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沼澤的花 01

      「好久不見,夏檸,最近過得怎麼樣?」

      『和平常一樣,不過子路最近正在準備比賽,雖然很辛苦,可是他看起來很開心,我就想著也要好好加油才行呢!』

      「是那個練空手道的孩子吧,真有毅力呢。」

      裴醫生很溫柔的笑,「夏檸也是,一直都沒有放棄,很厲害哦。」

      夏檸不好意思的抓抓後腦勺。

      『但是果然還是沒什麼進展呢,每天都想試著開口說話的,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其實妳是可以的,只是夏檸,」裴醫生伸出食指,指著左心房。「妳還需要時間讓自己去釋懷,所以,不要著急。」

      「從妳的內心尋找,只有妳才知道的原因。」

      潔白的牆,冰冷機械的聲響,夏檸喘了一口氣,走出了醫院。

      抬手,手指觸摸著喉嚨,沒有想像中的微小震動,不管耗費多大的力氣卻連一點聲音也沒有。

      書包裡的手機驀地震動了一下,是黎珈奈傳來的訊息,問她複診完了沒有,什麼時候回學校上課。

      她笑了笑,回了訊息,走到了公車站牌,看著熙攘的車,恍了神。

      並沒有等待太久,公車已經進站了,夏檸坐在靠窗的位置,將耳機戴上,聆聽著音樂,什麼也不想的,無聲哼歌。

      回到學校時剛好是午休的時間,黎珈奈和康子軒在她剛放下書包後,就直接又把她拉到教室外頭去了。

      黎珈奈笑著對她說:「已經幫妳買好午餐了,一起去吃飯吧?」

      聽對方這麼一說,夏檸才發覺自己肚子是真的餓了,她露出兩排牙齒笑得燦爛,比了一個讚。

      走在前頭的康子軒回頭見她的手勢,無奈地嘆了口氣。

      「笨蛋,這時候要比的應該不是讚,而是點頭才對吧?」

      夏檸摸了摸下巴,似乎很認真地在思考這個問題,結果還是回以康子軒一個大拇指。

      康子軒早就已經習慣她這種個性了,推開走廊上最後一間教室的門,裡頭早有一個人在那等著他們了。

      「太久了吧,我等等可是要去社團練習的。」

      「跟我抱怨也沒用,木檸這傢伙剛剛才復完診回來學校。」康子軒找了位置後一屁股坐了下來。

      「哦。」康子路早就已經先開吃了,嘴裡還有著食物,見到夏檸之後便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要她坐下。「這次復診情況醫生怎麼說?」

      夏檸下意識要去摸手機,卻忽然想起自己把手機放在書包裡,剛才一放下書包就被康子軒拉出來了。

      黎珈奈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夏檸。「希望這次復診有好消息呢。」

      夏檸接過手機的手不著痕跡的頓了下,在手機上敲了幾個字。

      『還是老樣子啦哈哈。』她嘿嘿的笑,不好意思地抓著後腦杓。

      「就說了這時候不應該嘿嘿的笑吧?」康子軒吐槽她。

      『我可沒發出嘿嘿的聲音喔?』夏檸反駁。

      「妳那個表情怎麼看都是嘿嘿的在笑好嗎。」

      哦是嗎。

      夏檸不以為意的笑,咬了口飯糰。

      康子路看了手機上的時間,三兩口就把剩下的麵包給解決了,快速收拾了下。

      「我要去練習了,你們慢慢吃吧。」順道對著康子軒說:「哥,順便和媽說一下,我今天晚點回去。」

      「又要練習啊?」康子軒撐著下巴。「真是熱血啊……」

      康子路應了一聲,離開前拍了下夏檸的頭。

      這天是康子路空手道比賽的日子,夏檸和黎珈奈約好了直接在公車站那碰面,而康子軒一早就陪著康子路去了比賽會場,等她們都到了的時候,康子路已經穿戴好裝備,在等候上場了。

