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POPO華文創作大賞決選入圍作品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源起 傳說之歌

傳說距今數百個千年之前,有一個邪惡大神從天而降,祂一揮手,把地上的三分之一化成火海,他呼出的氣息,把地上另外的三分之一的化成無盡的死地,祂手上的刀   --   那是能斬斷光明的黑暗之刃   --   收割了地上一半的生命。

當所有的生命都在哀泣時,一個偉大的英雄從火焰之中出現,他的眼睛中跳動著希望之光,他的血液裡奔騰著忿怒之火,當他手中的劍與邪惡的刀交會之際,天空暗了一半,海水少了一半,火焰與哀號倏然而止,代之以死寂   ...

他們在地上戰鬥著,他們在海上追逐著,無窮無盡的豪雨和冰暴夾著烈火一團團地從天而降,可怕的閃電和狂風此去彼來,猛烈的戰鬥持續了九十九個日出和日落,最後終於在另一個恐怖中結束。

在那的終結的日子,一座神秘的黑塔像一把天外來的利劍般地撕裂大地,在決戰的神們的驚訝中,一個披著黑色披風的人影出現在塔外,祂把祂的巨劍擲在兩位神的面前,用滄桑而孤寂的音調對他們說:「戰吧   !!」

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只因一切發生都在瞬間,在瞬間的光芒與閃耀後,天空恢復的青碧,大地也恢復了生機,狂風和暴雨只留下在原野中四處奔流的小溪。無知的人類啊   !!   卻在莫名的幸運裡留下生命。

傳說吧   !!   或許這一切都是傳說   !!   千年前的事情有誰能相信   ?   你呢   ?   追尋至道之路的旅行者啊   !!   你想看看那火焰與戰鬥的一刻嗎   ?   你想聽聽狂風與閃電的利嘯嗎   ?   或許這些都已經過去了,但是誰能告訴我,那無門塔外的風,為什麼總是寂寥來去   ...

(這是二十年前寫的,現在還敢貼,可恥啊~~)

(老婆直言道:這篇寫得真爛啊!陳漫無恥地高興萬分:老婆大人!您是說我二十年來總算有了一點進步嗎?)

源起2   生命的轉角

那是1993年的夏天,我在新竹科學園區經歷了一年多暗無天日的工作後,決定回學校混個碩士學歷,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薪水能提高一點。

那天的陽光很燦爛,我走路進清大,在豔陽和蟬鳴聲中經過大草坪,停在材料中心前的榕樹下,因為需要一些時間重新準備考試,並且讓自己下定決心唸書,所以我想應徵一個研究助理的工作,薪水不高但夠過活。

反正假都請了,我提早一個小時到達材料中心,就坐在榕樹下平心靜氣地想著退伍後走過的路,經歷了兩份工作,見識了兩個公司的風風雨雨,我成熟了許多,幸好仍保持著年輕人的銳氣,也保持著在服役時養成的回顧前路的習慣。

胡思亂想了一個小時,羨慕地看著一些學生樣的年輕人進進出出,盯著榕樹間的蟬螁,我也想進行一次蛻變,讓我從現在的工作中解脫,重新走上新的道路。

一個小時後我進入材料中心,依照約定到達面試地點,發現有些學生在那邊排隊,心裡就浮起了不安,沒想到一個助理工作也有這麼多人搶?把排隊的人大略看了一下,都是些年輕的男女學生,我想我是最老的一個,二十五六歲,兩份完全跟研究助理不搭的工作經歷,五六年沒碰過的英文口語,讓我感覺沒什麼信心,但我還是硬著頭皮排著隊,心裡有點煩惱,早知道這麼多人就不該在外面耍寶,搞什麼準時到達的把戲,應該早點進來搶個好位置的。但現在後悔也遲了,只能在隊伍的最後一個位置靜心等候。

