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喜歡】

清晨的六月時節,暑氣還未旺,位處S市西區的別墅社區裡已有三兩人群在散步晨跑,住在這裡的人不是事業有成的商界人士,就是已經光榮退休的學術教授,簡單來說就是這裡的人家底都不錯,大概跟它很接地氣的社區大名《恭喜發財》很有關係。

入口的大樹下,幾個老人正在納涼下棋。老黃抬了抬老花眼鏡,還在思索著下一步該怎麼走,坐在對面的老徐似乎沒太多耐性,他清了清喉嚨,嗓音洪亮的說:「老黃你快點,每次下個棋都磨磨蹭蹭的,等下菀丫頭要出門了,我還得和她打招呼呢。」

在旁邊觀戰的老林揶揄地笑了笑,「你得了吧,老徐,人家小姑娘肯定追隔壁的小崢子去了,誰理你這老頭了。」

這一說老徐可炸毛了,他老大不滿意的說,「我可是那丫頭的軍師呀,那小伙子是挺不錯的,就是個性清冷了點,但咱菀丫頭也不是省油的燈,小姑娘熱情如火的,配這塊大冰塊正好。」他說著人也莫名的自豪了起來,誰不知道他跟小姑娘感情好,小姑娘還拜他為師呢。

見他這副得意模樣,其他人都笑了起來,住在恭喜發財的人都知道,A棟五號跟七號並排的兩戶人家裡住著的兩高中生都是市裡最好的一所高中仁中的學生,一個俏麗可愛又活潑,另一個則是有著仁中校草學神稱號的跆拳道高手,這人品學兼優就算了,從小習拳是個高手就算了,讓人覺得人神共憤的是那張臉還長的如此好看,所以俏麗活潑的溫菀喜歡校草學神霍崢也是這社區人人皆知的事情。

至於為什麼小姑娘拜老徐為師呢,只能說老徐就是那一張嘴能言善道會洗腦,把年輕那時如何追到徐奶奶的偉大事蹟給溫菀講了一遍後,小姑娘就這麼的一頭腦熱的拜了老徐為師,一心想讓老徐給她出主意追到隔壁的冰山男神。

老徐摸著他那八字鬍心想,他菀丫頭雖然是樣樣都好,但就是碰上這麼個不冷不熱又對感情冷漠的小伙子,唉,真是糟蹋了,可他又想他這弟子也不是省油的燈,至少不屈不撓的這性子還是有希望的。

老黃見老徐神遊,剛剛下了那枚棋發現走錯了路,站在一旁觀棋的老林使了使眼神,意思是趕緊趁老徐不防偷偷換路啊,沒想到剛要出手卻見老徐啪的一聲放下他的黑子說:「欸,落棋不悔真君子呀,吃!」

老黃:「………」說好的人在神遊呢…

五號住戶房子內,蘭姨看了下時間又朝著樓上喊道,「小菀,都六點了,還不趕緊下樓。」說完又走向廚房把烤好的麵包跟打好的果汁端到餐桌上。

不一會兒聽到樓梯傳來乒乒乓乓聲響,溫菀匆忙的背著書包衝了下來,一見蘭姨立馬揚起笑容的道聲,「蘭姨早安。」

「快來吃早餐,妳昨兒個不是說阿崢今天開始七點就要晨練,要陪著的嘛。」她可記得小丫頭昨天回來跟她說早餐要提早吃,還說要給霍崢打一杯精力湯。

溫菀點點頭咬了一片吐司在嘴上,便走向廚房流理台說:「蘭姨食材妳都幫我準備了嗎?」她看了看便看到檯面上有一大盤裝了新鮮蔬果的盤子。

蘭姨走了過來,「都按妳說的準備了,食材的重量都秤過了,打一杯700CC剛剛好。」

溫菀側過頭笑嘻嘻地道了謝,然後打開早已準備好的調理機看著屏幕上那複雜的操作介面,她頓時如臨大敵。

蘭姨無奈的笑了笑,「行了,妳好好的吃早飯去,這精力湯我幫妳打。」

溫菀搖頭,「那可不成,師父說了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所以這精力湯我必須自己打。」她說的頭頭是道,認真的語氣配著鼓鼓的臉頰還真是俏皮的可愛。

蘭姨:「==」她就知道社區裡那幾個教授退休的老頭老亂給人出主意的,尤其是那老徐,根本忽悠大王。

不過說是這樣說,真的自己動手還是手忙腳亂,最後溫菀還是成功地打出一杯精力湯,她把它裝到容器後便背上書包便趕緊的出了門。

「………」蘭姨看著廚房如經歷大戰後的災難現場,不禁的苦笑搖頭。

她來溫家工作也十幾年了,大概是溫菀才三四歲她就過來了,溫家的男女主人長年都在國外經商,早些年還算常回來,但這兩三年倒是一年才回來一次,她有時都想怎會有這樣冷漠的父母,竟把事業看的比孩子還重。

