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被放逐的公爵千金②

        這句話響徹前庭的瞬間,現場一瞬間陷入寂靜。

        緊接著就是撼動空氣的低沉鼓譟。

        王國的下任繼承人甩掉了王國內勢力最大貴族的未婚妻,放棄婚約的理由則是要迎娶男爵之女。客觀來看,這是讓父親大人起兵犯亂也不為過的重大事件,退一步來看,為了讓王族和貴族之間不產生嫌隙,也有許多更加適合的時機和方式辭退婚約,等到數年後再宣布與梅茵的婚約也是一個方法,不過想必亞瑟殿下並沒有想到這一點。

        他的腦海和內心已經完全被梅茵所佔據,就像孩子一樣,甚至認為自己為了梅茵做出這種違反常理的行為是愛的證明而感到驕傲吧。

        但是我不能夠對亞瑟殿下發怒。

        他沒有錯,克勞德哥哥和艾略特也都沒有錯,他們只是受到魅惑魔法的影響而已。

        我轉動視線,凝視著繃緊了臉的克勞德哥哥和嫌惡皺眉的艾略特。

        他們兩人都從小就伴隨著我長大的重要的人,此刻卻沒有站在我的身旁而是擺出保護者的態度護著梅茵。

        胸口的疼痛逐漸加劇。

        但是這次我並沒有伸手摀住。

        我再次轉動視線,看向造成這種局面的關鍵人物。

        雖然追根究柢,梅茵本人也沒有錯,因為她並不曉得自己擁有這項魔法,單純只是以為自己比較容易得到其他人的喜愛而已。

        正因為如此,她知道只要哭泣,周圍的人就會用盡辦法哄自己開心;只要鬧脾氣,周圍的人就會給予自己想要的物品;只要討厭某樣東西,說出口之後那個東西就永遠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她從未遭遇逆境或困難,總是抱持著幼稚、不成熟的想法,完全不考慮後果,就像是一名天真無邪的孩子,就連現在也只是因為「害怕大聲爭吵的場面」才始終將臉埋在亞瑟殿下的胸口,不願意挺身說明事情經過。

        在玩遊戲的時候,這些人設的缺點可以輕描淡寫地帶過,半嘲諷地笑著說「這個就是女主角的光環啊」、「真是令人羨慕的魔法」,然而在親身體會到這點的此刻才意識到這是多麼惹人厭的事情。

        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錯。

        若是非得要找出一個責怪的對象,大概只有前世身為遊戲腳本家的自己了。

        我緩緩地吐息,搖頭甩去那些對於現狀毫無幫助的想法。

        「亞瑟殿下,現在這個時候,我還可以將您的發言視為一時的氣話,充耳不聞,希望您能夠做出合適的判斷。」

        「無法分辨情況的人是妳吧,愛琳娜・珍・德斯雷修卡,不要混淆事情的重點了!妳沒有資格擺出高高在上的態度主導話題,如果妳執意不肯向梅茵道歉,坦承自己的錯誤,我保證會讓妳得到應有的教訓。」

        「現在的重點已經不是欺凌與否,而是一國王子與宰相之女的婚約──」

        「不要轉移話題!不要再提起妳的身分!那些都不是重點!此刻的重點就是妳不願意為自己的過錯道歉!」

        「唉,看來這個就是你的決斷了,亞瑟・馮・西亞多里安。」

        「妳……直呼王族的全名可是大不敬的行為!」

        我忍不住提高音量。

        「那麼試問憑藉著人數包圍著一名弱女子,在缺乏第三方的情況下進行一方面的言語審判就是王國容許的行為嗎?在只有人證、沒有物證的情況下逼迫我認罪,這樣的行為可以稱為堂堂正正嗎?難道不是欺凌嗎?」

        「這裡的所有人都看見梅茵跌倒了!」

        「然而請問有人看見是我絆倒她的嗎?」

        「沒有人看見並不代表妳沒有做,而且還有過去那些陰濕惡劣的欺凌。」

        「那些事情,我也不曾做過。我沒有欺凌過梅茵小姐。」

        「妳在暗指梅茵說謊嗎?」

        「無論謊言或事實,打從這場鬧劇開始之後,她從來沒有開口說過一個字不是嗎?就只是一直依偎在您的懷中,擺出與本事無關的態度。這樣的行為,在我看來連對峙都稱不上,只是單方面的汙衊。」

        「這件事情本來就不關梅茵的事情,整件事情都是妳的錯。」

        亞瑟殿下側著身子,將梅茵抱著更緊。

        「我也不想讓梅茵待在這裡,是善良的她願意給妳一個道歉的機會才勉強自己待在這裡,沒有離開,然而……然而妳卻矢口否認,身為加害者卻厲聲指謫被害者,簡直令人無法忍受!」

        那些只是您的一己之見吧。

        依照遊戲劇情,梅茵真的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不曉得自己說過的話在經過魅惑魔法的增幅下會產生多麼龐大的影響力。

        那些「愛琳娜小姐總是否定人家的意見」、「愛琳娜小姐又瞪人家了」、「愛琳娜小姐感覺隨時在生氣」的抱怨輾轉反覆、積少成多,不知不覺就變成我用盡各種惡劣的行為刁難梅茵的謠言了。

        「亞瑟殿下,您真的認為這樣的決定行得通嗎?」

        「欺凌他人的妳有何資格指謫梅茵,追根究柢,妳打從一開始就連一句道歉都不肯說,沒有展露出絲毫悔意。別說身為貴族了,妳在身為人的階段就已經有問題了!」

        「因為我沒有欺凌她,因為我認為事情的重點並不在此,因為我知道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必須處理……但是即使我聲嘶力竭地哭喊著這些理由,想必無法傳遞到你的內心吧。」我微微嘆息,再次沉聲確認:「亞瑟殿下,請問這個就是您的決斷嗎?」

        「愛琳娜・珍・德斯雷修卡,不要讓我再次重複,立刻向梅茵道歉。」

        「我不會因為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道歉!」

        昂起臉宣示,我用著極度緩慢的動作掃視過在場每一個人。

        震懾於公爵千金的魄力,騷動的音量逐漸降低,沒有學生願意和我對上視線,紛紛低頭迴避。

        當我看完一圈之後,瞥了眼克勞德哥哥和艾略特,再次將視線定格在亞瑟殿下的臉龐。

        「克勞德哥哥、艾略特,這段時間感謝你們兩位的照顧,畢竟今後都不會再見面了,還請容許我表示自己的感謝之情。」

        「今後不會再見面什麼的……愛琳娜,難道妳想逃嗎──」

        「隨便您怎麼說吧,亞瑟。」我昂首打斷,勾起嘴角說:「喜歡您的這段日子,我曾經過得很幸福。」

        語畢,我昂首闊步地轉身。圍觀的群眾立即讓出一條通往學園大門的道路。

        我沒有轉頭,無視著亞瑟殿下的叫喊,繼續向前踏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