我的前面是一個留著幾根胡鬚的男學生,清秀而有風姿,相當有書卷氣,他們似乎是幾個人一起來報名的,正在一起低聲討論。

透過他們的交談,我知道這次面試是材料中心的一把手吳茂昆要幫一個外國交換學者找助理,我聽過吳茂昆的大名,知道他在物理界很有名,後來我才知道他國內是搞高溫超導的大師級人物,而這些學生是清大物理的,他們想要接受那位名字很怪的交換學者的指導,所以一大堆人來擠兩個助理的名額。

那時我就有點動搖了,我在大學唸的科系可不是物理,那時很不用功,自學了四年的程式語言、讀古代筆記小說、玩電腦遊戲,直到畢業前才隨大流草草地選了材料科學考研究所,考不上就把書本上的東西丟光了,那時我只想盡快工作來負擔家計,根本沒想到繼續唸書。

還是一句老話,人生沒有後悔藥吃,機會只給準備好的人,但既然來了就只能面對了。

人進進出出得很快,隊伍漸漸縮短,我的後面沒有人來排,我是最後一名。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太陽升到了中天,我終於進到面試的研究室內,那是一個有許多組合中機器的研究室,房間不小,地上髒髒的有些灰塵,但設備看起來都是新的,我掃了設備一眼,幾部電腦和一些步進馬達,一大捲粗鐵絲狀的金屬線,還有一些鋸開來的陶瓷管,不曉得要做什麼研究。

一個學者模樣的長下巴中年人陪著一個老外,那灰髮老外不是我見過的種族,皮膚是黑褐色的,但不是非洲人那種漆黑,他留著一頭捲髮,看起來有點年紀了。面試了這麼多人之後,他顯得有點累也有點不高興。

那中年人拿著我的履歷問道:「你對高溫超導有什麼瞭解嗎?請用英文回答。」

「死定了!」我心裡想:「我連高溫超導的英文怎麼說都不知道。」

但我管不住自己的嘴,開口用我那殘破不堪、以為我一輩子用不上的英語口語說道:「你們鋸這些管子做什麼?這些是電熱線嗎?我對步進馬達有興趣,而且也有能力組合電腦,我甚至能寫程式。」

那老外眼睛一亮,用含渾不清的英語說了一句話,他的口音很重,不是台灣人習慣的美式口音,我楞了幾秒才猜出來他是說:「你對單晶生長瞭解多少?」

我對他笑道:「單晶可是一門藝術,我完全不了解,我唯一接觸到單晶的是IC廠中的晶圓。」

那老外不意外地笑了笑,他高興地看著旁邊的中年人用他特有的英文口音笑道:「天啊!總算找到一個聽得懂我的人了。」那中年人也笑著鬆了口氣。

他們相視一笑,老外又問道:「你能寫程式?」

「能!我剛幫公司用dBase寫了一個資料庫程式,把四個人一整週的統計工作簡省成兩個小時。」我繼續用彆腳的英語回答。

老外驚訝地眨了眨眼,他指了指桌上的馬達問道:「控制過馬達?」

「沒有!但電子訊號的東西還不是都一樣?我會用組合語言!」

老外拿起一根切成約三十公分長的陶瓷管說道:「我們的工作是建造一些均溫加熱爐,用它來製造一個溫度區間,並且透過設定來改變溫度的變化,希望能長出超導單晶。」

見他望向我,我知道我該回答些什麼,但當時我根本聽不懂這些專有名詞,只能泛泛地答道:「是的!很辛苦的工作。」

老外似乎不在乎我聽懂了沒,他笑道:「是!又熱又累,還需要一些智力的工作,智力的工作歸我,又熱又累的歸你,如何?」

這次我聽出他有意把工作交給我,立刻答道:「沒問題!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No   Pain   no   gain!)」

