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歸零 (終)

「今天的XX醫院火災一事,終於是結束了....根據目擊者指出,是一台卡在山上的消防車....」

新聞報導依舊不間斷,但現在氣氛已轉為歡樂

火勢撲滅後,大家歡欣鼓舞

互相擁抱

在經歷過生死一瞬間後

才明白什麼是該珍惜的

人嘛   都是這樣

「所以功臣就是你們囉,兩位剛退役的弟兄。」

警方在做筆錄,相關人員都到場協助案情。

「哀呀,也不能這麼說,要不是星叔把消防車開飛上來,我們也滅不了火呀。」

前鼎哥開心的說,被當英雄的感覺不錯

「要不是突然跑出一隻貓,我也不會....」

星叔剛醒,這個意外讓他很懊惱又很自責

「沒關係的,伯伯你已經很棒了!」

小璉,

很溫柔的眼神,

很溫柔的話,

「而且想不到會在這遇到我學弟,嘿」

阿銓裂嘴笑

「學長好...!」

貢丸紅著臉,有點害羞

「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真有你的!而且...還生了孩子」

前鼎哥前去拍拍貢丸的背

「學長好!對這就是我們的小孩。」

想不到小婷也配合的抱起小孩搖啊搖。

大家都笑了!

「疑?不過,小婷你爸爸沒事吧!?」

貢丸擔心的問

「這個嘛,他早就先一步逃出來了,而且還是小璉姊姊救他的。」

小婷開心的說

「我也沒做什麼。」

小璉微笑著,這女孩的爸爸,會不會是?

「那....這一切結束了,大家一起去唱歌嗎?」

林杯杯站在警局前面

果然是!

「好唷。」

阿銓起身

「走吧。」

-------------------------------------------

KTV包廂中,歌聲夾雜著歡笑聲,

很開心

不過阿銓似乎在想什麼

小璉也太累了所以沒有太多表情

不過有小婷、前鼎哥、貢丸撐場面

雖然貢丸五音不全,但這樣才嗨

小婷能唱能跳,不時帶動氣氛

前鼎哥才發揮退伍軍人的幽默,搞得大家哈哈大笑。

星叔跟林杯杯特別有話聊,成熟男人的對話。

「給你。」

一包面紙

「怎麼?」

阿銓看著小璉

「你的手。」

小璉

「嗯,謝謝。」

原來自己的手不知在何時受傷流血了,自己都沒發現

「你家人好嗎?」

小璉

「嗯,很好,我剛已經跟我媽說這一切了。」

「感情真好。」

小璉喝了口檸檬紅茶

「呵,畢竟我爸從小就沒看過,是跟老媽一起生活的。」

阿銓伸了個懶腰

「你呢?」

「我則是媽媽很早就過世了,爸爸養我。」

小璉看著螢幕

「嗯....」

沉默

「呵,阿銓換你了,我幫你點的歌。」

前鼎哥大聲琅琅

將麥克風遞給了阿銓

「再見,草莓甜甜圈。」

這是五月天的諾亞方舟

「街角開啡店,落下雨點。」

阿銓唱著,周圍的人一起安靜起來

「再見,那麼多名車名錶名鞋,最後我們只能帶走,名為回憶的花園。」

小璉聽著,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如果要告別,如果今夜就要和一切告別,

如果你只能打一通電話,你會撥給誰.....」

小璉漸漸的閉起眼睛

晚安。

------------------------------------------

隔天一早,

小璉被一通電話吵醒

她在自己床上起來,

但昨天怎麼回家的已記不得了,

「小璉呀?上班遲到了啦。」

電話那頭傳來護士長的聲音

疑?

小璉愣了一下

醫院,不是燒掉了嗎?

「小璉,有在聽嗎?」

護士長那頭急切的聲音,今天也很忙阿~!

小璉突然頭痛了起來,

怎麼回事?

「好,我馬上過去。」

小璉不想多說什麼,

可能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吧...

到了醫院,

小璉傻掉了

一棟完好如初的醫院就在眼前,

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不是火災了嗎?

