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十月初的空氣中,伴著些許的海水味傳進了我的鼻腔裡,還在睡夢中的我不禁擤了擤鼻子,微微睜開眼睛,同時也聽到了蚊子聲,模糊視野中我看見有隻蚊子在我眼前飛,嗡嗡嗡的吵不停,最後停在我的鼻樑上,我下意識的伸手一打──  

        「啊!」  

        我想,我的聲音打破了這寧靜的早晨,窗戶外頭麻雀傳來拍動翅膀的聲音,漸去漸遠。  

        「好痛……」我起身走到鏡子面前看著我的鼻子,蚊子被我打了扁,可憐的黑色小身軀爆出血來,奄奄一息的躺在我的鼻子上,細看,有一邊的翅膀還被我扯斷。  

        「好痛哦……」我喃喃自語,抽出衛生紙往鼻子上擦了擦,用力的將上頭的血漬給擦乾淨。  

        疼痛的鼻子被我擦拭後紅得更厲害,我猜我現在應該蠢得像小丑一樣,鼻子紅通通的,如果順便採在單輪車上會不會比較像樣點?  

        哀怨將身上的睡衣換下,我從窗外隱約聽見了爸媽的談話聲,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和誰說話,可從他們談話的內容得知,隔壁新搬來了一戶家。  

        我有點好奇新鄰居是怎麼樣的一家人,鬧鐘卻在此刻響起,急促的聲響好像在催促著我動作要快點,於是我趕緊套上襪子,拿了書包走出房間。  

        「醒了?我正打算去叫妳欸!」餐桌上,弟弟芊宥雙手拿著吐司放在嘴邊咀嚼,我拉開他對面的位置,低頭快速的吃起早餐,連應聲也沒有。  

        「鼻子怎麼了?」他問,我搖搖頭,含糊地說著:「被自己打的。」  

        「啊?」他臉上浮現好奇的表情,正要繼續問下去的時候我舉起騰空的那隻手。  

        「沒什麼好問的,就是不小心做了蠢事……」說話的時候我忘記刻意將吐司給移開嘴邊,吐司夾層中那沒有熟的蛋液就這樣直接沾上我的嘴角處,一抹溫熱的液體黏上,我不禁為自己今天第二次的蠢事拍了拍頭。  

        拜託清醒一下,吳芊甯。  

        芊宥伸手抽了張衛生紙給我,我接了下來順勢往嘴角處擦上。  

        「等等妳騎車還我騎車?」他問,低沉的聲音聽起來平靜,卻微微震動著空氣中的寂靜。  

        「我騎車嗎?」他再度問,將最後一口早點塞進了嘴裡,拿起一旁的書包,將書包背帶擱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騎車好了,我早餐帶著吃。」我起身,也同時將書包揹在自己身上,然後快速的將早餐塞進透明袋子中。  

        「走了。」我與他走向玄關處,穿上皮鞋後我拉開了家中鐵門率先走出去,見到隔壁鄰居家的前方停了一輛搬家貨車,搬家工人正合力抬著一個家具緩慢移動,爸爸媽媽兩人正站在家門前與一位沒看過的長輩聊天。  

        看來,這應該就是新鄰居了。我心想。  

        也許聽見了開門聲與走路聲,他們三個大人紛紛轉頭過來看向我們,我微微的頷首微笑,芊宥這時候也將腳踏車牽出了家門。  

        「芊甯、芊宥,跟叔叔打聲招呼。」媽媽說。  

        「叔叔好。」我們姊弟倆一口同聲的說。  

        那位鄰居叔叔微笑的朝我們揮手,他頭髮有些花白,眼角處明顯的魚尾紋浮出,看起來年紀應該比爸媽更大一些些。  

        「姊,上車了。」芊宥催促著我,我趕緊爬上腳踏車後座站好,一手小心的扶著他的肩膀,一手拿著剛剛還沒吃完的早餐打算就這樣在車上解決掉。  

        上頭的陽光將我們身上制服照耀的更加純白,上半身的白淨制服與下半身的黑色制服裙或是制服褲,這種制服的設計其實常見,雖然死板可卻也單純。  

        我們居住的地方算是鄉下地方,位在海的附近,近到只要經過三條街就可以看到藍藍的一片海,若是居住在五層樓以上的人,從窗外眺望出去也可以看到湛藍的海。  

        湛藍的海閃閃發光,彷彿有種吸引人的魔力一樣,經常是學生翹課會去的地方,而且很明顯的,凡是去海邊的人,身上都會有海的味道,以及藏在制服細邊裡的沙子,翹課的那些同學們即便不敢承認自己到了海邊,可衣服上面的味道無法騙人。  

        我們家離高中很近,腳踏車的車程只要五分鐘就到,這時候腳踏車穩穩地騎進校門口停在樹蔭下,我從腳踏車跳下的時候,嘴裡正好咀嚼著最後一口早餐。  

        「謝啦!」我拍拍芊宥身上揹的那厚重書包。  

        吳芊宥小我一歲,是高一的學生,我則是高二生,鄉下高中很好考進,只要有基礎的實力任誰都可以考進,也因此學校的學生組成就如同一鍋大雜燴一樣,有成績好的,也有成績差的,相對而言,有操行好的,也有操行差的。  

        學校也沒有分什麼資優班或是放牛班的制度,每一個班的組成也都是這樣混亂的,這就要看每個班級班導的幸運程度與管轄功力了。  

        我們班的班導幸運程度不知道該歸在好還是壞,因為學年度的全校第一名在我們班,全校最後一名也在我們班級裡面。  

        與吳芊宥一同往教室方向走去,高一生分配在第二層樓,高二生則是分配在第三層樓,所以抵達二樓樓梯口的時候,吳芊宥向我道了別,我看著他那漸去漸遠的高大背影,不小心發現他教室門外有個女學生正盯著他。  

        我輕瞥一眼,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弟弟人高臉蛋又不錯看,會有異性愛慕這自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抬起腿我一步一步的爬上樓梯,當抵達樓梯口處的時候,有個人影飛快地從一旁出現,差點就撞上了我。  

        「啊哈──」是班上的男同學,明明知道自己差點撞上人他臉上卻沒有任何歉意,深邃的眼眸直盯著我,然後頑皮的笑了笑,「班長早安啊!」  

        見他肩上揹著書包,我瞠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雙手撐在樓梯口的扶手上,「不會吧?程介祥,你要翹課啊?」  

        「咦?班長莫非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程介祥說完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見到那有些凌亂的制服下擺,最底下的扣子沒有扣上露出了他裡面的黑色背心,制服也沒有紮進去。  

        聽見他的回答,我無語的看著他。  

        「對哦!今天是大潮之日,我要去看海──」他大方的承認,更讓我不知道要回應什麼。  

        做壞事還這麼明目張膽,他是把學校給他的警告與小過那些當作是集集樂,可以換獎品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