,不如放手,祝福彼此吧!」千渝說給媽媽聽,也說給自己聽,她越是想要堅強瀟灑,不爭氣的淚就更加猖狂,雖說是回不去了,但這麼多年的感情,一旦面臨決裂,從此天涯陌路,心中總是百轉千迴,萬般不捨。

          往事歷歷在目,她回想起當年小椿跟她求婚時說的話,「我知道我們都不可能完美,也知道我們的未來有很多考驗,但是,不要害怕,我會永遠在妳身邊陪著妳一起面對。」千渝想起小椿那真摯的目光,那目光中炙熱的情意,當時的她根本熱淚盈眶,滿心感動,她握著小椿的手,感謝的說出「我願意。」她以為找到了此生對的人,她將會一輩子幸福,她以為他們會如同童話故事般有幸福快樂的結局,卻沒想到「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果然只是詩經裡一闕美麗的詩篇,任誰也做不到,所以才雋永,不是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