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1章、火海重生

    灼熱的氣息充斥在身邊之間,刺鼻的煙味不斷刺激著她的氣管和鼻息間,原本就因為大火和濃煙嗆暈過去的意識,在朦朧之中又逐漸清晰了起來。

    感官與大腦重新接上線,後背上猛的便傳來了強烈的刺痛感,差點疼得她又要再昏過去,有些耳鳴的耳畔還有著孩童不斷哭啼的聲音,腦袋還不知道為什麼傳來了一陣陣的鈍痛,身周灼熱的感覺像是在提醒她,她仍身處在火場中,不能再一次昏過去了才是。

    夏雨用力咳了幾聲,試圖排除不斷竄入鼻腔間的濃煙,捂著口鼻,瞇起了眼,視線逐漸清晰起來,眼眸裡卻帶著絲絲迷茫。

    她依稀記得自己受了公司的指派到外地出差,住在廉價的商業旅館中,不料那間旅館居然就這麼好巧不巧的因為瓦斯沒關好而爆炸失火。由於爆炸的緣故,毀去了她那一層樓的逃生路線,被困在房間的她求助無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濃煙竄進房間內,火舌透過門縫想要擠進來,感受著自己的生命隨著意識逐漸的消散,最後被濃煙給嗆暈了過去。

    那現在的她……是已經死了嗎?想想也不是吧,如果已經死了的話,她應該感覺不到疼痛才是啊,怎麼後背的灼燒、疼痛感會如此的強烈呢?

    那難道是她自己在火場中又醒過來了?雖然感覺這根本就是不合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眼下的狀況也讓她不得不相信這樣的可能了。

    不過那小孩子的哭聲又是怎麼一回事?房間門外的哭聲應該不可能如此清晰才是,這聲音聽起來明顯就是在自己身邊,但她出差並沒有帶小孩子出門,應該說她一個單身狗能帶什麼孩子出門啊……

    當視線恢復清晰過後,夏雨才仔細看了看自己身處的環境,哪是當初商業旅館的房間啊!

    雖然同樣是在一片火海之中,但她還是能判斷出來自己身邊的環境早就不是那什麼旅館房間了,比較像是一個雜亂的小木屋,除了屋樑和牆面之外,其他零零落落的東西都已經被火燒得差不多了。

    而自己的身側還有兩段被燒斷了的屋樑,看那中間斷裂的狀況和殘骸段落的位置,她一眼就判斷出自己背上的疼痛絕對有一部分是被這屋樑砸來的,不僅被砸疼了,背上還沾上了原先燒著那屋樑的火焰,也難怪疼成這樣了,還能保持清醒根本就已經是奇蹟了吧。

    眼下還有個更令人費解的事。夏雨有些發愣的看著自己這不符合她年紀——她記憶中她今年應該已經二十三了才是——的小身板,臉上的表情已經不是懵逼足以形容的了。

    那什麼,她現在非常確定自己已經不在商業旅館了沒錯,甚至她都能合理的推斷,自己已經掛掉一遍了,那現在是不是也能合理的懷疑,自己在掛掉之後,又在另一個世界的火場中醒了過來呢?

    畢竟小說不都這樣演的嗎?

    看著自己那纖細的小胳膊小腳丫,也不過五、六歲小孩的身形,再加上那一身已經被燒出不少洞的粗布麻衣,夏雨真覺得她的三觀又被刷新了一輪,世界都玄幻了有不,大腦也隨著她的胡思蹦出了一個想法——

    敢情這就是穿越了?

    大腦還對這一切變故處於混亂之中,無法回過神來做出反應,身旁一個撕心裂肺的哭嚎,卻猛然拉回了她的思緒。

    「姐姐,清醒點,不要再睡了,姐姐……」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身邊還有個小男孩,看上去年紀和她現在這具身體差不多大,只不過身板又小了點而已。此時正用那稚嫩卻又帶著絕望的嗓音對著她哭喊,被煙熏黑了的小臉掛著淚,小手不斷推著她的身子,試圖讓她保持清醒。

    對於眼前這個陌生的孩子夏雨感到很是茫然,甚至對於剛剛腦袋中蹦出的想法還有著強烈的懷疑,但她也知道他們兩人現在身處在火場之中,不是計較這麼多的時候,當務之急應該是趕快離開這個地方才是。

