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起來,快起來!」

       

        一個掀被動作將熟睡中的陶花落給冷醒。

       

        她揉著眼睛嘴裡還不忘發出抗議的一聲:「幹嘛啦……」厚,好想睡喔!

       

        看清楚那只著中衣又因睡姿不雅而敞開大片的肌膚,秋宣惱火的轉過身大吼:「妳為什麼不把衣服穿好再睡?」

       

        儘管神智不是很清楚,陶花落還是皺眉低頭看自己平板的身材,再抬頭看那個穿白衣的男孩。

       

        這人有病喔,活人睡覺又不像死人睡棺材都不動的,怎麼可能衣服會綁的好好的呀?

       

        身後沒動靜,又怕人重新睡回去的秋宣,再度惱火說:「妳趕快把衣服穿好下床。」

       

        陶花落搔搔腦袋,看看窗外似乎天還黑的吧,做啥要天沒亮把她叫起來呀?還有,叫她的人又為什麼是那個對她霸凌的小鬼?

       

        腦子還處在漿糊地帶,她動手先把衣服綁好,又找來床頭邊的外衣穿好下床。

       

        聽見身後下床的聲音,秋宣這時才回過身,瞪著那不到他視線平高的丫頭。

       

        「跟我來。」

       

        陶花落摸摸臉蛋,「我還沒洗漱……」軟軟似撒嬌的聲音止住了秋宣的腳步。

       

        「我現在就帶妳去端水來洗。」

       

        平板的聲線沒有起伏,聽得陶花落著實沒勁,因為這種聲調簡直比上課還容易讓人打瞌睡。

       

        「那裡不是有水?」她望了一眼應該是洗臉盆的盆子說。

       

        「叫妳來就來,哪那麼多廢話。」秋宣又忍不住大聲吼叫,嚇得陶花落肩膀一縮,噘起嘴跟上。

       

        一走出去,迎面而來的冷風,吹得失去溫暖被窩的陶花落很想飆髒話,但她知道前頭的小鬼一定敢打她,所以她只好再度忍下去,免得自己被一個小屁孩追著打,那畫面實在太難看了些。

       

        拐過一個彎,他們來到水井邊,「把桶子丟下去。」

       

        陶花落突然看清楚,在這個天快亮的微微亮光下,面前的秋宣跟不開口的季凌春很相像,都是個面癱相,這是古代特產嗎?

       

        搖搖頭,她彎下腰將桶子丟下去,然後又抬頭看向高自己一個頭的秋宣,「然後咧?」

       

        秋宣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問自己這種問題,原本維持平靜的面容再度放聲大叫:「然後把水桶拉上來。」

       

        又被吼了一記,陶花落突然想,她記得歌姬也有伶人的,記得伶人都是男人,難道這個秋宣之所以在這裡就是為了當伶人嗎?可她還記得做伶人的人都很保護嗓子的呀,怎麼像秋宣這般動不動就吼來吼去的,早晨開嗓也不是這種開法吧。

       

        陶花落又搖搖頭,攀爬面前石磚做的水井,抓住繩子後就開始慢慢的用力,但是,隨著水桶愈往愈上,那重量也愈來愈重,她覺得手心刺痛了起來,鼻間似乎還聞到血的味道,她皺眉期望自己不是磨破皮了,要不然接下來肯定會被這個秋宣加倍折騰。

       

        北冬國原本就是冬季的國家,那冷風刮在身上有如刀割般地疼,陶花落的外袍雖然能擋風卻不能保暖,饒是她體質再好也不能阻擋冷風灌進來,沒多久,水桶已離開水面到一半了,她咬牙努力的要再繼續,突來的冷風卻吹進她最敏感的脖子,嚇得她一縮肩膀一鬆手再來個重心不穩────

       

        「喂!妳搞什麼!」

       

        等秋宣發現時,半個身子都探入水井,手中還抓著她的腰帶。

       

        忽然意識有危機意識的陶花落,突地帶著哭音放聲大叫:「秋宣哥哥不要放手!」天呀!地呀!娘呀!千萬別在此時把她放棄了,她還想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她以前覺得太陽很討厭是她的錯,她從此以後絕對不會說太陽很討厭了,真的真的不要放棄她啊……

       

        原本就打算把人拉上來的秋宣,乍聽這句話竟是下意識地鬆了手,耳邊伴隨而來的尖叫聲驚回他的神智,欲要再抓人已是來不及──

       

        幸虧一旁突來一道銀鍊竄入水井中,纏住陶花落的腰將她捲上來,要不然後果可麻煩了。

       

        銀鍊的主人季凌春抱住陶花落的同時,就聽見懷中的小丫頭放聲大哭,身子抖得如篩糠緊抱著自己不放,以為小丫頭嚇得不輕,就拿大掌在她背後拍著,所以他完全不曉得陶花落心裡的小九九是這麼想的:這個可惡的秋宣,她與他,不共戴天之仇!

