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死刑判決

海軍本部

      偌大會議室滿是壓抑的沉默

      “那麼——”

      “我無法接受這種裁決,元帥!”庫贊一改往日懶散的姿態,沉默許久的他把手上最後的裁決文書拍到了桌上

      “的確~是有些過了。”波魯薩利諾掃了一眼也是點了點頭

      只有薩卡斯基依然沒有說話,他死死的盯著那張已經蓋了章的裁決書

      中將辰龍阿斯特蕾亞·伊迪絲,違背軍令,和海賊勾結。剝奪軍階和稱號,處刑槍決,明日執行!

      儘管省去了一部分內容,上面的內容客觀上看的確沒錯。

      這裡是軍隊。

      一切都要按軍法來。

      “嗯”薩卡斯基點了點頭

      “薩卡斯基!”青雉針鋒相對

      “這是軍隊”

      “你!”

      “夠了!”空打斷了二人之間□□味十足的對峙“裁決書已經下來。我在這裡也不是來徵求你們的意見而是來告知你們而已!”

      他有些心累的捏了捏眉心

      “你們都下去吧”

      無論如何,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真實存在無法改變的。

      阿斯特蕾亞·伊迪絲到此為止了

      很遺憾

      ……

      “是嗎,我知道了。”

      被告知她被宣判死刑的女人挺直了脊樑骨,她的驕傲讓她無法彎下腰

      “裁決我接受,但我不認為我是錯的,即使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麼做……請你這麼告訴空元帥吧,庫贊。”

      她脫下正義披風遞給庫贊

      “還有,恭喜你當上大將”

     

      海圓曆1510年,空元帥向上頭表明了想要卸去職位的想法。新的元帥基本已經內定,是戰國大將。而澤法大將的退隱消息早在這之前就層出不窮,在那之後更是被明確下放並非虛假。原本這個時期就只有兩位大將,一位晉升一位退隱,這下三個大將位子全都空了出來。

      好在對海軍來說,那同時也是個英雄輩出的年代

      海軍中將薩卡斯基波魯薩利諾庫贊阿斯特蕾亞一同被提名為下一屆大將人選

      他們分別被賜以赤犬黃猿青雉辰龍的封號

      庫贊記得那時候總是一副剛正不阿冷漠臉的伊迪絲少有的表現出對什麼東西的嚮往

      海軍裡面也是講究資歷的

      薩卡斯基和波魯薩利諾早他們兩個一屆,位子基本上是內定了的。剩下一個名額,大家都很清楚會在他和伊迪絲之間決出。而二人之間,伊迪絲的呼聲顯然高於他。

      畢竟和總是懶散怠惰的他不同,伊迪絲是個做事一絲不苟,事事都必定會盡全力的人。

      再者,就是官方一點的原因

      奧哈拉事件讓海軍的立場開始變得微妙。再怎麼說擊毀避難船都讓人覺得未免太不近人情。

      他們需要一個能為海軍的口風帶來正面效益的象徵。

      伊迪絲就是這樣一個代表

      美麗,強大

      庫贊還記得當時聽到這些話時伊迪絲十分生氣的要處置那些士兵,還是自己拉住了她

      然後他被她反問

      “庫贊你也覺得是這樣嗎!”

      這時候最正確的答案當然是不。但現實是,是的。

      伊迪絲是四位候選人中唯一的非惡魔果實能力者,但她的實力絲毫不比他們差。

      既然實力在同一個水準,那麼自然是要看其他條件了。

      外貌,聲援,風氣……甚至性別

      綜合下來,伊迪絲無疑占上風。

      可伊迪絲就是討厭這樣,她覺得這是一種不公平。

      侮辱庫贊,也侮辱她。

      他們說好會堂堂正正競爭

      可她現在脫下正義披風交還給他

      她說

      “恭喜你,庫贊”

      多麼,讓人高興不起來的恭喜啊。

      這真像一場夢。

      庫贊接過披風,上面的正義二字刺眼得發疼

     

      “伊迪絲,對你來說這真的就足夠了嗎?”

