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貪婪的基軸是願望!

故事的開端就在兩位男孩和一位女孩之間,三個人是從小玩在一起的,三人是形影不離的。

 

但人的心總是會變,兩位男孩同時喜歡同一個女孩,李心梅。

 

總是笑著的男孩陳義之,他總掩飾自己的負面情緒,一直微笑著。

 

而一個平凡的男孩嚴崇慶,雖然他天資聰穎,但外人看起來就是平凡,陳義之跟嚴崇慶相較起來,陳義之是很不凡的。

李心梅被陳義之的笑容吸引著,陳義之和嚴崇慶,她選擇陳義之。

 

李心梅的家庭狀況可以是說非常不好,父親失業後,常常酗酒。

 

只靠母親在外開麵店生意,生活勉強過得去。

 

但李心梅父親卻常常跟母親伸手要錢,李心梅母親早已受夠他的墮落。

 

早知他在用她辛苦賺的錢,養外面的女人,每天都跟李心梅父親吵架。

母親都以淚洗面。她傷心透頂,對這個丈夫失望。

 

李心梅被家事常困擾著,陳義之常幫助她化解心事,都靠陳義之的笑容。

 

李心梅很喜歡陳義之的笑容。

 

嚴崇慶知道兩人彼此喜歡,他落寞地稍稍離開,祝福他們。

 

兩人的幸福才剛開始,就得要結束。

 

有一天,陳義之和李心梅約會看個電影,那次李心梅打扮得很漂亮,像個可愛的小女人。

 

那夜看完電影之後,他們倆到了公園,兩人相吻,雙方都是第一次接吻。

吻過之後,兩人笑得很甜,很甜蜜的愛。

 

後來陳義之送李心梅回家,兩人擁抱很久,陳義之在她家門口目送她進去。

 

李心梅開了家門,看到父親還在酗酒,厭惡地表情看一下父親,然後走向房間。

 

父親感受到她剛才的視線,也看到她精心打扮的樣子,看起來很迷人,剛好酒精作祟,起意淫之心,強行進入她房間,想要強暴自己的女兒。

 

「你要做什麼!?」李心梅尖叫,大聲求救,剛好母親還在做生意,不在家。

 

「我的寶貝女兒,很久沒讓我疼惜,讓爸爸親一下!」父親露出禽獸的一面。

 

「不要!走開!」李心梅努力地掙扎。

 

父親禽獸地抱住她,李心梅拿起桌上的美工刀,向父親大腿刺了一刀。

 

「啊!!媽的,臭婊子!」父親的大腿噴出大量的血,他憤怒地瞪著女兒,他已經醉了,他從李心梅強行奪走美工刀,他瘋狂向李心梅砍了好幾刀,最後李心梅流血過多致死。

 

父親已經沒有什麼人性可言,他親手殺害自己的女兒。

 

後來父親被抓去關,李心梅母親知道女兒死亡很傷心,憤怒地瞪著丈夫罵道:「你這個畜牲,下地獄也會不得好死!」

 

李心梅的葬禮,那天下著大雨,陳義之和嚴崇慶都參加最愛的女孩的喪禮。

 

 

嚴崇慶很憤怒,他狠狠地揍陳義之一拳,陳義之倒在地上,嚴崇慶不放過他,騎在他身上,不停地往他的臉揍著。

 

 

「為什麼!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不好好保護小梅!告訴我!你這個混蛋。你不是答應我,會好好照顧她嗎!?」嚴崇慶一直揍他的臉,眼淚卻不停地流,他很傷心,他也深愛著李心梅。

 

「……對不起。」陳義之只說了這句話,任著嚴崇慶揍他,眼淚也不停地流,他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好好保護李心梅。

 

陳義之的臉已經被揍成面目全非,但那些痛苦卻代替不了失去愛人的痛苦。只能流著淚,就算哭瞎,也忘不了那樣的苦。

 

從此之後兩人就不再聯絡,嚴崇慶怨恨著陳義之,再不是朋友了。

 

陳義之自從李心梅死之後,一直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每晚獨自在房間看著他跟李心梅的合照,回憶曾經的愛。

 

「想要回到過去嗎?」一陣尖銳又不男不女的聲音,傳進陳義之的耳裡。

 

陳義之在房裡大吃了一驚,因為他只有一個人住,父親在外面工作,母親早已過世。

他發現有著穿著馬戲團戲服,化妝成花臉,嘴角有長長的裂痕,鮮紅色的口紅,濃濃的黑色熊貓眼妝,笑嘻嘻看著他。

 

那副模樣根本就是小丑。

 

「小丑!?」陳義之很異常地快速恢復鎮靜。

 

「咦?沒想到你很快就鎮靜了!真不愧是我選上的人。」小丑嘻嘻地笑著。

 

「你是從哪裡進來的?我被選上?什麼意思?」陳義之很好奇,這小丑怎麼進來他的家中。

 

「你好,我是小丑。別看我這樣,我其實是個精靈,打扮小丑是我興趣。」

「所以呢?」陳義倒是很冷靜。

 

「你是被選中五個人其中一個,你的職位是「Ranger」遊俠。你必須跟其他爭奪者一起搶奪王冠。」

 

「那是什麼?」陳義之很不解他在說什麼?

