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男朋友是夢之咲的偶像,從去年開始交往後,喜歡唱歌的我每周四會固定再網路上翻唱曲目,最近還想嘗試在大庭廣眾面前表演。

但,該怎麼做呢?哪裡有好的舞台可以發展?

「辛苦了!」柔道社結束訓練,教室內充滿著女孩子們高亢的聲音。

一頭清爽短髮的學妹遞毛巾給我,「學姊,請。」接過毛巾後說聲謝謝,一年級的中山萊家裡是開柔道道館,社長我從四月新生入學後受到她不少的照顧。

令人最羨慕的是,即使剪了超短髮的萊還是有著抵擋不了的女性魅力,身在君咲學院,女孩子自由更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萊果然還是很大啊-」盯著萊的身材打量,她露出了害臊的表情,「琪琪前輩!請不要這樣!」每周的社團活動都會和朋友們這樣打打鬧鬧。

沒記錯的話,萊也有在學舞蹈的樣子。

「萊,你上次推薦我的那首歌,要不要去哪裡表演看看?」突發奇想的我看到了萊的表情說不上是興奮,而是有種緊張跟期待。

「可以啊,我家那一區有很多劇團,在那邊表演完全沒問題喔!」萊興奮地握住我的手,眼神左右飄移「不過……感覺很緊張呢」

為了消除她的緊張,握著手甩了甩,「沒事-那麼就麻煩妳帶路了!」拿起書包從社團教室往大門口大步邁進,學校位於山上,國中時期也爬了一年多的山路,君咲還有設置給學生的步道,對我來說不算困難。

從小家裡開道館的萊,對於這樣的路好像也很適應。

「學姊的音響,是從哪裡借到的啊?」萊注意到我身後揹著的音響。

「喔,露卡是輕音部的,我跟她借的喔-!」想到露卡蓬鬆的橘髮和嬌小的身材,忍不住嘴角上揚。

搭上電車,第一次前往萊住的地方,天鵝絨之路,聽起來也太浪漫了……!

