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一位能預言未來的巫女曾說在遙遠遙

                          遠的未來,將發生一場數一數二的大

                          戰-他們稱其為【永夜寒冬之日】   那天

                          黑暗將會吞噬太陽與月亮使人恐懼,冰

                          寒會將使人害怕與無力,巨人、怪物將    

                          橫行於大地,那時希望與美好將完全消逝

                          ,變成存留於心底的回憶-未來只剩下絕望

                        、飢餓、爭鬥、殘酷還有死亡……

                         

      我必須阻止這一切發生-不惜任何代價!                 歐丁上。   於¤歷年

    【如同園藝】是一個無比巨大也繁華的國家,王國的黃金城堡聳立於一座巨山高原頂端,一層接一層,下方是繁華商業區居民的住所,由塗著銀漆的表面平整的六角建築圍繞,屋頂是球尖狀鑲著寶石外型的玻璃,顯示其華美程度,雕刻精緻的街道鑲嵌著黃金飾品,人工種植的針葉樹,與街區形成和諧如詩的美景。再更下方是一般住民的居住地,地面由硬實的大石塊組合而成隙縫長滿綠色野草。樹木在這裡變少了,所有建築皆建立在挖空的山洞中,不論是向北面尖頂屋又或是南面通風良好的石屋,上頭皆長滿了野草。

    當地居民與各種奇形怪狀的外地訪客在露天酒吧暢飲葡萄酒而穿戴黃金盔甲的衛兵則定期巡邏一如往常。

忘了說,此處還有個最值得一提的事-它有個霧做的圍牆,壟罩著整個國家,從下方遠處的綿延冰雪山與荒蕪的灰岩山到上方廣闊止境的夜空。

    星辰與晨曦看照之下一隻大烏鴉展翅於高空俯視一切。不久,烏鴉降落於冰山一角,烏鴉踏上陸地後瞬間化為人形,黑色羽翼交織成斗篷披風,他身材精瘦,比多數人高一點,從斗帽中只露出粗獷的鬍子與寬大的雙下巴,周身圍繞著一股強大氣勢。

他看著濃厚流動的霧壁,大步走入其中,迷霧似乎像活物般避開此人的身軀;形成一道通道,男人繼續前進很快-感到寒氣襲來;霧中的參雜的雪花結晶落在手臂皮膚上變成冰霜「……我放在哪……該死,不會忘在……」男人說道,嗓音低沉、聾啞。

    男人:「哈,沒有……找到了。」他從腰中拿出一根金色樹枝。上頭畫滿複雜的符號。

    男人將金色樹枝放在口中,喃喃自語不知地說了些甚麼,枝上的符號發出紅光,在頂端跑出一道火燄;樹枝成了一個火把。

    男人離開霧的壟罩,來到外圍的冰雪之境。                                                    

                                                                                       

    巨大的白色森林遮蔽了天上的陽光,整個國境所見之處只有落下的冰晶雪花與白色的凹凸不平的雪丘,一眼望去一切皆被雪與冰所覆蓋,無論是石頭、樹木、或是河流,除了遠方細微的狼嚎吼叫與在影中走動的巨大暗影外,沒有其他任何生物在此生存的跡象。

    男人將邱尼克長衣的寬袖往下拉,露出的手臂刻著的複雜紋身,他又念了些什麼……男人身上紋身便呈現淺藍色,使他身軀開始逐漸變大,斗篷亦是,很快他長到約三尺高,紋身上的淺藍光芒也覆蓋了全身使皮膚變色-變成與地上冰雪一致的白藍色。

    「我總恨變成這副樣子……」男人自言自語,在手上火光的照耀,他的影子也一同拉長,就像那遠方雪野走動的暗影。

    男人現在成了個白(霜)巨人,他的烏鴉斗篷也變成了白雪斗篷,他不耐煩的用手撥開原本在頭頂遙不可及的積雪無葉枯枝。「對了……」把斗帽裡像黑燈罩的奇怪寬氈帽子取下,蓋在火把上。一切再度恢復孤寂。