不過溫菀天真又樂觀,總是能體貼的說著父母為了家為了她才會如此辛苦,所以蘭姨雖然看得出她很是渴望父母的愛,但為了做父母眼中的乖小孩,這些辛酸也都自己吞下,總想著等以後就都好了。

溫菀一走出家門,就看到隔壁的霍崢正從院子牽著自行車出來。早起的鳥兒果然有蟲吃,溫菀想,每天清早都能見到她夢中的男神,真是不枉費她早起了。

她立刻微笑的招手大喊,「早安霍崢哥哥,我們一起去學校吧。」

霍崢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又低頭看了下他牽著的自行車,鬆展的眉眼輕輕地皺了幾分。

站在他身後,正拿著灑水器在澆花的霍母看了看,「阿崢,人家小菀來找你上學了,還不快過去。」

她說完,就看到溫菀已經繞到他們家的入口小道,小姑娘眼神晶亮的又朝她說了聲,「霍阿姨早安,今天我陪霍崢哥哥上學。」

霍母點點頭,「好,小菀有心了,阿崢進入夏季的晨練七點就開始,難為妳早起來陪他。」

「不為難、不為難,早起健康身體好。」她張口就像塗了蜜,總把人哄得眉開眼笑。

霍崢心裡嘁了一聲,平常上學總拖到最後一刻才奔校門的人,這會兒還真敢講呢!

從他們這到仁中走路需要二十分鐘,溫菀看了下手機現下六點半,時間是綽綽有餘,不過如果霍崢騎上自行車並捎上她的話,她想不用十分鐘肯定到校的,而且如果能讓霍崢騎著自行車載著她,天啊,這畫面太美她好想看,只是她雖然殷殷期盼,但身旁一直癱著臉的男神卻沒讓她如願,他就這麼默默的牽著車和她走。

霍崢不知道此刻身旁小姑娘的心思已經繞了一大圈,他也看了下手錶,時間還來的及用走的也好,就當晨練前的暖身吧,更何況他的自行車沒有後面的座椅,只有前面的橫桿,他看了下已經換季穿著水手制服的小姑娘,讓她就這樣坐著也不合適,但換個方向又想,他霍崢本就不是會載女生的人,他操這心做什麼。

快到入口榕樹下,老徐遠遠就瞧見一起走過來的兩人,「早呀,娃兒,上學呢!」

面對長輩們的招呼,霍崢只是輕微的點頭致意並沒有過多表情也不說話,不過一旁的溫菀卻停了下來,舉起手上的保冷杯對老徐喊著:「早安,徐師父,徒兒今天有按您的話做呢。」她用眼神示意手上的杯子就是老徐教導的第一招抓住男人的胃。

老徐滿意的點頭,「孺子可教也,為師甚感欣慰,快去吧。」他揮揮手要她快點跟上。

溫菀這一瞧才發現霍崢已經走遠,她鼓著臉唸叨他的不紳士,然後又揚著笑臉對老徐說再見。

她追上霍崢後,嘴嘟不滿的說:「霍崢哥哥,你怎麼不等人呀?」

霍崢沒理會她的小抱怨,倒是張口和她說了聲,「不要老叫我霍崢哥哥。」

溫菀不以為然,「為什麼呀?可你大我一歲就是哥哥啊。」

是這個理沒錯,但霍崢就是覺得太親暱他不喜歡,但話到了嘴邊,他卻說了句,「油膩。」

溫菀也沒多想單純以為霍崢覺得這樣的稱呼很老氣,畢竟男神的思維總是迥異又奇特,雖然她有些不情願,但身為男神的頭號迷妹,她還是點點頭,「喔,那我在學校盡量喊你學長得了吧。」

他沒說好也沒說不好就算是同意了,兩人到仁中會經過熱鬧的西區商店街,霍崢這時突然的說了句:「以後叫徐爺爺師父就好,不要叫徐師父。」

他雖然不明白這丫頭跟老徐怎麼就成了師徒關係,不過那老頭也是個調皮精,配上溫菀這種天真呆萌卻又活潑的姑娘倒也是絕配。

聽他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溫菀張大了眼睛一臉疑惑,「啊~為什麼呀?」

他瞥了瞥離他們幾步路的一家店,然後說:「我會老想成是賣臭豆腐的。」

說完也不等溫菀反應便抬腳走人,溫菀看著招牌上那大大的《徐師父臭豆腐專賣店》,不禁抽抽嘴角,果然男神的思維好特別,但是她好著迷啊!!!^0^

到了學校,霍崢停好了自行車,就直接往體育場的方向走去,溫菀是特地來陪他晨練的,自然也是要跟著的,這才剛一拐彎經過教師辦公樓,就見她班上的導師賴老師叫住了她,「溫菀這麼早呀,正好,我有事跟妳說,來辦公室。」

