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邁向嶄新人生之馥亞藜

 

  2016/6月   臺北松山機場

    「喂,笨蛋,起床了。你知道我在哪裡嗎?我在桃園中正機場寰宇貴賓廳。今天我們就要出發前往美國了,從今以後再也不用見到你這白痴,我的美好人生就此展翅高飛了!」馥亞藜站在洗手間前的空地,拿著手機面向牆壁振振有詞的說著,然後一臉得意洋洋的掛上電話。一會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迅速拿起電話按了速撥鍵。

    「對了,我們等會要坐陸家的專機,灣流200。這是上流社會富豪世家專用的飛機型號,你這死老百姓肯定一輩子都沒見過!哼……」將阿海那個土包子狠狠酸了一頓後,感覺心情大好。喜孜孜的掛上電話,後方突然飄來一陣輕柔女生,卻讓馥亞藜嚇到心臟差點跳出來。

    「馥小姐,請登機。」

    馥亞藜迅速回頭,看到是地勤人員後方才舒了一口氣。

    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很好相處的人,雖然是醫生女兒卻從不嬌奢炫富。剛剛會對阿海講那些話,全是因為前幾天阿海那個二百五徹底惹怒她。話說三天前青梅竹馬兼鄰居趙拓海說要幫她餞行,為了體驗最後的台灣味,所以他們並約在平常很少去的快炒店吃飯。

    因為她對快炒店的餐不熟,所以就讓阿海全權負責點餐。不囉嗦,拿起菜單阿海洋洋灑灑點了三杯雞,糖醋排骨,芥藍炒牛肉,酸菜炒大腸,蒜泥白肉,最後還點了兩杯生啤酒。

    氣質高雅的芭蕾女孩,看到一堆的肉肉肉上桌簡直傻眼。只是這是好友為自己舉辦的餞行宴,就算菜色再不滿意也只能湊合著吃。

    雖然菜色全不是自己喜歡的,但是兩個好麻吉配著啤酒,談天說地還是聊的很盡興。沒由來的快炒店的電視播出一則新聞,讓聒噪的阿海突然靜下來。

    那則新聞內容是報導台灣四大家族之一的華姓人家。華家的第三代長公子,自年輕起並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名字屢屢跟小明星連在一起。前幾年華公子收山結婚了,結婚對象是自己的青梅竹馬。正當眾人還在訝異花花公子怎麼突然改邪歸正時,華公子已經著手辦理離婚手續。

    當華公子以新婚妻子是家暴累犯為由,申請離婚的消息曝光後,全台灣的新聞台整個炸鍋了。當新聞還炒的沸沸揚揚時,八卦雜誌已經刊出華公子夜宿小明星家的照片了。

    那天之後全台灣所有的國際大事全都擺一邊,每天新聞台熱播的都是華公子過往的豐富情史。不只華公子,連號稱四大家族之首的陸家長子,也就是陸爻父親陸珍寶的陳年緋聞,以及大小老婆的事也一併被搬上檯面冷鍋熱炒。

    『……有錢人最不缺的就是投懷送抱的女人……』

    這是某名嘴為這一連串的事件下的評論,因為這樣爸爸和阿海連成一氣,開始灌輸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觀念,兩人一起聯手大力唱衰她和陸威廉的戀情。爸爸甚至在她面前大言不慚的讚美阿海,要她認真考慮身邊的好男人,因為這樣馥亞藜不得不展開反擊。

    『如果按照爸爸的邏輯,阿海的爸爸也離過婚,所以我嫁給阿海,最後也會離婚喔。』

    阿海果然是白痴,聽到這樣的話不但沒有反駁,還贊同的用力拍手叫好。而馥醫生則是被堵的啞口無言,氣到吹鬍子瞪眼睛。因為這樣爸爸好幾天不跟她說話,她也樂的耳根清靜。

    明明是開心的餞行宴,又因為這件事氣氛變的古怪,讓人不勝其擾。她清清喉嚨打算打破僵局,沒想到阿海卻率先開口。

    『小藜我想問妳,是不是因為我拒絕妳,所以妳才決定跟威廉王子去美國?』

    『你拒絕我?趙拓海,你現在是腦子浸水嗎?』

    『馥亞藜,我不想跟妳繞圈圈了,我只要妳誠實回答,妳究竟是不是喜歡我?』

    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突然質問自己是不是喜歡他?讓她感覺既荒唐又傻眼。

    『答應他嘛,快答應他嘛……』

   

