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章

或許在某一天——

如果是戴碧蓮的話,在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此時此刻。她肯定會這樣寫。

在某一天,她們來到了海,什麼的。

總是那樣,戴碧蓮的文章開頭總是那樣,不甘於平凡的開場白,從未按牌理出牌的文句排列。她可以吸引到所有評審和同學們的目光,不僅僅是因為她的文章璀璨奪目,而是投入在裡面的感情也同樣閃耀。

陽光太過於炙熱,所以在福隆海邊人煙稀少。

紹媛拎著鞋,她的腳完全埋進沙子裡,粗糙的感覺讓人覺得有實實在在踩踏在地面之上。嘴巴和鼻腔之中充滿鹹味,而海浪的聲響呼嘯不停。她原先正在走路,在想到剛剛那個句子時,紹媛停了下來,然後轉過頭。

「怎麼了嗎?」

必須要瞇著眼睛才能看清楚身後之人的身影。在沙堆上,戴碧蓮沒有脫去鞋子,而是彷彿渾然天成的站在那,一頭挑染的金色短髮被風吹的凌亂,但外在因素永遠不減她的風範。戴碧蓮露出微笑,淺淺的:「妳為什麼要這樣看我,是染頭髮讓妳很訝異嗎?」

「我才不意外。」紹媛回答,然後又將視線轉回大海,她聽著規律的波浪聲,而那似乎讓她原先劇烈的心跳稍微減緩了:「妳的所作所為都不會讓我意外。」

戴碧蓮沈默一會,接著開口:「妳住在北部這麼久,在這一次之前有來過海邊嗎?」

紹媛搖搖頭,她感覺到自己的頭髮隨風飄起,又隨之而亂。

「宗翰沒帶妳來過嗎?」

「沒有。」

片刻後,戴碧蓮站到她旁邊,她們肩併著肩,就像以前高中時到操場上集合,無論夏日或冬季,她們並排站著,看著國旗緩緩上揚,就像現在這樣。

「紹媛。」戴碧蓮忽然開口,「妳覺得啊,如果我們兩個人一起走,離開台灣,改個名字,然後跑去美國或是加拿大什麼的,再一次生活在一起⋯⋯」

「無論妳想表達什麼,我想答案都是不行。」

「說的也是。」對方沒有遲疑,反而又露出微笑:「妳和那時候很不一樣了。」

紹媛沈默,而戴碧蓮也像是不意外一般,她們兩個的視線沒有交錯,而是一起望著前方。說是人煙稀少,但還是有一些不怕炙熱陽光的人拿著衝浪板,在藍天與碧海之間航行。

風聲與海聲不絕於耳。紹媛輕聲的開口:「所以,為什麼要帶我到這裡?」

「不覺得這是個很適合談心事的地方嗎?不然偶像劇什麼的為什麼要在這裡取景?而且附近還有沙雕!」戴碧蓮笑了出聲:「開玩笑的,我也沒有來過海邊,住在北部這麼久,我的圈子一直都在都市裡,而在那裡空氣太不乾淨了,或許連原本釐清的思緒都變亂了,但這裡應該不會。」

對方深吸了一口氣。

「在這裡的話,或許能夠好好把想要說出口的話將出來,對吧?」

她們相互對看,一直到此刻,彼此的視野才真切的交錯。戴碧蓮的眼睛似乎總是帶著有顏色的隱形眼鏡,看起來魔幻又真實。

似乎是見紹媛沒有回答,戴碧蓮發出了長音,接著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之上,她的長裙和雪紡紗外衣都沾滿了土黃色的沙,但卻看起來一點也不介意。她閉上眼睛,然後說:「妳有話要說,我沒說錯吧,紹媛?」

「是啊。」紹媛回答。

「我會在這裡等著,妳什麼時候回答都沒關係。」戴碧蓮的聲調清脆起來:「大海真棒,光是看著,就好像所有煩惱都消失了一樣。」

的確是那樣。紹媛在內心默默贊同對方的話。她的思緒並沒有像戴碧蓮說的一樣,在來到海邊之後就變得清晰,她仍然混亂,也仍然想哭。手機關了靜音,但紹媛明白訊息依舊會如雪片般塞滿通知。她拋下一切來到這裡,但過往的記憶也從未停止糾纏。

好像有什麼哽在喉嚨,紹媛吞了口口水,她斜眼看向戴碧蓮,然後開口。

——「妳還記得,我們剛認識的那個時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