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272、或許她get到錯誤訊息了

      席貝倫覺得自己正面臨戰塔一百層級別的人生大難題。

      原本是與禁術相關的嚴肅話題,不知為何,突然就歪得不像樣,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走偏的?是他那個天外飛來一筆的要求導致的嗎?

      那些都不重要了。

      重點在他現在必須給出一個答案,但他卻從未思考過這個問題。

      瞳紫和芙洛婭在他心裡的位置,誰比較高?真要說的話根本無從比較,前者一直是存在於他記憶中的執念,是他這些年來憧憬且用盡全力追逐的目標,而後者卻更像是能夠並肩前行的同伴,是能夠透過溝通交流而一起成長的對象。

      就算他比較得出來,其中一人也已經不在了……

      不知不覺斂起眼瞼,下秒,疊在手背上的溫度卻消失了。芙洛婭收回了手。

      「我知道了。」沒說答不答應,聲調平穩也聽不出波瀾,當席貝倫抬眸時已經錯過了她的神情。芙洛婭掠過了他往書桌的方向走,那上頭的某件物品正發著光。

      當物品被她拿在手上時,席貝倫才看清楚那應該是枚做工精細的徽章。

      在徽章上方輕點,紅色的通訊魔法陣展開,瞳紫邊設下一個小型的隔音結界邊啟口問:「怎麼了,狄米安?」

      有了貼身護衛徽章後,彼此間通訊方便多了,但沒有要事的話,狄米安也不會無聊到用徽章找她閒嗑牙,他會聯繫一般都是得到了重要信息,既然如此,就得預防席貝倫從狄米安的通訊中聽見沐恩的名字。

      「公主,有人在菲絲忒麗館後院的掃具間發現了失蹤的第一名學生!」狄米安直接拋來重點,沒有任何冗詞贅字。

      瞳紫倒抽了口氣。

      每棟宿舍每天都有固定的人整理公共空間,庭院也不例外,因此那名學生被放在掃具間的時間肯定不超過一天,而且連被發現的時間也計算好了。

      「狀態呢?還活著嗎?」餘光瞥見席貝倫被隔開後不太對勁的神色,瞳紫做了個讓他噤聲、稍安勿躁的手勢。

      「還活著,但和前面兩位被襲擊的受害者一樣失血過多,呈現深度昏迷。」狄米安繼續揀關鍵字句回報:「我隱約聽見現場有人說出『暗魔法』之類的字眼,後來調查的負責人趕到,現場就遭到封鎖,包括我在內的學生全被請離了。」

      瞳紫脫口而出:「是藍羅大哥嗎?」

      「……就是他。」狄米安為這親近感十足的稱呼稍稍停頓了下,後續倒也沒多問,畢竟蘭狄克那亞三小姐是公主的好友,對好友的兄長稍微親暱些也無可厚非吧。

      瞳紫心裡的重量稍輕。只要幾個相關事件的資料都集中在大哥手中,她就不擔心撈不到線索,兩人互相交換手中的情報,才會更容易窺見計畫的全貌。

      「既然菲絲忒麗館的現場已經被封鎖,就別靠近那裡了,免得引起注意。」瞳紫沉下嗓音,審慎叮嚀:「這幾天留心一下,恐怕另外幾個人也會陸陸續續被送回來,畢竟再過不久就是競技賽了,對方應該會選在校內情況變得紛雜前做好準備。」

      「了解。」狄米安應允。

      結束通訊魔法、撤除隔音,瞳紫將與貼身護衛成對的徽章放回桌面。既然放回了一人,表示距離計畫完備又進了一步,要是能確定禁術的作用就好了,起碼能判斷該讓計畫施行到何種程度,以達到警惕的作用,又該在何處予以截斷。

      轉向席貝倫,瞳紫已完全恢復一開始……不,是比那更加嚴肅的態度和口吻,「你能夠畫出你記憶中的所有禁術圖騰嗎?」

      困擾他的選擇題莫名其妙就被中止了,可是依芙洛婭方才那句「我知道了」,更像確實從他身上讀到了答案,而且並不是令她滿意的那一個。

      連他都無法肯定的事情,她到底怎麼得到結論的?無端感到忐忑,席貝倫將指甲掐進掌心,迫使自己專注在當前更為要緊的話題上。

      「可惜沒辦法。如果有完整的圖騰我能夠立刻認出來,但要重現的話細節部分絕對會有缺漏。」不光是細節,恐怕勾勒大輪廓就會出現錯誤,攸關禁術,席貝倫實在不敢誇大自己的記憶力。

      瞳紫絲毫沒有訝異,接續問:「你帶著那顆影像石嗎?」

      席貝倫目光一亮。他怎麼就沒想到影像石?雖然人主動尋求、提取記憶時會存在偏差,影像石卻是透過擷取直接將腦海中曾經存在的畫面客觀投射出來,不會產生誤差,除非連擷取哪段記憶的概念都沒有,否則影像石是上上之選。

      「我沒帶在身上,怕弄丟。要我現在回去拿嗎?」他連忙起身,匆忙的動作帶得椅子往旁邊傾斜。

      瞳紫抬手阻止他,用相當公式化的語氣道:「不用多跑一趟了,換我過去亞羅黛館吧,就在一樓的獨立會客室說。半小時候我過去找你?」

      沒料到她會這麼提議,席貝倫頓時卡殼,而瞳紫並未催促,只是等他腦筋運轉過來,緩緩頷首後才走到落地窗邊,拉開窗簾前回頭望了他一眼。

      「那就等會見。」語畢,她隨即背向他,直到開啟窗戶後都沒再直視他的模樣。

      有哪裡不太對,一定有,然而席貝倫一時間說不上來。

      躍下欄杆同時他轉頭試圖確認,映入眼底的卻是窗簾被飛快拉上的畫面。

      將視線隔絕在外,瞳紫鬆開手裡柔軟的布料蹲在地上,總覺得整個人瞬間洩了氣,提不起任何興致,連晚點該做的一切都有種撒手不管的衝動。

      是她太急躁、太過自信了嗎?

      「以後不能再那麼不冷靜了。」假如她再多考慮幾秒鐘,別硬要跟過去的自己爭勝,現在的心情就不至於太糟糕吧。

      拍拍臉,餘光瞥見從方才就一直坐在椅子旁邊沒有靠過來的小花,瞳紫不解地朝牠招招手。

      小花偏了偏頭,走來在她的面前坐下,卻比她更疑惑地說:「馬麻真奇怪。」

      聞言,瞳紫淺笑著揉揉牠的腦袋。「對啊,我真奇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