      “……”

      “為什麼你在軍事法庭上什麼都不解釋”

      “沒什麼好解釋的,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你5歲就殺過人。”

      “對。海賊屠殺了我的村莊,殺了我的父母並試圖強/暴我,我父親是鎮上的員警,我用他的槍爆了那個海賊的頭。”

      “……抱歉。”

      “沒什麼好抱歉的,都過去了。做壞事的也不是你而是那些海賊”伊迪絲無所謂的勾了勾唇角,嘲諷又無力“成為海軍是從那時候開始有的想法,即使後來受到了海賊的幫助我也依然沒有改變這個想法……只可惜……哈哈”

      伊迪絲合上眼尾發燙的雙眼,她捂住眼睛不想讓庫贊看到自己此刻的脆弱

      “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伊迪絲……”

      “算我拜託你了,庫贊。讓我一個人”

     

      海圓曆1493年,作為分部的優秀新兵,庫贊和伊迪絲被調往海軍本部馬琳福多在澤法大將的手下訓練。

      這批新兵全都是各個分部最精銳的天才,可以說是誰都不服氣誰

      伊迪絲剛到馬琳福多那會不知道有多少新兵見她貌美以為她是靠了什麼手段才進來的想要欺負她,然而卻連人家的手指頭都沒碰到就被劍氣給掀飛了。同一屆的士兵們幾乎沒有沒被她揍過的,包括庫贊。

      被揍過的人中有的安分了,有的卻依舊樂此不疲的來找抽。但相同的是,再也沒人敢小看這個姑娘。

      人家就是拿根木條都能抽的你哭爹喊娘好嗎?

      甚至同一屆中和她關係比較好的幾個還暗暗吐槽說她簡直就是薩卡斯基再世。

      兩個人都是冷漠臉,揍起人來毫不留情,強得不像話。

      庫贊對此贊同卻又不贊同。

      但他想了想,有沒有反駁。

      被小孩子包圍著手足無措的伊迪絲,

      收到百姓們送到的禮物臉紅的伊迪絲

      被海風拂起頭髮時微笑的伊迪絲

      會在對戰後一邊數落他一邊給他上藥的伊迪絲

      這些他知道就行了。

     

      海圓曆1495年

      青雉被調到卡普中將手下,伊迪絲則是師從鶴中將。

     

      海圓曆1500年

      海賊王自首,大航海時代開啟。同年,伊迪絲和庫贊官至中將。

      那一天空元帥給他們頒了一塊匾額

      每位元中將的辦公室都會有的東西

      在上面他們將會書寫下自己的那份正義

      庫贊是“懶散的正義”

      伊迪絲是“絕對的正義”

      和赤犬徹底的正義相似的文字。兩個人在這方面的理念一直有點類似。

      庫贊沒來得及對其中的意思進行追問,緊急任務就下來了。

      大航海時代的開啟讓海軍的任務一下子就繁重起來了,上面開始思考建立全新的制度

      七武海

     

      海圓曆1501年

      奧哈拉事件發生。

      赤犬擊毀平民船一事雖然沒有被大肆報導但在本部內部,暗流湧動。

      伊迪絲和薩卡斯基大吵了一架。兩個原本關係還不錯的人從此成了走在路上撞見也會面不改色無視對方的陌生同僚。

      那塊‘絕對的正義’的匾額被她摘了下來,再也沒掛上去過。

      “他不該這麼做!”

      伊迪絲醉了,醉的很厲害。她把酒瓶往桌上一砸,卸去平日的強勢和冷漠,她看起來其實也就是個身材高挑的普通漂亮姑娘,什麼情緒都十分外露

      “是是是……”庫贊只是附和著,這種時候最好不要違背女人。

      “如果是我我一定不會這麼做的!”

      “為什麼不阻止薩卡斯基啊庫贊!”

      “這根本就不是正義!”

      “可惡!如果不是我在和鶴老師追殺多弗朗明哥我也和薩烏龍一樣堅決反對這件事!”

      她皺著眉毛說著稱得上是大逆不道的話

      “我們效忠政/府,那是因為政/府是人民的支撐!但難道除了政/府加盟國以外的島和國家上的人就不需要保護的人了嗎!”