在這雪境中,男子只留下巨大的足跡和雪花,朝目的地筆直邁步。

      雪地之境-地底大洞窟【侏儒居住地(外人叫這地方為蜜便)】-洞口處    

   

    【蜜便】在雪境中有上百個入口,其中最大,最為人所知的入口是個有巨大的礦燈懸掛的地方,那盞燈的火焰以不受這寒冷冰雪影響而聞名。而那男人知道其中的奧秘,畢竟這火焰就是他給予那些骯髒又說謊成性的小東西的,在洞口不遠有無數雕像擺置於視野內;那是侏儒族的罪犯的處罰-牠們把牠變成石像了,石像扭曲、痛苦不堪的神情;配上不成比例的身體與大尖鼻在礦燈的照耀下顯得侏儒這種生物更加的滑稽與愚蠢。

    男人將帽子放回斗帽內、搖頭嘲笑後,並彎下巨大身軀踏入了洞內,還刻意將火把放腳邊照亮,他可不想意外弄髒斗篷。

    別於洞外洞窟內部溫暖許多,洞窟牆壁為典型的咖啡色土石組成,因外部冰雪而潮濕,頂上結薄冰的奇異鐘乳石則在透明薄冰下,看出裡頭鑲滿了不值錢的七彩結晶石礫,滴下的雪滴在數世紀的累積之下,於廣大的洞窟底部深處形成橢圓狀的黑湖-深不見底。                                                                                          

    侏儒們的小烏托邦就建立於此(黑湖)之上,一根根精雕的不朽粗圓柱,刻意迎合洞窟內部漆成黃銅色,都市地基則是在柱頂的面四方大石板,一塊塊拼連而成;侏儒巧匠還在縫隙出安裝水溝蓋,以便大家或旅人要排尿時能直接使用-如此巧思,總使初次到訪者驚奇不己……

    侏儒的屋子外表為方形的一般石頭堆砌而成,有預留圓口窗戶,且很矮小,牠們的兩層樓約是一般人的一層而已,平整的屋頂接著幾個銅製排氣管直達發著七彩微光的洞頂;屋頂四角堆著石頭,以用做的儲水槽。

侏儒房子在無數大石板上並排形成了個座小都市。石板上隨處可見侏儒木酒桶堆疊於巷港和牆角,還有一堆在洞口處能發現的金黃色泥坑-沒錯,那是侏儒的排泄物-俗稱【蜂蜜糊便】。也是侏儒都市名的由來。

    男人此時已從巨人又化為侏儒,看到其他侏儒拿著(圓底)燒瓶,倒在打翻、凌亂的侏儒木酒桶上,大口喝著蜜酒。

    一隻老侏儒察覺到了男人注視:「嘿~陌生人,沒、沒見過你~摳~是從其他區來的啊?」,牠旁邊的缺牙夥伴:「來、來,長途跋涉渴嗎~?請你喝口飲料。」然後把空燒瓶放在後方褲頭裡,不久又拿出應和著說,還用晃燒瓶裡(剛拉)的蜜便,示意牠很堅持。

    男人快步朝那些醉生夢死的垃圾邁進,扭曲的臉,顯露他對剛才羞辱的反應。

    侏儒(拿著自己蜜便的那隻)   :「喔……我的矮老媽呀……」   男人此刻已經恢復原形,侏儒發現男人的體格大於自己,以及手上握的金色尖銳物(金樹枝)時-發覺大禍臨頭……牠慢慢停止搖晃燒瓶,然後倒掉。

