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孤獨可憐又無助

「你說什麼?唐禿想刪除你?」化妝師法克粗獷的大叔音瞬間高了八度,他手一顫,原本畫到我唇角的粉色口紅瞬間塗歪了。

我臉色微微一暗,法克立刻捧住我的臉,「哎呀!不難過唷,我們小北北這麼漂亮的小臉蛋不能有皺紋,來,姊姊請你吃夾心餅乾。」

夾心餅乾!

我瞬間雙眼發亮,轉頭一看,迎面對上了法克結實的大胸肌,整張臉隨即被夾進胸肌的縫裡。

「如何呀,是不是很開心?能安慰你這樣千年一遇的美少年,我也很開心。」法克害羞地呵呵笑。

我無語了。

三分鐘後。

我背起背包,離開休息室,往片場走去,沿路所有器材東倒西歪,走廊滿目狼藉。跨過散落一地的道具,我經過正在七嘴八舌討論的工作人員NPC身邊。

「怎麼回事?剛才那是……地震?」

「嚇死我了,一點預兆也沒有!突然晃那麼大,我還以為這裡要塌了!」

「天塌下來公司也不會倒的吧?唉,那地震也太厲害了,居然能讓這棟建築物搖晃……」

我來到片場的十樓,四處不時有人匆匆走過,每個人都相當忙碌。放眼望去,整層樓十分空曠,沒有半點設備,只有人,以及滿地發光的傳送光圈。

光圈散發著藍光,井然有序地在地面排成二十排二十列,總共四百個傳送點。

演員NPC只要遵照場記NPC的指令,在適當的時間點踩上光圈,就能瞬間被傳送到遊戲場景裡面,正式開始一天的工作。

其中一名戴著眼鏡的場記NPC眼尖地看見我,抱著資料快步走來,懷裡的資料疊得高得幾乎看不見他的臉。他唰唰唰地翻過整疊資料,準確地找到其中一張遞給我,語速極快地道:「編號9999演員NPC,這是您的玩家資料,還有三分鐘進入現場,請您在第八排九列光圈旁等候,隨時準備上場。」

我點點頭,接過資料。

日復一日地上班,這件事我已經做了上百次,但是,這次不同。

我站到光圈旁,在剩下的兩分多鐘裡,我想了很多。

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一旦進入遊戲,從面對新玩家的那一刻開始,就決定了我的生死。

演員NPC不能挑選玩家,就連場記NPC也只是依照系統給予的號碼抽取玩家資料,系統歸現實世界掌管,對我們而言,系統就像現實世界所稱呼的「宇宙」或者「神」。

因此,演員NPC遇到的玩家可能是長期玩家,可能是只有三分鐘熱度,也可能只是隨便下載看看,玩兩下就刪。

我無法決定自己會遇到怎樣的玩家,但他們卻將決定我的命運。

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不管我們再多努力、再多聰明、再多有能耐,都無法決定身邊的一切,甚至有時還必須聽從指令,看別人的臉色過活?

這個問題我暫時想不通,不過現在也沒時間了。

因為我人生重要的轉折點,將在十秒後開始。

耀眼的藍色光芒褪散,我站在遊戲場景裡,四周都是攤販,市集裡人來人往,彩色帆布擋住了大半的陽光,在地面落下陰影。

我聽著熱鬧的談話聲以及夾在其中的談笑聲,忽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剛才顧著想那些,忘記確認玩家資料了。

所以……我負責的玩家長什麼樣啊?

我茫然地注視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他們看起來好開心。

玩家和NPC外表乍看沒什麼區別,而且每個人頭上都頂著名字,根本認不出誰比較特別,再加上這是單機遊戲,每一次遊戲開始只會有一個玩家,要在這麼多人之中找到一個人,實在不容易。

我這是一進場就悲劇了?

我搔了搔臉,突然驚覺自己的人設是冰山美人,於是趕緊把手指轉了個方向,撫著下巴。

看來,只能用那個方法了——看誰頭上的名字是「↗某某↙」、「*~小某~*」、「★☆某兒☆★」之類的,肯定就是玩家!

我睜大眼睛東張西望,值得慶幸的是,玩家通常都會在NPC附近不超過十步的距離。

可惜我失望了。

沒有人的名字裡有特殊符號,全是單純的以兩到三個字組成,那些路人甲的名字大多是系統隨機生成,一眼望去竟然連個熟悉的名字都沒有。

我感到孤獨可憐又無助,考前忘記複習講義的人大概都是這種心情。

就在這時,我感覺背後有一道異常灼熱的視線,像是有人在角落窺探。

我不是戰鬥型NPC,一般而言第六感不會如此敏銳,但這道視線熱切得連我都能察覺。當我正想回頭時——

有一隻手從背後搭上了我的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