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當愛已成往事

            剛用過午餐,千渝和同事慢慢的跺回辦公大樓,一路上同事們討論最近公司又出了怪招,想整死理財專員。千渝聽著,只能苦笑,不方便表示什麼,畢竟自己是管理階層,不好跟專員們太同仇敵愾。

        回到辦公室,千渝懶懶的把自己丟在沙發上,撐著頭,辦公室裡的冷氣總是過冷,和外面冷熱交替的結果,只覺得頭疼。等一下還約了客戶要規劃退休理財。千渝悄悄闔上眼睛,想靜一會兒。

        小林,一個臉上還帶有幾分稚氣的大男孩,靦腆的遞上一杯小七的咖啡,「無糖,熱的,女生喝熱的,比較好。」小林溫柔的說著。

        千渝睜開眼,看到小林清爽朗朗的臉,又驚訝又感動的把咖啡接過來,「真貼心。」千渝笑著。

        「看你臉色不太好,別太累了。我先去忙嘍!」小林臨走拋下一句,附帶一個陽光的笑容,作為暖心的句點。

        「謝謝,真sweet!」千渝報以甜笑。

          輕啜了一口,喉頭暖暖的,心裏卻是空空的。千渝昨夜幾乎沒睡,或許是紅酒喝多了吧,胃裡酸酸的,一邊的太陽穴,抽疼著。千渝抬眼望著窗外,蔚藍的晴空,伴著縷縷絲絲的雲朵,蓊蓊鬱鬱的行道樹,綠得油亮,路上車水馬龍,行人匆匆,在這一坪地價上百萬的高級辦公室裡,潔淨無瑕的落地窗後的千渝,竟是心事重重,彷彿是看盡了人生百態般,心境有如遺世獨立的淒涼。

        曾經也有個男孩,總是在千渝身邊暖著,言笑晏晏,如沐春風。想來那個曾經,也不過才是7年前,這7年來的歲月,價值觀的拉鋸、生活上的爭執,竟將昔日相愛的兩人,折磨得一絲情感不勝,千渝想來,每每唏噓,都不知道愛情崩壞得這麼快速,到底兩人之間是怎麼了?

        千渝再啜飲了一口,思緒飄渺間,手機卻忽地響起……  

      「千渝,你給我說清楚,小椿說你們正在協議離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做了什麼?你劈腿了是不是?讓小椿這麼生氣?」電話那端,千渝媽媽的聲音,聽起來氣急敗壞,嗓門提高了八度。

        「媽,沒事啦……不是你想的那樣啦,我下班回去跟你解釋,好嗎?現在不方便多說。」千渝一驚,媽媽怎麼會知道?她壓低音量,小聲的安撫媽媽,心臟卻是砰砰砰的跳得厲害。

        「你們年輕人,不要給我亂來,結婚又不是扮家家,一下子說要結婚,結婚了又說要離婚?婚姻是兒戲嗎?」媽媽的口氣聽起來很不悅。

        「好啦,媽,我知道,我現在上班,不方便講電話,回去跟你說喔!掰掰!」千渝幾乎是用氣音,怕被同事聽到對話般的心虛。

          千渝掛上媽媽的電話,悄悄的走到小會議室,帶上門,躲到會議室的角落,撥了杰椿的手機。

        「喂。」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熟悉卻冰冷。

        「你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媽,跟她說離婚的事情?」千渝壓低音量,卻壓不住心頭的怒火。

        「因為妳始終不面對,你不敢跟老人家說,你不知道怎麼開口,所以,我幫你說,不好嗎?」杰椿冷冰冰的口氣,像在說著別人家的事情。

        「我們的事情為何把我媽牽扯進來,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給我一點時間不行嗎?你有這麼急著想分手嗎?」千渝語氣裡盡是不諒解。

        「我給過你太多時間,也給過你太多機會了,不想再拖拖拉拉了,你趕快決定吧。」杰椿冰冷之外,更是堅持。

        「你真的這麼堅決嗎?」千渝詫異,原來對方去意如此堅定,不可動搖。難道只有自己對這份感情還有依戀,還在搖擺?

        「對,這就是我的決定。請你盡快。」杰椿掛上電話。

          千渝握著電話,走出會議室,這才發現那片落地窗外,剛剛明明是烈烈驕陽,此刻竟已風雲變色,大雨傾盆而下,雨勢凶猛爆烈,天地蒼穹彷彿皆已汪洋,千渝的心也如汪洋般,泫然欲泣。

       

        下班時間,千渝早早出現在捷運站,她被人群推擠著上了捷運,千渝很不喜歡這種人擠人的感覺,平常她很少準時下班,經常下班後留在辦公室繼續工作,感到壓力大的時候,便約幾個好友同事,到Lounge   Bar淺酌,和同事說說工作,罵罵老闆,抱怨客人,幾杯酒精,微醺的感覺,總讓人飄飄然忘了煩惱與業績壓力。

        但是,杰椿不喜歡她這樣,應該說,杰椿很討厭她這樣,每次她多喝了幾杯回家,杰椿就會生氣,然後他們就會吵架。她不懂不懂,為何小椿這麼小心眼愛生氣?她也不過跟幾個年輕男同事,喝了幾杯酒訴訴苦,如此而已,為何小椿都可以鬧騰得彷彿是她外遇出軌一般?杰椿真的太小題大作了。

        她還清楚記得剛跟小椿在一起時的心動,記得那年的跨年夜,他們也是這樣一起搭著捷運,人貼著人,千渝被擠到門邊,幾乎貼在玻璃上了,小椿護著她,用一雙大手牽起她的,將她護在手心中,一把將她擁入懷裡,她貼著小椿的肩頭,嗅著他淡淡的古龍水香氣,那銷魂的清香,那溫暖的掌心,那溫熱的胸膛,都是那樣的讓人心動。

          7年,也不過才7年的光陰,歲月吶!再心動也都過去了。

          千渝踩著跟鞋,咖搭咖搭的蹬上階梯,她娘家是公寓5樓,沒有電梯,對於套裝窄裙跟鞋的她來說,走起來是有點吃力。下過雨的台北一樣熱得讓人窒息,登上5樓,她已經是涔涔汗下,到了家門口,她掏出手帕,擦掉狼狽的汗珠,整理了衣裙,嘴角上揚,掛上專業優雅的微笑,希望媽媽看到的是光鮮亮麗的女兒,而不是憔悴狼狽的自己。

          吸一口氣,千渝推開了門,卻沒想到,這門一開,屋裡的冷空氣便如同找到出口般的宣洩,迎面撲上來,讓千渝打了個哆嗦。杰椿坐在沙發上表情肅穆,犀利的眼光直視著她,千渝的笑容僵了。她沒想到,杰椿早她一步而來,看來,今晚這場戰局加上媽媽,鐵定是一場硬戰,她有些膽怯,但也知道自己無路可退,她和杰椿之間,也不過從門口到沙發,幾步路的距離,但她卻舉步維艱,無法移動。

        這一刻的千渝,終於驚覺,他們之間似乎已經無法回頭了,當兩人的心已經越走越遠,遠到沒有交集,變成了兩條平行線,變成了無法跨越的鴻溝,所謂的愛,是不是已成往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