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2:傻氣的誓言

2.

「傅小姐您好,這裡是中華電信,收到您的申請,我們已經幫您恢復您的網路……」

「唉。」

掛上語音電話,站在展示櫃前的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為了考S大的新聞研究所,我已經停用網路六年了,本來想等考上之後再恢復當作慶祝,沒想到最後卻是在這種時刻提前恢復。

既然都要找工作了,不用網路這種專屬於勵志考生的熱血堅持,也沒什麼好再繼續的吧。

真可惜,如果今年上榜,我本來還想把這段故事寫進補習班的上榜心得文裡的。

「小姐,可以請妳幫我介紹一下這台液晶電視嗎?」

一個和藹的中年婦女湊近櫃台前的我。

「沒問題,您稍等一下,我先拿型錄給您參考。」打起精神,我熱切地說。

有志者事竟成,雖然年紀比一般職場新鮮人大,但不氣餒的投了好幾份履歷之後,我很快便找到展場銷售人員的工作,專門負責銷售電視。

「這台是我們新上市的六十五吋電視,主打4K高畫質跟HDR黑湛屏,還有防眩光的護眼功能,因為是春節期間,我們現在還有提供延長保固的服務……」我仔細跟婦女介紹。

幾分鐘後順利成交。

可能是因為我的態度很親切,加上以前準備新聞研究所考試練出的清晰口條,我的業績居然挺好的,幾天就達到店員的每月基本業績。

「謝謝惠顧。」我對結完帳走出店門的那位婦女說,她離開前友善的對我笑笑。

自動門在她的身後關上了。

我透過玻璃窗目送她離開,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我視線之外,心裡泛起了一股成就感。

這也是份好工作吧。至少我可以賴以維生,我那個白目老爸也不用老是擔心我了……

一抬起頭,電視牆裡正播放的晚間新聞映入我的眼簾。

望著它,我本能摸了摸胸前那只展場人員的識別證。我想起我應徵這份工作原因。

可以全天一直看電視……看新聞。

這樣即使我不能完成我的夢想,但至少我可以站在離夢想最近的地方了。

還有,特別是能看E-GNs的新聞。

E-GNs,全台灣最受歡迎的電視台之一,新聞節目主打客觀、專業、與公信力,擅長以多元的觀點呈現出紮實的新聞內容,而它在台灣新聞界穩固的地位,面對如今網路時代下的新媒體崛起浪潮,依然屹立不搖。

不僅如此,E-GNs電視台的主播群,不分男女,個個台風沉穩,實力驚人……

尤其是她。

我吁了口氣,看著廣告結束後,主播台前出現的那個女子。

「莫宸昕。」

回應我的呼喚一般,電視螢幕裡那氣質甜美的長髮女子輕揚唇角,微微一笑。

幾點笑意,便亮起人們的日常,也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所知道的主播裡,只有莫宸昕有那樣的魅力……

我愣愣地看著她。這六年來的考生歲月裡,她一直是我的偶像。

惟一的偶像。

我沒忘記,只大我四歲的她,當年是怎麼在S大一畢業之際,應屆就錄取E-GNs電視台的儲備主播。

不僅如此,她擔任記者不到幾年的時間,就通過E-GNs素來嚴格的主播晉升測驗,被升任成正式主播,接下來幾年,甚至被派任為晚間新聞主播。

只要是對新聞業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電視台的晚間新聞主播是多麼重要的職位……

莫宸昕的這種升職速度,怕是比台北一○一電梯上升的速度還要快。

但她仰賴的是自己的實力。看過她無數的專訪,我知道。

她是個父母不詳的孤兒。沒有背景的她,每一步能依靠的,只有實力。

我甚至不用認真回憶就能想起來她報過的大新聞。不為什麼,只因她處理過的重大新聞實在太多了。

比如,去年的火車翻覆案,事情發生時就在晚間新聞播報前的幾分鐘。當時死傷人數尚不明朗,而莫宸昕不僅沒有照抄其他家的新聞台的模糊報導,還和即時和現場連線、即刻播報,在短短一個小時的新聞時間內盡可能整理各種傳進棚的凌亂資訊。整個過程她不僅沒有一絲慌亂,E-GNs還成為了各台中提供資訊最完整的電視台。

而這只是她處理過無數重大新聞的冰山一角,更不用提幾年前的九七水災、莫拉比颱風……

我好想成為跟她成為一樣的新聞人。我的手不自覺握成拳。電視裡的莫宸昕專業的微笑依然,我則不禁想起我被迫打折的新聞夢。

還有,我作起這個夢的原因。

六年前,我大四,就要畢業的前夕,那時……

一個大男孩的開朗聲音打斷我的思緒,阻斷我的回憶,讓我回到現在。

「欸,交班囉?」是接晚班的店員。二十三歲的他,大學剛畢業,笑起來一身的青春燦爛。

「OK。」我按下收銀機的結帳鈕結帳。

「掰啦。」我離開時站在櫃台的他笑笑對我說。我對他揮揮手,卻也忍不住回頭再望了眼牆上的電視機。

晚間新聞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了,已經切換成廣告,而最下頭的動態消息引起我的注意。

「本台當紅主播莫宸昕已正式發出聲明稿,確認她與知名議員褚耀宗的長子褚振決定訂婚的消息。」

「明星主播配上政壇新星的耀眼組合,本台預計於今晚的夜間新聞做更進一步的報導,敬請各位觀眾準時收看。」

「她要結婚了啊……」我喃喃,愣愣地望著電視機跑過的那串跑馬燈。除了莫宸昕,我想不到有誰比莫宸昕更像人生勝利組的人了。

她只大我四歲,早在我這年紀她已經是電視台主播。而跟她比起來,看看我現在在幹什麼?

自動門在我身後關上,迎接我的是無盡的漆黑夜色還有一鼻腔的汽機車廢氣,跟我已經黯淡無光的夢想。

這就是我的人生。

我僵硬的笑了笑,扯下胸口的員工識別證。

我真心不想想起我大四決定當主播那年,我所發下的天真誓言。

「莫宸昕,總有一天,我會成為和妳一樣的人的。」儘管過了多年,那時我傻氣的發誓聲音猶在耳際。

不要再想起來了,傅宥橙。我告訴自己,「對,傅宥橙,妳不要,呃……」

一股確實在我腸胃間蔓延開來的飢餓感,適時阻止了我的懊悔迴圈。

原來我還沒吃晚飯呢。

「即使再沮喪,人還是得吃飯啊。」綠燈了,在隨著呼嘯車聲經過後又迸發的又一波廢氣潮裡,我無奈嘆息。

----

但人生總是這樣的,你越討厭某些事,那些事就像被人偷偷貼在你的背上一樣,到哪裡都躲不掉。

比如此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