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33、我居然在字數內寫完了(又在亂用標題)

      聽見那句話,法蘭諾的眉眼幾不可察地微瞇。

      都這種時候了,芙洛婭應該不可能再故弄玄虛或隨意亂放話,想必是真的留有後手!但她是什麼時候佈置的?照理說被他頻頻攻擊干擾,還要回擊,很難有餘裕。

      說時遲、那時快,居然連法蘭諾下方都竄出數條鎖鏈!當他發覺自己同樣無法移動分毫時早就來不及了,被魔法陣鎖死、只能出一張嘴的兩人在半空中兩相對望,瞳紫滿臉的幸災樂禍,相較於她,法蘭諾難得顯得有點懵。

      法陣分明就順利運行了,芙洛婭的精神力也全被控制住,她哪來的能力改寫?沉默幾秒,法蘭諾很乾脆地問:「妳是怎麼辦到的?」

      「我很想立刻解答學長的疑惑,問題是現在的狀態有點辛苦,而且拖久了,萬一席貝倫驅使不動木槌,恐怕就得打成平手了。」沒法轉頭的瞳紫只好對法蘭諾露出憐憫的神情,「不讓某表弟親手了結一下宿怨,我怕他會積鬱過甚。」

      聞言,才剛讓香緹出局的席貝倫簡直啼笑皆非……原來最後還得靠他是這個意思?把路都鋪好了,就等著他踏上去走到終點。

      稍早見芙洛婭被鎖鏈限制行動時,他真的以為她落入了圈套,差點跟著自亂陣腳,當下腦袋裡唯一能想起的便是被交付的任務,也幸虧這是他還能辦到的事;然而,一切居然都在她的計畫之內,包括故意被抓,藉此引走法蘭諾所有的注意力,以及最後會由他來結束這場練習賽。

      如果從硬實力來看,芙洛婭或許沒把握贏得了法蘭諾,不過在需要出奇制勝的賽場上,法蘭諾也不見得能毫無懸念地取得勝利。

      「宿怨?公主殿下肯定有哪裡搞錯了吧,我跟席貝倫──」話才說到一半,席貝倫就從下方砸來一句「閉嘴」,法蘭諾只得裝可憐道:「一個要求,別打臉。」

      「你還有臉要求這個?」席貝倫直接用殘存的精神力將木槌扔出,木槌彷彿迴力鏢似地繞了一圈,準確擊中法蘭諾的後腦杓。

      瞳紫咋舌,「哎,連槌子都找不到臉啊。」

      沒能做出回應,法蘭諾便被場地強制送出。勝負一分,魔法陣立刻開始運作,進行決鬥台的回復以及傷者治療,總算能腳踏實地的瞳紫索性不想站了,懶懶地坐下,目光一轉,席貝倫幾乎拷貝了她的動作,頭歪向一側,很可能輕輕一推就會倒地不起。

      老實說,方才之所以不願意跟法蘭諾繼續拖下去,是她無法肯定自己剩餘的精神力能否跟對方繼續空耗,她偷偷竄改過的法陣是以被制約雙方的精神力為能量來維持運作,將兩人強行綁在一起,等於她跟法蘭諾稍早除了「供電」外就沒任何作用了……但是,假如其中一方「沒電」,另一方自然能順勢掙脫。

      「贏了耶!」塔曼莎第一個興奮地衝上台,差點將瞳紫撲倒在地,「我們真的贏了耶!」

      「這只是練習啊。」瞳紫笑著拍著她的背。

      從塔曼莎肩上的方向看出去,回到看台的法蘭諾正在和迦麗卡對話,後者指著前者的鼻子,情緒似乎相當激動,神情感覺是雀躍的成分居多,法蘭諾則面露無奈,不曉得迦麗卡究竟跟他說了什麼?

      「還好吧,你們兩個?」萊杰學長笑嘻嘻的,「我剛才的心情真是大起大落,差點以為完蛋了,結果大逆轉。」

      「……我需要甜食,大量甜食。」鬆懈下來後感到沒力,現在的瞳紫正缺糖分,看到先前幫忙跑過腿的萊杰忍不住脫口而出。

      萊杰先是愣住片刻,回神後隨即大笑,「等賽後檢討結束,大家就去大吃一頓吧!」

***

說回歸後想在兩篇三千字以內結束這場仗,我居然沒爆字!(自己嚇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