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她鼓起勇氣快步走到車門前,一眼就見到那冷眼的男人正瞪著自己,一害怕就不敢往上爬,偏偏前頭的車伕卻下來,硬是將她抱起來放進去,還在她耳邊說他家公子人很好的不要怕……

       

        車伕大哥的好意她很感激,但說話真的要看場合說,沒見他家公子正死命的瞪著她,彷彿要把她的身體瞪出一個窟窿嗎?

       

        馬車重新起動,車門被關的好好的,陶花落坐在溫暖的馬車裡,照理說該好好放鬆,偏偏坐在自己對面的人卻一臉的不悅,她想換個坐姿都沒辦法。

       

        「劉九平日裡可沒那麼好心,妳倒是很能駕馭人心。」

       

        男人冷聲冷氣的諷刺,聽得陶花落縮縮脖子。

       

        奇了,他的部下看她可憐關她什麼事呀?這樣也要牽怒喔?陶花落沒好氣的在心裡腹誹,小腦袋垂的更低了。

       

        「妳家住哪兒?」前方的審視變成打量,那目光還是讓她忍不住拉拉身上沒啥作用的衣服。

       

        「不知道。」說了你也不知道。

       

        「妳今年幾歲?」挑眉的視線漸漸有些嚴厲,看得她暗自叫苦。

       

        「不知道。」她才剛來呀,大哥。

       

        「……妳叫什麼名字?」幾乎是深吸一口氣才壓下罵人的衝動,咬牙切齒的問。

       

        「刀疤妹!」幾乎是他問完了瞬間,她就抬頭大聲的撂下這句話,聽得前方駕車的劉九差點一個不穩差點往前栽。

       

        「妳再說一次。」

       

        聲階更低了幾分,男子明顯要教訓人的態度,終於讓那一時反抗的陶花落重新低下頭小聲的說:「陶花落。」就在她想要怎麼解釋自己的名字時,面前卻傳來溫和的嗓音唸著那句詞。

       

        「半醒半醉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倒是一個不錯的名字,替妳取名字的人可是熟讀詩詞?」目光又瞟向那縮成一團的小人,瞥見她不知在喃喃自語什麼令他想笑。在他面前,敢不把他的問話當命聽的,大概也只有這個不認得他是誰的女娃了。

       

        完全沒注意面前男人的問話,陶花落逕自沉浸在糾結裡頭。

       

        當初就是她的爺爺,不顧大家同意硬是要替她取這個名字的,說什麼取了這名字,將來能擁有最好的命和最好的男人,偏偏她自己渾渾噩噩過了三十一歲,都不覺得她哪來有什麼好命和好男人,搞得她當初還有工作時一度想去改名,後來還是嫌太麻煩才沒去改,難道爺爺說的好命好男人是在古代?

       

        而且爺爺當初還神神祕祕的跟她說,要是有人能吟出這個名字的源頭才是她真正要嫁要愛的男人,那現在不就代表她要嫁要愛的男人是……怯怯的、帶著偷偷摸摸的動作抬頭────

       

        一眼對上男人面無表情又冷眼的面孔,她幾乎是下意識將頭縮回去,心裡哀嚎:她不要嫁面癱。

       

        男人沒有詢問她意義不明的視線裡是隱含什麼,只是再次想了想她適才回答的問題裡有個很重要的事情,他似乎是撿了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孤兒,府裡的女子已經很夠,他帶她回府要她做什麼?

       

        陶花落還在糾結,爺爺的話裡究竟有多少是真是假,都還沒有想出個所以然,就被人打斷了。

       

        「陶花落。」聲音不大卻有著不容忽視的威嚴,男人見她抬起頭一副苦瓜臉的面容時,微微瞇了眼又旋即鬆開問:「妳會做什麼?」

       

        嗯?這個問法很奇妙,通常是去應徵工作時才會被問到的問題吧。

       

        陶花落眨眨眼,「公子是指婢女的工作嗎?」

       

        她是很有先見之明的,自己這副尊容想來也不可能成了暖床的,在說了,這男人貌似有些潔癖吧──灰塵那麼多的地方還愛穿白衣,她真替幫他洗衣服的人感到難過。

       

        「妳做過?」說下人,她不像,太過瘦弱的身體活像被人虐待,說美姬,他看不出,那張臉活像才剛被誰起死人肉白骨一般,別說美了,不要嚇死人就要唸佛了,再者,皮包骨的身體哪個男人愛抱?

       

        陶花落抖了抖身子,總覺得面前男人看她的視線好像怪怪的,她儘量將身子縮得更小,面對他的反問她只能無奈的回答:「不知道。」看這個小身板應該不可能是什麼千金小姐,了不起就是個下人。

       

        「妳是腦子被門夾過嗎?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一連幾個不知道,終於逼出他一向不太發作的脾氣,忍不住出言諷刺,卻見前頭劉九又一個不贊同的眼神,這真是……奇了,她一個孤女與劉九非親非故的,劉九哪來那麼多的意見?

