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楔子

人生是殘酷的,事情往往不如妳希望的那般美好?

我學到這點的年紀,應該比多數的孩子都要來得早。

為什麼呢?因為這是我十三歲那年,我病入膏肓的老媽在病床邊告訴我的。

「人生是殘酷的,還有……」

被病魔侵襲,她本來漂亮的唇瓣此刻乾涸的像是冬日裡的枯木。

我心一緊,我的直覺則告訴我,她在這般痛苦下還想告訴我的事情,肯定特別重要。

我豎起了耳朵聽。

「還有?」像個跟著老師覆誦課文的學生,我全神貫注。

而我媽的視線下移,瞪著我懷裡的言情小說忿忿撇唇。

彷彿責怪它耽誤了她多少年的青春……

砰。

在我猝不及防之際,她一把將它抽起扔進垃圾桶裡。

那本我還沒看過的言情小說就這麼無辜的摔了進去,混在剛削好的蘋果皮跟水梨皮裡,成了垃圾的一部分。

我媽瞪著我,似乎餘怒難消。

「還有?」她聲音拉高,「就是這世界上什麼美好的愛情故事都騙人的……什麼霸氣總裁愛上我,壞壞老公最愛我,我@#$%^&*$%^&*(。」

我不禁瞪大了眼,因為那大概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聽見氣質婉約的老媽罵了一連串髒話。

但礙於我當時年紀甚小,對髒話的理解能力有限,後來我花了很多年都想不起來她具體罵的內容是什麼。

總之,在她那一連串的髒話飆罵之後,我只記得,她最後湊近我耳邊說的那句話。

「……尤其,這世上根本沒有值得信任的感情。」她齜牙裂嘴的說,凶狠的程度,我懷疑她是想起我那個劈腿劈了無數次,劈到大概快要上被人拍到上爆料公社,才終於肯跟她離婚的老爸。

「沒有、完全沒有……」

「傅宥橙,妳聽懂了嗎?」她身體虛弱,卻不知道哪裡生來一股神力,霸氣的揪住我的衣領,深怕我少聽見一個字,「我警告妳,妳這輩子,最好別給我去尋找什麼真命天子!」

瞬間從慈母變野獸的她氣勢逼人,我只能楞楞點頭。

「聽懂了。」

「聽懂就好。」

她滿意的唇角含笑。

大概是滿足臨終前最後一個願望,幾天後,她帶著那抹笑容撒手人寰。

我哭了好久,哭到眼睛鼻子嘴巴都又紅又腫,像是吃了幾天的麻辣鍋之後不怕死還要再吃的那種腫。

我就這樣一直哭,眼淚鼻涕不用錢的一直哭……直到我那個劈腿成性的老爸終於出現,從親戚家裡接我回去。

而許多年後,或許是太難過了,我依然記得老爸載我回家的那天,我看著窗外的景色,想起我媽臨終前的嚴肅告誡。

人生很殘酷。

還有,這世上沒有值得信任的感情,也不要去尋找什麼真命天子。

但……

那時的我,其實少問我媽一件事。

不能找真命天子……那,真命天女呢?

十三歲的我對跟同性交往這件事其實完全無法想像,畢竟比起現在那還是個封閉的年代,一般人對同性戀避諱不談,而說起同性小說,別說浪漫的愛情小說了,大家想來想去,大概只會想到孽子跟逆女這類的文學小說。

那些故事太文學了,我連讀的耐性都很有限,更難想像發生在我的生活中。

所以對那時候的我來說,與其思考可能會喜歡女人這件事,我反而只記得幾年後我看完逆女電視劇重播的時候,因丁天使壓抑的情感在電視機前面哭到我老爸都認不得。

大概也就是因為這樣,關於真命天女的這個問題……是在很多年後,等我碰上了洛逸帆跟莫宸昕,我才知道,這其實是個很重要的問題。

太重要了。

因為很多很多年後,是望盡莫宸昕眼底的孤寂,讓我明白如何為一個人心疼,而是洛逸帆對我的包容,讓我明白了愛的無邊無盡。

十五年後的那個冬天,我遇見了她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