拿出耳機遞給萊「我們複習一下音樂吧。」耳機線不夠長讓我們貼緊身子,腦袋中的旋律和舞蹈拼湊成一塊完美的舞台。

到站後,放眼望去可以看到有許多人在對談,看似一般的對話場景,但實際上每個人都是在「演戲」。

「雪洛劇團的公演-請務必來觀賞!」一張傳單遞到我的面前,接起傳單後,彷彿自己自身在故事書的世界,這條街上充滿著夢想、童話、異世界……有著無限的可能。

好不容易找到空地,正準備撥放音樂時,「我們,在開始前還用演戲吸引人潮吧。」

「那-要演什麼呢?」

站在原地發呆,聽見了路人的聲音「音響?要表演嗎?」「哪一個劇團的……?」「感覺沒什麼…走吧-」

深吸了一口氣,用著在家和姊姊玩電動時幫角色配音的口吻,『怎麼辦,好緊張啊!』緊握著麥克風,利用緊張感來演戲。

「欸-?」看來萊並沒有進入狀況,必須讓她感覺到我再演戲。

『這是我們第一次舉辦演唱會吧?雖然歌曲是別人的,但果然還是很緊張!』繞到萊的另一邊,稍微擺出了舞蹈的動作,『吶,剛剛動作是這樣吧?』

萊動起了身子『跟你說過好幾次了,左腳要先移動啊。』擺出了像是前輩般的口吻『正式表演可不要出錯喔。』萊戳了戳我的肩窩。

『那麼-表演開始-!』

放出了輕快的節奏,一小段的鋪陳也吸引了一些觀眾。開口歌唱,旋律在我的腦中擺盪,觀眾們的眼神出現了期待和光芒,享受著這樣的過程和萊一起在路邊進行表演。

音樂結束,響起了不小的掌聲。「好厲害-唱歌的聲音好好聽。」「表演偶像嗎?超強的啦!」「舞蹈跟歌聲都有職業級的水準呢」

「這首歌,是滿開劇團的吧?」「是啊是啊,所以第一次看到女孩子跳,滿新鮮的。」

太好了,得到的反饋很不錯!我們鞠躬下台,一首歌只有短短的三分鐘,想在繼續站在舞台上,但今天卻沒有準備足夠的樂曲。

「那個-!不好意思!」活力的打招呼方式十分耳熟,以為是男朋友,但轉身發現是染著一頭紅髮,右後方有一塊黑髮露出。

「我是七尾太一的說,你們剛剛的表演好棒啊!帥斃了-!」高亢的聲音在我耳邊產生回音,「謝謝稱讚……」沒什麼正面遇過熱情的粉絲,讓我十分緊張。

「前輩,七尾學長是這首歌的原唱喔。」萊向七尾太一敬禮,一邊跟我解釋。

難怪聲音如此耳熟,不過這個活力真的跟流星隊的南雲鐵虎有得拚搏。

七尾太一看起來像是想到甚麼的大叫了一聲,「吶,可以麻煩你來劇團一趟嗎?」七尾太一看著我,「旁邊的女孩子也一起吧!」我看向萊,決定跟著七尾太一一起走。

不到三分鐘的路程,一棟房子上寫著「滿開宿舍」,七尾太一邀請我們進去。

「監督老師-我找到了喔!」監督……老師?難不成是學校?可是看起來又是一般的住宅啊。

從進到這裡後,萊一直站在我的身後,看起來有點畏縮的樣子。

「不好意思突然邀請你來,撇姓立花,是滿開劇團的總監督。」總監督熟練的自我介紹,讓我也馬上接話「不會,我是櫻咲琪琪,就讀君咲高中二年級。」

「啊、我是中山-萊。君咲一年級。請多指教!」萊做了一個九十度鞠躬,讓立花監督措手不及。而我就在旁邊哈哈笑。

立花監督帶我們坐在客廳,請一個高大的男子幫我們泡茶後開口,「閒話就不多說了,請問琪琪有演戲經驗嗎?」

「我?」演戲?要幹嘛?「學校有演過……」

「請問飾演的是主角嗎?還是配角呢?」

「都有演過。」

「太好了,太一,找對人才了!」

「請問-?」話還沒說完,除了七尾太一跟剛才泡茶的男性外,從一間空房走出了四名男性。

「太好了-健吾大學要比賽沒辦法來,超級擔心的-!」立花監督喝了一口茶。

等等、不是吧?我又被當成男孩子了?

中分髮型的男子一臉高傲的模樣看著我,「欸-暫時的臨演啊?嘛、隨便啦-我是秋組組長,攝津萬里,請多指教。」

紫髮的男子面容兇惡,「兵頭十座……請多指教。」看起來很不擅長對話,一下子就突然跟攝津萬里吵了起來。

「七尾太一!請多指教!」剛剛把我們帶來劇團的,活力四射的樣子就像小狗狗一樣。

「這段期間麻煩你了,我是伏見臣,請多指教。」棕色短髮的高個子身上散發著一股甜甜的麵粉香味……是剛剛泡茶給我們的人。

「古市左京,公演快到了,這段期間希望你可以暫時入住增強排練時間。」這個先生身上散發著的氣息,完全就是黑道啊,希望他不會認識柯布。一頭金髮和臉上兩顆淚誌,嘛、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混混了。

「……」最後一位黑髮的男子盯著我,不對?他盯著萊在看?

下意識把萊擋在身後,「你幹嘛?」要比打架我不可能輸給在場的任何人,即使萊是柔道專家也不一定可以打得過我。

「快點打招呼啊-」古市先生對著黑髮男子說教。

「泉田莇……」雖然不知道他想幹嘛,不過應該沒有惡意,轉過頭看著萊的表情。這是什麼少女般的神情?一見鍾情?不是吧?

我放下對泉田莇的戒心,立花監督也正好開口「就是這樣,在兩個禮拜就要公演了,我們一時找不到人手幫忙,請問你可以嗎?」我怎麼捨得拒絕?

正當我要開口答應時,萊搶先我一步開口「不好意思,我記得滿開劇團都是招男性的團員對吧?」

「欸?」

「對唷?怎麼了嗎?」

「可是,前輩是女生喔-?」萊一句話讓劇團發出大聲的疑問。

「對、對不起!」立花監督雙手合十,不停地跟我道歉。

「喂,搞什麼啊-這傢伙是女生?比幸還沒有女人味。」攝津萬里的語氣聽了真讓人生氣。

成員們的驚訝結束後,陷入一片沉默。

感覺蠻有趣的-「竟然連你們都誤會我的性別了,那上台也看不出來吧?」

「嗯?」

「我姐姐很擅長化妝,纏胸什麼的也都OK。」起身握住立花監督的手「這個工作,我接。」

「琪琪醬-好帥!」七尾太一高亢的聲音再次環繞在我的耳邊,耳朵好痛。

監督的眼神黯淡中出現了色彩。「謝謝妳,琪琪!」「事不宜遲,請幸君幫琪琪量一下尺寸吧。」

「等等!」看著萊「要先送妳回去嗎?」怎麼可以忘記自己最可愛的學妹呢?是說,果然被認錯的原因是胸部的大小嗎?