霍崢看著生生被攔截的溫菀也沒有說什麼,他和賴老師點頭就算打過招呼了,他轉過身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去。

看著霍崢的背影愈來愈遠,溫菀忿忿的轉過頭看著一旁笑咪咪的班導師,「老賴,你毀人姻緣會有報應的。」

賴老師:「==」他不過就是行使他導師的權利把學生叫來問話,怎麼就成了罪大惡人了。

「丫頭,老師知道妳喜歡霍崢,但人也不是這樣追的啊。」他推推眼鏡,一臉我很有經驗的樣子看著她說。

溫菀可不信他這話,「唷,老賴你這萬年單身狗還好意思跟我傳授了,我師父若知道肯定砸了你招牌。」她雖然有些呆,但老賴這沒結婚也沒女友還好意思說她呢!

被小姑娘又噎了一口血的賴老師,「==」單身錯了嗎?這世界規定單身就不能傳授追求經驗了是嗎?

早上七點半到八點是仁中的早自習時間,溫菀最後還是被賴老師拎進辦公室好好教育了一番,進到教室時班上的同學都已開始進行自習。

她蔫蔫的走到第一排第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坐在她後面的簡曼妮就點了點她的肩,「小菀這是怎麼了?早上不是追男神去了,怎麼一臉失魂落魄。」

「看她這副樣子肯定是被咱崢哥拒絕了。」坐在斜後第三個位置的慕子余篤定的給了答案。

溫菀瞪了他一眼,「木魚你別亂說,小心我告訴老賴說你上週在配電箱做的好事啊!」

慕子余一聽果然噤了聲,簡曼妮嘲笑的對他笑了笑,「行吧,你就安靜別說話,敲木魚去吧。」因為他的名字喊著饒舌所以她們都喊他木魚。

「==」慕子余撇撇嘴,「我敲木魚容易多了,妳叫簡曼妮還真以為可以撿money啊!」哼,敲木魚可比撿到錢容易多了。

但人如其名的簡曼妮可是有著無比幸運的體質,她笑的一臉奸詐,「這你不得不佩服我,我早上就真撿到了五百元。」說完便亮出那張閃亮亮鈔票,不過她是跟在慕子余後頭買早餐的時候撿到的,但她是不會告訴他的,嘿嘿。

「………」不知真相的慕子余還在驚歎為啥她能如此幸運,直到中午他在學生餐廳掏錢買午餐發現他的五百元不知去向時,他才恍然大悟。

但此刻他們還是要關心他們的好夥伴溫菀小姑娘的追夫狀況,簡曼妮看著她,「妳昨兒個不是說徐爺爺教了妳一招,怎麼早上沒見效啊?」

溫菀搖頭,「還不知道,我早上被老賴叫走了,不過我把我打的精力湯給霍崢了。」

「那他沒拒絕也算是好開始啊。」她聽完給予結論,畢竟她所知道的霍男神是從來都不接受女生東西的。

溫菀聽她這樣說,原本無精打采的心情又立刻充滿了戰鬥力,她眉眼笑咪咪的對著他們點頭。

慕子余大概不噎她們一句他不甘心,「咱崢哥肯定不得不拿,畢竟小菀那性子,肯定是逼著人家不得不接受。」

溫菀:「………」這貨為什麼說話就是這麼堵心,重點是還被他說中了,啊嘶,恨哪!

瞧她一臉心塞,慕子余就知道他肯定說中了,正得意時就見到賴老師走了進來,今天的第一堂課就是班導的理化課啊,大家趕緊都收了心。

台上的賴老師翻著課本想著上次講到的段落,抬頭就看到第一排第一個位置的溫菀像朵消極的小花,他想難道是早上的那番話他講得太重了嘛…

他正組織著語言想著該如何安慰,就看到小丫頭兩眼冒火的舉手說:「老賴,教室配電箱打開有木魚上週考完試留給你的話。」

小姑娘說完一臉得意,慕子余則是滿臉驚恐地咬手指…

不知道兩人在玩什麼把戲,但賴老師依舊走到黑板旁的配電箱,然後一打開就看到配電箱的門後寫了句,「老賴,我X你媽!」

賴老師:「………」

慕子余:「TAT」求放過…

【作者有話要說】

不好意思啊,拖到現在才開文。

希望大家會喜歡,歡迎多多留言一起互動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