      “奧哈拉的學者們又做錯了什麼!他們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

      庫贊沒繼續讓伊迪絲說下去。

      隔牆有耳,他可不想明天一早起來在軍事法庭上看到她

      二來,他不敢告訴她是他殺了薩烏龍

      ……

      頭一次,他們對自己所信仰的正義產生了懷疑。

      什麼是正義

      真正的正義又存在於哪裡呢?

     

      海圓曆1507年

      冒險家費舍·泰格徒手爬上紅土大陸,解救了無數被天龍人奴役的奴隸

      伊迪絲領命去追殺他,但背地裡卻對庫贊直言‘他是個英雄’

      或許那才是她追尋的正義。

      追殺的過程整整有半年,但每次費舍爾泰格都能和他的太陽海賊團成功逃脫,不帶半點受傷的那種

      庫贊因為和伊迪絲的關係好還知道她甚至和費舍爾泰格喝過交杯酒。

      這哪裡是追殺簡直是出去度假了還差不多。

      ……

      海軍本部對伊迪絲的工作效率越發不滿。

      他們提出讓伊迪絲回到總部,讓波魯薩利諾中將代替她處理這件事

      伊迪絲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並表示會儘快完成任務

      但有內部消息的上頭看出了伊迪絲的真實想法,依舊悄悄派了波魯薩利諾出任務

      毫無防備的費舍·泰格就這樣被偷襲

      他對人類好不容易燃起的些微希望全部都被消滅殆盡

      他以為是伊迪絲告的密

      伊迪絲沒有機會解釋,上頭在得到消息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了伊迪絲這個變數並增派了薩卡斯基。在費舍爾泰格和波爾薩利諾打鬥的時候,她也在和薩卡斯基交纏著

      “你要背叛海軍嗎!阿斯特蕾亞!”

      “我從未背叛!薩卡斯基!”

      就和他們的堅持一樣,她也只是在堅持自己的正義而已

      絕對的正義

      她的絕對,是不會違背自己本心的絕對!

      ……

      但她最終還是敗了。

      中將阿斯特蕾亞·伊迪絲被降職為少將。

      同時,她得知了費舍·泰格的死訊。

      在那之後,她變得更加的冷漠不近人情,她重新掛上了正義的匾額

      “絕對的正義”五個大字是重新書寫過的,帶著決絕和狠厲

      有什麼在暗暗改變。

      她瘋狂地出任務,似乎要借此來麻痹自己。

      這讓上頭以為敲打過之後,她想通了

      不久,新一輪的升職安排下來,她又做回了中將。

      阿斯特蕾亞·伊迪絲在民間的口碑很好,又是一員猛將。他們是不會輕易放手的。

     

      海圓曆1507年末,接替死去的費舍·泰格成為新的太陽海賊團船長的海俠甚平接受了政/府的邀請成為七武海的一員

      按道理,在接受邀請後七武海必須要到海軍本部來走一個過場

      甚平也是如此。

      那天接待他的是庫贊。

      他被伊迪絲拜託在那之後給她和甚平一點獨處時間。

      庫贊是拒絕的。

      費舍·泰格一事在他們高層也不算什麼秘密,再結合伊迪絲那段時間的反常,七七八八大概也就能猜出來了。

      他不認為這是伊迪絲的錯。

      但他最後還是屈服了。

      那時候的伊迪絲雖然看上去恢復,但實際已經十分脆弱了,他擔心如果不答應的話她會做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

      “但是我必須全程監督”

      他說

      因為他也擔心不知道真相的甚平會在海軍本部和伊迪絲大打出手

      庫贊知道伊迪絲不會還手的

      她是個笨蛋,絕對的那種。

     

      事實上甚平在見到她的時候的確十分憤怒,庫贊也做好了阻止準備

      但兩個人的動作都在一聲撲通之後頓住了

      憤怒和防備全部變成錯愕

      兩個人都沒想到那個驕傲的伊迪絲會下跪

      “泰格先生的事情我很對不起,十分抱歉,甚平先生”

