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2 我們的秘密

      「陳晞~你考幾分啊?」詩璇交完考卷便向我們走了過來,「89分,你呢?」

      「90分,高你一點,隨堂考好像比較簡單!」她抿嘴的笑了笑,「對了!許興宇你幾分啊?」

      「沒看。」他淡定的回。

      「他100分哦~」旁邊偷聽的女生忍不住發話,還用很自豪的口吻說道。

      「沒想到是學霸欸~」我故意忽視了那個女生,雖然說沒想到,但其實看到筆記時心裡就有個底了。

      「嗯。」他照常的回了一字,繼續看他的書。   

           午休的陽光特別溫暖,坐在窗邊的我緩緩醒來,雖然還沒打鐘,但我還是偷偷的溜出教室。

         「要去哪裡呢?」我靜靜的思索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韻律教室外。

      這裡雖然在地下一樓,卻有寬敞的樓梯可以下來,裡面有很大的空間給學生練習舞蹈,有很好的隔音,午休時也並沒有什麼人會來,很適合現在翹課的我。

      我拖了拖鞋,靜悄悄的開了門,映入眼簾的事卻使我震驚...

      「許興宇?!」為什麼我剛沒發現他不在教室?不過...他跳舞的樣子滿好看的欸!

      身穿白色制服、黑色西裝褲的他,跳著的流行歌曲的MV,因為舞蹈的關係讓他帶有種運動風,上衣鈕扣也開了幾顆,和他平時規規矩矩的樣子有點反差,卻也很適合。

      一曲完畢,他擦了擦汗才發現我,一開始先愣了一下,隨即把我拉進教室,「你怎麼在這?」他問。

      「睡不著...」我據實以告。

      「看了多久?」他又問。

      「一下下。」

      「好吧~」他看起來不想在追問了,「不要說出去!」像是警告也像提醒的話,「嗯。」我回。

      「唉...」他托起他精緻的臉龐看向我,「好像很多把柄在你手上欸~」

      「怎麼?要我拿來威脅你?」我語帶笑意的說著。

      「噗哧~」他笑了出來,「哪有人直接問對方要不要威脅的啦~」他露出一抹溫暖陽光的笑容,一改他那高傲的氣息,「哪、哪有!」我不甘示弱,「我這叫有禮貌!」

      「好好~有禮貌~」他莞爾。

      「我先回去了!」他起身往外走,「有機會也跳舞給我看吧~不然我很吃虧欸!」

      「哦...」我用極小的聲音回答。      

      原來翹課是這麼順其自然的事...不知不覺我在這已經待了快一節課,不是發生什麼,而是不想回去聽班導碎念,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我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陳晞!」一到教室就被班導叫住,「你剛去哪了?」

      「抱歉老師,我肚子不舒服,剛去保健室。」我隨口掰了個藉口,默默回到位子上。

      要裝就裝完全吧!班導可不是好對付的,雖然平常一副很有親和力的樣子,但生氣起來挺可怕的,我趴在桌上假裝身體不舒服,藉機補眠一下。

      「你還好嗎?」一下課詩璇就回過頭來關心我,「需不需要再去保健室看看?」

         「我沒事,剛其實是出去溜達了。」我輕描淡寫的說道。

      「沒事就好!」她恢復回一貫笑嘻嘻的模樣。

      上課鐘響起,詩璇快速轉了過去,面向黑板,許興宇則敲了敲我的椅子,「幹嘛不回來?」

      「不想。」看著老師要進教室了,我快速回答。

      數學也是一節令人想睡覺的科目,尤其這個老師的聲音特催眠,不少同學並沒有記起歷史課的教訓,都開始昏昏欲睡,這次也包括我!

      正當我快閉上眼時,一張紙條趕走我的瞌睡蟲...

      「認真回答!」許興宇的紙條上只寫了四個字,還真挺符合他的風格的。

      「什麼認真回答?」我往後丟。

      「剛剛的問題。」

      「累了,不想回來聽課。」我回。

      他看完後就自動收起來了,並沒有回傳回來。

     

      後來發生什麼也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我盯黑板發呆,再次回神聽到的就是老師說:「今天的課上到這裡,下課!」

      是最近太累了嗎?雖然放學都在書店打工,但應該不至於吧...?

      「你好!我叫顏墨!」一個親切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把我拉回現實。

      我回頭看了看,一個看起來很陽光的男生來和許興宇打招呼,長得還算不錯,只不過和許興宇這種男神級別的人來比,只能算普通!

      「等等體育課,和我們打籃球吧?」他誠摯的邀請許興宇,「嗯。」他回。

      「耶~謝啦!」果然是像詩璇那樣樂觀開朗的人,也許和許興宇算是種反差。

     

      今天到體育館練籃球,旁邊兩側是樓梯,中間則是一個很大的籃球場,最前方是舞台,跑完步後老師就讓我們自由活動,大家自動分成兩派,一組是籃球,另一組則是聊天,籃球派幾乎都是男生,相反的我們聊天派都是女生。

      許興宇、顏墨和一些男生在其中一個籃框下練球,許興宇的一個動作、一個轉身,都有不少女生為他尖叫,而我的視線也不知不覺離不開他,原來他是那麼的閃耀,他跳起舞來一定會有更多女生為他瘋狂...

