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綽號是「蝙蝠」的高中少年的情況(2)

        隔天是個悶熱無雲的夏日晴天。

        雖然目前正值暑假期間,然而如果加上暑期輔導的天數,長達兩個月的假期瞬間縮減至兩周不到,讓人不禁懷疑既然如此為什麼要特別制定暑假,直接讓學生放假兩周然後繼續正常上班上課不是更好嗎?

        打從清醒的瞬間大腦就以高速思考諸如此類的疑問,然而某處卻也極為冷靜地知道這些想法只是為了替逃避暑期輔導找一個明正言順的藉口。

        儘管如此,如果正當藉口這麼輕易就可以想到,過去數天的我也不會繼續孜孜矻矻地前往學校。當陽光逐漸移動到枕頭的位置,受到日曬直射的我不得不起身離開床鋪,同時中斷大腦的思緒,前往浴室盥洗。

        用冷水洗完臉之後總覺得清醒不少,我換上稍嫌太大的制服,將手機塞入書包,離開租屋處。

        租屋處的位置距離高中約有十分鐘的路程,途中會經過不少家早餐店。我通常都順路挑選剛好沒有客人的店家購買三明治和奶茶。

        身穿同樣制服的學生們三三兩兩地成群行動,就像受到強力磁鐵吸引的小鋼珠一樣紛紛向學校集中。無論有多麼疲憊、無力或愛睏,最後依然會出現在教室,畢竟小鋼珠絕對無法違逆磁鐵的磁力。

        我開始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小鋼珠不受到磁力吸引,然而尚未得到結論就已經踏入位於校舍二樓的教室了。

        飛快掃了一眼,教室只有十多位同學。大多數的人都坐在座位吃早餐或趕作業,只有角落聚集了三名男同學正在玩手機遊戲,不時高聲吵鬧。由於自己的座位正好在那群人勉強會察覺的附近,我先做好打招呼的心理準備才邁出腳步。

        就像遊戲當中有一條只要超過敵人就會進行攻擊的反應線,現實中也有類似的系統,只不過是以打招呼代替攻擊。

        「   ──早。」

        埋首於遊戲的三人各自用眼角瞄了眼,最靠近我的那位同學隨口說:

        「喲,蝙蝠今天這麼早就來了?」

        我開始思考該如何接續這個話題,然而那位同學在說完的瞬間就轉開臉龐,繼續拼命敲擊手機螢幕。從音樂可以判斷應該是我最近也在玩的那款拋擲兵力的遊戲。

        將書包掛到桌沿,我默默坐下。

        最初使用「蝙蝠」這個稱呼的同學是誰已經忘記了,不知不覺間所有人都使用這個綽號稱呼我,有時候甚至老師也會脫口叫出這個綽號。

        我認為這個綽號相當貼切,沒有什麼不好。

        至少比起被當作視而不見的透明人更好。

        在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同學們有個共識   ──即是「不要和那名同學太好」。

        那名女同學蓄著剛好碰到肩膀的半長髮,戴著眼鏡,個性相當文靜,說話總是略帶膽怯的輕聲細語,成績也在平均之上,在我看來就是一名普通平凡的女生,儘管如此,我也沒有主動釐清事情全貌的行動力和意願,同班的兩年間表現得對此事漠不關心,繼續和其他同學一起無視她。

        小學生的作法雖然簡單卻出乎意料地難以被老師抓到。

        我們不會明目張膽地做出排擠的舉動,分組活動的課程那名同學最後也總會找到同伴,如果被她搭話大家也會回答,然而私底下沒有任何人會主動和那位女同學說話。

        沒有人明目張膽地表現出對於那位同學的厭惡、敵意或怒氣,單純就只是漠不關心地無視她。

        我直到今日仍然不曉得大家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大部分的同學也和我一樣,不曉得原因,單純順應著這股氣氛。

        分班之後,某次全校集會的時候我偶然瞥見那名同學將頭髮留長、綁成馬尾,露出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和同學們嘻笑打鬧。

        明明只是短暫的一瞥,然而那個畫面始終鮮明地烙印在腦海,現在即使從遠處看見綁馬尾的女生我依然會立刻想起那個畫面。

        現在這個班級雖然沒有以捉弄人為樂的同學存在,然而依然有些許狀況。像是有一些人會故意無視某位同學;有一些人會半開玩笑地要某位同學去福利社幫忙買飲料;有一些人會故意在擦身而過的時候用肩膀撞人;有一些人總愛大聲鼓譟推舉某個人接下各種職務,然而這樣的班級才正常吧。

        如果所有人都和樂融融地相處,朝氣十足地認真向學,只要發現同學有困難就露出微笑全力幫忙,那樣的畫面實在太過驚悚了,光是想像就覺得寒毛直豎。與之相比,我寧願待在現在的班級,在角落的位置縮著肩膀閱讀小說,默默倒數著距離畢業的天數。

        孤高或特立獨行並非壞事,不過唯有少部分的人能夠處之泰然。

        譬如4班那位據說和模特兒公司簽約而被公認為校草的葉冠勛、11班那位父親是財閥董事因此自視甚高的黃士鳴、7班那位據說透過父親的教師職務每次考試都作弊而名列前茅的唐語煙、2班那位連其他學校學生都聽過她的名字的校花秦凱欣以及10班那位自稱家裡是黑道世家的魏奕澄。

        即使是我也時常能夠聽見關於他們的各種傳言,某種程度看來,他們同樣被其他人所孤立,儘管如此卻利用更強大的魅力讓人群聚集在自己身邊或怡然自得地享受這份孤獨。

        我沒辦法做到那種程度。

        因此只能夠像生長在路邊牆角的雜草,哪邊吹來的風比較強就順服地擺動。

        這個時候上課鐘聲敲響,間接打斷思緒。

回書本頁