老外凝視著我:「你想要收穫(gain)什麼?」

我誠實地道:「我工作了一段時間,覺得該回學校學些東西,我想考研究所。」

「好!我喜歡這個答案!我喜歡直接的年輕人!」老外高興地道:「明天就來工作!」

「很抱歉!我得交接工作,我不想讓上司覺得我不負責任!」我立刻拒絕。

「好!你可以就來報到!要盡快!」老外在一張紙條上寫了電話號碼和他的名字遞給我,他說道:「我就要你了,你一定得來!確定?」

「確定!我會來的!」

老外伸出他的大手跟我相握,他的手乾燥有力,而且相當粗糙,不像是個學者,反倒像個工人。

我離開了研究室,外面已經沒人排隊了,我在陽光下看著紙條上的那行潦草的鉛筆字,又看著外面灑滿的陽光,知道自己又要踏上一段新的旅途。

出了材料中心之後,我仍然不敢相信我居然從一群優秀的物理系學生手中搶到了這份工作,我呆呆地坐在榕樹下,聽著吵鬧喧囂的蟬鳴聲,微風輕輕地吹來,帶來一些夏日的氣息,我突然發現我又活了過來,在經歷了長時間朝九晚五又不斷加班的日子之後,我已經很久沒看到陽光了,更別提有空去感受風的溫度,沒有陽光和空氣,人生還叫做人生嗎?

看著灑滿亮麗陽光的草坪,感受著溫和輕撫的夏風,我突然產生了信仰,如果這個世界有神靈,她一定就在我們的四周,我們不需要進教堂膜拜她,因為她時時刻刻伴著我們,在我們的周圍,用風撫慰著我們,用陽光灑滿我們,支持我們站在這個世界,她就在這裡,從沒離開過,她從來不解釋,只是做給我們看,她希望我們能看到花是如此開放、草是如此生長、鳥是如此鳴叫、雲是如此飄動,並且希望我們從中理解到一些道理,我們離不開她,即使人類建造了冷氣房,建造了封閉的大樓,讓人類遠離土地,也遠離自然的一切,彷彿拒絕了她的陪伴,但她仍然在這裡等候,儘管我們不斷傷害她,但她還是不斷付出。如果這個世界有神,還有什麼神能比得上她呢?

她就是自然!承載我們的、為我們提供一切的、從不要求信仰跟回報的,她是整個世界,萬物的創生者,這個星球。

所以我領悟了,從那時起我有了信仰,知道自己該如何生活和拒絕,我希望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所以我有了一個很長的計畫,首先必須是我自己!所以我站起來,對陽光和風告別,踏上我的新道路。

幫博士服務的日子很愉快,那段日子裡我知道他是個印度人,種姓制度的最高階級,從小到大都受到菁英培養,曾經參加航天計畫和核子武器研發,我跟他學習如何建立純手工的研究設備,用雙手從無到有打造高科技的研究環境,也跟他討論瑜珈和性靈,他為我介紹了印度的苦樂觀,甚至帶我參與印度人的聚會,我學著他們用手抓著灑滿香料的米,苦笑著把焚香用的檀香粉吃下肚。

那是快樂而相得的一年,在博士的鼓勵和支持下,一年後我考上研究所,但沒有離開博士,由於同在清大校園,我陪著他直到他結束在台灣的研究。

多年以後,我放棄了博士學業,投身進入遊戲產業開發網絡遊戲,很意外地收到了博士的來電,他還是一口印度腔英語,由於中研院的邀請,他又來台灣進行兩年的交換研究,但這次他不是找我當助理。他說:「陳!我知道你在開發遊戲,你是個好小子,總是有些獨特的想法,但我在印度有一家太陽能晶片廠,我需要有個好手幫我看著,怎麼?來幫我嗎?」

那時我正和團隊全心開發網絡遊戲,根本沒考慮離開團隊,也沒意識到這個邀請代表什麼,只是很感謝地推辭了,博士笑道:「好吧!你就繼續追逐你的夢吧!祝你幸運!願神保佑你!」

掛斷電話之後,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神一直在我身邊,她提醒我許多事情,讓我總是遇到一些好人,扶持著我在夢想的道路上顛簸前行,或許我一直很蠢,總是追逐著一些非主流的東西,但這是我自己選擇的人生,她微笑地放任我虛擲生命,縱容我胡思亂想,或許在她眼中,主流與非主流沒什麼區別,無非都是生生滅滅而已。

從此後,我沒再跟博士聯絡上,博士!希望您一切順利,也找到自己的夢想。至於我自己,不論我怎麼任性,我一直在她的懷中,無論生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