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3.邁向嶄新人生之馥斯年

   

    夜幕低垂的商業區行人三三兩兩,入夜後更是人煙稀少。轉個彎,巷弄裡有家居酒屋,門口大紅燈籠高高掛,門樑上還裝飾著用稻草做成巨型的注連繩。濃濃的日本味讓這家居酒屋坐無虛席,生意完全不受不景氣影響。

    「乾杯!」

    T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馥斯年,和他的好麻吉也是T大急診室主治醫生范子稽,此刻正坐在居酒屋的吧檯邊,高舉著酒杯慶祝。

    「太好了,終於可以不用在顧小孩了,從此以後我就自由自在了。」此刻馥斯年端著飄著濃郁泡沫的啤酒杯,心情愉快的一口飲盡。雖然前陣子因為女兒要離開,讓自己心情有些低落,時間一久他也慢慢懂得調適,甚至如今還多了一份籠中鳥重獲自由的快樂。

    「對啊,我也好開心,終於又多了一個人能幫我代班了。」坐在他馥斯年身旁的范子稽用手撐著臉,笑到樂不可之。

    「想得美,以後我放假都要去打小白球跟網球,才不可能幫你代班。」喝光手中的啤酒馥斯年抹抹嘴,接著拿起一旁的啤酒瓶自顧自倒了一杯。

    「所以小藜已經出國留學了?」大眼睛皮膚白皙的老闆娘從出菜口走來,接著將熱騰騰的烤馬頭魚端上吧台。

    「對啊,妳看看這傢伙女兒前腳剛走,他就立刻約我來喝酒,看他有多想妳啊。」范子稽說話同時手也沒閒著,他熟練的將切成半月型的檸檬擠出汁然後淋在烤魚上,一會檸檬酸酸的香氣飄散在空氣裡。

    「對啊,好久沒來了,真是想念啊……」

    「講清楚,是想念老闆還是想念老闆娘啊?」帶著促狹笑容,范子稽用曖昧眼神瞟向馥斯年。

    「嘿嘿,當然是想念老闆……的菜……」馥斯年舉起酒杯哈哈大笑,接著一口飲進杯中物。仰首瞬間,已經看到身形魁梧的老闆從廚房大步走來,然後站在自己面前。

    「謝謝主任的讚美,喜歡就多吃點,這盤烤牛小排我招待。」碰的一聲,綁著頭巾滿臉鬍子的老闆,已經將一盤烤的香味撲鼻的牛小排放在吧台上。

    這家居酒屋位在T大醫院旁的巷弄,位在死巷裡的居酒屋剛開張時眾人都不看好。但是老闆憑藉著五星級飯店廚師退下來的高超手藝,再加上長相標緻服務態度又熱誠的老闆娘,讓這家位在死巷的居酒屋生意蒸蒸日上,慢慢的也培養出一群主顧客。

「恭喜主任,你家的小管家婆不在,今後您可真是自由自在了。」一旁的老闆娘搭著大鬍子老闆的肩,笑容可掬的說話。說話同時,老闆娘撥撥那一頭染成漂亮栗子色的捲髮,用曖昧眼神望向馥斯年。「我看接下來,主任肯定很快能順利發展第二春了……」

    「嗯……」鬍子老闆連忙咳嗽幾聲,似乎在暗示什麼。接著說了幾句客套話後,並轉身走回廚房。

    聰明伶俐的老闆娘換了個表情,帶著盈盈微笑指向旁邊的空桌。「啊……不好意思,你們慢慢聊,我先去收個桌子。」

      他們都離開後,范子稽將手搭在馥斯年肩膀若無其事的說。「欸,人家隨便講講,別放在心上。」

    「那是當然,我這人這麼無趣,無趣到老婆都跑了,才不會想想那種事呢……」馥斯年不以為意的夾了一塊牛排就口。

    「唉呀,我都以為你這人自信心破表,突然有自知之明起來,感覺怪嚇人的。」拿著啤酒杯范子稽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但是……不知是我多心嗎,怎麼感覺老闆娘好像喜歡我?」他不理會范子稽的嘲諷,嚼著烤到柔嫩多汁洽到好處的牛肉,志得意滿的說。

    馥斯年的話讓范子稽嘴角浮起一抹淺笑。其實會來這家居酒店的客人,一半是因為老闆手藝了得,另外一半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話說大鬍子老闆跟老闆娘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四十歲的美魔女老闆娘離過婚,還有一個讀高中的兒子。或許是因為長期待在室內的關係,老闆娘皮膚白皙身材窈窕,雖然已是熟女之齡,依舊美的像朵盛開的玫瑰花。所以不只他們,來這家居酒屋的男人們,泰半是衝著漂亮老闆娘而來。

    「我們傑森又帥又會賺錢,我也好喜歡你。如果你願意下週幫我代班的話,我會更喜歡你喔。」范子稽攬住他肩膀嘿嘿乾笑。

    「做夢,明天我約了陳道南去打小白球,你休想破壞我們計畫。」

    「怎麼這麼小氣……等等,陳道南學長回台灣了?」一開始范子稽扁著嘴埋怨,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回過神來。

    「對,他老爸要退休了,所以他回來接慶生醫院的院長。」

    「啊,道南學長,好想他喔!該死,要不是明天我是小公主的代理人,真想跟你們去。」范子稽敲敲桌子內心憤慨不已。

    話說陳道南是他醫學院的學長,比起那些說話得理不饒人的優等生同學,來自醫生世家的道南學長就顯得和藹可親許多。溫文儒雅的道南學長樂於助人又古道熱腸,甚至非常照顧他們這些從中南部上來求學的同學們。他是因為道南學長的鼓勵,才有辦法渡過無數寒窗苦讀淒風苦雨的日子,要說今天他能有這些成就,應該有一半要歸功於道南學長。

