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43、並非所有以惡制惡都能冠冕堂皇

      然而,只能說是程度差異,或許還有種族差異,特穆爾的解咒方式其實很陽春,但在今天這種情況下瞳紫完全用不來──他並未對咒術進行「壓制」或「解除」,而是強行用光系為主的混合魔法將之轉移到自己身上,然後……咒術自然因為無法作用而瓦解了。

      咒術能夠使人中招的條件有二,第一是施術者當下的精神力能與受術者抗衡,第二是受術者的心智處於沒有防備或相對脆弱的狀態,才會陷入咒術所營造的幻境或重現的回憶中,難以清醒。

      即便暗系魔法的等級被特穆爾改良的鏡返提升了高度,顯然對他本身而言仍是小兒科,造成不了影響。

      癟了癟嘴,瞳紫有種期待落空的感覺,又不好表現得太明顯,卻聽見特穆爾輕哼了聲,嗓音中帶著絲納悶,像有什麼意料之外的發現。

      瞳紫不明白地挑起眉毛,無聲詢問,特穆爾卻一反常態,沉吟了半晌才啟口。

      「她體內還有另一道咒術,看痕跡恐怕存在很久了,被刻意隱藏起來,大概是不想讓本人察覺。」雖說與他無關,這咒術卻無端勾起了特穆爾厭惡的記憶,「屬於非常惡毒的咒術,下咒的人隨時能操控她取自己的性命,即使不動作,她也會在幾年後選擇自我了斷。」

      瞳紫愣怔許久,回神後又花了點時間才完全消化特穆爾那番話。

      「意思是,因為有這個咒術的存在,她哪天忽然死了也不奇怪嗎?」瑟蕾斯本身是暗系魔法的高手,要在她身上種下咒術還不被發現十分困難,對方要不是跟她十分親近,否則就是地位在她之上。

      特穆爾目光沉沉,「這咒術就是要她自己尋死。」

      之所以被動搖,不是因為這個暗魔法有多特別,而是從前他也差點被下了類似的咒術,只要伊爾首肯的話,幾乎是無庸置疑的;然而,即使他日漸強大,開始有能力對她造成威脅,伊爾卻始終沒有考慮替他套上枷鎖。

      時過境遷,他的感覺依然複雜,不過站在身邊的「姊姊」沒有過去的記憶,特穆爾也不好多言,就算她現在幸災樂禍也很正常,畢竟躺在地上的傢伙不算什麼好人,也省了同情。

      隨即瞳紫抬頭,特穆爾以為她是想問地上的人哪時會醒,孰料竟聽見:「你可以幫她拿掉那個咒術嗎?」

      「可……」特穆爾一頓,雙眼不自覺睜圓,「妳說什麼?」

      瞳紫還起雙臂,滿臉正經嚴肅地解釋:「說來尷尬,我剛剛探測過了,隱隱約約可以摸到,卻沒辦法像你一樣精準辨識出來……」

      「不,我的意思是,」特穆爾深吸了口氣,「妳要幫她?」

      他感覺得出來,瞳紫是認真的,可他不明白!對方稍早還陰了她一把,就算沒有成功,曾做過的醜事也不會改變。

      「哦,你在糾結這個啊?」瞳紫恍然大悟,旋即搖了搖頭,「瑟蕾斯過去的骯髒手段終究會報應到她身上,但在那之前,她要是在被人控制的情況下不明不白死了,不曾後悔,也不曾反省,總覺得無法接受。」

      聞言,特穆爾訝異的表情總算收斂了些。

      他還以為是瞳紫的同情心氾濫,或是隱藏性聖母性格發作,想免費替對方解決問題,幸好這個靈魂碎片的腦袋還沒那麼傻。

      「再說了,」瞳紫聳肩,「我不認為施加咒術的人又有多善良,反倒是意圖除掉瑟蕾斯,還不願被抓到嫌疑承擔責任。」

      事實上,瞳紫一度懷疑過璃華和沐恩,可惜太不合理了,先不說兩人很難接近瑟蕾斯,若他們真下了咒術,就沒必要大費周章搞那些妖靈之歌的事件,甚至還幾度在她面前露出馬腳。

      再深入思考,答案顯而易見,八成跟她特別的身世有關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