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非典型相思症(2)

邵禹杰一走遠,晾在一旁許久的徐子晴立刻原型畢露,抓住我的肩膀,化作小花癡興奮嚷嚷:「你們真的沒有在交往?怎麼看你們都是在交往的甜蜜小情侶呀!」

我努力把她推遠一點,徐子晴的獅吼功越來越厲害,再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耳朵會聾,「妳哪隻眼睛看到的?」

「先不說他含情脈脈的眼神,他跟妳說話的時候多溫柔啊!那語調——嘶,不愧是我們學校的男神,甜的都要掉渣了。」光用說的還不夠表達徐子晴的激動,她甚至搓搓手臂,假裝掉一地雞皮疙瘩。

含情脈脈、溫柔?

他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神經錯亂,刻意營造出我和他非常要好的氛圍,儘管我們之間的互動多麼油腔滑調甚至是濃情蜜意,別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我能清楚地從中感受到那不該出現在青梅竹馬之間的尷尬疏離。

「我不是跟妳說過我們中學三年完全沒交集?」

「那有什麼關係。」徐子晴蠻不在乎,雙臂交叉置於胸前,「他現在回來找妳,就代表想與妳重修舊好。」

「為什麼?」

「哪有為什麼。妳自己不也是想和他繼續當好朋友嗎?一樣的想法,只不過他比妳主動。」她頓了下,突然陷入沉思,「妳說……他會不會是想追妳?」

我立刻擺擺手,「怎麼可能,他心裡早有人了。」

「誰啊?」

「妳不認識,是小學時候和我們同班的一個女生,可以說是邵禹杰的初戀吧。」

「那都是過去式啦。」

「妳不懂,後來我又聽說過他欣賞的好幾個女孩,都是跟我不同類型,又文靜、又乖巧。國一他喜歡上另一個孩子,用情至深。」

徐子晴見說不過我,也不再與我辯駁,「那,妳剛剛怎麼說他不了解妳啊,同班這麼久,怎麼可能不了解。」

「我認真的,三年的疏遠可以改變很多事,童年的事情我記不太起來,國中我沒有機會觀察,更沒認真聊過彼此的興趣愛好。」隨手拉開鐵罐的拉環,我小口小口啜飲,奶茶的溫度剛剛好,不甚燙口,奶香和茶葉交織出的甜味在嘴裡逐漸化開。

小學國文課本裡有一課曾介紹李白的〈長干行〉,當讀到「遶床弄青梅」一句時,老師特地解釋何謂青梅竹馬。

「大家想想看,現在你十一歲,有沒有一個人,過去這幾年都和你一直在一起,沒有分開過呀?有的話請舉手。」

平時閱讀的故事裡頭常常見到一起長大的兒時玩伴,然而現實中真有那麼一人的依然佔少數,我左思右想,找不到屬於我的那個人,便沒有舉手,反倒我隔壁的邵禹杰直直地舉起他的手臂。

咦?原來邵禹杰有青梅竹馬的嗎?我竟然沒聽說過?虧我還是他的好同學。

直到老師點人發言,從他口中聽見「林苡韶」三個字,我才知道:對邵禹杰而言,我便是他的青梅。

「禹杰,你和苡韶認識多久了啊?」也許是看我倆認同感不一致,老師語帶好奇。

「八年,我們從幼稚園就開始同班。」說這話的時候,邵禹杰看向我的目光彷彿還參雜著些許責怪,頗有深閨怨婦的氣勢。

「老師也認識一個朋友,他和他同學同班了十二年呢,你們很有緣份,要好好珍惜喔。」

此後老師的話一語成讖,我與他的緣分遠遠超過預期,往後我們的青春裡,一直都有彼此。

所以當我發現我和他越來越陌生的時候,我曾努力想和他拉回關係,例如試著融入他的生活圈。

如果沒有發生那些意外,現在的我們也許會不一樣。

不過從高中開始,我便決定要瀟灑活下去,對於邵禹杰在生命中的僅僅是個「存在」這件事也逐漸釋然。

怕徐子晴愈問愈多,我趕緊轉移話題,「子晴妳今天要補習嗎?」

「要!」說到補習,徐子晴立刻從戀愛的粉紅泡泡中醒來,變成憤世嫉俗的哀怨少女,「妳呢?之前高一聽妳說要退吧?」

「嗯。」

徐子晴壓低音量,左看看右看看,搞的好像要做什麼虧心事般,「因為高詠君?」

聽到這名字,我有點愣住,「不全然啦,他只是一小部分。本來補習費就貴,不想再浪費錢。」

「可自然組難念呀!寶寶呀,妳不再考慮一下嗎?聽說教物理的張老師當人率高達八成耶!」這我有耳聞,根據學長姐們的驚悚經驗,能從張老師手下順利過關的學生都是勇士,徐子晴早早就查好我們班這學期的課表,不幸地是他的任教班級之一。

我倒是不怕,我的師長緣非常好,好到會讓人害怕的那種地步。而且除此之外,我還有秘密武器。

「我找到一款很棒的APP。」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滑開鎖屏後,我熟練地點進一個畫著大問號的圖標,「它是免費的線上互助軟體,註冊之後,可以選擇成為學員或老師。如果有問題的時候,只要拍照上傳,就會有老師幫你免費解答。我這幾天試了一下,感覺還不錯。」

「『學習方程式』?我倒沒聽過。」徐子晴拿過手機,好奇地擺弄幾下,「但是跟陌生人對話感覺好可怕喔。」

「會嗎?至少比起現實,我覺得網路交友容易的多。」

徐子晴顯然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但是很容易被騙呀,妳又不知道螢幕的另一端是誰。」

「不會啦,我那麼聰明,怎麼可能被騙?行,別露出這種表情,我自己會多加注意。」

我將頭靠上徐子晴的肩膀,腦中閃過一幕極為不堪的記憶,因接觸而感覺到灼熱的皮膚瞬間變得格外冰涼。

「我不需要妳。」

這句話如同一個難以擺脫的詛咒,一次次迴盪在我的腦海。細細摩娑手腕上的疤痕,我數著呼吸,使自己平靜下來,努力不讓徐子晴查覺任何不對勁。

「啊,我們該回教室了。」徐子晴瞄了眼手錶,我也跟著做同樣的舉動,早自修再過三分鐘就即將開始,她抓緊我的手臂,「我有點緊張,認識新朋友好難喔。」

「別怕,這不還有我嗎?」

徐子晴是不該緊張的,我自顧自地在心裡頭想——畢竟徐子晴總是受人喜歡。我不知道高二又跟好閨蜜同班究竟是福是禍,該緊張的人是我。

瀟灑!林苡韶。

我拍拍臉頰提振士氣,手指滑過嘴唇做出完美的笑容。

「哈哈。」徐子晴乾笑兩聲,沒有給予我的回應正面附和。無妨,我早就明白,對她來說我或許沒有那麼重要。

我一點都不難過,現在的我不會為了這種小事難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