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荒野裡漂流-2

轉眼便已至放學時間,離開校園多年,我沒想到再回到這狹小的位子上坐著居是如此痛苦。

「常笑,掰掰!」張寧寧朝我告別後便拎著厚重的書包急匆匆地離開教室了,顯然還要趕車去補習。

我慢慢悠悠地收拾東西,卻對隔天的課表還有作業毫無印象,只好逕自把鉛筆盒還有筆記本放進包裡便離開教室。

一離開教室我就後悔了,離開故鄉那麼多年,我從沒回來高中過,一時之間居忘了該怎麼走出校門,東摸摸西摸摸才走到停車場,卻不見校車的蹤跡。

我愣愣地望著眼前空蕩蕩的停車場,警衛看見我一個人傻站在這兒便走上前,說:「同學,暑輔校車只有一班啊!記得嗎?妳來晚了,校車早就走了。」

我趕緊頷首,然後朝警衛道謝便衝到最近的車站。可惡,我肯定是被那個警衛當成傻子了。

總算來到車站了,我喘著粗氣,站裡人不多,顯然是剛剛公車已經來了好幾輛。

我找了個空位,站定了,四處張望,看見後頭鏡子裡的自己留著一頭短髮,身穿藍色的運動服,腳踩一雙略微破舊的運動鞋,臉上還有幾顆痘子,青澀模樣可想而知。

我被自己這副模樣嚇著了,彼時還不懂打扮,仗著還是個行走的膠原蛋白而擁有青春的光芒。

這就是十七歲。

我將頭髮撥到耳後,陣陣微風吹起,像是夏日最好的祝福。

一輛公車緩緩行駛過來,正是返家的那輛,我朝公車揮手,待乘客下車才走上車。

「學生價,上車。」

又有多久沒有聽見這個幸福的聲音呢?

因為是提供輪椅位的公車,車上位子不多,我找了個靠近後門的位子站好,戴起耳機,望著外頭流轉的景色,想起自己當年也總是這樣聽歌發呆,拿起單字書來漫不經心地背誦。

這是段痛苦,同時也恬淡的時光。

彼時《通靈少女》紅遍大街小巷,我按下隨機播放,第一首跳出的歌曲便是〈不曾回來過〉。

正是屬於我的十七歲記憶的歌曲。

我盤算著這十五天該如何度過,什麼學科內容都忘得差不多了,連校園內部構造都不記得了,甚至不記得班上同學名字,我就剩下這十五天可以活了,大概也只能隨隨便便地過完吧?

正當我努力去回憶班上同學名字時,忽然右邊傳來窸窣聲,總感覺身側的人有些奇怪,我不去理會他,卻驚覺他正在摸我的屁股,下手力道越來越大。

我一驚,雞皮疙瘩像是瘟疫蔓延開來,我不住地顫抖,想起了那個宛如地獄的夜晚,男人的聲息,鋪天蓋地的噁心感朝我襲來,我無所適從,壓根兒逃不了。

「平常看妳正正經經的,沒想到在床上是這個樣子啊。」

我試圖掙脫,卻還是被他給壓制在床上,巨大的疼痛感如同鑽心一般,我不住地喘息,央求他放過我。

他是個嗜血的怪物,聽不進我任何的請託。

我就像個摔破的花瓶,粉身碎骨。

「不要——!」

那天的慘叫彷若還在耳邊,撕心裂肺地就要把我給揉碎了。

我推開了右邊的人,看清了他的臉上一閃而過的震驚,旋即而來的是焦急以及憤怒。

「妳!」

我往左靠了一步,踩到了某個人的腳,一個踉蹌,跌進了他的懷裡,我趕緊轉頭要朝他道歉,一抬頭就看見了一張熟悉又陌生的人臉。

少年緊蹙著眉,慍怒卻不失冷靜,明明才十七歲卻咄咄逼人得像個三十歲的男人。

他將我攬到一側,我順著他的力道看見了他名牌上的名字。

祁望。

果然是他。

我以為他會斥責那個男人,沒想到他居高聲大喊:「司機,麻煩開到警察局,這裡有個變態在性騷擾女學生。」

司機趕緊掉頭,我原先試圖想要掙脫他的懷抱,卻不敵慣性地又倒進了祁望的懷中。

頓時車上一陣譁然,剛才那個變態想要逃走,卻被好幾個乘客給壓制住了,博愛座上的婆婆看著他,唸了串台語:「相貌堂堂居然做這款歹代誌……」

站在暴風圈中央的我居顯得格外安逸。

我轉頭望著祁望,發覺他依然攬著我的肩膀,他似是發現我的目光,輕輕地鬆手,然後朝我漾起了笑容,「沒事了,等一下還要妳冷靜地跟警察做筆錄呢!」

他又補了句:「沒事的,我也會陪妳的。」

我輕輕地頷首,因為他輕飄飄的一句話,忽然就不怕了。

他沒有再多說什麼,我也沒有興致再跟他來個久別重逢的寒暄,我靜靜地倚著竿子,望著窗外同這少年一般熟悉而陌生的景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