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非典型相思症(1)

我很想念你,然而這份思念卻又無處可去。

邵禹杰今天不太對勁,非常不對勁。

具體表現為——一向對我態度冷淡的他今天格外積極找我搭話,並試圖表現出我倆親密無間的樣子,過分的殷勤簡直讓我懷疑他不小心吃錯藥。

「這不科學、太沒道理了!」時間回到一大清早,站在學校穿堂的佈告欄前,我忍不住瞪大雙眼,伸手捏了把自己臉頰,火辣辣的刺痛感讓我確定這不是幻想。

密密麻麻的分班公告上,我的名字和那熟到不能再熟的兒時玩伴再度前後相依,「徐子晴,我嚴重懷疑我該去買張樂透,說不定下個億萬富翁就是本小姐。」

「醒醒吧妳。」陪我看分班表的閨密抽抽嘴角,毫不留情地吐槽:「妳可是個連遊戲抽卡都抽不到SSR的女人。」

「妳幹嘛戳我痛處!」我學西施捧心皺眉,想起昨晚誠心誠意的測試玄學後,一百抽依然墜機,看來我注定是個非洲酋長了,「怎麼不把這種奇怪的運氣分點讓我抽到活動卡——靠,好痛,妳幹嘛打我?」

徐子晴送我一記大白眼,「我說妳,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妳到底在說什麼?福在哪?」

「我說:活生生的青梅竹馬比妳那紙片人好上一百倍!」她放慢語速,並刻意加重咬字,活怕我聽不清似的,「還不趕快把握機會好好珍惜?」

我也不是不想珍惜啊,我在心裡偷偷嘀咕,但與邵禹杰相處這件事對我而言,就像玩遊戲時小菜鳥越級打怪,成功希望渺茫,而失敗——現實中可連回重生點復活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是怎麼變成這樣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算上這次,就是同班的第十四年,自進入青春期以後,邵禹杰再也不與我分享小秘密,手機聊天對話框內的訊息更是寥寥無幾,我之前曾努力和他搭話過幾次,最後都終止在相看兩無言,或是傳消息時獲得他應付了事的貼圖一枚。

「話說邵禹杰挺可憐的,他也不是自願要當我竹馬,只是我們一直同班、一直在一起。徐子晴妳說,那傢伙上輩子是不是欠我錢?所以這輩子要和我不斷同班用苦力來還債?」我開玩笑道,話說到後頭卻染上細不可聞的感傷。

青梅竹馬這設定簡直是所有言情小說裡頭的必備元素,最了解自己的人,最終與之攜手共伴簡直不要太浪漫。可我很清楚,我不是邵禹杰喜歡的類型。

「誰欠妳錢?我看是妳欠我還差不多。」我都還來不及上演《少年苡韶的煩惱》,一個溫熱的物品便貼上臉頰,伴隨而來的是十年如一日的調侃,「我們該不會又同班吧?」邵禹杰一邊說,一邊在我身旁站定腳步,「喂,幹嘛不說話?」

「你不會自己看喔?」我習以為常地接過邵禹杰遞來的飲料,花綠綠的包裝提醒我它是最近電視上廣告打很兇的新品,本來預計下課要去買一罐來喝看看,沒想到邵禹杰就猜中我的小心思。

正打算誇誇他的機智,高高掛天上的陽光便穿透雲層直射,我不禁皺起眉頭,帶有幾絲埋怨,「怎麼是熱的?」

邵禹杰抬眼確認我與他的名字確實連在一起的事實,我從他面部表情細微的變化讀出幾分微妙的情緒,以為他要像以前一樣開口嘲諷。但他只是揉亂我的頭髮,「冰的對身體不好,到時候不要又喊肚子痛。」

突如其來的觸碰使我身子一僵,壓抑住心中的違和感機械式棒讀,「哇,真貼心,謝謝你呀大暖男。」

他身上的淡淡梔子香不斷縈繞於我的鼻尖,令人胸口塞著無法排解的煩躁。邵禹杰真是個可怕的傢伙,常常撩人於不自覺,方才那話普通女生聽見肯定立即心動。幸好,我跟他相處那麼久,免疫能力可不是蓋的。

自我認識這小子以來,我從未聽聞他會對任何一個人莫名冷淡相向,而且他不排斥肢體接觸。因此,怦然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我不要落得如此難堪。

有些事情經歷過一次就夠了。

「中央空調。」我低聲抱怨,手掌緊貼溫暖的瓶身。

「嗯?妳說什麼?我剛沒聽清楚。」

邵禹杰一臉茫然,沒料到他耳朵那麼利,我連忙笑著擺擺手,「沒有,你聽錯了。對了,你朋友呢?」按理說,他身邊應該圍繞著好大一群人才是,但今日卻一個也沒看見。

他的玩伴和我的朋友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一夥人,彼此之間沒有太多交集,稱不上熟識,就是普通的隸屬於不同小團體的同班同學。不像少女漫畫中女主角總是與男主角的好兄弟相熟的劇碼,我們從來沒有刻意介紹摯友給對方認識,不過因為同班,多多少少可以觀察出他和誰關係最親密。

「等等到。看妳在這邊發呆,就先來找妳。」

他說的倒是順便,我知道才不是那樣,故意晃晃手中的熱奶茶並朝他吐舌頭,「你是算準我會在這裡吧。」

邵禹杰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當我還不了解妳?」

「是挺不了解的啊。」我隨口回應,他卻一改方才輕鬆的態度,眸中似乎閃過幾抹連我都看不懂的情緒,我拍一下他的手臂,「欸,我就開個玩笑,你這麼認真幹嘛?」

邵禹杰的目光突然停留在我的手腕上,我下意識遮住遺留在那處的傷痕,「怎麼了?」

「妳說的對。」他沒頭沒尾的說,我有點說不準他這句話是在回答哪一句。他認同他挺不了解我的這個事實,抑或他不應該對我的玩笑認真?

幸好這尷尬的氣氛沒維持太久,平時與邵禹杰玩在一塊兒的大夥沒過一陣子便到,特別是鬼靈精怪的程燦,「阿杰,別見色忘友,眼中就只有你的小青梅啦?」他吹聲口哨,大嘞嘞地出言調侃我們兩人:「林苡韶,哪時候準備收了我們家這個傲嬌的小寶貝?」

我被他的話逗得忍不住發笑,邵禹杰轉頭對程燦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閉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的耳根似乎染上幾分薄紅。

「我先和他們走,待會教室見。」教訓完小夥伴後,他探手覆上我的手背,我被他搞得一頭霧水,「這下可暖了。」邵禹杰得意洋洋道,像特意邀功似的,原來嫌我方才手冷。

我們有多久沒像這樣觸碰了呢?

「是是是,宇宙第一大暖男,謝謝你。」我好氣又好笑,他閃閃發光的眼睛有種孩子討糖吃的謎之既視感,而被他碰過的地方還殘留著指尖的熱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