    當下她便咬了咬牙,強撐著一口氣,輕輕拍了拍那孩子的腦袋,啞著略顯稚氣的嗓音,安撫著道:「沒事的,別怕,姐姐這就帶你出去。」說著,便搖搖晃晃的支起自己的身子,忍著後背的劇痛,伸手將眼前那個小孩抱起來。

    在多日營養不良的狀況下,小孩的重量其實不重,以她這高對方半個頭的身板應該是能輕鬆抱起來才是,但現在她的狀況卻讓這簡單的事,都顯得如此困難。

    夏雨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骨頭都像是散架了一樣搖搖欲墜,身子很疼,被大火灼傷的肌膚甚至能讓她聞到一絲絲烤肉的味道,虛弱的小身板想要大口吸氣以換取能量,卻也只能吸入嗆人的煙霧和熱氣而已。

    入氣少於出氣的狀態,讓她有些頭暈目眩,但夏雨的意識依舊清晰,也知道現在絕對不是昏過去的時候。她那小身板也不知道從哪爆發出了洪荒之力,手上猛的一出力,便在男孩的驚呼中將他給扛上自己的肩頭,低頭咬著牙,努力的往眼前唯一的一扇門扉跑去。

    她的後背受傷了,不然用背的肯定會比用扛的還要來得輕鬆快速,但現在也沒別的方法好選了,為了能讓腳步更快、更迅速的離開這個火海,她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一邊努力保護這孩子不被大火燒到,一邊奮力的向前跑。

    不顧身邊火焰如何大、如何灼傷她的每一寸肌膚,她只想著往前跑,如風一般的往木屋門口狂奔而去。

    木屋原先被人落下了鎖,但在大火的燃燒下,木質的門扉早就不牢靠了。夏雨看著那明顯有火焰燃燒著的門,狠狠的一咬牙,側過身子將那孩子保護在自己之後,自己則沒有絲毫猶豫的悶頭往門上重重撞去。

    瞬間的疼痛和身子快速往前倒的感覺襲上大腦的同時,她知道自己成功了,成功帶著那個孩子跑出火海。身子隨著慣性不受控的往前栽去,夏雨的體力早在火場之中便耗了個殆盡,眼下就算想穩住腳步、撐著身體,她也沒那個力氣了。

    眼看就要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了,夏雨下意識的便將肩上那小子抱下來,緊緊護在懷裡,半空之中轉了個身,以背部著地的方式,跌到了地上,滑行了好幾尺。

    背上原先就被大火給燒傷,現在這麼一跌一滑的,可疼得夏雨都倒抽了好幾口的涼氣,臉色又白了幾分,想都不敢想自己後背此時的慘況,只從空氣裡飄來的血腥味,隱約知道後背肯定是血淋淋的精彩。

    逃出了火海,空氣一瞬間便變得清淨了許多,夏雨大口喘了幾口氣,這才忍著疼痛,微微撐起身子,仔仔細細的開始打量身上的孩子,查看他受傷的情況,「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被火燒到的?還是哪裡摔著了?」雖然覺得有自己這麼一個肉墊在底下,這孩子應該不太會傷到才是,但夏雨還是有些掛心的。

    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孩子是她穿越過來之後看到的第一人,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親近感,更是因為他在火場之中,那一聲又一聲的姐姐,簡直是喚起了她身為女性為人母的天性——沒辦法,從之前她就對小孩子最沒有抵抗力,怎麼可能不對這個孩子多照顧照顧呢?

    男孩愣愣的看著她擔心的神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對身後那大火心有餘悸還是怎麼著,竟是一點回應也沒有,急得夏雨都要不顧身上的傷蹦起來帶著他去尋醫了,他這才回過了神,抹了把小臉上都淚水,搖了搖頭,說起話來,還帶點著劫後餘生的哭腔:「沒有,沒受傷。」

    語畢,他看向夏雨的眼眸中還有些不解,心裡想著:怎麼前幾天看上去奄奄一息、連一句話都沒辦法說的小姐姐,今天突然就像變了個人似的,突然爆發了起來?他還以為在屋樑斷掉要砸上他時,小姐姐那奮力的一撲,已經是她全部的氣力了,沒想到之後居然還有力氣,憑著她那小身板的能力,帶著他衝出了火場……

    男孩看著她的眼眸有著不解,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強烈的崇拜和感動,甚至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現在只能解釋為依賴的情緒,在他的心底隱隱生根。