小璉問了自己不下一百次

不可能

小璉衝了進去

昨天起火燃燒的一樓病房,

根本什麼事都沒發生

連一點焦黑的痕跡都找不到,

「不可能!!!」

小璉大叫,驚嚇到旁邊的病人

「怎麼啦小璉,上工啦。」

護士長忙進忙出

「告訴我,昨天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小璉急切地問同事們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啊!」

大家都用吃驚的表情看著她

騙人!

有人在騙人,有人在惡作劇?

是不是有人設計這一切?

是誰?

小璉頭痛了起來,她把昨天發生的一切再想一遍

歷歷在目呀!

不可能是假的

「哀...」

整天小璉都魂不守舍的坐著工作,理不出個頭緒

好怪

趁著吃午餐的空檔,

小璉跑到警察局求證,

「小姊,昨天醫院什麼事都沒發生喔,是個風平浪靜的一天。」

警察愉悅的說

「不可能!,昨天醫院發生了火災,而且消防車在來的路上發生了連環車禍...。」

小璉滔滔不絕地講著

「還真慘!」

警察笑了,一點都不相信她

「而且有一台飛車飛過醫院,車上兩個人跳下醫院後救活了一個小孩!!」

「這麼厲害啊!!?」

「最後是一台消防車飛到山上去卡到山腰間,兩個剛退伍的阿兵哥滅了這場火.....」

「哈哈哈哈哈......」

警察覺得太扯了,但是這個想法好酷

「小姐,看來你該看看精神科了,請回吧。」

警察禮貌地說著

小璉很氣餒,這不是她想要的

「那可不可以幫我查查這些人?」

小璉在紙上寫了一些名字

「.....好吧!」

警察看著小璉,因為太正無法拒絕。

反正也是閒著,幫幫她吧!

林杯杯是個精神科醫生,不是什麼病患

阿銓跟前鼎不是剛退伍,而是在三年前的一月二十六號

貢丸有返台假,但是是在二月二十八號

小婷是個牙醫系乖女孩,家裡管很嚴,根本不會去聲色場所

星叔在政大對面開了家日本料理店,不是消防員

而故事裡的那個小孩,

不知道

無解

「所以說,這些都是你想出來的,可能是作夢吧。」

警察好心的說

小璉看著這些資料

太怪了

「剛好這裡有個精神科醫生,去見見吧,說不定能解決你的問題。」

警察倒了杯茶給小璉

「好吧!」

起身

醫院中,精神科

小璉進了診療室

「你好林杯杯。」

小璉想著,如果林杯杯有回她一些

之前有見過面之類的話

那就代表這一切不是自己幻想

「請坐,來我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

但林杯杯只說出這些令人失望的話,

「我....」

小璉哭了,

今天緊繃、找不到答案的情緒崩潰

哭了

「來,慢慢說....」

林杯杯溫柔的說,

小璉慢慢說出昨天經歷的一切

林醫師慢慢地聽著

順邊安排小璉做了斷層掃描

結果出來後,

林醫生說小璉得了罕見的腦部病變

雖然電腦斷層掃描罩起來很正常

但以他的經驗,小璉的腦部會不正常的放電

讓他產生錯覺,

因此要開刀,將頭腦用特殊療法治療,阻絕它的亂放電

聽起來很簡單

「明天動刀吧!我幫你安排好最棒的腦部醫生。」

林杯杯說著

「.....好...」

小璉無心再多想什麼,只想快點結束這一切,

簽字

晚上

「偎,是阿銓嗎?」

「我是小璉。」

「誰?」

「歐...不好意思我打錯了。」

「沒關係。」

「那....掰掰囉,對不起打擾了。」

.

.

.

.

.

.

「等。」

-------------------------------

早上到了醫院,做了簡單的檢查後

小璉躺上了病床,被推進手術室,

林醫生跟著她到手術室門口

「不會有事的。」

林醫生溫暖的說著

「嗯!」

小璉

手術門被生冷的關上,

.

.

.

.

.

