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鬱兔的貴人之一,影響我最深的編輯

      關於貴人,對於一個從零開始的我來說,每一位賞識我的編輯和讀者,都是我的貴人。不過,今天我要談的這位呢,是早期影響我最深,也是讓當時充滿憧憬與美好想像的我啟發,得以一窺商業出版業界殘酷一面的貴人。

 

      相信若不是他先給我震撼教育,我想,我可能要走錯更多路,才會明白他教我的那些事情吧?

 

      這位貴人,是我在之前那個簽約但沒出版的出版社認識的。

 

      印象中好像大概三個月之後,總編輯把我轉交給那位外包編輯,我姑且就叫他──七七乳加巧克力編輯好了(呃,好長)

 

      這位編輯呢,是個非常熱心且熱愛輕小說的人喔,從言談之間就能感受到他的那份熱情,令人打從心底敬佩他的專業。

 

      他對當時還是菜鳥的我,非常用心地指導,也很喜歡聊天,每次過了總編輯說會出書的月份,我跑去找他詢問情況(訴苦?),因為總編大大人家惹不起。

 

      他很無奈地表示自己是個外包人員,沒有太大的決策權力,但就算如此,他還是會和我閒聊,鼓勵我之類的,而且常常一聊就是超過十二點的程度。

 

      平常我大概十點半左右就寢,但跟他聊天可以忘記疲憊,而且常常發生一種情況──可能整個通訊軟體的頁面拉下來幾乎都是他在說,我大概只能偶爾回應一下表示我還在。

 

      沒辦法,不然回個「嗯」、「喔」之類的,感覺有點敷衍……但我全程都在的喔,在旁邊拼命做筆記,但我不確定有沒有留下來,因為之前沒有保護資料的概念,重灌電腦的時候可能洗掉了。

 

      有的話再來多補上幾篇吧,畢竟我記得的內容也不多,甚至也不太確定,但我印象中他有友人到日本畫漫畫有在大雜誌連載,還有提到他是將輕小說引進台灣的早期悍將之一,然後還有養貓咪(這是重點!

 

      當時的我還志得意滿,(一種初生之犢不畏虎概念),曾經信心滿滿地跟他說「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被改編成動畫」這個夢想(沒錯,就和很多小萌新一樣超熱血),他很直接地就告訴我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到對岸可能還比較有可能。

 

      但是當時的大陸動畫大概還停留在幼兒在看的那種……我當然不服,完全沒想到當時的我根本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小萌新,就算幼兒動畫也輪不到我啦!

 

      接著他又問我,能為小說做到什麼地步,別人大陸一天產出一萬字是家常便飯,先不要說一天一萬字好了,我能在台灣一月一書嗎?(提出御我大大的例子),人家九X刀還每天五千字,持續了十幾年才有這樣的成績之類的。

 

      而且台灣閱讀人口少,首刷稿費自然就不高,且先不計寫作時間,從過稿到出書到拿到稿費,通常都半年一年以上了,這段期間又要怎麼過活呢?更別說如果沒過稿的話,血本無歸,又該怎麼辦了。

 

      這些對於當時,還以為寫作是一件輕鬆愉快又能賺大錢的我來說,無疑是一記震撼,因為我雖然很喜歡寫沒錯,但是我從來不會計算我一天寫多少字,只想寫得開心,然後像這樣很輕鬆就賣到大出版社,靠出版社打名氣之類的。

 

      原來我一直以來都太天真了,就算出了一部作品,或紅了一部作品又怎樣?下一部作品,讀者們不一定會買單……還有出版社的改革與出版策略,也許哪個系列收起來會減少出版,也會影響到的。

 

      最難的應該還是如何排除萬難地留在市場,有多少人紅了一下子之後就默默地消失了,那短暫的煙花,輕易就被時間抹去了存在。

 

      再來,你要如何對這個不斷輸出的工作持續下去,熬過寫稿與修稿的枯燥,完全是投入熱情多但報酬極少的工作,還有,你要寫多久?

 

      或者是,你能寫多久?

 

      也許這邊會有人說,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創作(出版,或網上持續貼文,有壓力的那種),考慮這樣蠟燭兩頭燒的煎熬,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就算一開始憑藉著熱情可以持續,但又能持續多久呢?

 

      我就認識一位有部作品滿紅的作家,因為覺得寫作的投資報酬率太低,考慮放棄,實體出版也逐漸淡出。

 

      我還記得,和七七乳加巧克力編輯(好長!)談話後的晚上,我睡不著。

 

      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興趣使然闖入的世界,原來是如此嚴苛。

 

      因為入行的時候太輕易了,寫了第一部小說,找了一家自己心儀已久的出版社寄出文稿,一個禮拜就通知過稿,之後甚至又簽了一套書……太順利了,導致我對這行有錯誤的認知。

 

      我沉澱了一陣子,摸清楚自己心裡所想的。

 

      啊啊,果然還是想繼續寫下去啊,這個世界真的太有趣了,我無法理解到底要怎樣才會厭煩,什麼叫做江郎才盡,我只看到滿滿的故事等著我去完成,角色們吵著要我趕快把他們故事寫出來啊!

 

      既然這樣,路只有前面這一條了嘛,有什麼好猶豫的?

 

      我想全力去做,我寧可嘗試之後挫敗,也不要什麼都不做就放棄。

 

      那天開始,我就一天五千字的速度寫著,持續幾年的時間,果然生出了一大堆的作品(但沒出版的還是很多啦!

 

      之後創作活性有降低,眼睛健康部分也考慮到,但仍然持續創作著。

 

      現在的我幾乎每份新寫的稿子都有出版社收留,所以也不用像過去那樣拚了,開始將重量改成重質。

 

      我記得他曾經給我一個建議,也是現在的我想給新人們的建議──「多寫、多看、多投稿、多發表」這十字箴言。雖然遵守這個,並不代表從此就一帆風順,也並非只要這麼做,就會有超高人氣。

 

      但至少,它仍讓你持續地朝著這條崎嶇、看不見盡頭的黑暗之路前進,如果真有心要從事這行,就要有熬的心理準備,而且並不保證會出頭。

 

      所以,反問自己吧,你願意為了這個夢想付出多少代價?

 

      我目前的答案跟十年前的我一樣,是一輩子,雖然未來充滿了變數,再過十年,我也不確定我是否還能如此肯定,但我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是需要會說故事的人,我想成為其中之一的心是不會變的。

 

      雖然一月一書的成就其實還得搭配出版社的檔期等因素,但我也曾經在2017年的時候做到了半年以上,期間好像還有一、兩個月有出版兩本書的紀錄。

 

      其實後來也有和這位編輯見過幾次面,之後再慢慢說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