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5、新班級

      站在門號1027的房前,靳嵐猶豫著要不要開門。

      裡面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出現巨大的碰撞聲,偶爾還會有輕微的地震。

      這真的沒問題嗎?

      靳嵐想了想,還是決定先敲門為妙。

      「稍等一下!」裡面有個人這麼大吼著,即使隔著一道門,靳嵐仍能聽出這人語氣中的急促。

      而後裡頭又是一陣碰撞聲。

      小白此刻坐在靳嵐的肩上,散發著「這真的可靠嗎」的氣息。

      然後眼前的門就被打開了。

      「請問你找誰?」眼前的人有著一張稚氣未脫的娃娃臉,以及需要讓靳嵐低頭的身高,讓人難以置信對方已經高中了。

      「我是轉學生,夏琛先生說我住這一房。」靳嵐將夏琛剛剛告訴他的話一字不漏複製貼上。

      「喔喔!有聽說有聽說,請進。」娃娃臉十分熱情,而靳嵐順利的進入宿舍。

      房間的格局不小,兩張雙層上下舖被靠在左邊的牆邊,中間有個小茶几,右側則是四個大書桌跟浴室門。

      正中間的牆面則有一個小電視。

      「剛剛發生什……」靳嵐話還沒說完,浴室就又一陣碰撞聲,一隻毛茸茸的小動物衝了出來。

      「幸野!快點!」一個擁有健康小麥色皮膚,紅色短髮,琥珀色眼眸的男子滿身是水,非常狼狽。

      「不行我根本抓不住祂!」娃娃臉,幸野有點崩潰,拋下了靳嵐就開始追逐那隻非常暴走的毛茸茸。

      只見幸野追著毛茸茸滿屋跑,他一邊追,一邊對靳嵐喊:「新室友,能不能……嗚噗。」

      幸野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被毛茸茸衝擊了肚子,力道之大,讓幸野整個人翻坐在地。

      靳嵐的眼睛在剎那間變成了銀色,毛茸茸瞬間僵直。

      而幸野面容雖因疼痛而扭曲,但仍忍不住訝異的叨念:「念力……」

      靳嵐讓小白將行李拖到角落,自己則是衝到幸野身旁。

      只見靳嵐抽出了符紙,輕輕按在對方剛剛被重擊的腹部,符紙發出了暗綠色的光芒,消失。

      「還好吧?」靳嵐剛剛的紙符是治癒用的,也有緩解疼痛的功效。

      「好多了,謝謝你。」金色短髮的娃娃臉稍稍調整了姿勢,坐了起來,對靳嵐伸出了左手,「我叫伸太幸野,一年B班,第三世界,日本人,銀階。」

      以左手相握,代表以心相待。

      「靳嵐,一年A班,第三世界,台灣人,紫階。」靳嵐握上了那隻手。

      「嗚喔喔!強者加同鄉!」幸野雙眼放光,激烈的搖著對方的手。

      「你別嚇到他。」紅髮男子將身上濕透的衣服換下,方才的狼狽樣已不復存在,「我是伊恩•諾瓦,第二世界,邊緣村莊出生的,藍階,一年B班。」

      靳嵐點頭表示知道後,看向旁邊的那顆毛茸茸。

      「喔喔,這個是任務……等等,你一直控制著牠?」幸野忽然想起這隻毛茸茸的小傢伙是被靳嵐的念力給定住的。

      靳嵐點頭。

      「抱歉嘿,我去拿繩子綁起來。」幸野露出了抱歉的笑容,跑去翻縛獸繩。

      靳嵐則從口袋拿出被折成小紙的排課表、基本資料、社團,默默的開始填。

      而伊恩在旁暗自驚嘆,光是能將靈力轉化成念力這一點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更何況對方居然還有多餘的心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而且他完全感受不到對方有任何的吃力,靳嵐的氣場就如他所表現出來的一樣,遊刃有餘。

      「可以解除了。」幸野在毛茸茸身上綁了幾個固定性繩結。

      「好。」靳嵐將念力解除,但眼睛依舊維持現狀,想著既然都被人看到了,也沒什麼好藏的,這樣特殊的瞳色多半象徵家族地位崇高,靈力強盛,他不想惹麻煩才藏起來,不過似乎在這所學校也無所謂了。

      意外的是,這兩位室友卻連問都沒打算問。

      「咦,你的選修課很多我也有選欸!」幸野語氣異常興奮,配上那張小孩臉,有種說不出的天真活潑。

      「白癡你太過動了。」伊恩臉上三條線掉下來。

      而靳嵐嘴角勾起微微的笑,沒有說話。

      除了程荻允跟家人以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會如此自然的和自己說話了。

      或許,以後會成為不錯的朋友吧。

      +

      靈高的學生必須在七點半以前到教室進行早上點名,而靳嵐也不例外。

      夏琛昨天就已經告知他他的位子在第一排最後一個,於是靳嵐此刻非常悠哉的走進教室,全然無視旁人的眼光,拉開椅子坐下。

      「紫階……」

      「轉學生嗎?」

      「哼,一臉跩樣。」

      「跩屁跩啊……」

      諸如此類的議論聲此起彼落,但靳嵐的眉毛連動都沒動一下,只是默默的拿著金炭筆在符紙上繪製一個又一個陣式,不論是曲角的弧度,符文的相對位置都一絲不苟,宛如機器人一樣精準。

