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從前從前,有一個反派,他死於吃貨……

「編號7598NPC,你在搞什麼東西!你看看你這個月的業績!」

唐禿把文件砸在桌上,指著我的鼻子大罵,他身旁籠子裡的鸚鵡也大聲怪叫:「搞績!搞績!」

我小聲地說:「是怎麼學成搞基的啊……」

唐禿:「啊?你在說什麼繞口令?」

鸚鵡:「鈴口!鈴口!」

我:「……」

唐禿從來不喊我們的名字,總是編號幾號幾號地吼:「編號7963!我在喊你有沒有在聽!」

那個,您有發現您每次喊的編號都不一樣嗎?而且都不是我的編號啊……

我回答:「有的,唐理事。」

身為一個小職員,我為五斗米折腰折得很乾脆,更何況我不只為了五斗米,還為了前天看上的「震驚!現實世界網運過來,超稀有日本頂極和牛全餐,現在只要五萬鑽!」。只要這禮拜領到薪水,我就能忍痛下單!非常狠心!

別看唐禿人矮頭禿,他是我們這塊伺服器大陸的首席,同時也是玩家在遊戲最後會遇上的幕後大BOSS。在玩家眼中,他是遊戲裡最高等級的BOSS,而在我們眼中,他是公司裡最高階級的BOSS。

而唐禿不管是哪個身分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讓人很想打爆。

遊戲中分成許多伺服器大陸,各自有不同的首席,除了我生活的亞虎伺服器大陸,還有古狗伺服器大陸、活狐伺服器大陸等等,以現實世界的用語來說,大概就是所謂的不同「國家」。

唐禿大力拍桌,「你是不是豬?你看看、你看看這一堆文件!」

什麼文件?我是人還是豬的檢查報告?

我垂頭看向桌上的資料,標題斗大的五個字寫著「玩家客訴單」。

咦?

我驚訝地瞠大眼,像我這麼單純、老實的小演員,怎麼會有這麼多客訴?我急忙拿起文件翻看。

玩家0671:為什麼我吃烤火鳥的時候,這NPC一直盯著我流口水?是不是有BUG?

啊……抱歉,烤火鳥看起來太香了,口水想流就流,我也沒辦法控制啊……

玩家0933:該NPC原本行動正常,但只要中午十二點一到就會自動跑到玩家前面,請修正。

那個……因為午餐時間到了嘛……

玩家1046:我要抗議!NPC太騷了,我都要彎啦!

那你別來玩賣腐遊戲啊啊啊!

看完這些客訴單,我忽然一陣尷尬。好吧,我好像就是太老實了……

唐禿氣得滿臉通紅,「看見沒?不只這些客訴,這一個月來,你帶的玩家沒有一個玩到破關!沒有一個!NPC三大禁令是什麼?給我背出來!」

鸚鵡也大叫:「給我出來!給我出來!」

我傻傻地背誦道:「禁止劇透、禁止崩人設、禁止違背職責。」

「對嘛,很會背嘛,怎麼做不到?你這隻豬!」

因為背出來比較容易嘛……

「算了、算了,罵你也是浪費力氣,這樣吧,我給你最後的機會。」唐禿摸了摸光滑的頭頂,每當他做出這個動作就代表不妙了。因為唐禿極為痛恨自己的禿頭,一般避免碰觸頭頂,如果他碰了,代表他正在思考某些攸關生死的大事,甚至無意識摸了頭。

唐禿開口:「編號9835NPC,聽好了,你必須帶領下一個接洽的玩家破完最後一關,給我記住,是最後。如果他中途刪除不玩了,或是刪除遊戲……你就被炒了,懂嗎?別幹NPC,永遠滾出遊戲世界。」

鸚鵡咯咯笑:「操了!操了!」

我渾身一僵,整疊文件落到地上。

在遊戲世界,被公司開除等於不能再當NPC,而只要不當NPC超過三十天,就會被系統視作垃圾檔案自動刪除。

以現實世界的角度來說,NPC被刪除就是死亡,甚至屍骨無存。

我震愕,而且害怕,看唐禿笑吟吟的,我頓時明白了,他是認真的。

我拍桌大喊:「你不能這麼做!根據NPC勞動法,除非有危害遊戲安全的重大違法行為,否則不能任意辭退NPC!唐理事,這不是你一個人能決定的事!」

從遊戲開創以來,極少有NPC被公司辭退,印象中上一次被辭退的還是中了病毒瘋狂殺人的人魔NPC。況且就算是人魔,也是經由NPC審理法庭判定為重罪才能被刪除,這是一條命,絕不是區區一人可以下的決定!

唐禿摩挲著頭頂,笑了,「編號9934,你知道嗎?你們所有人的工作行程都掌握在我手上,如果我取消你的行程,讓你再也接不了玩家,你說,系統會不會自動判定你這個無業遊民是垃圾?」

我一怔。

唐禿說的對,在亞虎大陸上,唐禿是首席,擁有最高權限,如果他想,多的是方法可以阻止我和玩家接觸。

即使我想找其他大陸的首席求救,從這裡前往其他大陸必須耗費至少三個月的時間,根本來不及。

眼下唯一的方法就是聽從唐禿的話,成功帶領玩家過關,才能繼續活下去。

我慢慢地垂下頭。

我自認自己一直以來奉公守法,雖然時常抱怨不想上班,但其實很少請假,總是盡可能全勤,工作上也有做好分內的事,卻沒想到只因為幾件小事就被全盤否定——不,唐禿根本不在乎,他要的只是結果,也許是我的客訴案妨礙到他的管理考績,所以我就得死。

溫良恭儉不能當飯吃,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存在的價值從來就不是在於他本身,而他能不能作一個服從的機器人。

唐禿帶著滿意的笑容,彷彿刪除一個NPC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朝我揮了揮手,「好了,下去吧,你可以滾了。」

鸚鵡跟著叫,「去吧!去吧!」

我沒動,低著頭說:「最後一個問題。」

唐禿不自覺慢慢坐直了身子,似乎有些訝異,還有些茫然,他左顧右盼,像是不知自己為何緊張。

我說:「唐理事,你桌上那些糖是招待客人的吧?我能吃嗎?」

唐禿愣住,「啊?啊……可以,你拿去吧……」

「謝謝。」

我從桌上拿了一顆糖,轉身離開——直到背對唐禿,才露出從未在別人面前展露的表情。

身後傳來鸚鵡的慘叫,以及唐禿緊張的聲音:「小親親!怎麼了?做噩夢了?不怕、不怕,爹地在這裡啊!」

我邊走邊撕開包裝,將糖含進嘴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