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百萬分之一的奇蹟(上)

     

    2018年4月1日   T大醫院急診室     時間21:45

        晚上九點多,亮白的日光燈照亮T大醫院的急診室,讓人分不清究竟是白天還是黑夜。此刻創傷醫學部主任馥斯年雙手插在白袍口袋,昂著挺拔身驅,一路來到飄著濃濃消毒藥水味的急診室。

    『爸,我和點點先回家,我們家裡見。還有,是我自己決定要回台灣的,這件事跟陸爻一點關係也沒有,請爸爸別再責怪他了。20:37』

        忙了一整天,馥斯年抽了個空終於有機會看手機。點開女兒的訊息,就看到這樣的留言。他揚起嘴角濃眉糾結,那討人厭的傢伙可真離譜,奶奶死了不回來,女兒還幫他說話?真不知女兒那根經不對,怎麼會死心塌地愛著這個,有著一大堆莫名其妙堅持的男人?

    「寶貝女兒好不容易回台灣,馥大醫生下班不趕快下班,還在這到處晃。這麼愛T大,怎麼不乾脆搬到醫院來住?」

        「麥克?」突然有人攬住自己胳膊。馥斯年抬頭一看,是多年好友兼急診室主治醫生范子稽。范子稽是他T大醫學院學弟,之後又前後赴紐約就讀醫學院研究所,互相扶持的革命情感讓兩人培養出好交情。

    「我來猜猜,不會是我們馥大醫生,因為壓根不想去參加親家奶奶的喪禮,所以才一直賴在醫院不走吧?」樣貌斯文俊秀的范子稽雙手插在白袍裡,咧嘴笑著露出一口潔淨白牙。

    「還沒註冊前,都不算是親家!」馥斯年狠狠瞪了摯友一眼,不以為然的撇開臉。

      話說陸老先生幾年前在不慎在飯店跌倒,當時送院急診由馥斯年主治,出院後,老先生感謝院方細心的照顧,慷慨捐贈了大筆善款。如今老先生最疼愛的姨太太逝世,摒除他個人跟陸威廉的恩恩怨怨,基於禮貌他正認真考慮應該去給姨太太上香。

    「真服了你了,一個上香也能連續講個好幾天都去不了,這種爛劇都聽到膩。」范子稽掏掏耳朵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些年陸家固定對醫院都有捐款,所以稍早之前,公關室主任特別來電千拜託萬拜託,要他幫忙勸勸馥斯年,趕快去給姨太太上香別讓醫院難做人。

        相愛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怎麼馥老大就是老愛插手?說到底,陸威廉性格溫和又文質彬彬,加上富裕家境,真沒什麼好挑剔,怎麼馥斯年就是看陸威廉不順眼?以他多年來對馥斯年的瞭解,肯定是捨不得嬌養多年的女兒交了男朋友,才會對陸威廉百般挑剔。

        古人有言五十之天命,算算馥老大明年就滿五十了,這麼大的人,怎麼脾氣還能像小學生般幼稚?

      范子稽盯著馥斯年,心想馥大醫生打的如意算盤該不會想拖到下班,然後要自己陪他去上香吧?

   

    「哼,傑森,該做的事就自己趕快去處理,我很忙別再來纏著我。」他冷哼一聲,直接給馥斯年下逐客令。

    「我哪有纏著你?我只是基於外科主任的職責,來看看你有沒有好好照顧醫院的病患。」他的臉微微漲紅,就算想法被看透了,愛面子的馥斯年卻依舊嘴硬。

 

      「很好啊,都看完了,馥大醫生可以下班了吧?」

      「不就是關心一下你的病人,你是在扭捏什麼……」

        兩人你來我往唇槍舌劍之際,遠處又傳來救護車由遠而近熟悉的聲音。馥斯年和范子稽警覺的互看一眼,看來今晚又有場硬仗要打。

    他們彼此交會了個眼神,然後在急促的煞車聲中,和警衛及護理人員一起朝急診室門口奔去。

      救護車停妥後,救護人員打開車門,穿著橘紅色制服的救護人員抬著擔架跳下車,然後扯開喉嚨對著救護車前的醫護人員吼。「OHCR(到院前死亡)病患到院!」

    「發生多久了?」夾雜在醫護人員中,馥斯年忙著拿起護理師遞上的病例邊詢問。

    「是重大車禍,我們十分鐘內抵達現場,但是回程遇到大塞車,所以目前距離事發至少有三十分鐘了!」隨行救護人員邊將病患抬下車邊說話。擔架一落地,范子稽立刻跳上擔架床,接手救護員持續為女病患實施CPR。

    跟著病床進入急診,馥斯年邊迅速翻看病歷分析。一般大腦缺血缺氧在五分鐘後會開始壞死,十分鐘內會迅速惡化,所以重大創傷的患者,其實只有黃金救援十分鐘。現在距離事發已經過了三十分鐘了,病患急救成功的機率更加渺茫。不放棄任何一絲一毫的機會,就是自己身為醫生的使命!

        跟病患一起送來的,尚還有一名嬰兒。小小的孩子受到驚嚇,哭到眼淚鼻涕齊流。某一瞬間,馥斯年突然感覺嬰兒很眼熟?他沒能多想,因為嬰兒能哭表示暫時沒問題,最危險的反而是擔架床上,臉部全被蓋上紗布全身多處骨折,毫無氣息的女病患。

    「麥克你去檢查小孩,護理師立刻通知開刀房準備,還有通知119,我們暫時停收重大傷患!」這是個相當棘手的女病患,再加上先前收治的病患,看來今晚有得忙了。

        目送馥斯年一群人進入開刀房,范子稽才將注意力拉回孩子身上。所幸事發當時小嬰兒是坐在嬰兒座椅上,除了受到驚嚇外其餘毫髮無傷。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聯絡了兒科醫生前來會診。

      等待兒科醫師會診的空檔,范子稽翻閱了護理師更新過後最新的病患資料。看完資料後,范子稽神色凝重的望向不遠處的開刀房……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