      不知怎麼的,突然覺得許興宇的舞要是只跳給我看就好了,不想分享給別人,也許這是對帥哥的佔有慾吧?

      「陳晞~你不覺得顏墨很帥嗎?」詩璇用手肘頂了頂我,她的眼光可能很特別,目光離不開的是顏墨,「你看你看,他要進球了!!!」

      她瘋狂的拉著我叫道,差點就被他們男生聽到了。

      「顏墨好像也不錯欸~」後面的其中一個女生說道,「哪有!他要進的球被許興宇打下來了!」她們開始爭吵。

      「唔...好像有女生也喜歡她欸...」詩璇聽到後面女生的話,不開心的喃喃道。

      「哎呦~看一下就突然喜歡人家啦~」我故意用八卦口吻說道。

      「才、才不是突然!」她激動又害羞的說道,「我注意他很久了啦!」

      「都不用跟我說的哦?」我假裝生氣的轉過去,「開學也才一個多禮拜,我...還不確定啦~」她討好的拉了拉我。

      「又發現你可愛的一個點了~」我突然勾住她的脖子,「碰到喜歡這件事就很害羞哦~」

      「唔............」她接不下話,只能好好的被我虧,但看起來心情已經沒有剛剛那麼糟了,只要她恢復那就好了!

      我望向籃球場那邊,許興宇和顏墨已經聊得很開了,他們要能當朋友好像也不錯,可能許興宇就沒那麼安靜冷漠了。

      「媽~我回來了!」回來後看見媽媽在客廳,難得她會回來,我趕緊打招呼。

      「怎麼那麼晚?」她生氣的看向我,卻也看得出眼裡的關心。

      「我最近在打工啦~」我以微笑帶過,快速跑進房間,畢竟現在已經11點多,真的不早了。

      我帶起耳機,隨手拿起一本小說,準備躺在床上耍廢...

      又是許興宇!手裡的小說正是許興宇在圖書館幫我拿的那本,腦中再次浮現最近的點點滴滴。

      「不行!別自作多情了,你對人家也只是欣賞帥哥的心態!」我用雙手拍拍臉頰,讓自己不再亂想,這時門外也出現敲門聲。

      「陳晞,是媽媽不好,沒有很多的錢給你,但你一定要好好讀書,別讓自己太累了!乖~」媽媽看起來想了很久才對我說這段話。

      「沒事!我不累!平時也就是整理整理書,這些錢也夠我用了!」我打開門,牽起她的手,「不用擔心我~」

      「真的?」媽媽還是不願相信。

      「真的!」我露出異常堅定的表情。

      「好啦~難得媽媽回來,陪我聊聊天吧!」她微笑。

      那晚,我們聊了很多她最近的事,發生了什麼?工作的如何?認識了哪些奇奇怪怪的人?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都能讓我們笑一整晚,不知今晚過後,還要隔多久才會見到她?

     

      「不用送我啦~」隔天一早媽就要回去了,一直在外地工作的她,放假的時間都很短,總是一個晚上後就不見人影,所以這次特地調了鬧鐘,想送她去機場。

      「今天放假~在家也是閒著,走啦走啦~」我硬把她拉出門,「好好好~」她從著我,緩緩跟上。

     

      一大清早的機場就人來人往了,這裡每個人的心情都不同,有的期待回國見自己重要的人、有的為了夢想出國、有的因為工作傷心的跟家人分別,所有悲歡離合都在這裡上演,而我們大概算是不悲不喜的分別吧!

     

      她離開後,我靜靜的走在機場閒晃,經過一間咖啡店時,我微微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我只是來送機的!」他說道。

      「你最好!你這個私生子一定是過來氣我的!」對方生氣的拍桌子,「別以為我不知道,爸送我出國就是為了讓你當他慶功宴的主角!」

      「為什麼一定要強調是不是私生子的問題,難道私生子就該死?」許興宇緩緩說道,「我走了。」

      「慶功宴只是名義上好聽而已,其實根本就是有錢人的聚會,談生意的,你懂不懂?」對方大叫到。

      原來這世界的緣分這麼特別,當你認識一個跟你非常有緣的人時,在哪都可以遇到他!

      「也不知是善緣還孽緣...」正當我在思考時,從咖啡店出來的許興宇也注意到我了。

      「你怎麼在這?」心情不好的他冷冷的看著我,「跟蹤?」原來碰到一個極度不爽的人時,他什麼都說得出來!

      「少自戀了,我媽出國!」我也並沒有給他好臉色,冷冰冰的態度,在對方心中好感值大概都在狂降吧?

      「那怎麼一副偷聽的模樣啊~」他邪笑。

      「講話那麼大聲,不想聽到也難!」我還是不願承認。

      「隨便你。」說完他就往機場門口走去,隨即又停了下來。

      「反正都聽到了,要不就當我慶功宴的女伴,反正我身邊也沒什麼女性朋友,還硬要找一個!」他說。

      「才不要!」我略過他直接往門口走,實在不想見到這樣的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