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十九歲前的陶花落都處在被人追問「妳的名字好奇怪」的問題裡,因為每個第一次聽到的人都會說:「花落?誰家呀?」

       

        所以那時候的陶花落老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釋自己的名字,直到有人不耐煩的說:「那不重要啦!」從此她就懶得再開口解釋自己的名字。

       

        十九歲那年的陶花落,認識了人生第一個,讓她湧起想好好交往的對象,直到自己懷孕他開玩笑的問她:「妳確定那是我的孩子?」

       

        她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處女膜的價值,因為男人就有藉口不承認孩子是他的。

       

        十九歲生日前拿掉了人生第一個孩子後,她的生活便呈現複雜的糾結裡。

       

        她被逼著去找工作上班。

       

        她終於覺得這世上不止那個男人而提出分手,結果卻又因心軟而重新回到他身邊,繼而和他結了婚又無意間懷上孩子……等等,這一連串的事故就像看HBO都不進廣告一般的緊湊,直到孩子終於生下來後,才開始她不太正常的價值生存觀。

       

        生下孩子的年紀已是二十一歲了,從二十一歲到三十一歲這十年間,她斷斷續續的自殺了三次,直至第三次終於連兩方的長輩以及丈夫的同事都驚動了之後,所有人都把她看成精神病患,總希望她去看一下心理醫生。

       

        三十一歲那年她還擁有一份以為可以做到老的工作,可惜她終究敵不過心裡生病的分裂割了第三次,噢對了,當時被送至急診室時還在衛生局有了「案底」。

       

        三十二歲生日來臨的那年,終於發生了一件事。

       

        三十一歲八月底割完後至今她沒去找工作,她丈夫也不同意她去找工作,因為他認為她是抗壓性太低所造成的心理疾病,失去工作天天待在家吃飽看書看完睡覺然後再重覆。

       

        某一天的早晨,她起了個大早,但精神狀況不太好,不知是被隔壁的渾帳吵到還是她又失眠的緣故,總之那天出門後,她就因為在自家路口車禍從此與世訣別,她甚至還記得,當時被撞飛出去的自己心裡所想的便是────

       

        老天爺終於看不過她太好命才處決了她!

       

        以致於當她墜地發現,自己竟然是掉進湖水裡的時候,一度讓她很想討論前世與今生究竟距離有多短?

       

        冰冷凍人的水裡,她死命的掙扎往上去,好不容易將頭衝出水面時,吸到第一口空氣時差點令她嗆到,因為這地方連空氣都是寒的。

       

        凍得沒知覺的雙腳,用著依稀聽過會游泳的人說的方法踏水,腦袋不停地左看右看,終於遲鈍兼目小的發現,正前方就有一塊貌似陸地的方向,別問她為什麼連塊地都看不清楚,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誰知哪裡是陸地呀?

       

        用著僅存的游泳印象游到了岸邊,伸手撐起往上────

       

        手滑不說還兼沒力,是以,「撲咚」一聲她又跌回水裡,然後雙腳又要不聽使喚往下沉去時,再次憋了氣瞬間用力一撐,趕緊毫不停留地往上爬,終於讓她離開了那該死的水裡,雖然她覺得,要是身後有條大白鯊追她會讓她更快上岸,但她目前受到的驚嚇已經很夠,真的用不著再使用僅存不多的腎上腺素。

       

        跪在地上喘氣的同時,她的皮膚不忘感覺風中冷冽的氣息證明不是她眼花,是她真的處在有如北海道雪季的目的地。

       

        喘得夠了,她轉身讓自己坐好,低頭才瞧見自己的身體整整縮小了一半,她愣了半晌,傾身往前透過湖水稍微看了眼照出來的尊容,嗯,像是才剛恢復肉體的印何闐卻只停在肉少的階段,這麼恐怕的臉,老實講,她自己是看不出來這張臉應該是幾歲啦。

       

        再來看看自己所擁有的五短瘦弱指尖,她心裡忍不住哀嚎了。

       

        這個賊老天,不但沒讓她死了下地獄,還叫她從孩子時期重活,她到底是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叫老天爺這般整她?不過,對她來說,古代是個很容易嗝屁的地方──除了三妻四妾、玩死小男生小女生之外,就是搶人妻女佔人錢財……等等,這些種種的因素再三確定她不一定能活到老,說不定,還能比她死前的年紀更短也說不定。

       

        這真不能怪她思想太邪太偏激,而是她覺得古代沒有網路沒有電視沒有消遣,那些不人道的事情,就是腦子有病的富豪們常幹的「消遣」。

       

        重新坐回原地,她開始想想自己要怎麼離開這個地方。

       