    其他同伴早以溜走了,而老侏儒還在搖搖晃晃醉醺醺的逃跑過程中,打滑跌倒,從此再也醒不了……

    男人用單手將侏儒甩到木酒桶上,用力壓住牠,「喔!行行好……偉大、尊貴的魔法師大人,小侏儒能為你、您服務些什麼嗎?」侏儒結結巴巴的巴結。

    男人早預料到可能有這反應,容易見風轉舵的東西,也是他唯一欣賞這隻侏儒的地方。

    「佛結爾(鍛造師)在哪?」男人指向街道遠處,燈火通明有路燈處的大工廠   「他沒在裡頭。」                        

    侏儒:「鍛造師?他應該在工廠,不然還會在哪?」

    男人:「別反問我!   」

    男人用金樹枝在缺牙的侏儒臉上狠狠劃了一痕。侏儒哀哀喊叫。

    侏儒:「可能在、在黑湖碼頭。」

    男人:「在做什麼?他不該離開工廠。」                                              

    侏儒:「我、我不知道……魔法至尊大人。」                                                      

    男人在心中壓抑著急躁的怒氣,他已經不想跟牠耗了,於是,他從斗篷中拿出一塊發光的金塊。金色表面印有無數繁星在繚繞,那正是光源。

一個星金。在各世界中公認的最有價值的物質之一。

    侏儒立刻伸手抓取,男人則高舉金塊,他晃晃金塊,侏儒就像貓見老鼠一樣,目光隨金塊移動。

    侏儒(飛快說):「鍛造師在教訓他的怪胎女兒……喔~!魁武、高壯如同巨人的魔法師……」

    男人將金塊給了侏儒後,並放開了牠,看顧四周確定沒有引發騷動與議論後(周遭侏儒不是醉死就是不見了),彎身於酒桶後再度變形。

這次還是決定又以侏儒之姿行動,他出來後看到那隻缺牙侏儒朝掛有高級蜜酒店標誌的閃亮木招牌店家走去。

    男人突然有想留下來觀看結果的念頭,畢竟那個"金塊„只是仿造品-是石頭加上畫家的傑作……那隻缺牙侏儒不久可能就會因【金樹】法典的第七十三條-二三-侏儒法規的偷竊法被變成石頭。

    男人:「可惜我沒時間看過程……」如果是不久前發生這種有趣的是,他鐵定會將處刑從頭看到底,但今天不行,不是今天(他搖頭),他還有要事得做。

    男人又朝黑碼頭走去,經過的那隻老侏儒屍體正被【蜜便】裡滋生的水溝大肥鼠們津津有味地用利齒享受著,他自然地繞過牠們。

    男人(心想):「提醒自己下次又來這時,看看是否有多尊缺牙的醜(侏儒)石像…   如果還記得的話。」

    黑湖碼頭是【蜜便】的港口,位在西方角落處,有幾個螺巡式的手扶梯能接通下方黑湖底,那裡設有一座公家的侏儒接泊站,雖然碼頭對岸也有能通到【蜜便】的一些非(法)正規小洞入口…但主要理由還是此地有道流至洞外的冰雪之境與【如同花園】等等外區的水道。侏儒用來與外地訪客(通常是商人,少數想一開眼界的傻瓜旅人,極少情況下還會有佈道者來此傳道(大傻瓜)進行交流、貿易   ,但黑湖身兼侏儒化糞池,與刀瘠鯊的居住地,所以甚少船隻(包括外地船)與外地水手會選擇會來此,多數還是用馬車走雪境外的路道為主。

                                                                                                               

    碼頭岸邊兩隻侏儒正在激烈爭吵,湖水上的排泄物反映破舊礦燈,散發出金色光芒,猶如星金上的繁星般,但散發的惡臭卻讓人瞬間使這幻想破滅。

這兩隻侏儒似乎不受其惡臭影響,可見爭吵的激烈程度非凡。

                                                                                                                             

                                                                                                                             

    一隻侏儒有著微胖的身材,整齊的大鬍子,頭戴一個精緻的大護目鏡,攜帶金色圍巾、境內珍貴紅色火龍麟片的手套與圍兜,腰際上琳琅滿目的雕工器具;微焦的皺臉與手套上的金色皇徽標誌-此人即是男人在尋找的御用鍛造師-佛結爾˙九世.˙侏儒。