    旁邊一個喝的醉醺醺的男人走過來熱情的將她推向阿海,更讓她感覺既狼狽又莫名其妙。所以這是阿海對自己告白嗎?怎麼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這裡燈光不美,氣氛不佳,連菜色都不是自己喜歡的,甚至連阿海說話的聲音都快被左鄰右舍划拳的聲音給淹沒……

    重點是,阿海居然說是她喜歡他?見鬼了她什麼時候說過喜歡他?所有的不滿一次擁上心頭,她握緊拳頭站起身漲紅臉朝他嚷嚷。

    『趙拓海你這個大笨蛋,全世界我最討厭你!』她直接拿起桌上的啤酒淋在阿海頭上,然後轉身忿忿然的揚長而去。

    從那天起,那個每天都會打電話來煩她的阿海再也沒跟她聯絡。幾天沒他的消息,不知為何自己居然開始感到煩躁不安?不知是因為心虛還是怎樣,反正今天抵達機場後,她拼命的打電話給阿海。就算電話直接轉語音還是棄而不捨瘋狂的留言。

    此刻她盯著沒有任何來電顯示的手機發呆,突然覺得自己好幼稚。或許是待在空蕩蕩的候機室,讓心情多了一份離別的感傷,人也變的特別敏感脆弱。

    不想多年的友誼就這樣輕易結束,她下定決心摒除一切個人情緒,好好向童年故友慎重的說聲珍重再見。

    她重撥阿海的電話依舊轉入語音,聽到話機裡傳來阿海爽朗的語音留言聲音,不知為何那晚在快炒店裡,阿海認真的表情霍然躍上腦海。這是她打從出娘胎以來第一次看到這傢伙這麼認真,所以他不是在開玩笑,他是認真的?

    因為這樣,她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有喜歡他這個問題?她喜歡他哈哈大笑時的爽朗臉龐,和認真時那炯炯有神的眼睛……從前相處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很多時候他對自己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種存在。但是這是愛嗎?還是只是一種依賴?

    她無法釐清此刻的情緒,只是在即將要分隔兩地的此刻,突如其來的感傷讓人顯得惆悵,態度也不禁變的認真起來。

    「阿海,你那天問我有沒有喜歡你,其實我……」

    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讓馥亞藜嚇了一大跳。做賊心虛似的回頭,看到陸威廉溫柔的笑容放大出現在眼前,不知為何心情瞬間安定不少。

    「小藜,喜歡嗎?」陸爻(以下稱陸威廉)拿著凱蒂貓的粉紅抱枕朝她笑。

    「喜歡……咦……」馥亞藜雀躍的接過陸威廉遞上的抱枕,因為動作太大一不小心手機直接飛了出去。

    「沒事吧?」看到馥亞藜忙著撿起手機重新開機,威廉靠上前關心詢問。

    「沒事,但是我的手機好像沒電了?」盯著一直點不開的畫面,這才憶起剛剛一直被自己忽視的沒電訊息。

    「需要我借妳手機嗎?」

    「算了,不用了。」抬頭對上威廉關心的視線,沒由來的感覺心虛。因為不想用威廉的手機打給阿海,馥亞黎直接婉拒他的好意。

    「好吧,那就準備登機了。」威廉揚起手朝她露出一貫的溫柔微笑。

    「嗯。」她一手抱著凱蒂貓的抱枕,開心的挽住威廉的手臂,隨著他的腳步走向停機坪。

    開門的瞬間,一道熱風迎面襲來。風吹亂了她的髮,也一併吹走心裡的煩躁不安。比起隨便都能惹她生氣的臭阿海,溫柔體貼的陸威廉真的好太多。誰優誰劣已見分曉,根本無須再猶豫。誠如她給阿海的語音留言,從今以後要揮別那個最佳損友,與陸威廉攜手邁向幸福的康莊大道。

    帶著這樣的心情,馥亞藜喜孜孜的步上陸家的專機,直接將那通電話的事拋在腦後。殊不知那個不經意的舉動,卻在另一個人的心裡掀起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息……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