 

「五位爭奪者互相殘殺,剩下最後一人就能得到王冠。擁有王冠的勝利者,能實現任何一個願望。」小丑靠近陳義之嘻嘻地笑著。

 

「實現任何一個願望?」陳義之想到李心梅,心想有可能嗎?

 

「你想要讓心愛的女孩復活嗎?」

 

陳義之毫不猶豫地回答:「想。」

 

「很好,你看你的左手上的刻印。」小丑指著他的左手。

 

陳義之看著他的左手,手背有紅色的長弓刻印,那是「Ranger」遊俠的證明。

 

「我賦予每位爭奪者超能力,你們在十年後開始爭奪王冠。你要讓自己變強,才能擊敗其他四位爭奪者,實現願望。」小丑摸著他的頭。

 

「只要我殺死其他四位爭奪者,就可以實現願望嗎?」陳義之看著小丑問道,眼神異常地冰冷。

 

「當然可以。」小丑騰空了起來,人影慢慢消失在空中,丟下這句話:「如果你是最後的生存者時,就會見到我。我會給你王冠,實現你心中願望。」

 

小丑消失以後,陳義之看著左手背上的長弓刻印,他感受身體有說不來的能量脈。

 

「……「Ranger」是嗎?遊俠的意思。看手上的刻印,是遠距離攻擊手嗎?」陳義之知道自己是遠距離攻擊手,他想到父親。

 

他父親是職業殺手。

 

他到現在無法原諒父親的行為,丟下病弱的母親,在外面當殺手。

母親病故,他都沒回去看她一眼,陳義之很氣憤,他卻掩飾自己的情緒,總是微笑著。

 

母親臨死前,摸著陳義之的臉龐,溫柔地說:「阿之。你不要把心中的情緒表現出來,這樣別人會看穿你的弱點。你會被人踩在腳下。」

 

陳義之不捨母親即將去天國,眼淚從未停下,哭道:「我要怎麼做,要怎樣才能把情緒隱藏起來?」

 

「笑著,永遠微笑著。再怎麼苦,都要笑著。這樣人家就猜不透你的心思了。」母親憐愛地撫摸他的臉頰,用手擦拭掉淚水,要他別再哭。

 

 

「懂嗎?阿之。」母親柔聲道。

 

「我知道了。媽媽。我愛妳。」陳義之握住母親冰冷的手,慢慢學習微笑,再怎麼難過都要笑著,保護自己。

 

「我也永遠愛你,阿之。」母親慢慢閉上了眼眸。

 

……我想要小梅活過來,要她過著全新的人生!這是陳義之的願望。

 

他要變強!如何變得更強就是找父親,向父親學習槍枝技術。

 

他知道父親在那裡,在北市陰暗角落,有個巷子。父親在那裡接單子的地方。

 

陳義之走到父親面前,父親看到許久不見的兒子,難免有些感情,他苦笑著:「你長大了不少。阿之。」

「是啊。我有事來請求你的。」陳義之微笑道,完全感不到他對父親有恨意。

 

父親看到他在假笑著,深知這孩子不簡單,這麼年輕就隱藏自己的情緒。他也回笑道:「嗯,有什麼事嗎?是跟我要生活費嗎?之前不是都不收我給的嗎?都靠奶奶給的。」

 

「不是的。」陳義之淺笑道。

「那麼是什麼事?」

「收我為徒,教我殺人的技巧。」陳義之說殺人這兩字,眼都不抸一下。

 

「為什麼?之前不是很討厭做殺手的我嗎?」父親很不滿,因為他不希望自己兒子也是殺手。

 

陳義之露出左背上的長弓刻印,說道:「我要變強!無論如何我都要變強!就算付出慘痛的代價,我都願意!」

 

父親看到那紅色刻印,他馬上明白那是什麼。他了解那是什麼。那是王冠爭奪者的證明。兒子被選上了。

逃都逃不掉!就算兒子不戰鬥,會被其他爭奪者殺死,必須要變強才行,成為最後的倖存者。

他為兒子感到心痛,沒想到兒子被小丑選中,親生骨肉無故被捲入戰爭。

他痛苦的表情說道:「我知道了。我會把你培養職業殺手的。」

 

陳義之一露出這刻印,父親就明白了,他果然猜中父親參與過。他的命運已經開始改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