萊站起身,笑著跟我說「沒事的,我家離這邊很近,打擾各位了。」「學姊要加油喔-!」她拍拍我的肩膀後對著成員們敬禮後離開。

「欸-那個,泉田莇。」從剛剛一直盯著萊看,沒有很熟應該也算認識,「我要去試衣服,你可以幫我送學妹回去嗎?」

「為、為甚麼是我啊!」

「看起來比較可靠啊-麻煩了。」

「……嘖,我知道了。」看著他走下樓後,期許萊可以有一場好的戀情開始。我絕對不會看錯戀愛的眼神,她剛剛看著泉田莇的表情,可愛到讓我想緊緊抱住她。

名為幸的男性走了過來,「欸-真的不是男孩子?」被身穿粉色洋裝的男性瞧不起有夠不爽,但還是得擺出禮貌的笑容「總之,我先試試看衣服吧。」一手接過衣服,尋找著廁所。

「通常都是在排練室更衣……不過現在有人在練習」立花小姐喃喃自語,「到我的房間換衣服吧。」她指引我走到她的房間,身後卻有另一個男生跟過來,「我也要跟妳一起……」

深藍色頭髮挑染金色,臉上有痣的他念著喜歡監督,「怎麼可以邀請我以外的男生進房間……」

「琪琪是女孩子,而且我也沒邀請過你喔?」立花小姐似乎習慣他這樣的話語,是我一定直接崩潰……。

換上了戲服,意外的合身、我滿意的轉了轉身「怎麼樣-好看吧!」立花小姐拍拍手,「太好了呢,只要做一些細微的修改就好了。」

衣服的事情告一段落後,咖啡布丁色頭髮的男性手裡拿著劇本,「我叫做皆木綴,是春組的成員和劇本擔當,來-」他將劇本遞給我,禮貌性地說了謝謝後馬上翻開劇本,「武打戲的部分在這裡」他細細得和我解釋「不過,妳可以嗎-?阿、並不是瞧不起妳,而是擔心妳被混混們……」看著綴先生急忙地解釋,忍不住大笑出來。

「哈哈哈,不要緊的、謝謝你的關心。」我看著劇本,台詞約莫只有六句,輕輕鬆鬆就背起來了。「那麼,來排練吧。」

戲劇的內容設定為現代的道館舞台,因為多數人已經漸漸遺忘這項武術,道館館主決定復甦這個舞台-而我演的是群眾中一個會武功的男子。

「萬里,麻煩你示範給琪琪看了。」立花小姐在旁邊督導。

「輕輕鬆鬆-這邊的動作-」攝津前輩展示了一段動作給我看,但其實在他們練習時我已經看膩了。「妳先試著做一次吧。」一臉高傲的表情讓我忍不住秀了一手。

踢腳、旋轉、後跳,最後的出拳。

一秒的寂靜後,「真的是找對人才了呢。」古市先生露出了淺淺的笑容,「太帥氣了!琪琪好強-!」七尾前輩在旁邊大聲吼叫,之後就被古市先生斥責,就像父子一樣。

排練結束後,伏見先生遞了點心給我,「來,第一次排練就這麼到位,真厲害呢。」

接過點心,「謝謝、不過,還有待加強。」跟他們比起來我遜色很多啊,為了讓演出精彩,我可要加油才行。

坐在談話室,劇團裡的人看到我都和我打聲招呼、自我介紹。

春組的佐久間咲也是個開朗的前輩、碓冰真澄是立花小姐的腦殘粉絲、希特隆先生是外國來的留學生、茅崎至和卯木千景是同一所公司的前後輩,一個是電動宅、另一個則覺得怪神秘的。

夏組的皇天馬是常在電視上看到的藝人,本人果然很大少爺、向坂椋是個夢幻系正太、三好一成則是一個社交大使、斑鳩三角是三角形怪人,跟奏汰前輩很像、兵頭九門是個兄控,跟七尾前輩一樣吵。

冬組的月岡紬是個好好先生、高遠丞感覺有點不好相處、雪白東先生的氣質很像東條希、御影密整天都在睡覺、有栖川譽是個很特別的藝術家、蓋伊好像外星人,對於日本比我還不熟悉。

這半天下來的轟炸比我在學校被八壁前輩的機關整、各種突襲還要累。

「抱歉,來不及幫妳準備房間。」古市先生走了過來,表情帶著歉意。

「兩個星期而已,不用為了我準備房間喔,謝謝。」每個月都會被爸爸強迫出門外宿三天以上,房間這種東西不是這麼重要。「排練室借我睡可以嗎?你們來練習就順便叫醒我就好。」

「嗯,可以。」看來也幫他們減輕了一些負擔,我將家人在排練時間幫我送來的輕便行李拖去排練室,好好休息。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