    而另一隻侏儒則相當年經,沒半點鬍子顯示連鬍子期都還沒到,身穿奇裝異服-單邊無袖的半邊長袍與蛛仔皮短褲,顏色都很鮮豔像是七色拼圖拼裝而成……尖細聲顯示她是隻母的,而單手的火蜥蜴麟防火布手套顯示她身分是名工匠奴僕(學徒)。

    佛結爾(焦急地說):「快把東西還來……奴僕!那不是妳的!」

    少女侏儒:「喔~那難道是你的嗎?師傅。」

    她將手上握的捲紙,放在岸邊威脅要放手。

    佛結爾:「好、好,我明白了,夢娜,求求妳千萬不能放手!」夢娜應該是少女侏儒的名字。  

    少女侏儒(夢娜)   :「當然沒問題……但你得坦白,說這張藍圖是做什麼的才行。」

    佛結爾:「不行,那是機密,皇家機密。」

    少女侏儒(嘆氣):「我懂了…」她放開捲紙。張開的大紙下垂角邊快沾到了點黑湖上漂浮的蜜便……

    佛結爾:「不~!好,我說就是了……」他於是心中向工匠神祈禱,拜託火舌蜴別讓那張紙出任何狀況。」

    少女侏儒將紙再度捲起來了:「那……告訴我吧!」她理直氣壯地說。

  「哎!」佛結爾搖頭嘆氣,他實在太寵女兒了。導致現在得要處理這種‟蠢事„……國王曾交代的很清楚,這件事只能他知我知。

    他得想辦法拿回藍圖,還要順便教訓不懂事的女兒。避免出現想也不敢想的可怕後果。

「是新鍛造工具,妳是怎麼拿到的?」佛結爾快速說著謊,「為取代槌子用的……」

    少女侏儒:「什~這不可能!」少女侏儒本來還以為這是什麼”具有撼動歷史的特別工藝„,而她還幫助了‟些許„此工程的進行。她將留名青史。

    佛結爾:「好了,妳知道真相了……現實總是無趣的,小姐,快還給妳老爸。」

                                                                                                           

    少女侏儒開始猶豫了,幻想竞已破滅,她得設法減少接下來處罰(禁足)宣言的時間才行。

    「你再說謊!」她指著父親說。

                                                                                                                                   

    佛結爾:「我沒有……」

少女侏儒機靈反問:「那你說去旅行,但其實一直是關在地下密室又是怎麼回事?與這張”唯一的„藍圖還有那些珍奇材料待在一起。」她補充。還強調‟唯一„的兩字。

    佛結爾在心中驚呼「她怎麼可能知道?」   地下密室是只有御用鍛造師才能進入的地方……密碼鎖繁雜況且還有隻用侏儒市政府的公費從遙遠的世界雇來的厲害守衛看守著-一隻真的石像鬼。

    食物還是事前偷偷準備好幾個禮拜的份的,而且還不忘自備尿壺。

    少女侏儒:「回答我啊!」

    佛結爾還在思索這些糾結頭腦的複雜問題時,一陣寒風突然吹撫而來,於遠處對岸暗處的那些洞口……現在海面似乎閃著白色微光。那是雪花,侏儒鍛造師發覺了。之後他看到造成此景的人物後,突然一切疑問都獲得解答了。

    佛結爾:「巨人族的冰帽大智者?」

    黑湖上,穿著正製造飄著白雪的披風與冰睡衣和冰錐睡帽,還帶冰框製老花眼鏡的長鬍子駝背霜巨人老人正悠悠漫步,湖面一碰到他的藍腳,瞬間就結成了冰。

雪巨人正利用種族先天生理特性向港邊移動。

「如果搭船就不會沾到飄著的蜂蜜糊便了。」佛結爾心中覺得相當奇怪「或穿鞋……」,不只如此一名有名且聰明至極的偉人來這種一般人避而遠之的髒城市做什麼?還從這個……化糞池進入?