       

        又被嚇了一跳,陶花落恨不得挖個洞往下鑽。這男人看起來脾氣不該那麼暴躁的吧,她都沒聽說面癱的人會動不動發脾氣。

       

        瞥見她一副小媳婦受委屈的模樣,男人沒好氣的撇過頭。

       

        「倒一杯茶來。」

       

        聽著這個指示,陶花落習慣性的抬頭去看面前的男人,卻見對方根本不看自己了,她就挪著身體慢慢的往靠邊的小几去,一邊挪動一邊偷偷朝男人看去,那副模樣瞧在男人眼裡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他都不知道靠著這張臉引得多少女子爭相靠近他,就算擺了張大冷臉也是避不開躲不過,這個陶花落倒好,看他的表情像在防賊似的。

       

        陶花落終於龜速來到小几旁,她看了看上面的擺設,提起一個茶壼倒在漂亮的瓷杯裡,注水八分滿用左手掌托碗﹐右手五指持碗邊放在男人面前,她做的專注絲毫沒注意面前男人的驚訝,直到一杯茶放在面前時她才低著頭等著。

       

        他沒喝卻開口:「泡新的一壼茶來。」

       

        聽見命令的陶花落在伸手開始流暢的泡茶動作前,忍不住心中腹誹:要喝新的幹嘛還叫她先倒一杯?

       

        燙壺、溫杯、置茶,這些動作都是她的爺爺教導她的。

       

        直到第一泡沖水,茶葉一經溫潤後,茶質即呼之欲出,繼而以適溫的熱水沖入壺中,接著淋壺、溫杯。

       

        當陶花落將新沖好的茶水端起,正要遞放至男人面前時,半空中就被男人溫熱的手指接過,無可避免的碰觸沒有驚了她依然穩穩的拿著,看得男人終於露出了笑容。

       

        「這泡茶的手藝是妳自己學的?」入鼻茶香的確不同往日,香濃適中,就連杯的溫度都不再忽冷忽熱。

       

        「小時候是外公帶大的,外公愛泡茶。」提起照顧她六年的外公,原本混亂的心情稍稍平靜了下來。

       

        縱使自己前生過的很糟糕,但她依稀記得很高的外公,騎著腳踏車戴著當時的自己到處走走逛逛的回憶,那或許是她唯一笑得出來的日子。

       

        男人看著她慢慢品嚐,直至最後一口入喉他才說話。

       

        「既然妳一問三不知又是個孤兒,看在妳泡茶手藝極好的份上,我就帶妳入府,不過,府裡的主子們暫時夠多了,妳就暫時到我那裡,去學學奴婢做的事,住的地方等進府了再給妳安排。」

       

        還沒從過往的回憶中回神,陶花落坐在那裡不發一語,直到桌面傳來清晰的敲桌聲才回神抬頭。

       

        瞥見她有些失神的表情,看得男人淡然提醒她,「妳是隨我回府當奴婢的,要是主子說的話都要再說第二遍,小心妳受皮肉痛。」

       

        陶花落眨巴了下眼睛,腦子迅速回想起剛才這男人「啐啐唸」的內容後回答。

       

        「是,我知道了。」她身上都沒多少肉了還要打人喔,古代的消遣之二:打下人!

       

        「在我府裡要用奴婢自稱,另外,妳的名字……我就不改了,要記好。府裡的人都稱呼我為公子爺,妳與他們一樣叫就好。」

       

        撇撇嘴,陶花落有氣無力的點頭應聲,「是,奴婢知道了。」就你這兒年紀要喊聲老爺也挺不倫不類的吧。

       

        「剛剛問妳那麼多問題妳都回答不知道,是忘記了以前的事?」

       

        男人隨手取來一旁的書本低頭看書,視線卻習慣性的往她身上瞟。

       

        「嗯。」她自己的是想忘忘不掉,這個身體的事,她就算想記也沒得記。

       

        挑剔的目光又瞟來,「妳要說,回公子爺的話,是。」

       

        陶花落忍住欲動作掀桌的衝動,哪來那麼多婆婆媽媽的囉嗦要求,這男人其實是在整她的吧。

       

        「回答呢?」他自然沒漏掉她其實早已變臉的表情,卻依然固我的向她要求。

       

        他就知道,那麼小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有多老成的表情,果然剛剛只是在裝。

       

        忍住要揍人的衝動,陶花落把頭低的更低,恨恨的回答:「是,奴婢知道了。」

       

        「我的府裡男的不多,女的很多,妳最好趁現在路途還遠,好好想想未來的日子要怎麼過,在女人堆吃香的是男人,跟一堆女人服侍同一個男人就是看本事了。除非妳希望,整年都待在外頭打掃庭院忍受天寒地凍,否則,能在我身邊爭得一席之地,就是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其餘的事情還是先別想,妳還沒有時間可以悲秋傷春。」

       

        低著頭的陶花落雖然很謝謝這男人的「開導」,可是,她究竟哪裡表現出她「悲傷」了?難不成,再想等等要到什麼機會,才能藉口要東西吃也不行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