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第一戰神&第一戰狗

凌霄寶殿上,三品以下的神將都跪在大殿,連大氣都不敢呼一聲。

正殿上,除了玉皇大帝坐的金龍椅,又自動化現一張金鑾椅,方便王母娘娘擺駕蒞臨。

「二郎神呢?都已經過了一炷香,怎麼還不見他進宮?到底是派誰去傳達本王的旨意?」玉皇大帝不耐煩問道。

「啟奏玉帝,新任的司命星君已經去催促,相信……很快……就會將二郎真君帶來殿上。」

在一旁跪著回話的小仙,因畏懼怕接下來可能發生的衝突場面,聲音顫抖到無法好好說完一句話。

相對於玉皇大帝的狂暴,王母娘娘一派悠閒,坐在一旁品嚐著西域的奇珍異果,身旁的宮娥還三不五時就獻上瓊漿玉液,看起來十分享受。

「你這個當舅舅的,又不是沒領教過自己外甥的臭脾氣?都多少年了?連凡人都知道二郎神君,心傲不認天家眷。你越是對他擺玉帝的架子,戩兒就越不把你放在眼裡。」王母娘娘好整以暇勸說。

「這事跟面子無關,而是事態嚴重,只要是天庭的一份子,都不能置身事外!」

即使身為玉帝,此時也難掩心中焦慮。

「這件紕漏,是天地之間的巨大隱憂。楊戩身為天庭冊封的正神,應該要明白是非輕重!應即刻上殿覆命,現在竟然讓滿朝仙神等他一個?分明就是使性子!」

玉皇大帝語音剛歇,一個斯文且氣虛的男聲,在大殿人群聚集的階梯末端響起。

「玉帝在上,小神司命,奉命去請二郎真君。」一位個子矮小、身穿灰色道袍的男仙說話了

「幹嘛站在那麼遠的地方回話?」這年頭連神仙都不懂禮貌了嗎?玉皇大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司命星君趕緊起身,往台階上多踏了幾步,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宏亮些。

「稟奏玉帝,小神也不想距離祢如此遙遠。但是二郎真君要小神先上殿傳話:他來面聖,可以,但他的好兄弟與他形影相隨、寸步不離。若要他踏上凌霄寶殿,他的兄弟也得同進同退。」

司命星君一邊說,一直望向階梯旁、玉帝視線不及之處。

「真君還在殿外,等小神傳達聖意呢。」

「都什麼節骨眼?楊戩到底在耍什麼小性子?管他什麼狐群狗黨,通通帶上,快點給我進凌霄寶殿議事就好了!」

玉帝重重拍響金龍椅的扶手,天上人間同時發生了小地震,造成小小的混亂。

「戩兒的好兄弟?那不就是……」對於外孫打的鬼主意,王母娘娘心裡有底。

她是與天齊壽的上古神,第一代天帝帝俊的女兒。花容月貌不在話下,露出俏皮的微笑時,眼角閃過的慧黠光輝、讓天地同感,如沐春風。

玉帝才剛發洩完對楊戩不滿,一道宏亮且具有魅力的男聲、就從階梯旁響起。

「謝謝玉帝包容外甥的小性子!原本還擔心舅舅會跟以前一樣,顧及身為天地至尊的顏面,禁止非神族進入凌霄寶殿。看來這幾千年,舅舅的證量與氣度又再次增長。」

彷彿自帶探照燈,當他低沉如天樂的男嗓響起,擋到的眾神仙自動往兩側退出一條通道。

「戩兒代哮天犬感謝舅舅開恩!讓我的兄弟踏入凌霄寶殿。」

身為神族,楊戩的身型本就高大壯美,容貌卻是斯文俊雅,眉宇間傲氣外露。身穿銀色鎧甲戰袍,手持三尖兩刃刀。傲視群神的『第三眼』,在他寬闊的額頭上半開半閉,流洩金色神光。

而二郎神身後,緊跟著一隻大小如猛獅、銀白被毛的獒犬。

這一隻銀白獒犬,可不是普通的狗。

銀白色澎鬆潔淨的被毛隨風搖曳,如同草原上豐厚的水草;半瞇的眼縫,隱約顯露如琉璃一般湛藍清澈的瞳仁;光是牠的掌花,比成年男子的拳頭還大;當牠站起身,頭頂甚至比七尺的壯漢還高。

牠,是犬族的至高榮耀。

唯一以畜生身飛昇天庭、鎮守南天門的第一神犬:斬妖除魔、驍勇善戰、忠勇護主的『哮天犬』。

一神一犬,瀟灑邁步踏入凌霄寶殿。四周立刻傳出激賞的驚呼,與議論的耳語。

激賞的讚嘆,當然是給玉樹臨風的二郎神;議論的低語,就是針對貿然踏入聖境的哮天犬。

「祢瞧瞧,我們家戩兒越發英挺俊美!讓我年輕個幾萬歲,我也會愛上他。」

王母娘娘跟凡間有兒孫的爺奶一樣,永遠都是外孫的頭號粉絲。王母娘娘此舉,讓兒子玉皇大帝心裡不是滋味。

「可惡!外道與狗,不准進入凌霄寶殿!」玉帝的怒吼,如雷霆般響徹大殿。定力不夠的小神,立刻被驚得掩耳撲地。

「舅舅,身為玉皇大帝,說話出爾反爾不好吧。」楊戩嘴角勾起惡作劇成功的笑,把堂上的外祖母逗得花枝招展。

「我是答應你帶兄弟上殿晉,我有答應哮天犬這狗可以上殿嗎?」

『嗷嗚?』

長相驍勇剽悍的哮天犬,聽見玉帝所說,眼神裡盡是無辜與哀怨。短短的狗眉毛也努力往眉心皺起、成為一個令人發噱的小八字。

被拒絕的感覺很悲涼耶。

「有!」

被眾仙擠到場邊、邊緣化的司命星君,仗義執言開口:「剛才您清楚說出:二郎真君可以帶『狐群狗黨』上殿。哮天犬確實如假包換的狗黨,神君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啊。」

這個新上任的司命星君,倒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天庭之上,玉帝最大。怎麼胳臂一直向外彎?下朝後,一定要把司命星君送去仙班職訓中心再教育。

玉皇大帝還想說什麼,把楊戩故意帶來的惹禍精捻出去。但看階下眾仙點頭如搗蒜,如果祂再強辯什麼,只怕落得君主無大度的口實。

「算了。」玉皇大帝放棄了,「二郎神楊戩,上前覆命!」

「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