    他完全忘了寶貴的皇家機密藍圖還在女兒手裡。

而女兒朝上岸的雪巨人智者飛快跑去。

    冰帽大智者:「啊……夢(他忘了夢娜的名字,因為不重要)   ……老樣子,謝謝。」   塞給少女侏儒幾枚金幣而侏儒少女則把下午就繫在腰上,她父親以為是叛逆期到了的青少年象徵物-蜜酒交給了雪巨人,連同皇家機密設計藍圖一起。

                                                                                                             

    冰帽大智者:「嗯…這是要我看嗎?   」收好蜜酒後,用手調整老花眼鏡的位置。

    佛結爾(氣喘趕到岸邊):「不~!那不是要給你看的!這是誤會-」

    冰帽大智者無視在他睡袍下拉扯的侏儒鍛造師,開始翻閱藍圖,細細審視。

七分鐘後……再造雪睡衣的寒氣與女兒解釋「他不帶助聽器出門,以免不斷被路人詢問……」的回覆下-他放棄解釋誤會了。                                                    

    佛結爾:「那妳怎麼跟他溝通的?」

    她女兒拿了隻鉛筆。

    佛結爾以有史以來最嚴厲的語氣詢問女兒怎麼會認識這種有名人物,得到結結巴巴回答大約是:「大、大智者很喜歡侏儒蜜酒……」。「怎不叫僕人買,他應該有吧?」「好、好像是要順便透氣……」。「那怎麼不從正門入口進來?   」「大智者說不想被別人認出……」    

    佛結爾:「所以妳幫他跑腿?」

  「他本來是想叫接駁員去啦……」侏儒少女點頭回答。

    佛結爾:「該死!我以為妳去跟……費拉還是費雪,她們玩了,不是嗎?   」

    侏儒少女(皺眉不開心的):「他們不讓我加入派對……因為我不一起玩偷巨人養的羊遊戲……」

佛結爾(他抱著頭-哀嚎):「阿~~」

    現在他了解女兒是怎麼進入地下秘室的……大智者必定知道石像鬼的秘密弱點也能猜出門鎖密碼……得解除那隻失誤卻不報告的不盡責守衛契約才行……

而現在……

    「他是名智者,希望了解其中的含意…能閉緊嘴,別傳出去……」佛結爾希望地想著,但這似乎不太實際「不!還是得讓他親自發誓不說才行!   」

    「智者~!大智者~」佛結爾大吼揮舞他的雙手不斷跳躍試圖吸引冰帽大智者注意力「喔……我的老天啊……」冰帽大智者則冰眉皺起地說。

    冰帽大智者以令侏儒難以捉神情看著兩名侏儒。總是替他跑腿買可口蜜酒的少女侏儒似乎期望答案;而那個鍛造師打扮的侏儒則在他腳抓緊白睡袍,想搶回藍圖。

    冰帽大智者若有所思……然後他做了決定。

他拿藍圖掉頭離開。因為這張藍圖是幅武器的設計圖,一但造出來將可能毀滅他的族人-巨人族。

    少女侏儒:「嘿!你不告訴-」

    佛結爾:「回來~!智者您不能-」

                                                                                                                                     

    兩隻侏儒同時大喊要他別跑,但冰帽大智者以用與外觀不相稱的腳步在湖面上大步快行,佛結爾急忙跑向港彎林立的小木船,解開綁著船隻的繩子試圖追趕巨人,而少女侏儒「法克(小心)   !」,那一刻-突然一條特大的刀瘠鯊從水中越出張開大嘴試圖攻擊智者。

    智者迅速彎腰,但頭上的睡帽被巨鯊咬下了,他急忙掏出腰上的拐杖,對準在黑湖面環繞著他的刀瘠鯊魚背鰭喊到:「不必如此野蠻,你不是真的刀瘠鯊(我知道是你)…」

    「智者瘋了……」少女侏儒心想冰帽大智者不趕緊回岸邊,反而還和魚說話?