       

        他挑眉看向那嚇得臉色慘白的秋宣,用著平日揶揄的語氣說:「秋宣呀,你一大早功夫不練,就跑來這偏僻的小院謀殺啊,大清早殺人不太好吧。」

       

        「你胡說!我沒有要殺她。」

       

        秋宣回過神,憤怒的望向季凌春,視線再見到剛剛還被自己抓住的小人兒,這會兒害怕的不停抖著,心裡懊惱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季凌春拍拍那哭個不停的丫頭,嘴角還是噙著笑,「我才剛把人交給你不到一天,就嚇得小丫頭一佛升天二佛出生,你來說說吧,究竟是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讓你痛下殺手?」非但不把人家的話聽進去,還煞有其事的要研究,聽得秋宣想拔劍的衝動都有了。

       

        「我、沒、有!」

       

        幾乎要把一口牙咬碎的狠勁,終於嚇停了陶花落的哭聲,卻同樣取悅到季凌春的心情,就見季凌春拍著那胸前小人的背轉身就走。

       

        「秋宣呀,既然沒有不共戴天之仇,就好好對待人家嘛,你好好反省反省啊,等你想通了再來找我。」

       

        秋宣恨恨的攥緊拳頭,可當他看見那趴在季凌春肩上帶淚的小腦袋瓜,一腔怒意又瞬間消散,看著自己的手,他自己都不懂為何就鬆手了呢?

       

        季凌春可不管秋宣的一門心思,逕自抱著陶花落拐彎拐彎又拐彎的,那長長曲曲折折的路繞得陶花落一整個頭暈,甩甩小腦袋瓜確定眼睛沒出現年輪的狀況又重新趴好。

       

        季凌春對於身上的小人兒的一舉一動可觀察的仔細,見她可憐的動作倒令他大早上的笑了出聲。

       

        「公子爺今日那麼早。」禾梅笑吟吟地等在內室門口,儘管聽見季凌春難得的笑聲很訝異也沒表現在臉上。

       

        「是呀,人家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是早起的人兒有人抱,這不,就抱了一個回來。」季凌春心情極好,還好意展現自己的收獲。

       

        「哎呀,這是怎麼啦,哭得那麼可憐?」禾梅見著陶花落淚眼婆挲的模樣,忍不住心疼地關懷一下。

       

        「哈,提到這個就好笑,我本來只是剛好走到那打水的水井邊想去喝口水,結果……」季凌春把事情經過敘說了一下,然後結語說:「幸好我出手快呀,要不然啊,我可見不著我可愛的小花落了,是不是呀?」

       

        季凌春打趣的目光抬起陶花落的下巴,就見她一臉指控的目光瞪著自己,他反倒大笑出聲。

       

        「哈哈哈,妳有什麼好氣的,誰知道那愣頭青會鬆手呀,別看他今天出的糗,他的功夫保護妳綽綽有餘,大概是被妳那聲可愛的秋宣哥哥給嚇得放手了。」

       

        陶花落扁嘴一臉的委屈。

       

        她能不委屈嗎?別人「受精」是會生娃的,她「受驚」是會死細胞的,要是細胞都死光了她還能活嗎?她一大早沒吃飯,連洗個臉都要自己驚聲尖叫一下還沒洗到,她簡直是悲催了吧。

       

        回到內室上了暖炕,季凌春伸手,一個熱呼呼的布巾就神奇的出現,他替面前那還在糾結什麼東西、連兩條眉毛都豎起來的小臉擦著,無視一旁伺候的丫鬟瞪大眼又張大嘴的驚嚇樣,硬是撬開那不肯合作的小嘴,拿起青鹽硬是替她刷了牙,見著她緊皺的小臉又是一陣大笑,再拿來水杯遞給她漱口,就壓著她回頭吐在臉盆裡。

       

        這一連串的動作都在季凌春的暖炕上發生的,禾梅自然是笑咪咪地候在一旁開心看著,可其他的丫鬟就不淡定了,尤其是,特意起了大早接獲消息跑來的女子,再見到這幕也是看傻了眼。

       

        「公、公子爺?」女子愣得結巴,一度不能相信,那平日從不笑的男人這會兒笑的那麼開心。

       

        聽到叫喚,季凌春睇了一眼,看了懷中的人還是皺眉的樣忍不住又笑了。

       

        「來人,把小桌拿過來放在下邊。元娘怎麼來了?什麼事吵著妳了?」眼見丫鬟合力搬來小桌,季凌春這才有心思抬頭看那變化臉色的一兒────他名下的第一歌姬。

       

        元娘不等人搬好就開口,「公子爺,躺著進食傷胃的,還是讓元娘餵您吧。」輕柔的嗓音如黃鶯啼叫般好聽,惹得陶花落轉頭看過去。

       

        面前的女子穿得一身淡紅,頭上插著的花簪盤著複雜的頭髻,臉上略施妝容卻不厚,淡淡的胭脂點綴在唇上像是等人一親芳澤,瓜子臉柳葉眉鳳眼挺鼻小嘴,十足十的古典美女。

       

        花落臉旁傳來熱呼乎的觸感,還沒轉過頭就聽季凌春的聲音響在耳邊。

       

        「怎麼,羨慕人家呀,妳要不要也爭爭?」

       

        「爭什麼?」陶花落無視周圍倒抽氣的聲音回頭就問,完全沒意識到她的小嘴不小心擦到季大公子爺的嘴巴,還一臉莫名其妙的瞪著人看,看得季凌春又是仰頭大笑。

       

        「小丫頭就是這樣好玩呀,哪像有些人聽風就是雨,還不怕自打嘴巴的跑來,真是蠢笨的很。」季凌春沒指名道姓,但屋子裡所有人────包括不在狀況內的陶花落都聽出,季大公子爺在罵那位突然出現的姑娘。

       

        就見那位美姑娘垂下頭絞著手帕不敢出聲地落淚,本來陶花落以為季大公子爺會把人哄一哄,所以她正準備把她佔地不多的小屁股移位時,聽見上頭的問話────

       

        「妳做什麼?」

       

        花落愣愣的抬頭,她眨巴著眼睛說:「公子爺不是要哄人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