        雖說再活一次很累人,但她真的受不了能到古代的誘惑,況且,生前她就覺得自己的一生實在太過糟糕,難得有機會從來一次,那她要好好珍惜,不求過的富貴只求過的充實。

       

        說到富貴,就想到貧窮,講到貧窮,就想到飢餓,古代最容易嗝屁的方式之一:餓死。

       

        伸手揉揉她的小肚子……嗯,這肚子真夠平的,就算當年她還沒生小孩都不曾平成這樣──停停停,不能一昧的回想前世,她最恨的就是她的前世。

       

        肚子還沒餓,但依照目前四周白雪茫茫一片的情況來看實在不太妙。

       

        她現在坐的地方算是湖水的出口,因為她能看見身後有條延伸出去的道路可走,而她的前方卻是一個圓形的湖面環繞蒼鬱樹木,以立體印象來看就是一個溫度計的底部。

       

        剛剛還沒感覺的寒冷,在她漸漸冷靜下來後開始襲來,她雙手搓臂試圖能起點溫度,只可惜她身上的衣服完全沒作用,幸虧還有給衣服穿,要是連件衣服都不給穿,她當真要懷疑,這個身體的原主人,究竟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遭人怨恨如此。

       

        身後突地出現破空聲,身體不自覺的往旁邊移動,就見一雙白色的長腿踏在她原來坐的地方,要不是她閃的快,根本就會被踏進雪裡了。

       

        順著那條腿往上看,她見到一個穿著白色狐裘的長髮男人正盯著自己看,她看他,他看她,然後才聽見一句:「原來是真人。」

       

        呿!她不是真人難道是死人不成,死人會閃避攻擊的嗎?

       

        「誰讓妳進來的?」

       

        冷聲冷眼冷面孔,活像被冰了上千年的狐妖,要不是他的頭髮是黑的,她真想問他九宵美狐是不是他親戚?

       

        「我不知道。」她要是回答老天爺送她來的,他會不會翻臉?

       

        男人審視的目光將她從頭看到腳,那種猶如X光的檢測,讓她一度以為這裡其實是真空無菌室,而她是個骯髒的病菌。

       

        「這裡是私人土地,出去。」

       

        陶花落瞪圓了眼。這還有天理嗎?不對,古代另個特產之一:沒天理。

       

        不過她一直待在這裡也的確會死人,既然重拾努力過活的希望就要好好實行,誰知她下一刻會不會就被不長眼的馬車給輾死了?!

       

        男人本以為,這個臉上蒼白沒多少肉的女娃會開口求他,就算不求也會開口辯解,但面前的女娃一句話不說、一眼也不看,逕自起身縮著瘦小的身體往路面走。

       

        倔強,是他給她的評價,再來就是,她看起來就像不知前方的道路,就算她走到兩條腿都斷了也不會有任何人煙,瞥見她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他瞇起眼,心情漸漸有些陰霾。

       

        一步、兩步,她走的很慢,瘦弱的身子像是風吹就會倒,偏偏她還是意志堅定的往前走,要不是她太蠢就是她不是這裡的人,譬如前幾天接到消息說有人闖入這塊土地一樣。

       

        他原本就是來看看,究竟是什麼人那麼大膽敢進入他的地盤,沒想到繞了湖邊一圈,最後只見到那個瘦弱的丫頭縮著身子待在湖邊,甚至他都不確定她究竟是人是鬼,畢竟他剛剛繞湖邊時並沒有發現這麼一個人。

       

        男人找回思緒時,就見女娃已經越過他的馬車邊。

       

        車伕劉九是他專屬的下人,瞧見她的離去還探出身體追著看,然後瞥見劉九回頭一臉的不贊同目光時,他的臉沒表情但心裡一陣窩火。

       

        敢情劉九還想要他把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娃給帶回家去?

       

        邁開步伐大步往馬車走,沒幾下就到了馬車旁開了門進去,車門一關馬車起動,卻是幾步就越過那還在搓著手臂走路女娃,然後,就算他想眼不見為淨,他都感覺馬車的速度漸漸慢下來了,甚至,簡直說停了也不為過。

       

        「劉九,你做什麼?」男人凝眉隔著車板瞪向前頭的人。

       

        「主子,那女娃兒怪可憐的。」

       

        劉九憨憨的語調,聽得男人一時想掏耳朵聽個清楚──平日裡伴隨身側叫他殺人都沒二話的傢伙,居然跟他講人家可憐?

       

        要不是他確定外頭天氣不錯,他真要覺得天下紅雨了。

       

        一個不悅一腳踹開了車門,馬車就應聲停下了。

       

        陶花落原本就是縮著身子望著那輛馬車,想像裡頭會不會很溫暖很豪華,沒想到她竟看見馬車停了下來,車門還打開了,這應該就是代表讓她搭便車的邀請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