    然後刀瘠鯊還回話了,牠把頭抬出湖面,但口齒不清(因為鯊魚嘴中亂排的無數尖牙的緣故),意思大概是「把藍圖還來!   」

    少女侏儒覺得被騙了,因為智者他正與那條巨鯊正常對話。根本不需要用助聽器。

    冰帽大智者:「否則……?   」

    刀瘠鯊:「那我會吃了你。」

    冰帽大智者:「那可先等等好嗎?(他掏出少女侏儒給的蜜酒),你知道嗎?侏儒蜜酒非常的美味,尤其是當天現釀的……」

    冰帽大智者似乎想請那條大鯊魚喝酒外加聊天,但刀瘠鯊完全不領情。

終究是條鯊魚吧!於是牠又朝大智者飛撲而去。

    佛結爾嗚住雙眼,智者這下死定了,他不喜歡看到血肉模糊的肉塊,因為他是名素食主義者。但她女兒卻將雙眼睜得大大的……畢竟這種事對少女侏儒來說可是很難得發生的新鮮事-刀瘠鯊獵食秀,通常只能在偶爾停留於首都【如同花園】的外地馬戲團中看到,價格還不斐呢。    

    冰帽大智者見狀,露出些許悲哀的神情,揮舞雪白的披風,讓其旋轉,它像一道龍捲風般,包覆著智者頭上。

    刀瘠鯊咬上了披風,然而卻什麼也沒發生,巨鯊只是直直穿越那像龍捲風的白披風,智者竟然已憑空消失於披風中,只留下雪花與冰晶,猶如一位魔法師。

巨鯊落入黑湖激起了好大的水花。

    「哇~」少女侏儒的鞋子被沖上岸的湖(糞)水弄濕了卻沒注意到「真沒想到……原來冰帽大智者不是讀太多書只會碎碎念的賣弄知識書呆老人,竟也是名能使用轉送咒的大魔法師呢。」

                                                                                                                                       

    然後刀瘠鯊轉身看到岸邊上的侏儒們,改朝他們迅速游來。                      

    少女侏儒:「法克!」喊了句不雅的髒話後,連忙後退至紅線安全區後說「呼~好險,但應該安全了……」

    少女侏儒只答對了一半,刀瘠鯊躍上了港岸,確實如她所想的擱淺了……牠拍打巨尾奮力掙扎的模樣,讓少女侏儒想起在侏儒學院的畢業考。「就像灌氣的肥蛙一樣……」她諷刺地說著。

    但她父親卻從身後冒出,抓著她的手不放,還朝向刀瘠鯊走去,毫不畏懼。

    佛結爾(面露驚恐):「喔…我的火舌蜥呀……希望來得及……」

    「停止!」少女侏儒奮力掙扎想甩開父親的掌控「來得及什麼?被活吞嗎?」她想。

    佛結爾(鞠躬彎腰):「喔,偉大戰士,請原諒我這愚蠢的小工匠,這一切都是場誤會……還請您聽我解釋!」

    少女侏儒此時心想:「什麼?我父親發瘋了嗎?竟然奉一頭鯊魚為‟戰士„,那是魚,可不是什麼雪狼坐騎……」

    但少女馬上中斷這個想法,因為眼前的巨大刀脊鯊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高大男人。雖沒冰帽大智者這麼高,但也夠高了,雖然以侏儒來說大多數人都算高的就是了。

    高大的男人開口了。語氣充斥著威嚴與憤怒。

    男人憤怒地說:「蠢蛋!你竟然把那份設計圖交給一名霜巨人?」

    少女侏儒給這男人很低的印象分數,他竟敢當面羞辱她父親,那可是名御用鍛造師。但沒想到她父親卻依舊用低微的態度回應「但那是有名的大賢者……或許……我們能還能從他手上拿回……」