      頭磕在冰涼的地板上,不帶有絲毫作態和虛偽

      “既然如此,你當初又為什麼又要那麼做……”甚平神色複雜

      他曾經,很欣賞這個人類。

      人類都是阿斯特蕾亞這樣的存在的話,與其共同生存就不會如此困難了。

      但是,她卻背叛了他們。

      不

      或許,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背叛

      她從來就是海軍那邊的。她的一切也都不過是偽裝

      無論是對他們的善意還是理解

      全部

      甚平自以為他再不會相信伊迪絲的任何話了,但他依舊動搖了。

      因為他從心底是這麼希望的

      他希望伊迪絲不是他們的敵人。

     

      他們一起喝過交杯酒

      他們一起罵過那些腐敗的天龍人

      “你是英雄啊”她曾經面帶嚮往的這麼對泰格大哥這麼說過。

     

      甚平希望這份情誼並不是偽裝

     

      他沉默的盯著那顆貼著地面的頭顱,很久很久。

      “海俠甚平,只有這點我必須得告訴你”庫贊終於看不下去了“伊迪絲從沒對不起任何人”

      憤怒,說得好像他不是一樣

      他們海軍的將領,他的友人,她憑什麼被這麼對待?

      她的驕傲就該被踩在腳底嗎?

      “你以為你們能逃那麼久是為什麼,伊迪絲因為這個可是、”

      “閉嘴庫贊!”

      對伊迪絲來說事實勝於雄辯。

      做過就是做過,事實就是事實。無論當事人是什麼想法,那並不重要。

      直率地過於固執

     

      阿斯特蕾亞

      有時間的話,希望能和你再喝上一杯酒

      會客時間終了

      甚平留下這麼一句話,離開了

     

      這句話仿佛敲開了什麼開關

      讓一直擔著不知道哪裡來的重壓的伊迪絲一時間覺得輕飄飄的。

      她是真的很累

      好累。

     

      如果是薩卡斯基這時候大概會破口大駡伊迪絲被海賊輕易動搖心神

      如果是波魯薩利諾這時候大概會視而不見

      庫贊不是他們,他能輕易想到另外兩個人會怎麼做但卻不知道自己這時候應該做什麼

      最終他把正義披風脫下來罩在伊迪絲的頭上

      “那就休息一會吧。”

      他將空間留給了伊迪絲,自己在會客室的外面蹲著守門

      哈啊……

      他吐了一口氣

      真冷啊。

     

      回想從加入海軍到現在,他們多多少少都有些變化。薩卡斯基愈加激進,自己則是變得更消極。只有伊迪絲從未改變

      她其實並不如他們想得那般聰明

      她固執,不懂得變通,堅信的事物就必定會貫穿到底

      誰都無法左右她,污染她。

      “如果阿斯特蕾亞不是一個海軍她會比現在幸福很多”

      戰國先生曾這麼評價她

      “但這是那個小丫頭自己的選擇”哢嚓哢嚓咬著仙貝的卡普先生這麼回答

      “是的,也是我的選擇。”戰國摘下鏡片擦了擦再帶回去

      那個時候,伊迪絲剛剛被降為少將

      “這樣的人對海軍來說是必須的”

      正是因為伊迪絲這樣的人存在著,海軍才能夠保持不變質。

      或許他們最後的命運會如飛蛾撲火一般消亡,但他們能使更多的人保留清醒

      用他們的理智,用他們的信念,用他們的生命

      他們是永不屈服的螳螂和飛蛾

      就像他的朋友薩烏龍和伊迪絲

     

      海圓曆1510年

      中將薩卡斯基波魯薩利諾庫贊伊迪絲被選為下一屆大將候選人

      同年,伊迪絲選擇辭職。

      然而她知道的太多了,這樣同時還擁有異心的她是不會被允許在離開之後繼續活著的。

      上交辭職信的第二天

      她被送上了軍事法庭

      大裁判長捏著她的罪狀念了整整半個小時

      偏偏那些事她還真都幹過,只是她不覺得這是罪。

      “罪人阿斯特蕾亞·伊迪絲,你認罪嗎?”

      伊迪絲對著法官揚起一個笑容

      冰山美人的融化讓大法官有一瞬間的愣怔,隨後他聽到伊迪絲清冷的聲音

      “老子認你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