    不過夏雨哪會注意到那麼多啊!當她聽到那孩子告訴她,他沒受傷的時候,她提著的心也終於放下了,直到那一刻,她才感受到來自自己身上的劇痛。

    鋪天蓋地襲來的疼痛感,讓她不住呲牙咧嘴了起來。男孩聽到她的抽氣聲,也連忙回過神,擔心的看著她,「姐姐……」

    「沒、沒事……」夏雨反覆吸了幾口氣,努力平復那陣陣襲來的疼痛感,用膝蓋想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臉色肯定十分難看,甚至連說話都像是要耗費極大的氣力,才能從牙縫裡頭擠出幾個字來,「乖,先幫忙把姐姐扶起來,我們離開這。」

    雖然對這發生的一切還感到萬分不解,不過夏雨也知道現在不是個了解狀況的好時機,不僅僅是因為身上的燒傷,面前那小木屋可還在熊熊燃燒著呢!就算已經逃出了火場,待在這也是不安全的,必須趕緊找個能處理傷口的地方才是。

    那男孩雖然沒能想得這麼透徹,但也知道這地方是留不得的,當下點了點頭,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伸出小手努力的把夏雨從地上拉起來。

    夏雨咬著牙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來之後,也不敢將身體的重量都倚在那孩子身上——縱然知道自己現在的身子很輕也是,只是努力支撐自己的身體,也支撐著自己的意識保持清晰,和那孩子兩個人向著唯一的道路走去。

    他們也不知道要走到哪、走多遠才能遇上一戶人家,只知道要一直往前走,才有可能會有希望。

    不過夏雨此時此刻的心情倒是挺絕望的,這路也不知道要走到哪個猴年馬月才能遇到一戶人家,要不是此時腦袋裡還思考著這一切莫名其妙的事情轉移注意力,她現在肯定就因為疼痛而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到底堅持了多長的時間,一直到身旁的男孩拉了拉她的衣角,夏雨這才收回心神,聽著那孩子歡喜的聲音說道:「姐姐妳看!前面有個小莊子,裡頭的燈還亮著,一定有人住在裡面,我們趕緊上去請他們幫忙找大夫吧。」

    夏雨聞言,也跟著抬起了頭看了眼,不意外的看到了一間簡陋的小平房在眼前,正如男孩所說的,正亮著燈,甚至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一些談笑的聲音。

    在心裡嘆了口氣,她默默感嘆終於是看到了戶人家了,不過她可還不敢放鬆下來,因為她知道只要自己一放鬆下來,生理上的疲憊肯定會讓她支撐不住身體的……

    「嗯,去敲敲門問看看能不能幫忙吧。」她很是疲憊,卻還是努力擠出聲音來,一手輕輕拍了拍身旁的孩子。她已經沒什麼力氣再走上前和旁人周旋了,天知道她說出這話是耗了多少力氣呢?

    「嗯!姐姐在這等等,我現在去。」那男孩也知道夏雨現在的狀況不太好,便點了點頭,扶著她先到一旁的樹下休息,這才急忙的跑到了那莊子的門口,朝著裡頭喊道:「裡面有人嗎?拜託幫幫我們,我的姐姐燒傷了,需要請大夫治療,拜託救救我們。」

    他的嗓音雖然稚嫩,但字字清晰,沒有絲毫畏懼的,經歷了那樣的事情還能保持這樣的清晰條理,這孩子的心也是大。

    夏雨坐在樹下呼出了口氣,縱然不斷的告誡自己不能放鬆、不能昏過去,但興許是方才看到了莊子,放鬆了那麼短短的一刻,現在又坐著休息,她的視線已經漸漸模糊了起來,甚至連意識都漸漸的飄遠。

    她起初還能聽到那孩子和莊子裡的人對話,知道小莊子裡住的是一對老夫婦,但到後來,她卻連他們的對話都聽不清楚了,就算努力的想專注去聽,也只能聽到零零落落的幾個字詞,根本沒辦法串成語句。

    一直到最後,她隱約聽到了對方答應幫忙找大夫的聲音,和那孩子高興的歡呼聲,她的精神再也支撐不住了。

    聽到對方願意幫忙的那刻,她的心裡也不知道是慶幸還是什麼情緒,只覺一陣輕鬆,下一刻意識便被強烈的疼痛,和突如其來的黑暗給吞沒了,身子就這麼往一旁倒去。

    在昏過去前,夏雨隱約聽到了那個孩子匆匆往她這邊跑來,焦急的喊道——

    「姐姐!」

開始更新囉!dOwOb

不定時更,更新全憑心情!(任性#

不過會盡量快的。w

2020/01/11   幽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