    男人:「那不是重點!」男人掏出一根金樹枝,開始大吼「你不明白嗎?那個‟大智者„鐵定會想方法來反制……我花了長年的計畫與蒐集,還犧牲了一個最好的密探……好不容易才找到辦法能阻止……

    「阻止什麼?」少女侏儒插話了,她全聽不懂這場對話。

    「什……」那名自說自話的男人顯然完全沒想到會有中斷他說話。

                                                                                                                                       

    佛結爾連忙打圓場「喔!非常抱歉,偉大戰士請您繼續說……」在女兒不情願的抗議聲中,要她一同跪下。

    少女侏儒:「為什麼我要下跪……他是?」

    佛結爾(低聲回答):「皇室的人-一名大貴族。」

    少女侏儒露出與父親一樣驚恐、慘白的神色,開始重新打量這男人,不可能「但……」「但他全身沾滿你們的排泄物嗎?」男人替她說出心中的看法。

    佛結爾(抓住戰士的披風角)   :「喔!喔!偉大的戰士、大人請原諒她,小奴僕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說些什麼…」

    男人(以不屑的眼神):「你也是一樣鍛造師……」

    男人:「告訴我……九世,你們一家的皇室鍛造師稱號都是世襲的…所以…這個…小工匠奴僕是你兒子嗎?(男人實在分不清侏儒的性別)」

    佛結爾(慌張說謊-示意少女侏儒別說話-並搖手否認):「不、不,戰士大人,這孩子是我遠房的親戚小孩。」

    「是這樣嗎?」說完男人舉起金樹枝;那根短樹枝不知在何時已經伸長了,現在猶如跟長矛,散發耀眼金光。「這是給你的處罰-」他奔跑朝洞頂丟出它。

    這天有一隻酒醉侏儒從同族那贏來一罐高級蜜酒,因為牠賭說洞窟有流星出沒。與火龍。

    金光閃爍,一聲巨響後接著是天搖地動,上方鐘乳石碎裂且不斷落下「你違反了皇室法規,將機密洩露給外人-」男人冷酷的大聲說著。

    佛結爾與少女侏儒雖慌忙想逃離被碎石壓扁的命運,但在那一位碼頭接駁員的慘死叫聲中與一顆叫巨大的碎石壓垮的毀壞螺旋手扶梯下-他們不知如何是好了。

    男人雙手臂上的紋路紅發光-他化為一頭火龍「現在是你小奴僕的……」

「不管你是誰-你不能這樣、歐丁國王的法律說……?」少女侏儒在被他的龍爪抓住時,尖聲抗議。

    現在男人用黃色尖細的黑眼球對準少女侏儒大聲宣告「我知道法律怎麼說,'我,就是法律-也是你們的國王-歐丁!   」帽子在鐘乳石碎片中被擊落,露出的證據是那金碧輝煌鑲滿各色寶石的王冠。

                                                                                                                           

    在鍛造師的吶喊中,紅色巨龍展翼而飛,他的硬鱗似鎧甲,使他不受任何落片的傷害。

    他朝洞窟口急速飛去。

    少女侏儒看到外頭的微微白色日光「不、不行-」的大喊著。

    然後火龍離開侏儒居住地【蜜便】,丟下少女侏儒朝天空飛走。

    少女侏儒在雪地翻滾結束慌張爬起「不能被陽光照到要不然會被變成石頭-」她想著,但已經太遲了,她先是發現自己的一腳已經無法動彈,然後臉朝上往後摔倒,之後是手-她最後看見的一眼是在那天空中飛舞的火龍。

    火龍朝著【如同園藝】那活生生地霧狀巨牆飛去,他得到了寶貴的教訓-不能依靠那些愚笨又愛說謊的侏儒保護王國,他得找別的方法來阻止【永夜寒冬之日】的到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