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我聽見了水聲。

海水的鹹味伴隨著風的涼意迎面而來,水聲裡好像混著男人的聲音,就像耳語一般,一次又一次呼喚我的名字,他說:「青春是場稍縱即逝的美夢,當妳清醒時,它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不明所以,也無力探尋聲音從何而來,就這麼躺著,好似等會浪花會拍打在岸上,把我給一起沖走。

「常瑾毓。」

我吃力地睜開雙眼,撐起身子,眼前是一片黑暗,不見任何海水的蹤跡,我以為自己在做夢,現在夢醒了,該起床了。我伸手要去按電燈開關,抓了個空,我有些慌了,身處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我左顧右盼,依舊沒能找出方才聲音的來源,只好再度閉上眼,慢慢悠悠地躺下。

「常瑾毓,生於己卯年九月十五,卒於己酉年六月十八,得年三十,嗚呼哀哉,死因──自殺。」

冷冽的男聲傳來,我驚得趕緊起身,忍不住大叫:「是誰?」

話聲剛落,整個空間忽然亮了起來,一名戴著帽子、身著一襲袍子、面具遮住了整張臉的男子站在我面前,他的眼底是我讀不出的感情,像是一個睥睨天下蒼生苦難的王者,冷酷無情。

他湊近我,像是一道巨大的黑影,要將我包圍住。

我慌亂地退了幾步,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腳就這麼陷進沙子中,我左顧右盼,這才發現自己正在一座荒蕪的沙漠中。

他走近我,眼底沒有任何的情緒,聲音低啞,「我是誰不重要,妳只要知道我是陰間使者就好。」

我震驚地看著他,原來《鬼怪》和《與神同行》演的是真的。

「閻王大人的審判結果下來了。」

我一愣,「為什麼我沒有參與審判?」

他笑,笑裡藏著些許輕蔑意味,「自殺的罪人是沒有資格出席審判的。」

我語塞,除了委屈,更多的是無奈。活得憋屈,死了也要任人宰割,可這一切都是我的罪過。

「不過閻王大人決定法外開恩,給妳點獎勵。」

聞言,我猛地抬頭望他,只見他輕聲說:「在妳輪迴之前,可以讓妳回到人生裡最快樂的時光十五天。」

「人生裡最快樂的時光?」我張狂地笑了起來,反正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自殺死的,是因為對人生絕望了才會自殺,我的人生哪有什麼最快樂的時光?不如請閻羅王不要浪費時間在我這種人身上了,趕快讓我去輪迴吧!」

他沒有回應,顯然是對我這種賴皮鬼沒轍了。

我逕自將腳從沙堆中抽出來,漫無目的地向前行,眼前是漫天的黃,一片荒蕪中了無生機,原來黃泉之下不過如此,我抬頭望向天空,驕陽似火,映得沙粒閃閃發光,甚至比陽世還要來得耀眼。

忽然有個很奇異的念頭油然而生,或許在這樣孤獨的荒野裡漂流也比苟活來得好,我甘願於此漫無目的的度過漫漫長日。

陰間使者跟在後頭,一言不發,我沒有理會他正板著臉望著我,像個調皮的孩子四處遊走,只是這裡除了沙子什麼都沒有,連個可以玩賞的東西也沒有。

我想要拿出手機把眼前的景致拍下來,忽然想起現時怎麼可能會有手機,而且我拍下來能有什麼用呢?又沒有人可以分享。

忽然一陣風吹過來,細細的碎髮拂過雙頰,有些癢,我將頭髮撥到耳後,正當我要觸及肩膀前的頭髮時,不料抓了空,我這才發覺自己現在居然留著短髮,而非生前的及腰長髮。

我似懂非懂,回頭瞪後方的陰間使者,不料一回頭,腳便陷進沙子裡,沙粒就像流水一般,快速地往下流,我嚇得急抬腳,無奈沙子陷落的速度又更快了,我趕緊向陰間使者求救:「現在是怎樣?拜託你救救我啊!」

他走近我,身子也一點一滴陷入流沙中,他眼底的笑意濃,「妳剛剛不是還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嗎?說實話,要是我能決定的話,我也想直接帶妳去輪迴,省得我還要去陽世監視妳。但是這是閻王大人的命令,哪能由得了妳我決定?」

我震驚地望著他,再低下頭看越陷越深的沙子,好像就能看見底部正發著光而不是我想像中的一片混沌。

我想要抓住他,卻在伸出手的那刻發覺腳底的沙子全不見了,我就這麼掉了下去。

「啊──!」

「常笑,好好享受吧。」

意識朦朧間,我忽然聽見了他的聲音。

還有那個久違的名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