      他位子前面的那個男性用念力在靳嵐的桌上顯出了文字。

      「我是亞洛安,坐在你前面的那個男生,你是轉學生?」

      而靳嵐用了相同的方法在對方的筆記本上回覆。

      「嗯,我叫靳嵐。」

      「我們班的階級意識比較強,那些人的閒言閒語你別太在意。」

      「沒什麼好在意的。」

      「哈哈,那就好,請多指教啊。」

      「請多指教。」

      教室的騷動在老師進教室後才平息了下來。

      「各位同學,老師我今天有兩件事情宣布。」靳嵐昨天才見過的斯文男子推了推眼鏡,目光直直落在靳嵐身上,「第一,我們班來了一位轉學生,我想大家都很好奇你的身分,所以得請你做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紹。」

      靳嵐有些慵懶的站起身子,銀色的眼眸本沒特意隱藏,靈力的流光在眸內流轉,淡然的表情即使在眾人的目光下仍然沒有絲毫崩塌的跡象,「我叫作靳嵐,姓靳名嵐,十大家族靳家氏族的下任當家,請多指教。」

      台下一陣略顯稀疏的掌聲響起,而靳嵐絲毫不見困窘,完全無視那些天之驕子的打量目光,悠然自得的坐下。

      「好了,第二件事情,運動會各項目已經開放報名,於下禮拜二截止,每個比賽都要有人參加,你們自己喬,剩下就沒事了,自行解散。」柏克拍拍屁股走人了。

        老師才剛走,另一隻老狐狸就出現在他的教室門口。

      「小嵐,你等等有課嗎?」程荻允一臉痞痞,無視四周對他投射而來的目光。

      他程荻允,在日域裡也是響當當的人物,長相俊俏,加上紫色位階,實力在日域裡算是數一數二的能手。

      嗯?你說靳嵐?他那叫變態不是人。

      「沒。」靳嵐將隨身包甩到肩上,走出教室。

      「要不要帶你熟悉環境?」身為學長,程荻允也算盡職,至少知道要帶人熟悉環境。

      靳嵐正要回答,隔壁班教室便有個娃娃臉黏了過來,完全沒發現對方在和別人說話,「靳嵐──要不要去吃早餐」

        「白癡,嵐在跟別人說話,不要亂打斷他。」伊恩賞了幸野一個頭搥,還不忘對老狐狸點頭示意,「程學長。」

      「呦,你的朋友?」程荻允有些訝異,靳嵐完全不像可以被搭訕的人,他本人也不會去搭訕別人,那麼,應該是室友?

      「嗯,室友,伸太幸野,伊恩•諾瓦。」分別為兩位做了簡單的介紹後,轉向看起來很想跟程荻允要簽名的幸野,「他是老狐狸,我的搭檔。」

      「搭搭搭搭搭搭檔?」幸野抹了抹口水,雙眼放光的看著程荻允。

      「死小孩,你說誰老狐狸,我年輕的很。」程荻允手環胸,一臉訓誡。

      「去死,幸野想要你的簽名。」身為強者狂熱份子的幸野還自備一本筆記本,此刻不知為何出現在靳嵐的手上。

      「咦咦咦咦咦咦?什麼時候拿走的?」幸野明明記得他把本子放在包包裏,此刻開了包包一看,本子真的不見了。

      程荻允很順手的簽了名,當幸野還在驚訝著,那本筆記本就又出現在幸野的面前。

      「他怎麼了?」靳嵐指著發愣石化的幸野,疑惑的看著伊恩。

      伊恩聳了聳肩,「當機吧,不要管他,程學長要一起來吃早餐嗎?」

      「好啊,小嵐嵐請客。」

      「旁邊有牆自己去撞。」

      「你好狠心……」

      「閉嘴,附近圍觀的人很多。」

      「哎呀害羞什麼,我們都這麼熟了。」

      「我跟你才認識兩個月而已。」

      伊恩有點好奇的看著兩人的互動。

      傳說中不苟言笑的程荻允,真面目居然這麼的……

      靳嵐如果聽見了伊恩的心聲,肯定會暴走。

      不苟言笑?真是「不、苟、言、笑」啊。

      至於為什麼大家對於程荻允會有這種誤會,這又是另一件耐人尋味的事了。

      程荻允沒什麼朋友,他平常不覺得有必要交談,就會避免接觸,加上大部分的人不太敢主動跟他搭話,在這間以能力為尊的學校,他身為紫階使得很多人會下意識的服從跟尊重他,導致他被其他人塑造成了一個不苟言笑、難以親近的形象。

      「好了去吃飯。」伊恩覺得兩人的拌嘴不制止可能會爆出很恐怖的內容,於是打斷了兩人,順便將幸野拖走。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