    只是學長大學畢業後就到國外讀書,甚至還後娶了同為外科醫生的華裔妻子,最後就在美國落地生根。如今聽到他回國的消息,真的讓范子稽內心激動不已。

    「學長,學長,叫的那麼熱絡,他可從沒幫你代過一天的班吧。」

      「哇,你現在是在吃醋了嗎?」

    「誰吃醋啊,是你的表現的太浮誇。」

    「好啦,好啦別生氣,我們傑森全世界最好了,我最喜歡你可以吧。」說話同時范子稽攬著馥斯年的肩膀,然後拿起酒杯輕敲他的杯子。「話說像你這樣宇宙無敵超級好的好人,應該會願意下週幫我代班吧。」

    「做夢,這種麻煩的差事別找我。」馥斯年拿起酒杯一口飲盡。

    「拜託我已經跟公主綁在一起一星期了,我快被她逼瘋了。」

    「那等你瘋了再來找我吧。」

    「欸,怎麼你這人這麼鐵石心腸?我都苦苦哀求了你還不答應!」咚的一聲,范子稽重重的將空杯擱在桌上。

    「哇,你這種態度叫苦苦哀求?我真的開眼界了!」

    兩個至交好友你一言我一句激烈交鋒,伴隨著其他酒客歡樂的談笑聲,讓小小居酒屋更顯得熱鬧滾滾……

*

    T大醫院急診室     凌晨五點

    「……范醫生來了嗎?」資深護理師疾風徐徐的走向護理台,朝值班的服務人員說話。見到櫃檯搖頭,資深護理師著急的說話。「再打,一直打,打到他再起床為止……」

    「來了來了,催魂喔,這麼急。」遠遠的就聽到護理師催促的聲音,馥斯年匆匆的走向值班櫃檯。

    「老大?怎麼是你?」資深護理師看到眼前的馥斯年,張大眼睛感覺有些訝異。

    「昨天我跟范醫生去吃飯,然後玩太晚了就乾脆住他家,結果一大早就被妳們的吵醒了。」他拉拉身上的衣服邊說話。自從升上主任後他的工作以門診病患為主,可以說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早起床了。

    「所以剛剛接電話的是您?」櫃檯值班人員看到主任大人一早現身在急診室也是一臉尷尬。

    「對啊,麥克的手機跟家裡電話輪流響,他怎麼都叫不起來,所以我只好自己來了。」說話同時他伸手扒過一頭亂髮,甚至還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那個范子稽也不知是真會睡還是故意的?手機跟家裡電話輪番吵,吵的震天響,他居然還睡的著?倒是自己聽到電話的第一時間就從床上彈起來。「所以現在病人是什麼狀況?」

    「是救護車送來的,說是鄰居報警看到病患昏倒在陽臺,手邊還有酒跟安眠藥的空瓶。」說話同時資深護理師比了個手勢,示意馥斯年跟自己走。

    「然後呢?」馥斯年跟著資深護理師腳步進入急診手術室。

    他們連袂進入急診手術室,資深護理師從置物櫃裡拿出消毒過的手術服。他動手拆掉塑膠封膜後,直接套上手術專用的綠色手術服跟帽子。

    「照了片子,病患胃部確實有大量不明藥物,需要進行洗胃。」資深護理師跟在他身邊詳實報告狀況,接著遞上病人的資料。

    「家屬呢?」換上手術服後,馥斯年幫翻看病例邊說話。

    「已經在趕過路上,家屬在電話上口頭請我們先進行急救,我們也進行錄音了。」

    「等等,今天不是歐陽跟陳醫生值班?他們兩個呢?」

    「歐陽醫生在開另一台車禍急刀。至於陳醫生……她剛剛問診一個腸胃炎的病患,結果病患突然嘔吐,直接就噴在陳醫生身上……」一旁的另一位年輕護理師有些尷尬的說。

    資深護理師面無表情的接話。「然後公主殿下就哭著說,一定要先回家洗澡換衣服才能再回來醫院。」

    「回去幹嘛啊?醫院也有淋浴間啊……」這樣的答案讓他感覺超傻眼,突然想起昨天范子稽的話,馥斯年直接閉上嘴。

    話說護理師口中的公主殿下,正是T大醫院院長的孫女。她是T大的住院醫生,衛生署規定為加強住院醫生的各科技能,就算是已經取得執照的住院醫生,第一年仍舊要在不分科服務。所以雖然陳醫生的專業是眼科,仍舊得硬著頭皮繼續到各科輪值。只是千金大小姐的值班表現誇張到讓人不敢領教,卻因為她是院長的寶貝孫女,讓大家敢怒不敢言。只能私下偷偷為她取了公主殿下這樣的渾號。

    「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資深護理師說話同時邊為馥斯年刷手消毒,接著兩人一起走到手術台前。

    他站在手術台前,看著對面護理師拿的病歷,然後對著台上昏迷中的病患進行手術前宣告。「病患樓可藜,樓小姐。現在要為您進行洗胃手術……」

    像想起什麼似的,馥斯年語氣突然變的急躁起來。「等等,妳說這病患叫什麼?」

    「……」主任突如其來的質問,讓資深護理師有些錯愕,連忙將病歷拿到自己面前再看一次。「病人是樓可藜,樓小姐,啊……」

    資深護理師突然噤聲,這也才回想起,這個叫樓可藜的女人,不就是當年馥斯年醫生那個無緣的未婚妻嗎?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