      夏檸從包包裡掏出自己的平板,打開前一天就設定好的跑馬燈,然後將平板面對著康子路,一臉笑嘻嘻的模樣。

      康子路正坐在位置上,餘光瞥見五顏六色的東西,抬頭一看,發現夏檸正舉著平板,跑馬燈似乎寫著什麼。

      康子軒和黎珈奈也湊近了看,想知道跑馬燈上寫了些什麼。

      「空手道王子殿下康子路,Fighting!」康子軒一個字一個字的唸,看到最後還有個意義不明的顏文字。

      「這不是挺可愛的嗎!」黎珈奈笑道,坐在選手席上的康子路面無表情的朝著她們這裡比了個讚,「康子路似乎也很喜歡。」

      夏檸用力點頭,廢話,她為了這個跑馬燈,昨天還稍微研究了一下這個APP怎麼用呢!

      「夏木檸,不要再刷新妳的恥力了……」康子軒扶額。

      整個體育場裡只有她一個人拿著平板,其他人似乎有些是代表著學校來的,一大群人拿著橫布條,氣勢磅礡的吶喊著,相比之下,他們這裡是顯得有點單薄了。

      夏檸毫不在意那些震耳欲聾的加油聲,只是專注的看著比賽,在康子路每一次漂亮的攻擊之後,和黎珈奈兩個人跳上跳下的。

      康子軒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場上中央被裁判舉起手的康子路,笑了起來。

      從體育館出來之後已經下午了,康子路換回了便服,四個人商談著要去哪兒吃飯。

      康子軒接了通電話,沒過多久,就見他掛了電話,說:「森薇說她在附近的廣場,和她樂團的人要準備表演,問我們要不要過去聽聽?」

      夏檸很快的就點頭答應,『我要去我要去!』

      「那你們去吧,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準備回去了。」黎珈奈笑了笑,和他們道別。

      『好久沒有看見薇薇了啊!』

      「是嗎?」康子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

      『那是因為子軒和森薇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所以你才能經常看到她啊!』夏檸不甘心的回。

      走在他們兩人身後的康子軒看他們你來我往的,忍不住說:「等等不就能見到她了,現在討論這個有意思嗎?」

      兩人兩雙眼,雖然沒有說話,康子軒卻感受的出這兩人想傳遞的意思。

      意思就像是在說,「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就是你這個現充!」

      他們還沒進到廣場內,就已經先聽見了音樂聲。

      那是帶著EDM曲風的音樂,低沉又有些不規律的鼓聲,吉他的每個音都在哼鳴著,電子琴又溫柔的緩和了每個重低音,彷彿充滿了無力卻又飽滿著所有快要爆發的情緒。

      夏檸被這首曲子的前奏給吸引了,拉著康子軒和康子路就往前跑,直到終於見到了站在中央正在表演的人。

      拿著麥克風的女孩子輕哼著旋律,偏向中性的嗓音,牽扯著在場每一個人的情緒。

      深陷在沼澤裡無法喘息,失去自我的不停往下墜

      明明還希冀著光芒,卻灼熱的難受

      沼澤裡的花還屹立著,卻不知道感傷

      啊,啊,這是無法掙脫的命運吧

      總是無法捨棄追隨目光,卻又祈求著流浪死亡

      吶,吶,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究竟是狂歡還是離散

      在那剎那,像是電影裡的慢動作,夏檸看見了在這幕後的人,他穿越了人群,壓低了帽沿,掩住所有神情。

      夏檸屏住了呼吸,雖然只有那麼一瞬間,但她好像,瞬間回想起了什麼。

      她鬆開康子軒和康子路的手,不管不顧的往前衝,在人群裡困難的行走,目光卻一刻也不敢鬆懈,就怕下一秒,那人就會從眼前消失。她想叫,想要喊那人的名字,可是聲音卻怎麼也無法發出來。

      夏檸被困在人群裡,眼睜睜看那人走遠,直至消失。

      她啊、她啊……明明還想說更多更多的。

      可是,已經聽不見了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