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41、其實她不知道他知道

      基本上,有什麼話無法當眾說出口時,瞳紫都會不動聲色使用傳音,可惜現在換了副身體,失去血緣的連繫,唯有露出這種古靈精怪又近似於求救的表情,想必她本人也相當無奈。

      恐怕不是她能解開咒術,而是在故弄玄虛或使用拖延戰術吧?

      若在從前,藍羅肯定會忍俊不禁,然而眼下氣氛嚴肅,他忽然笑出聲恐怕會引人懷疑,也會造成不良印象,即便他認為瑟蕾斯根本是自作自受。

      略作思索,藍羅試探性地提問,語氣卻絲毫不露端倪,「既然如此……這裡不妥,我想妳需要一個方便施術的地方?」

      聞言,瞳紫眼睛一亮。不愧是她的大哥啊大哥!立刻就猜到她要什麼,雖說自己提出也沒有不妥,但透過藍羅詢問後再慎重表示要隔開其他人,就顯得多了一層考慮,至少茲塔克應該不敢再指責她居心叵測或想拖時間之類的。

      「最好能只留下我跟……呃,伊爾森學姊,整個空間干擾越少越好,多增加一個人就是多一個變數。」反正沒人知道她要如何解咒,困難高深的魔法本來就有區分多人共同施行或少數人在元素高度密集的環境施行,她這麼說明也很合理。

      可她顯然高估了茲塔克的腦迴路。

      「不行!萬一妳趁機動什麼手腳,有誰能夠阻止?」不假思索的質疑,讓藍羅立刻淡淡地掃過去一眼,茲塔克頓時感到有股涼意從背後竄上來。

      隨後,瞳紫還笑容可掬地反問:「我打算趁機動手腳的話,你在又阻止得了什麼?」

      茲塔克的臉色精彩到能去開染坊。

      瞳紫腹誹,她又不是背上插了翅膀變天使了,被別人捅刀難道還用愛原諒、用善良去感化嗎?又不是吃飽撐著。

      在場的法蘭諾直接裝沒聽見,而藍羅則依然順著瞳紫的要求道:「就到戰塔內部吧!格德戰塔是整座學院的元素匯聚之處。我有權限能開啟場地。」

      瞳紫頷首,又往四處張望了下……真是的,特穆爾也不透露一下他究竟躲在哪,害她想示意都不曉得往哪個方向示意,有種謎之尷尬。

      「我一直都在妳背後。」特穆爾幽幽的聲音再度響起。

      轉瞬間回頭,視野中只有站在不遠處的兩隊人,連半點特穆爾的氣息都感覺不到;如果這就是曾經的,不,如果這就是現在仍生活在某處的妖靈一族,強大如斯無法被制衡,恐怕消滅個國家也不過是動動手指的小事。

      瞳紫抿起唇。

      幸好,特穆爾和梅洛可十分低調,也表明單純想找人,否則他們真沒有當她背後靈的理由。希望在目標尋獲之後,兩人也能夠像初來那般悄聲無息地離去。

      將拎走茲塔克、打發其他人的任務交給了法蘭諾,藍羅迅速帶著瞳紫回到了格德戰塔。「咒術的結構經過加強變得太過複雜,要想壓制或順利解開,除非妳的精神力能夠源源不絕,否則目前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強硬剝離。」

      強硬剝離的結果,沒有例外,「必然」會造成瑟蕾斯永久性的神智損傷,此外,瞳紫自身也有大機率會被咒術侵蝕,代替瑟蕾斯承受部分的精神傷害。

      簡言之,手指上卡了個戒指,脫不下來得將它鋸開,戒指必然損壞,且一不小心就會鋸傷手。瞳紫自認沒這麼笨,跟瑟蕾斯之間也沒有願意自我犧牲的好交情。

      「不是我要解咒。」瞳紫在唇前豎起食指,「解咒的另有其人。大哥只要給我一個場地,其他的我不方便多說。」

      以講師權限重新開啟了上個借用的對決場地,在聽見瞳紫的說明時,藍羅的動作略一凝頓,有個想法躍入腦海。

      難道,要幫忙解咒的是「那一位」?他方才的確忽略了,若是由「那一位」出馬,或許這種艱深的咒術也不構成問題。

      但……在瞳紫清醒的狀態下,那位不會出現,連瞳紫也不清楚「她」的存在。

      這可能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