「呼!」

林醫生伸個懶腰,慢慢地脫下醫生袍

「一切都是你搞的吧?林醫生....還是叫你林杯杯比較好?」

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

「歐?」

林醫生轉過頭

一個雙手插口袋的金髮男子

是阿銓

「我剛看了一下執刀師,只是個剛畢業的醫生。」

阿銓翻了翻不知哪來的資料

「嗯。」

「你到底想幹嘛?」

「讓我的學生們有機會練習開刀。」

林醫師溫暖的語調消失了,換來的是沒有情緒的聲音

「你應該是有類似催眠的能力吧,我猜。」

阿銓看著林醫生的眼睛

「倒也不是,只是腦波比一般人強,可以覆蓋別人的思想罷了。」

但林醫生也不是全部的人都能干擾

自我意識很強的人,就無法滲透

例如眼前這個金髮少年

「歐,不過你卻不能干擾我,我運氣真不錯。」

阿銓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在窗邊,

「你怎麼發現的?」

林醫生摺好醫師袍

「1114,1114這個數字出現太多次了,

所以不可能是巧合。

火災發生前,1114號病人出現

而每個人都在紀念11點14分,

我退伍的日子剛好是情人節的1114天以前,

而貢丸與小婷救出的小孩....是在11點14分出生...」

林醫生也坐了下來

「嗯,繼續。」

「這個數字對你很特別吧,所以才在你的潛意識裡出現這麼多次?」

阿銓看著他

「沒什麼,然後?」

「昨天小璉打電話給我,雖然我不認識,但她卻可以描述我唱歌的感覺,我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所以你用了很多現實部分製造幻想,是執著嘛?」

「嗯,繼續。」

「然後呀,我就在猜應該是有個小璉幻想中的其中一個人在亂搞。」

「呵,那怎麼猜到是我....是林杯杯?」

「因為你對小璉說了,『我兒子能娶你就好了』,但你資料上卻沒有兒子,只有女兒,小婷。」

「.......我可能有個兒子...。」

林醫生好像陷入了什麼

「好了,我講完了,換你說說。」

「在我二十歲的情人節那天,跟學校的校花發生關係,然後我的人生徹底被改變。」

「是愛滋病吧。」

「.....!」

「小璉的幻想中,當林杯杯一直咳出血,來醫院的重點卻是做血液檢查,我就猜到了,是愛滋病後期的伺機性感染。」

林醫生點了根菸

「為何找上小璉?」

「剛剛說過,陷我於萬劫不復的是校花,所以..........

我討厭正妹!

而且因為她是正妹,就算頭部被開一刀後頭髮掉光,過幾個月頭髮長出來,依然一堆男人搶著養她!」

「幹!正妹該死?」

阿銓氣憤的敲著窗戶

「正不該死,而是罪該萬死!!」

林醫師又吸了口煙

突然!

碰!!!

手術室的門被一腳踢開

「阿銓,我來了。」

是前鼎哥,前鼎哥手中抱著剛被麻醉藥迷昏的小璉

「再見了,林醫生,我會告訴媒體你罪刑....還有你討厭『正妹』。」

「.....你不會這樣的,我有感覺。」

林醫師熄了煙

「那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怎麼會對1114這麼敏感,一般人應該覺得沒什麼。」

阿銓頓了一下

「傻瓜,那是我生日。」

「呵.........」

林醫生笑了

這個笑,

讓阿銓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從來沒有過。

前鼎哥抱著小璉,與阿銓一起出了醫院。

陽光灑了下來,很棒的一幅畫

--------------------------------------

小璉醒了,驚訝的看著身邊的兩個人,

阿銓把一切都解釋給她聽,

但還是不可思議

前鼎哥開著車,一路慢慢

好不愜意

「給你。」

一包面紙

「怎麼?」

阿銓看著小璉

「你的手。」

小璉

「嗯,謝謝。」

原來自己的手不知在何時受傷流血了,自己都沒發現

「在幻想中,是你自己擦的,這次換我幫你擦吧。」

小璉微笑,正妹的微笑

可以拯救全世界

「呵,謝謝你,不過我還是自己來就好。我怕會傳染給你。」

阿銓拿起面紙輕輕地擦拭

「傳染給我什麼!?」

小璉不解

「.............」

沉默

「因為我天生就是愛滋寶寶。」

(The   End)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